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89表姐这回不打你

89表姐这回不打你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柳五姨便把管事们一一请过来和英华相见,说某人是哪里亲戚,现管着某事,某人又是哪里请来,家乡何处,现管着何事,还有某人,其祖其父曾柳家任何职,他又有兄弟几人哪里,一一说与英华知道。

管事们也郑重和英华小小姐见礼,特别是那几位从前柳三娘手底下做过事老都管,问候三娘格外恭敬,。

英华已经看过两天帐,又有小海棠打听来诸管事底细,还有昨晚上福寿塞给她人情往来帐,今日再把人认一认,也就把管事们认得十之六七了。柳五姨又把福寿之下一个名唤春燕管事大丫头借给英华用。当场就把内宅帐交把英华,让英华接手内帐房。

英华这里查帐数银子数铜钱,还要看柳家和杭州城里官商人情往来帐,筹备接下来节日礼物和管事管家们福利,还没有完全理清,曲池那边帐又送了过来要核算,整日忙忙碌碌。

这一日英华午休起来,因前头使人来请她去看京城规划图,忙忙就带着人出来,才进夹道不远就看见二门那边围着一堆人,再走几步又闻烦人嘤嘤嘤,英华心里吓了一跳,学什么不好学做嘤嘤声,难道是清小姐来了?

看到是英华小小姐,围观人都让开一条道儿。果然,清小姐身姿如弱柳扶风,娇面上泪光荧荧,一副又柔弱又倔强模样,实是招人疼爱。席五郎怀抱几只卷轴,被清小姐扯住衣袖拦住去路,急额头冒汗满面通红六神无主。

不是说席五郎对萧清有意思么?怎么看到萧清席五郎是这么个踩到狗屎倒霉样子?英华慢走几步,决定不要管他们闲事,慢慢从人堆外走,就要擦身而过。

偏那个萧清看到英华,就哆哆嗦嗦朝席五郎身后躲,她手里还扯着五郎袖子呢,不曾想就把五郎怀里卷轴都扯落掉地。五郎哎呀一声,忙忙蹲□去捡,就把萧清带倒地下。萧清脸上旧痕未干又添清泪,哭起来那个小模样儿,是那么好看,跟清晨滴了露珠梨花似。英华看见便觉得拳头又痒痒了,忍了再忍,待说不管吧。萧清当着这许多人面和席五郎滚到一处,实是不好看。说不得,今日还要和她说说道理,英华咬牙妆出笑脸,过去扶住萧清,附到她耳边吓她:“清姐姐,妹子扶你起来。你要敢乱动,还揍你。”

清小姐吓一软,到底英华手劲不小,把她扯起来,三叶嫂子上前把软绵绵清小姐半搂怀里,大喊:“莫不是中暑了?大家让让,大家让让。”

这几日虽是热了些,也还没有热到中暑,分明是唬人鬼话。然三叶嫂子喊理直气壮声若洪钟。席五郎也扶着额头妆中暑状,大家便是不想走也不好围着看热闹。英华板着脸,一个管家甚有眼色,帮席五郎把地下卷轴拾起来,扶着他走了。

英华叫三叶嫂子把清小姐扶到前头专门招待女客小花厅去暂歇,看着萧清被放倒里间罗汉床上歪着,出来一看,小海棠早把跟着萧清来两个小丫头拉到外头去吃果子去了。她便重又进里间,坐桌边叫三叶嫂子出去倒茶,把人都支开,才道:“你为什么扯着席管事哭?”

萧清嘤嘤声又起,英华恼了,猛一拍桌,喝道:“不许哭,你说有理我不打你。你要不说只哭,马上就打。”

如丝如线嘤嘤嘤好似猛然被人当中掐断。萧清抽泣数声,才软软道:“我不和你说,我要和五姨说。”

“五姨今日不家。”英华冷笑道:“你不想说也使得,我就送你到大门外头,你自家雇个车回去罢。”

“我不回去,我是来寻五姨。”萧清一揩眼泪,朝英华翻了个白眼,恨道:“你就是打我我也不怕,反正我不走。”

“我还真想打你。”英华扬了扬拳头,三叶嫂子过来上茶,她从茶盘把一杯茶送到清小姐面前,道:“你今日牢牢扯着席管事衣袖只是哭,还拦着二门不许人走路,大家围成一圈看你唱戏呢。你这个叫什么?都动上手了,还不许人家走,你算不算不要脸狐狸精?”

“我明明是你表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清小姐扁嘴又想哭,看到英华冷笑模样,到底怕打,不敢哭出声来。那委屈眼泪,只眼眶打转转。

“我还是你表妹呢,你前几日是怎么说我?”英华把茶杯重重桌上一磕,冷笑道:“你也晓得我说你不是好话。你也晓得你这样做不妥怕人说。你可晓得,我们姐妹本是一体,我没脸你出去脸上也不光彩,你丢脸我也不好做人?”停了一停,叹气道:“照理说你是把我得罪狠了,我还揍了你,就该一辈子不和你打交道才是爽人。可是方才路过看你那样,我又忍不住,你有事好好说罢了,动不动就哼哼唧唧哭起来,有理也变得没理。”说着转头问三叶嫂子讨了一块手帕,亲手到窗边盆里洗干净递到清小姐脸边,道:“你擦个脸罢。五姨今日真不,去贺知府家老夫人七十大寿去了,怕是要到晚上才能来家。若是非要寻五姨说话,明日再来。”

清小姐接着那个手帕子,慢悠悠擦脸,许久才把帕子放下,道:“跟你说又有什么用,我等五姨回来。”

正说话间,春燕寻过来,门外看见小海棠和清小姐小丫头坐美人靠上吃果子说话,就笑喊:“可是找着了。小小姐,管事们都等着呢。”

英华便站起来,吩咐三叶嫂子道:“你这里陪清小姐说说话儿,我去去就来。”说着出来,小海棠便跟着英华转过去了。三叶嫂子走到门口把清小姐那两个丫头招进来,她自厅边一个竹榻上坐下来,笑嘻嘻问那两个小丫头多大,几岁服侍清小姐等语。

且不说清小姐小花厅等候如何,只说英华到管事们大屋子里,就见当中两张大桌拼一处,左边一张桌上有数张卷轴拼成一副大图,右桌却是空着。管事们把当中主位留出来,看到英华进来,一个管事等不及就道:“小小姐请看,这是清凉山一带地图。”

英华略瞄两眼,跟她上回富春家中看那副图大差不差,便问:“几时得?跟上回比改了哪几处地方?”

auzw.com

那个管事答:“刘大人昨日送来。席管事,你把旧图摊开。”

席五郎低头抱着那几个卷轴搁到桌上,早有几个挤上来七手八脚把图摊开拼好。英华略让一让,便有一个管事执朱笔过来,旧图上添了数笔,几处变化就一目了然。

英华瞅一眼,枫叶村已经不柳家划分地盘之内,就晓得母亲为了避嫌,把这一块换过了,就连富春书院所云台山都绕开了。柳家如今占地盘,以金明池和太液池中间朱雀大街为界,向东一直到富春河边,这边地势虽然平坦,然而低洼处也多,势必要多挖水渠造桥。不过挖渠造桥诸事她都不懂,横竖和王家有利益纠葛地方已是绕开了,她只要带耳朵听就是。因此英华略看几眼,把变化地方记心里,就退让到一边,寻张椅子坐下,倚着小几听管事们争论。

柳家管事既然分成三派,自然各有各立场,立场不同,意见也大不一样,说不得几句就吵架原是惯例。过不一会管事们吵起来,英华看那个坐角落里记录两个青年管事都把笔放下了,就晓得今天到此为止了,现是管事们发散思维兼休息时间。他们相互攻击时说话,若是提及私人自然会被忽略,若是提及公事,管记录自然会记录下来,回头整理过后,席五郎会分条整理,把正反两方意思总结附后头送给五姨瞧。她不这里都不打紧,便悄悄退了出来。

清小姐小花厅已是等了个不耐烦,看到英华进来如见救星,隔着老远就问:“五姨来了?”

英华好笑道:“不曾来,我是不放心你,过来瞧瞧。”

清小姐哼一声把头一扭。英华虽是劝了她许多话,并没有想过要人家承她情,没有想过跟清小姐和好做要好姐妹,既然没有想法,自然也不会恼她,笑一笑道:“我前头事完了,要回后头看家用帐去了。你非要这里等就这里等罢。”

“家用帐?”清小姐声音陡然尖起来:“现是你管帐?凭什么让你管帐?五姨偏心!”

英华笑嘻嘻回她:“我想管我又有本事管,我和五姨说了五姨就让我管。你说五姨偏心,是不是你也想管?你都到杭州住了有好几个月,你想管你怎么不说?你说了说不定五姨会让你管哦。”

英华看清小姐恼眼圈又红了,故意把袖子撸一撸,果然清小姐就老老实实把小眼泪吞回去了。这个清小姐,实是不长脑子,论战斗力,连潘晓霜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似这样女孩儿,原该关家里老老实实煮煮饭,绣绣花,不该让她出来抛头露面。

英华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出门。走了没几步,清小姐偏追了上来,喊道:“既然是你管家,那我问你,是不是你扣了我们月钱。”

“月钱?”英华转身,反问道:“不是管事,哪来月钱?”

“你胡说。”清小姐声音大了,“我们都拿了好几个月月钱了。”

英华想了一想帐上清小姐名下并没有月钱这一项,好笑道:“我是你们搬走第二日接手管帐。那天是五月十六。柳家定例初一领月钱,今日是二十五。这个月发月钱时我没接手,我便是想扣你也扣不着。下个月嘛,我老实告诉你,你和你哥一不姓柳,二不柳家做事,我一文钱月钱都不会发给你们。”

“你!”清小姐只说英华今日不曾动手,说话又软和许多,实不料英华行事光棍不似小姐,气话都说不上来,跺脚甩手却是不敢发作,捏着小拳头跑了。两个小丫头提着裙子跟飞。

原来是为钱来呀。英华对着清小姐背影摇头。若说是有月钱也是贤少爷做管事有月钱,清小姐一个吃闲饭哪里来月钱,必是五姨另外贴把她。把她两个挪到外头居住,本来就是要卡他们两个,日用想必都是卡紧紧,五姨自然不会再贴钱给他们使用。不过——他们兄妹两个相依为命,便是来讨钱,难道不应当是做哥哥来讨吗?为何让做妹子来?这个贤少爷,真不是做哥哥样子。清小姐生这样好,也放心让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小丫头出来走动,英华越想越是不放心,忙叫三叶嫂子出去寻个管家跟着送清小姐回家。

三叶嫂子远远跟着清小姐她们到了大门外,看到清小姐上了轿子,又托了个门房里闲着管家一路跟着送清小姐回去,回来笑道:“门房里托了个管家送清小姐回去了。她们今儿是来要钱,二小姐这里讨了个没趣,想必要消停几日罢。”

英华摇头道:“理他呢。我今日算是多管闲事了。”

三叶嫂子笑道:“二小姐今日这个闲事管好。关上院门怎么揍她都使得,打开门,她有错还要替她遮掩一二,能拉她一把就要拉她一把。似我们二小姐这般行事,才是有家教有涵养好人家女孩儿。”

五姨晚上到家,自有人把白天事一一说与她听。听说清小姐二门扯着席五郎不放手,两个人滚成一堆,柳五姨连连摇头,道:“真是看不出来。生那么话做事都不带脑子。”又听说英华跌过把她扯起来送到小花厅坐着,还使人护送她回家,不由叹一口气道:“难为英华了,这样耐着性子哄清儿,不是她本性。”

福寿笑道:“清小姐才来时,就是咱们看着,都说她是个软软小姐,再想不到她是那样,哪里能怪五小姐看错了。倒是小小姐,挥拳时毫不含糊,缩回拳头还能把清小姐当要好姐妹相待,真是能屈能伸。”

提到英华,五姨便觉得心里舒服了许多,满面堆笑道:“她打小和恒儿八郎都要好。我们只说她不配恒儿,也是要配八郎,再想不到三姐居然把她许把别人了。”说罢长长叹息,道:“那位李家公子着实不错,不过我心里还是替恒儿可惜。恒儿打小待英华就与待别人不同,我只说他两个青梅竹马,长大了……”

双福有些莫名其妙,借着剪灯花侧过身给福寿使了个眼色,福寿眼珠转了一转,移到一边倒茶给柳五娘,笑道:“晋王妃从前就难说话,如今做了皇后娘娘,只怕挑剔了。咱们小小姐要是做了她儿媳妇,还不晓得要被挑成什么样子呢。”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89表姐这回不打你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四卷 北海雾作者:猫腻 2长风渡作者:墨书白 3九州 · 缥缈录1 · 蛮荒作者:江南 4庆余年 第二卷 在京都作者:猫腻 5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