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33自古嫦娥爱少年

33自古嫦娥爱少年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柳氏船过了半个时辰才到梅里。王翰林接着到家,先和夫人说知黄九姑来了。柳氏笑分外甜蜜,王翰林又道有黄九姑做中人,又替儿女们分了次家,他把大女儿和小儿子钱要了出来。要候小儿子来家交给他。

柳氏笑得一笑,道:“耀祖手边没什么钱了吧。”

王翰林恼道:“他要填亏空,学着人家买卖田地,我怕他姓亏名到底。倒不如要出来,要穷穷他一个也罢了。跟着咱们有吃有喝,饿不着他们就使得。”

丈夫既然这样说,柳氏善解人意,也就点头,道:“我必照料他们衣食周全。”

老翰林夫人那里过了关,揩了一把汗仍去码头处看文,那里还有几个学生等着呢。

柳氏料理完家务,喊英华来歇息吃茶,问她:“玉薇她们可安顿好了?”

英华笑道:“玉薇姐姐已经带着人出去镇子里转了。方才是大嫂我屋里拉着我说话儿,好半日才走。”

柳氏冷笑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她若问你借钱借物,一概不许。”

“晓得了。”英华如今对这样哥哥嫂嫂也无话可说,坐了一会因屋里无人,就道:“那个黄九姨咱们家,还要住几日?”

“都分了家了,随她你大哥家住几日。不与咱们相干。”柳氏对黄九姑甚是讨厌。这个女人若不是执意要嫁姐夫,耀祖也不见得那样反对王翰林娶自己。如今耀祖花又不是耀宗和瑶华银子,替他操心做什么?

再过两日就是中秋节,英华查点礼物,又把府里买来花灯分一分,和母亲说:“府里买来花灯不少,取几盏给玉珠她们玩,再送两盏与芳歌和小青阳,可使得?”

柳氏觉得可以,道:“你大哥和大嫂两个不必理会,几个孩子吃玩,都不要少了他们。”

英华晓得母亲意思,除去一人一盏花灯,另配了几样玩物,使了个婆子送去,说:“这是小姑姑府里买,给玉珠姐弟几个玩。”

那几盏花灯甚是精致,黄氏收下还与了那婆子五十文赏钱。

英华又使杏仁送礼到隔壁去。杏仁到得内宅花厅见陈夫人陷一堆花团锦簇当中,唬了一跳。将节礼送上,又把英华捎与芳歌和小青阳礼物交付明白。

陈氏听得说英华又去府城逛去了,就问:“你们二小姐去府城做什么?”

杏仁笑道:“夫人带着小姐去府城接舅老爷。好容易到府城去一趟,倒不好空手来家,也没有买什么好东西,不过几样玩具与青阳少爷玩。”

隔壁二小姐出去耍还不忘给芳歌姐弟捎礼物,表妹们俱都好奇。吃过晚饭芳歌陪着表姐表妹们后园闲走消食,就有一个问芳歌:“那位王二小姐是何许人?”

原是哥哥心上人。芳歌晓得姐妹们是为什么来,可不敢说实话,只道:“是隔壁王翰林家小姐,和妹子甚是要好。”

诸位陈小姐听得只是和芳歌要好,也就罢了,大家院子里走走,各自歇息不提。

陈家家事原本平常,曲池府厚嫁之风尤胜京师。偏陈家几位大舅都是一样,开几次花才得结一回果。小姐们一多陪嫁就少,说亲一事难于上青天。姑太太家书里隐露想娘家找儿媳妇意思。几位大舅都动了心,再加上同族几个有女儿兄长里头掀风鼓浪,后陈大舅除去自家两个女孩儿,不得不把兄弟几个所有年纪相当女儿都带到梅里来。

依着陈夫人心思,就算是嫡亲娘家侄女儿,也要察考察考,呼啦啦一口气来了八位,人叫一声亲亲好姑姑,她就要答八声。但要露出想吃茶意思,就有好几双手去捧茶盏,如此这般二三回,陈夫人也烦了,只命芳歌陪她们几个说话,她自去李知府书房坐地。

李知府正和儿子说:“这几个表妹里也有生得很不错,也有性情儿极好。大家都是至亲,随便哪一位配你也配得过了。”

李知远道:“诸位表妹都很好,可是儿子想娶只有英华小姐。”

陈夫人摇着扇儿站门外,先听得丈夫劝儿子,就有三分活,又听得儿子夸表妹,只当儿子开了窍,后听得儿子还是想娶英华,恼了,忙道:“你几个表妹或者论长像比王小姐差一点点,然个个都是温柔安静好女儿,哪一个都比王小姐够格当我儿媳妇。”

温柔安静……李知远回想某几位表妹码头看见他时候,明明似饿狼看到小白兔,不由哆嗦了一下,道:“儿子一个人不能把八个表妹都娶来家,母亲还当慢慢察考。”

“算你说有理。”陈夫人满意给儿子扇风,道:“去和你先生请一日假,明日陪你舅舅去逛逛清凉山。”

李知远连忙答应着出来,还不曾请假。王翰林那边使人过来说:“先生明日有事,请李公子明日自便。”

第二日早晨出门,李知远愁眉苦脸陪着大舅并八个女孩儿和芳歌码头等船。就见王翰林夫妻两个并英华都骑着马儿从那边山坡上转向清凉山方向去了。同行还有赵十二杨小八。

赵十二和杨小八两个看见李知远陷一堆莺莺燕燕当中,纵马过来打招呼。杨小八是调皮不过,下马凑到芳歌身边,问:“你们出来耍,青阳呢。”

“他不曾来。”芳歌遥遥看见英华山坡上对她挥手,极是羡慕,笑问:“你们要去哪里?”

“先生打算买地,因今日不甚热,师母也同去逛逛。你可有什么话儿要捎给英华。”杨小八因陈大舅,说话甚是老实。

auzw.com 陈大舅看他相貌堂堂,衣着不俗,又温文有礼,就问李知远:“这是你同窗?”

李知远含糊道:“是,俱是先生学生。这是赵世兄,这是杨世兄。”

杨世兄还罢了,赵世兄生得俊秀无比,又气质高贵,虽然不大说话,表妹们却觉得他比杨世兄还讨人喜欢。他两个走了,陈大舅比表妹们还性急,忙忙问外甥他两个同窗可曾婚配。

李知远回答不曾。陈大舅又问人家家世,听说是东京人氏,家里很有钱,打小跟着翰林念书,比得了宝贝还欢喜。表妹们俱都听见,大家面上都淡淡,其实心里都松了一口气:有三个呢,不论嫁哪一个,论长像论家世,都是极好啊。

赵十二和杨小八两个上了坡,柳氏就笑道:“李家表妹真不少呀。”

王翰林也笑,道:“看着都比英华安静。”

英华咬着嘴唇抠马鞭柄子。赵十二看她像是不大活样子,就道:“咱们走罢,一会子热了路上就不好走了。”

似这般女眷都骑马富春实是少有。道上行人看见都问:“这是哪家家眷?”

有认得王翰林,免不得说:从京城回来王翰林呀,那个,是他京里讨填房。那个,想就是那位没嫁妆翰林小姐。

老翰林听得只言片语,恨不得挥鞭家去把大儿子再抽一顿。柳氏面上无所谓,心里已是拿定主意,回家要替英华大办一份体面嫁妆,摆给耀祖两口儿看。

英华慢慢落到后头,小八性急跑到前头去了。赵十二陪英华身边,也不说话,英华慢他也慢,英华他也。两个人形影不离。因着他们人多,官道上人也不少,马都是走,不曾小跑。李知远他们船虽是后发,也追了上来。

李知远立船头,看见英华和赵十二两骑马并行官道上,心里也酸紧。偏有一个表妹不甚知趣,走来含羞笑问:“表兄,岸上那是赵公子?”

“嗯。”李知远又让开两步,让另一个表妹出来看风景。这一个出来看见赵十二魂灵儿都飞出天外,半日也不言语儿。

前一个就使袖子掩着嘴,笑道:“淑惠,要不要把你和那位骑马小姐换一换?”

陈淑惠笑道:“那位骑马小姐好生眼熟,仿佛哪里见过似,是不是翰林小姐?”

恰好赵十二也看见李知远站船头,又见他被两位表妹夹中间,不觉一笑,指与英华看。

那两位表妹看赵十二对她们笑,俱都捂住了脸,羞答答回了船舱。英华回头再看,只得李知远一人站船头微笑,她摇摇鞭子跑前头去了。赵十二再看李知远一眼,两个对视而笑。赵十二,是高兴李知远被表妹缠住了。李知远,是活两位表妹看中了赵十二。

王翰林今日出游,原是要买一块地,所以全家都去瞧瞧。柳氏连玉薇都带上了。到得地方再看,五六十亩水田分成了有七八十块,地势又高,用水极为不便。这样水田算是下等,地主想借涨价东风脱手,要足六两银一亩。

六两银江南许多地方都能买得上等水田一亩了,这个价钱买下等地实是不便宜。玉薇出手与地主讲价,偏那地主是好男风,不把玉薇放眼里,咬定六两不松口。柳氏看中这块地其实也不是为了那几十亩水田,还不下来也还罢了,就要田地中间几座小山做添头。

那地主只要添二百两银,就肯将这个小庄全都出手。柳氏便与他写了契书,把银子交割,命玉薇速去县里改档子。王翰林不解,因问柳氏:“虽然咱们家是官户,可以减得一半赋税,这种下等田地一年出息极少,实是不划算呢。”

柳氏笑道:“种粮食是不划算,种别呢?我只将这些水田都改成菜地,把那边草坡上杂树都砍去,种上果树竹子,再养上两圈羊。这边离着河又不甚远,咱们家吃用不完,水路送到京城去卖甚是便宜,怎么也比种粮食赚呢。”

便有一个从别庄调来庄头,指与翰林老爷看:此处可以如何改,可以种何物。此处可以不必改,滔滔不绝说了小半个时辰,总而言之,六两一亩地是贵了,但添上那几个山头,就极是划算,只要经营好,除去吃用,三年就能把本钱收回来。

这个小庄买下也要八百两,三年收本钱,一年极少也要赚近三百两。王翰林听完这篇帐吓了一跳,道:“种地也能这样赚钱。”

柳氏笑道:“若是不赚钱,就凭大相国寺那一百来亩菜地,怎么就大家都抢着要租呢?”

老翰林听得妻子这话,想到大儿子掌管他母亲财产十几年,居然还能亏钱,越发恨铁不成钢。老人家闷闷,回家把大儿子喊来骂了一个多时辰。柳氏一见丈夫把大儿子喊到书房里去,就借着去县里改档子由头,把玉薇等几个管事都带走了,又叫英华和杨小八他们出去逛逛再回来。

英华只得带着梨蕊和杏仁两个,又是两个老管家,出来镇口,到杨小八他们常踢球所去耍。

杨小八他们一连镇口踢了十几日球,歇息时还要讲讲文,王家还有茶水送出来润喉。引得县城里活泼少年都跑来踢球。英华到时,就见镇口大块草地被划成了几大块,每块都有两只球队抢球耍子。树荫底下还有好些看客,颇有几位小姐带着使女,远远浓荫底下挥扇说笑。

显眼却是球场东边一棵大树下,摆着几条长板凳并一张方桌,围桌坐着**位小姐,芳歌愁眉苦脸陪坐一边,看见英华来了,隔着老远就招手。

英华晓得那就是李知远表妹们了,心里就觉得怪怪,并不想过去。可是芳歌都看见她了,她只得按下对那几位表小姐厌恶,笑着走过去拉芳歌手,道:“你难得出门呢。”

“母亲午睡怕吵,叫妹子陪几位表姐表妹出来逛逛。”芳歌就指着英华笑道:“这是英华姐姐,她比妹子大几天。英华姐姐,这是我五表姐,六表妹。”

表姐们太多,英华哪里记得住,胡乱万福毕,杏仁已是拖了一条板凳过来与英华和芳歌坐。梨蕊生极美,衣饰也甚好,那几位表小姐先都当她是个劲敌,谁知她只站英华身边,显见是个使女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各自端正坐好,摇扇摇扇,微笑微笑,个个都淑女能入画做标本。

大家踢了一场球歇息,涌到表妹们这边来乘凉喝水。淑女们立刻变得贤良淑德起来。李知远身边就围上了两个与他打扇捧茶。杨小八身边也有一个。赵十二长俊,表妹中生好看三个都围他身边。剩下两个年纪小落后头挤不上前,捧着茶碗病急乱投医,就送到张文才手里了。

文才一手捧着一碗茶,颇有些受宠若惊,忽然看见英华和芳歌俱看着他目瞪口呆,他就把两碗茶都送到表妹面前,道:“表妹,吃茶。”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33自古嫦娥爱少年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四卷 蟠龙劫作者:寂月皎皎 2琅琊榜作者:海宴 3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4庆余年 第二卷 在京都作者:猫腻 5第三卷 鸳鸯谱作者:寂月皎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