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柳夫人教女

柳夫人教女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柳氏把信摊开看过,皱眉半日,道:“把这信还给寇大,恒儿求事不会成。”

“母亲!”耀宗道:“若是晋王要把妹子给赵恒做妾……”

“不会。”柳氏道:“官家虽然有戏言说将来要把皇位传给晋王,然说了这么些年也没动静,想来只是说说罢了。晋王再疼赵恒这孩子,也不至于糊涂到给他纳官员之女为妾。”

王翰林把信折好塞回信封,长叹一口气道:“官家为何执意要迁都,还不是因为晋王……”

“老爷,莫论国是!”柳氏打断他,道:“恒儿是你学生,柳杨两家又和晋王是刀剪不断亲戚,咱们外人眼里,是铁打晋王党。”

“把信送回去罢。”耀宗站那里不肯动,柳氏推他,道:“晓得你疼爱你妹妹,爹娘心里有数,不会把她给人做妾。”

“那先给英华寻个好女婿订亲!”耀宗还要说,到底被柳氏推出去了。

柳氏把儿子打发出去,看王翰林皱眉,好笑道:“这能是多大事,老爷你愁什么?”

“我愁耀宗亲事。”王翰林恼道:“房里现有梨蕊那个一个美婢,正经人家谁肯和咱们结亲?远远寻个好人家,给梨蕊配份嫁妆,先把她嫁了也罢。”

柳氏想了想,道:“这样做也使得,不过,儿子那头你和他说,必要他依了才可行事。不然依令郎那个脾气,还不晓得要闹出什么事来。”

虽然老两口都没把赵恒写信回家要求亲事当个大事,然柳氏转念一想:女儿和赵恒也算青梅竹马,赵恒如今像是对她有情样子,人又生俊。若是女儿对他有情,那可怎么好?柳氏越想越心惊,她原是个爽人,到自家女儿头上还是要三思而行,想了一会翻出一本帐来,走到女儿院里,就把杏仁几个打发出去,叫英华看帐。

英华捏着帐本和母亲撒娇,要晚上看。柳氏道:“你先看,看完了娘还有话和你讲。”

英华方才当着李知远面说喜欢他,来家越想越害臊,恼羞喜诸般滋味齐上心头,哪里看得进去那帐,略翻了几页,因母亲看着她,就道:“这是我们家这些年来家用年帐?没有算错呀。”

柳氏道:“你既然晓得是年帐,从头再看看。”语气已经不大好。

英华低头从第一页翻开看,第一年是母亲才嫁过来那一年,各项杂费使用归总,一共五百千钱,柴米油盐俱是欠着铺子,累年亏空约有一千两。收入只是父亲俸禄和养廉钱并官家赏赐。第二年给大哥娶亲,亏空累计二千两,然那一年没有寄钱回富春,母亲就拿着家里钱贩了一回丝,赚了一千两银,等于第二年家里收入三千两,填了亏空还有一千两收入,第三年五姨借了二千两,过了十个月还上,所以也不曾寄钱回老家,母亲就拿这个钱置了一个小庄,从那以后,家里吃用都不怎么花钱了,每年父亲润笔五十八十存下来,一年也有三五百两,母亲将去贩丝贩酒,除去人情来往,每年都能存几百两下来。家里这些年来帐,英华大略都看过,然这一回再细细看这本总帐,便觉父母亲极不容易,燕子叼泥做窝般一点点零碎攒起,好不容易积下近万家事。

柳氏看女儿若有所思,便道:“英华,你看这本帐上,有两年不曾寄回老家银钱,你说说缘故儿。”

“第一年是大哥成亲,第二年是五姨借钱。”英华答很,“只有这两年。不过……”英华迟疑了一下,道:“五姨不像是缺银子人呀。”

柳氏微笑道:“是娘托五姨借。”英华愣住了,不解看着母亲。

柳氏道:“这节且放下,我再问你,若是母亲不做小生意,就靠你爹爹润笔,咱们家日子可过得?”

“没法过。”英华道:“咱们家家用算是极省了,一年顶少也要二三百两,还要寄二百回乡给大哥,还有人情来去。若是母亲不做小生意,就要拿自己嫁妆贴。”

“母亲贴不起么?”柳氏看英华皱眉,又问。

“贴得起。”英华笑道:“爹爹不肯,所以母亲宁肯和爹爹一起吃苦,对不对?”

女儿还是天真,柳氏摇头笑笑,道:“你大姨和二姨嫁妆和娘是一样多,她们现情形如何?”

“大姨,她把嫁妆交给公婆,……”英华怪难为情,笑道:“听讲小舅舅现每年贴她二百两银?”

“二姨呢,”柳氏摸摸女儿头发,柔声道:“她嫁那人,和咱们隔壁胡大人似,她嫁过去五年不到就把嫁妆都贴完了,她两个女孩儿,是我和五姨,小舅舅替她们备嫁妆。”

柳氏看女儿听故事一般听有趣,长叹一口气,道:“你大姨和二姨比娘要大十岁,嫁人之后受那气,我们都看眼里。我嫁给你爹爹原是两情相悦,然也实是不晓得他每年几乎要把所有收入都寄回老家。可是嫁都嫁了,待何如?你爹爹是极好人,可是我若是一味听从丈夫话,那我日子还不如你大姨和二姨。

是以你大哥成亲那年,我送信让京城黄家人出头,拦了一年不让你爹爹寄钱回家。第二年又让你五姨来借钱。你五姨借那二千两呢,你外祖父拿去贩酒,到辽国走了一个来回,就变成四千两,两个来回,就是八千两。到了年底你外祖父将了二千两叫五姨送回来,剩下六千两,外祖父抽成两千两,娘还有四千两放你小舅舅那里入了股。”

“娘……”英华睁大眼睛看着母亲,“爹爹都不晓得?”

“当然不晓得。”柳氏把帐本合起,微笑道:“你爹爹学问是好,人品也是好,可是叫他算家用帐,他不耐烦,叫他做生意,那还不如递把刀子叫他捅自己一刀。我们家帐,大帐他瞄一眼不错,从来不问底细。所以呀,母亲就没和他说。”柳氏得意很,又道:“说了他肯收人家润笔么。收了润笔,他还清高得起来么,还能叫老家人说他娘子是商人女儿?看着娘十两八两赚钱,他能不心疼?他一心疼我,过日子就仔细了,也晓得替老婆孩子打算了。”

英华笑着刮脸,道:“原来娘瞒着爹爹,是要叫爹爹心疼娘。”

柳氏啐道:“他不该心疼我们么。说起来……你二哥生母黄氏夫人,原也是个有本事妇人。这个话我从前不曾和你说,如今你长大了,将要嫁人了,倒是很可以和你讲一讲。黄夫人为了补贴家用,到处钻营,也赚了些钱。不过呢,听讲你爹爹和黄夫人没少吵架。其实我倒很敬黄夫人有志气,她没得娘家帮衬,你爹爹那个臭脾气你也晓得,富春又极是瞧不起商人风气,她居然肯拉下脸做生意,还赚了不少,实是个了不起女人。

你爹爹每到她祭日,都要与她烧一炉香,和她说说儿女们事情,然说不得几句又和我抱怨她脾气坏,偏爱自做主张诸如此类。”柳氏好笑道:“反正呢,用老婆钱,你爹爹是不乐意,可是黄氏夫人偏又喜欢指着他说这碗茶这碗饭俱是老婆赚给你吃,所以他们老吵架。”

英华巴着母亲肩膀,好奇问:“那爹爹和娘为钱吵过架没有?”

“没有。”柳氏摇摇头,道:“他不肯用老婆钱啊,我就说了,好女不穿嫁时衣,我就把所有陪嫁全收起来,陪他吃粥吃猪肉穿粗布衣,候他走了,我再偷偷去弄好吃。这般过了小半年,黄家又把你大姐和二哥送回来,家里添了几个人吃用,我又有了你,你爹爹看一家大小都吃粥,你外祖父又来骂了他一顿,人家送来润笔他就肯收下了。可是润笔也不是时时都有,花完了怎么办?我替他出主意,取了一个镯子当了三十两,让老田去贩酒撑了一个多月,后来他再得润笔把镯子赎回来与我,自家就把那银子给了老田,叫老田去贩酒。”柳氏转着手腕上玉镯,微笑道:“虽然叫你爹爹吃了一年苦头,可是我们家这十来年越过可是越好。你说,我若似你大姨二姨和姑母那般,一味顺从,咱们家会怎么样?”

“要小舅舅养……”英华打了个寒颤,拼命摇头,“还好娘不是那样性子。”

“你五姨笑我,说我若是把这些心思用到做生意上去,多少银子赚不到手,偏我只拿来磨一个翰林丈夫。”柳氏摇头,道:“你爹爹家世代耕读,瞧不起做买卖。我们家虽然有钱,却是商人,论起来,实是门不当户不对。可是谁叫我愿意嫁给你爹爹呢。既然嫁给他,自然要好好过,所以我才这般费心费力。然……”柳氏看着女儿眼睛,真诚说:“若是娘现回到十几年前,你外祖父要问我可愿意嫁,我必答不愿意。娘宁肯似你六姨七姨那般,嫁到和我们一样商人家去,活活没心没肝过日子,忙时打打算盘查查帐,闲下来打马吊抹骨牌到处耍,”

“娘。”英华听得母亲这样说,心里难过极了,摇着柳氏肩膀,道:“那娘就没有英华了呀。”

auzw.com “那是鬼摇娘肩膀?”柳氏推开英华,啐道:“嫁人,一定要门当户对!娘不要你似娘这般,为了家里过好,比别人多付出十倍心力。”

“说起来,赵恒这孩子是咱们看着长大,”柳氏看女儿无所谓玩指甲,心里略松了些,笑道:“他家世又好,人又生俊,实是个好女婿。”

“他又来求亲了?”英华翘起红嘟嘟小嘴,“我看不上他,不要嫁他。”

“我疯了才想把女儿嫁他。”柳氏恨恨女儿胳膊上揪了一下,道:“王家祖上三代都是家读书种田,到你爷爷才是个秀才,到你爹爹头上做了一个小小翰林,芝麻粒大小官儿,有什么资格和晋王爷平起平座做亲家?”

“潘晓霜说我家连暴发都算不上。”英华泄气说:“虽然我向来不喜欢她盛气凌人样子,可是她说没有错。”

柳氏看女儿这般,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晋王爷给世子娶是长公主女孩儿,有世子比着,赵恒娶妻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他想娶你,休说我不答应,便我是答应,晋王爷也是不肯。这事说说就算了罢,你也别放心上。赵恒这孩子面皮薄,你往后看着他绕开些,且过些日子候他想明白了再说。”

“晓得了。”英华眼珠转了一转,笑道:“娘,您不会是怕女儿看上他了罢。”

“说了几车话,你才猜到。”柳氏把帐本合起,笑骂:“赵恒想娶你呢,若是叫京城小姐们晓得,都要哭死,你得意不得意?”

“有那么一点点。”若是让潘晓霜晓得,她一定气要死,这么一想实得意很,英华想了一想想不明白,就道:“不过女儿实是想不明白,女儿生又不如清辉公主表妹美貌,是小小暴发户家出身,他怎么就看上我了?”

“他从前不是和那位表妹要好过一阵?潘晓霜和那位表妹见了面就和两只斗鸡似,有没有?”柳氏不动声色给赵恒下绊子:“想来是一阵一阵罢,这阵子看你好,就想娶你,下一回看别人好,又想娶别人。可是想娶哪个,他又做不得主,平白叫人家姑娘为他伤心,为他争风吃醋。”

“娘说是,赵恒他就是这样。”英华用力点头,心里却想:李知远是不是也是一阵一阵,现觉得她王英华好,过阵子又会觉得他哪个表妹好?

表小姐们不曾来,英华还不曾想过将来嫁给李知远会怎么样怎么样。李家表小姐们到梅里来是要嫁表哥。若是李知远娶了哪一个表妹,自己怎么办?英华突然觉得心里有一块被人敲碎了,疼紧。

“娘。”英华抱住母亲胳膊,轻声道:“娘,我不嫁人,就陪着娘,好不好?”

“不好。”柳氏笑道:“家关几年,似隔壁表小姐们一般,看见表哥就跟几日不曾吃过饭饿汉一般,娘可丢不起这个人。”

英华想一想昨天情形,忍不住笑了。柳氏看女儿笑活,便道:“无事带杏仁出去走走罢,早晚凉,正好逛逛。将来嫁了人,有婆婆管着,可不似娘家活。”就出来喊杏仁和海棠陪小姐去看球耍子。

杏仁方才二少爷院子里,晓得二少爷也去踢球,就把梨蕊也喊了来,照旧喊了两个老管家跟着。小海棠前头开路,杏仁和梨蕊左右陪伴,后头还有两个管家压阵,英华鼓足勇气,去看李知远他们踢球。

今日镇口居然还停着几辆马车,隔着老远就能听见车里女孩儿说笑声。英华带着人走到昨日旧位子,八位表小姐一个都不少,芳歌虽然不,却多出一个怀翠表姐来。

看见英华,怀翠就亲热迎过来,拉着英华手笑道:“要晓得你也出来耍,我就去喊你一道了。”

英华笑道:“今日谁赢了?”

怀翠正待说话,耀宗他们已是踢完一场,回来歇息。李家表小姐们四散开来,把赵恒他们三个围当中,怀翠便弃了英华,凑到赵恒身边。

耀宗看着怀翠微微一笑,也不说破,走过来站到妹子身边,问梨蕊:“窗台上香烧完了没有?”

梨蕊笑道:“烧完了。”自去那边倒了一碗茶过来奉与二少爷吃。

张文才远远看到英华和陌生公子这般亲近,还没有吃着茶,先吃了一大碗醋,球也不踢了,靠个罪过来要寻表妹说话,走到半路就被李家表妹拦住,拉到李知远那边吃茶去了。他捧着茶碗顾不上吃,问李知远:“那人是谁?”

“英华二哥。”李知远小声道:“你们没见过?”

“小时候也许见过,他长不像英华妹妹呀。”文才怎么看二哥怎么不顺眼。

“耀宗哥哥生得像我们黄家人。”怀翠扭头看他们一眼,又道:“我们黄家人生都好看。”

赵恒站起来走了几步,杨小八便放下茶碗跟了过去。赵恒绕着英华他们,到码头那边去,正好经过那几辆马车,就见一个个子娇小小姐从车上跳下来,拦着赵恒和他说话儿。

耀宗便指着妹子看,笑道:“谁要嫁给赵恒,一定隔十丈就能闻到醋味儿。”

英华便道:“阿弥陀佛,让潘晓霜嫁他罢。”兄妹两个相对大笑。

文才实是想过来寻英华说话儿,偏叫那位陈小姐缠住了,动弹不得。李知远对文才表哥十分同情,咳了一声,问他:“咱们也走走?”

文才没有尿,还想摇头,李知远已是拉着他穿越表妹们防线,直奔英华面前。表妹们方才只当表哥们和赵十二杨小八一样是要去小解,所以都不曾跟来。这会儿看李知远站英华兄妹身边不走了,就有三个过来护食,一个说:“知远表哥,陪我们去河边洗手好不好?”

一个说文才:“看你满面通红,可是晒?这边热,还是到那边坐一坐罢。”文才老实面薄,被她拉走。

李知远正色对两个表妹说:“这里走到河边甚远,回家洗手甚近。你们还是回家去洗罢,我这里有事和王小姐说。”说得两个表妹四个眼睛似小飞刀,一刀一刀扎向英华。

李知远从怀里摸出一块纸片递给英华,笑道:“这是明日谜会彩头单子,还有问府上借桌椅数目。”

英华便点头,道:“晚上我来安排,明日不会误你们事。”

突然马车那边传来一声尖叫,大家看时,那位身量娇小小姐已经缩赵恒怀里瑟瑟发抖,杨小八护赵恒身前,拦着不教几个手执马鞭公子哥儿近赵恒身。

“真是祸水。”王耀宗磨牙,问李知远:“那几个你可认得?”

作者有话要说::)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柳夫人教女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2扶摇皇后作者:天下归元 3山河枕作者:墨书白 4第三卷 鸳鸯谱作者:寂月皎皎 5九州 · 缥缈录3 · 天下名将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