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银子飞走了

银子飞走了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傍晚时候,文才辞了表哥待家去。他又不敢去见柳氏,又想去辞柳氏时能捎带见英华一面,犹梧桐院门口磨蹭,却见英华拉着一位少女并肩走来,两个俱是笑容满面。英华穿着罗衫儿纱裙儿,家常挽着攥儿,除去一根珠钗,只得两朵小小海棠花妆饰,俏丽紧。晚风拂过,衣袂纷飞,几缕发丝她腮畔飘来荡去。英华将发丝抚到耳后,神情温婉,添三分妩媚。

文才看着英华,目光只有爱慕。芳歌却看着文才。这个书生站院门边,沐浴黄金色阳光下,额上隐现红光。一身旧衣旧帽,正是个才碰壁落魄书生模样,偏又生得甚好,天庭饱满,高鼻梁大眼睛,再配上这副落魄模样,实有趣紧。芳歌不禁附英华耳边笑问:“这个书生是谁?”

“是我家表哥。”这人只顾愣愣看人,就不晓得回避。英华因他是自己表哥,很是替他难为情,面上微红。只得对着张文才微微一福,笑道:“文才表哥怎么这里?”

“回家……看你……”张文才痴痴看着英华,目不转睛。

芳歌看看英华,又看看文才,调皮跟着万福,笑道:“公子拦这里,是不想让我们过去么?”

“是是是……不是。”张文才结结巴巴让过一边。

张文才这样呆,英华很觉得难为情,拉着芳歌过去。芳歌走了几步回头,发现张文才侧着头,呆呆盯着英华背影,不觉笑着推英华:“你表哥还看你呢。”

英华推芳歌,笑道:“莫胡说,哪有。”略一侧头,果然那呆子看着自己还傻笑,英华笑容便有些发僵。

芳歌看英华神情不大对,也不敢再顽笑,也收了笑容拾阶而上。环佩丁当之后,夹道里只留一阵香风。

张文才因英华回头看他,还嫣然一笑,晕了半日,只心里默念:她看我了,她对我笑了。都不晓得是怎么走回家。

且说芳歌见过了柳氏夫人,将母亲请柳氏母女并黄氏三张请帖奉上,笑道:“母亲本待亲自来请,到底身上不大好,所以让芳歌来送帖子。没有外客,就咱们两家娘儿们看一日戏,说说话儿。”

柳氏收了帖子,笑道:“紧邻这样客气做甚。”因还有张帖子是与儿媳妇黄氏,便命老田妈送过去。过得一会,老田妈回来禀道:“大奶奶说大少爷身上还不大好,少不得人服侍,走不开。”

柳氏对这个儿媳妇没有什么要求,黄氏每日早晨带着孩子们来给婆婆请个安,礼节上不少,柳氏也不管东院事,大家相安无事。黄氏来不来柳氏都不放心上,便对芳歌说:“请转告令堂,我们后日早饭后过去。”

芳歌答应一声便请辞,英华家闷了这些日子,好不容易得了个说话伴儿,哪里舍得让她就走,便拉她去自己屋里坐会。芳歌家也是没有伴儿。本来今日送帖子陈夫人是使李公子来送,她想着出门逛逛,缠着哥哥让她来,英华要留她,她推辞了一两句,便跟着英华到她小院里。

到得院里,梨蕊过来问过好儿,照旧坐回廊下绣花。英华便拉着芳歌到里屋坐,叫人点两碗酸梅汤来吃。

英华屋子多了一大盆石榴花,此时花开正热闹。绿叶上还淌着水珠,一团一团花朵火一样红,屋子里显得生机勃勃。

英华把后窗竹帘拉起来,屋子里登时亮堂了许多。芳歌便巴后窗朝后看,果然后面那块窄地也种了一畦葱,绿莹莹喜煞人。

“我想后面种花树。”英华有些难为情说:“真不晓得以前住这里人怎么想。”

“我屋子后面种也是葱,好笑是我大哥屋子后头呀。”芳歌乐不可支,“他后头种了两畦白菘,还浇了肥料,臭他都不敢开窗。”

英华想一想李大少捂着鼻子嫌臭情形,也是哈哈大笑,笑到一半看见芳歌看着她发愣,不禁玩心大起,轻轻将桌子一拍,喝道:“没见过活泼么?”

芳歌叫英华吓了一跳,结结巴巴道:“我以为你一直是温柔安静。”

英华扮了个鬼脸儿,笑道:“我不是一直都是温柔安静么?”

送酸梅汤进来小丫头将两盏汤搁到桌上,笑得直不起来腰。芳歌也扮个鬼脸,笑道:“装真好,我就装不来,我哥哥总说我。”

“我二哥从来不说我。”英华得意说:“我还会吹口哨,我二哥教。”说完她将食指扣唇边,吹了一声,笑道:“每次上骑马课,我一吹口哨我小桃红就跑过来。先生气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可是学堂也没有不许吹口哨,她也不能罚我。”

auzw.com “你居然会骑马!”芳歌羡慕极了,亲亲热热挽住英华胳膊:“好姐姐,教我,教我,教我嘛。”

“好呀,等我马送来梅里,我就教你骑,我小桃红可听话了。”朋友和自己气味相投,英华高兴极了,“你有骑马装没有?我骑马装你穿不晓得合不合身,我穿已经小了。”

“我们做几身一模一样呀。”芳歌拍掌,笑道:“我大哥会骑马,可是他总不带我,等我学会了,打马从他前面经过,一定让他目瞪口呆。”

她两头顶着头,越说越投机,商量好明天一起去县城买料子,芳歌才依依不舍走了。英华送她到大门口回来,就见黄氏嫂嫂站阶上冲她微笑,看样子是特为等她。

英华朝黄氏微微一福,抿着嘴儿也笑,却不言语。黄氏也看着她笑了半日,方道:“我看中你们梨蕊聪明听话,想问你要她来使,你可舍得。”

“非是妹子小气,”英华摇头道:“梨蕊是二哥使女。二哥人……”

“一个使女罢了,谅你二哥不是那等小气人。也不是送与旁人,是与他亲哥哥使。”黄氏亲哥哥三字上加重了语气,微笑着说:“何况他现也不家,梨蕊闲着也闲着,倒不如过来我这边。”

黄氏这是提醒他们才是亲人,英华冷冷看着黄氏,过了好一会才笑道:“亲嫂子问亲二叔要个使女也是小事,嫂嫂还是等二哥回来和他商量罢。”言罢拂袖与黄氏擦身而过,走到台基上又回头,道:“二哥过不了几天就能回家,嫂嫂,你不会连这几日都等不及罢?”

黄氏还待喊住英华理论,英华已经扬长而去。黄氏面不改色掉头,回到家与耀祖说:“英华说梨蕊是你二弟使女,叫我等几日问你二弟要人。”

“二弟要回来了?”耀祖吃惊坐起来,“把账本拿来。”

“你急什么。二弟犯可是大罪,没有大赦回不来。”黄氏嗔道:“我看是英华舍不得这个美婢,故意借老二做筏子罢。其实英华生得也算美貌,嫁出去不怕拴不住丈夫心。”

耀祖沉吟一会,道:“一个使女罢了,她不肯与也就算了。还是把帐本取来罢,趁这几日得闲,我把帐算算。”

黄氏便兴高采烈去取钥匙开箱子,把帐本都拿出来。耀祖靠床上看了半日,不耐烦道:“这些做帐都是混帐,全都是流水出入帐,我怎么晓得是赚了还是亏了。”

耀祖一咆哮,黄氏便轻手轻脚退到门边冲几个孩子挥手。玉珠甚是懂事,把弟弟妹妹俱都带到东厢房去。且说耀祖看了一会帐觉得头疼无比,想到耀文就隔壁,又向来和他要好,便着人去请耀文来,说是有要事相商。

自上回挨打之后,耀祖便卧床不起,并不肯去前面吃晚饭,他不去,黄氏要侍候左右也不肯去,只派玉珠带着弟妹过去陪祖父吃饭。耀祖本来就有厨娘,便东耳房弄了个小厨房,每日大厨房送来都与使女们吃了,他们两口子另开小灶吃好。

耀文听得耀祖喊他,只得先到前头和柳氏说有事不能吃晚饭,方到耀祖这里来。黄氏着意喊厨娘弄了几个菜。什么煨海参,川炒鸡,烧团鱼不算,还有嫩枸杞叶儿炒肉丝,火腿笋片汤、青精饭,样样都极精致。八盘八碗摆满了一桌子,耀祖还嫌不够,又使人去镇上盒子铺买了个盒子回来。家里有现成百果酒开了一坛,酒足饭饱之后,方请耀文帮他算帐。

耀文起先只当是家用帐,满口答应,命人点了两只大烛,回去取了他算筹盒子回来,铺开帐本算了一会发现数目极大,才晓得这是耀文生母陪嫁。黄氏夫人遗产本是耀祖兄弟三人,耀祖亲生父亲尚不肯管,何况旁人?耀文待不想管,已是算帐了,只得着意小心,取了纸笔来,一项一项记下,不时说与耀祖听,此处田产共多少亩,每年有多少出息,当有多少赋税,庄头与你折现成多少钱物。说完怕他不记得,又与他写纸上。

算到半夜方算清楚,耀祖手里还有四千现银。当年黄氏夫人遗产送到耀祖手上,除去田庄和铺子,其他黄家都帮他折成现银,一共有八千。耀祖不相信会少这么多,道:“每年都说赚钱,怎么只有这么些。一定是你算错了。”

耀文算完也自心惊,只得苦笑道:“曲江府考算学,我哪次不第一等?照着这个帐本算出来便是这些,你若是怕我算错,不如把你收银钱点点,看看是不是这个数。”说罢拱手辞了出去。

黄氏因总帐短了一半,也有些着忙,两个把房门锁上了,把箱笼打开一一点数,发现短越发多了。帐上还有四千现银,箱里只有两千出头!

“怎么会短这么多!”耀祖因每年管事与他报帐都是赚,只当母亲遗产他手里翻了倍,就没有想过已是所剩无几,这些钱都到哪里去了?

黄氏也吃了一惊。这些钱本是他们兄弟两个和瑶华。虽然当年耀祖和瑶华赌气不肯分与瑶华添妆,但总有一日要和耀宗和瑶华三个分,短了这么多,怎么和耀宗瑶华交待?

他两个相对发愁,点着烛儿直到天亮,也想不透钱怎么会长着翅膀飞了,却是束手无策。

早饭后,英华禀明母亲,说要和芳歌去县城逛逛,买些料子做衣裳。柳氏心疼女儿,自是依从,便与她一辆车,又点了几个老实可靠家人跟随,吩咐英华道:“出去逛逛也罢了。这里不比京城熟人多有人帮你,你二哥又不家不能替你挥拳。你惹出是非来,人家嚼舌让你父亲听见白生气。”

英华一一答应,因黄氏昨日碰了钉子,英华怕她还要来寻梨蕊,就把梨蕊强拉着一起出门。马车一出王家大门,英华便把车帘甩上车顶,她自坐门口吹风,一眼就看见李家车停路口。芳歌把车帘甩高高,满不乎坐车门边对着她笑。李公子牵着一匹黑马,倚着青油绸糊车板壁,也对着英华微笑。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银子飞走了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锦衣夜行作者:月关 2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作者:江南 3山河枕作者:墨书白 4琅琊榜作者:海宴 5两世欢作者:寂月皎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