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美人都是祸水

美人都是祸水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潘菘不承认他把李知远捉了来,和赵恒扯了半日淡。他不认帐,赵恒也拿他没法子。岂料妹子来一句话就把他大半个时辰功夫付诸东流水。潘菘恼道:“什么姓王姓李,妹子,你胡说什么?”

潘晓霜被妒忌冲昏了头脑,没得心情去揣磨哥哥话里意思,只道:“方才我们那里捉那人,是王英华未婚丈夫,你把他放了罢。”

潘菘郁闷了。杨八郎扯扯赵恒衣袖,笑道:“潘菘,你好不老实。还是晓霜妹子好。晓霜妹子,你就带我们去,把人放了罢。”

赵恒会意,笑对潘晓霜道:“晓霜妹妹,咱们去把人放了,还赶得及县里逛逛。南门那边有一家卖好枣泥糕,我们去尝尝,可好?”

潘菘眼睁睁看着赵恒几句话就把他妹子哄出去了,恼得砸碎了一个心爱茶盏。

潘晓霜随指了一个亲兵带杨小八去监里放人,她自扯着赵恒去逛街。

杨八郎进了大牢,吓了一跳,里头塞得满满,差不多半个县土豪乡绅都里头了。那亲兵从人堆后头把李知远扶出来,杨八郎接着,看他鼻青脸肿模样,忙问:“可还走得?我先扶你去寻个郎中瞧瞧?”

“都是皮肉伤,不妨事。”李知远拿衣袖揩揩脸上血污,笑道:“你们来倒,我以为你们也要明日才来呢。你身上可带了钱钞?借我点。”

杨八郎真个摸出三个一两重小金元宝与他。李知远便将一个塞到带杨八郎来亲兵手里,又将那一个塞到牢头手里,笑道:“多谢看顾,与大哥们买杯水酒吃,改日再请哥哥们吃酒啊。”出来到了门口,还把后一个小元宝丢给了守门。

杨八郎扶他上了马,慢慢出了县城。杨八郎才笑道:“为了把你捞出来,十二哥连美人计都使出来了,要陪潘晓霜逛街耍子呢。”

李知远笑一笑,道:“难为赵世兄了。那位潘将军为难你们了吧。”

“我们去要人,他死活不承认捉了你。”杨八郎笑道:“这厮上不得台面,打小干了坏事就不敢认帐,也只窝里横罢了。这回原是咱们连累你了。你且等着,我们必想法子与你出气。”

“我监里,原想着出来要想个法子出出这口恶气。”李知远笑道:“人堆里坐了一会,倒觉得大可不必。”

“怎么说?”杨八郎好奇,问。

“半个富春县都挤监里亲香呢。”李知远笑道:“潘将军造福地方呀,我琢磨着,他也该高升了吧。”

“还不够。”杨八郎看李知远已经猜到了,索性和他讲老实话,:“好是由着他把全天下人都得罪光了,叫曲池府老百姓恨他入骨。他既然捉了你,想来也是打算把你家钱都榨出来。依我看,你不如和令尊商量,全家到哪里避一避,过一二年再回来。”

“那先生呢?先生一家也要避一避?”李知远心里甚是恼火,强笑道:“难道他们是想把富春县剃光头?”

杨小八叹气,道:“京城搬到富春来。光王爷就有十来个要赐地,还有文武百官,哪个不要天子脚下置个小庄?富春小百姓肯卖,人家还嫌贵呢。所以弄了这么个二百五刺头出来替大家扫地。潘菘便是闹再不像,后头是有私心百官替他撑腰呢,这时候收拾他,便是犯了众怒。”

李知远听得心寒,半日不言语。

杨小八沉默半晌,道:“我打算过一二年去西北。你将来中了举,可以到西北去做官,那边是我们杨家地方。”

李知远笑声都带着苦涩,只道:“千里做官只为财。我家钱其实很够用了,将来中个举,乡下人便不敢欺负我,我只家做我田舍翁罢,”

王翰林和李大人正等心急,两个老人家就站大门外望着镇口。天将黑透,才见两骑回来。李大人心就凉了半截,和王翰林说:“我取些银子到县里走走。”

王翰林心里也难过,和他说:“都说潘青天送银子不中用,咱们还是先去县尊那里走走?”

他两个正商量着,李知远已是到家门口了,看见父亲和泰山满面忧色,忙下马上前,道:“儿子回来了,无事。”

李大人扶着儿子胳膊舍不得松手,声音都发颤:“打你了罢?疼不疼?”

王翰林看只有八郎一个,便问他:“恒儿呢?”

“和潘小姐吃枣泥糕去了。”杨八郎苦笑道:“李大哥身上有伤呢,我去把镇上郎中喊来?”

“你先进去和你师母说声。”王翰林道:“先生另使人去喊。”

杨小八进去说句话功夫,柳氏已是旋风一般冲了出来,将李知远上下打量,瞧得没有少胳膊腿,也没有瞎也没傻,就放了心,道:“已是烧了洗澡水,又使人到你家拿衣服去了。你去耀宗屋里洗个澡,正好郎中来与你上药。”

李知远人堆里没有看见英华,好生失望跟着老田妈进去了。过得一会,沈姐亲自将了一包衣服过来送到耀宗院里。柳氏便梧桐院里摆了两桌饭,连耀祖两口子都来了。大家齐齐坐下,老翰林发现女儿不,怪道:“英华人呢?”

“到县里去还不曾回来。”柳氏叹气,道:“玉薇陪她去。女婿既然回来了,想来她也就回。”

“这孩子去县里做什么?”王翰林道:“你也是,就由着孩子胡闹。”

柳氏晓得丈夫这话其实是说给亲家听,满面堆笑道:“她急很,玉薇不是和知县夫人蛮要好嘛,所以陪她去寻知县夫人打听消息去了。”

李知远听得英华去了县里,就坐不住了,忙站起来,道:“我去镇口瞧瞧去。”

王翰林道:“你莫动,叫他哥哥嫂嫂去,也就是了。”

王耀祖便放下筷子,和黄氏一齐出席。出来到门口,黄氏便抱怨道:“女孩儿不家老老实实呆着,一天到晚外头跑。你妹子真是个惹祸精。”

耀祖心里也觉得爹爹任由妹子外头跑不是个事。两口子镇口等了一会。英华和玉薇马车打镇口经过,隔着帘子看有两个人影像是王耀宗两口儿,玉薇便叫停车,和英华说:“那边好像是大少爷两口子,莫不是等二小姐?我先下去瞧瞧,你只妆睡罢。”她便下了车,隔着老远便笑道:“大少爷,少夫人,二小姐车上睡着了。”

一阵香风袭来,玉薇提着一盏小小琉璃灯笼过来,温柔明亮灯光下,原来只有**分颜色玉薇,生生变成了十分颜色佳人,兼她满头珠翠,衣裳鲜明,笑语嫣然。王耀祖眯着眼将佳人细细打量,觉得此情此景很可以入画,便道:“你是我家?我要与你画行乐图,一会和我走罢。”

玉薇眨眨眼,把惊讶压下去,笑道:“大少爷真会说笑话。还是请回家去罢。我们太太和老爷一定等急了。”

黄氏一边打量玉薇。平常玉薇出入,她也常见,觉得玉薇生虽然不如梨蕊,然妆扮入时,又天生风流妩媚,这样人儿隔壁住着,她已是不能安心。今日丈夫觉得玉薇能入画,她心里觉不安,看向玉薇眼神里就带着敌意。

大少爷两口子和柳夫人不对付,这两位就是费心费力去讨好也是白搭,是以他两口子各有异样,玉薇不过笑一笑,提着灯笼前头引路。

到了大门前,玉薇把灯笼交给赶车,隔着帘子轻喊:“二小姐,到了。”

英华便装模做样打了个呵欠,笑道:“居然睡着了——咦,大哥大嫂。”一边笑就一边跳下车。

耀祖急着画美人,又不想和讨人嫌妹子说话,便指着玉薇道:“你,你叫什么?跟我走罢。”

黄氏一边,两个眼瞪好像牛眼样大。玉薇只妆看不见听不见,伸手去扶英华。英华不晓得大哥吃错了什么药,也只有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吸了一口气迈步。

auzw.com

耀祖急了,喝道:“你没听见我说话么?你!跟我走!”上前两步拦英华面前,说:“你这个使女借我用几日。”

英华笑道:“大哥,借不了。她不是我家使女。”

上一回讨梨蕊,就不曾与。这一回不过借个使女用几日,又不与。耀祖恼很,道:“这个使女我还就要定了。”居然一把攥住玉薇手腕,大声道:“从今往后,你就是我人了。爹爹那里,我自会与他说。”

玉薇惊笑出声,妩媚瞟了一眼黄氏,娇笑道:“大少爷,奴还真不是府上使女。你要想奴做你人,难呐。”

耀祖虽然曾到勾栏瓦子里耍过几遭儿,实是不曾见识过玉薇这样活色生香妩媚风流人儿。玉薇略放出些手段,他就犯晕,结结巴巴道:“你想怎样?”

玉薇甩脱大少爷手,指指黄氏,笑道:“少夫人恼了也,大少爷晚上怕是要跪算盘了。”

二哥若跟前,玉薇姐姐老实就似那避猫鼠。英华看大嫂气眼白都翻出来了,心里暗笑,板起面孔正经说话,“大哥,大嫂。玉薇姐姐原是我舅舅管事。母亲已是认了她做干女儿,哥哥嫂子岂能把她当使女看待?”

黄氏听了冷笑道:“什么干湿管事,不过是些上不得台面**,惯会勾搭别人丈夫。”

这话不只骂了玉薇,还隐射英华母亲。玉薇和英华都大怒。英华不好发作,便道:“玉薇姐姐,我们走罢。”将他两口儿丢后头,偏牵着玉薇手径直进梧桐院。

梧桐院里灯火通明,英华看老田妈指着书房那边,就把玉薇朝书房里带。

英华要替玉薇挣脸,一进门就道:“娘,多亏玉薇姐姐助我,知县夫人真把潘晓霜约了来见,我照着玉薇姐意思把她气了个半死,想来她一定会吵着要她哥放人。”一转脸,看见公公坐上头,她嗓门就低了半截,再一看被打了个猪头样李知远坐另一桌上,她就没了声音。

“吃饭,吃饭,我饿死了。”杨八郎笑嘻嘻挟了块鸡送到李知远碗里,道:“你这半日受苦了,补补。”又挟了一块到空碗里,连碗送到英华手边,“你今日也受惊了,与你压惊,吃罢。”

英华接手里,道声多谢,放下碗跟公公见礼,脸红和那什么似。

李大人向来喜欢英华单纯爽朗,英华便是冒失了些,老人家眼里也是活泼可爱紧,他笑嘻嘻也挟了一块肉到英华碗里,道:“吃饭罢。”

柳夫人便挟了几块肉与李知远,又挟了一根大鸡腿到八郎碗里,笑道:“ 饿了就先吃。耀宗他们呢?”

“大哥大嫂后头。”英华连忙放下碗筷,站起来道:“大哥镇口接着我们,方才进门时,他和大嫂说话儿呢,我们就先进来了。”

玉薇笑眯眯道:“奴去瞧瞧。”

柳氏笑着把她推到英华身边坐下,道:“你坐罢。”她自转身出来,才到阶下,就见耀祖和黄氏两口儿一边小声争吵一边进来。柳氏便扬声问:“可是耀祖?”

王耀祖嗯了一声,步上前。黄氏提着裙儿小跑几步也跟不上,索性落后头慢行。柳夫人等黄氏过来,她前头一步进屋,看王耀祖挨着李知远坐下,虽然神情还不大自,也就罢了。

黄氏进来,自柳氏下手坐下,正好和玉薇面对面,她那两只眼就好像练就了绝世神功,生生凝练出两把眼刀来,左一刀右一刀活剐玉薇下饭。

玉薇翰林老爷跟前也甚老实,和英华一般儿规规矩矩吃下小半碗饭,又吃了小半碗汤,才放下碗筷,告个罪,笑道:“奴还有帐要看。”

英华就站起来送她到阶下,一转身,李知远也离了席出来,拿手捂着脸,嗡声嗡气道:“我变丑了。”

英华啐他一口,拉他到对面廊下一盏灯前细看他脸上伤,又问他:“身上还疼不疼,他们后来有没有又打你。”

李知远笑道:“不曾打。押我到县里,那位潘将军有事也不曾料理我。他亲兵么,其实都还和气,就是监里气味难闻。我洗过了澡,还闻着有骚臭气。”

英华把鼻子嗅嗅,果然还有些不雅气味,想了一想,道:“我收着半枚龙脑香,你等着,我拿来给你。”说罢就要跑。

李知远扯着她胳膊,笑道:“我一个男人家臭点也罢了,若是弄香喷喷,就不像话了。你别走,他们没打着你罢。”

“没有。”英华想到李知远拼了命拦住不教人打她,心里又是喜欢,又是心痛他。然叫她说什么话她又说不出口,就拿手指头戳他肩膀,却是正好戳到了他痛处。

李知远吸着冷气让开,小声道:“八郎说,让我到别处避一二年。方才我爹和你爹娘商量,咱们两个先成亲,你觉得呢?”

“就成亲?”英华又惊又慌,退后一步,“我嫁妆还没有准备好。”

“哎,我要娶是你,又不是你嫁妆。”李知远把英华拉回来,笑道:“你不嫌我像个猪头,就嫁我罢。”

“我不嫌你。”英华伸出冰冰凉小指头,李知远脸上轻轻弹了一下,“就是……这样嫁你,不像个样子,我不干。”

李知远被这轻飘飘一指弹晕呼呼,道:“一二年都不得见你,实是难过呢。”

老田妈带着人送茶上来,看见二小姐和未来二姑爷对面廊上讲话,走近了咳嗽两声,笑道:“二姑爷,吃茶。”捧了一盏茶送过来。

英华便似受惊小鸟,翩翩绕过老田妈,丢下李知远进去了。

李知远有些不好意思接过茶碗,吃了两口,厚着脸皮进去请辞,道:“我回家和沈姐说说话。”

李大人应了,叫儿子回家。柳氏便叫英华去洗澡。两家大人商量孩子婚事。虽然王翰林和李大人都想英华和李知远早日成亲,柳氏却是不肯,道:“一则嫁妆不曾准备好。二则耀宗未娶英华就嫁,我这个做继母没脸和亲戚说话。”

柳氏搬出耀宗来,李大人便无话说。王翰林虽然觉得儿子没娶碍不着女儿出嫁,但看耀祖两口子神情都颇以为然,倒也不想妻子难做人,也就依了柳氏,道:“咱们加紧替英华备嫁。耀祖,咱们亲戚朋友里头,若有合适女孩儿,你就和你母亲说说,咱们先留意起来,等你兄弟来家相看。”

英华和李知远亲事既然不成,李家便不能举家回避。是以第二日早上,李知远就过来辞了老师兼泰山,悄悄儿到府城去了。柳氏也不肯再让女儿一个人出门,家事多请玉薇帮忙。过了几日宅那边收拾好,王李两家俱都搬过去。王翰林还给妹妹妹夫留了个小院儿。文才一家也搬了来,大家俱吴家村居住。

潘菘原也是想再寻李知远麻烦,然使人一打听,才晓得李知远已是不富春县了,却是打听不出他去了哪里。若是要寻李家麻烦罢,李家和王家同住一个大宅里。赵恒又王家住着,这一向又和妹子打火热。却是不好轻举妄动他两家。

只要妹子嫁了赵恒,潘家便万无一失。官家若是长命百岁,将来天子自然是潘家外孙;若是官家有个三长两短,晋王儿子是潘家女婿,有这层关系,想来挟小天子以令诸侯比冒天下之大不违自己做天子要容易许多,晋王只要不傻都会拥立潘家外孙为帝。是以潘菘就暂将王李两家放下,但见着妹子,就叫妹子把赵恒赚回京城去。他镇日只盘算如何闹得天怒人怨,要叫曲池府百姓乃至全天下人都反对迁都。

且说耀祖自那夜惊艳,一连画了十来幅美人图都觉得不满意,日日夜夜念想要把玉薇喊来,做一幅月下美人图。他自家不肯去喊,偏要叫黄氏去喊。黄氏哪里肯,和他吵了几回,积下一肚皮怨气。吴家老宅就一个大厨房,黄氏和玉薇也常厨房撞见,但见一回,她就要指桑骂槐一回。

玉薇便是泥人,也有三分土性儿,因黄氏莫名吃醋,她偏有事无事要当着黄氏面,抛个媚眼儿与耀祖。这日玉薇从耀祖住院前经过,因耀祖院门口闲走,黄氏坐门边缝衣裳,她便站住了脚,微微一笑,妙目流转,把耀祖魂都勾掉了半边,又故意咳了一声让黄氏知道,才袅娜而去。

黄氏大怒,指着玉薇背影骂骚蹄子,臭狐狸。耀祖听了,不满道:“你这般说话,生生把几个孩子都带坏了。玉薇姑娘再有哪里不好,你见一回骂一回,人家都不曾恼,可见人家性子是真好,越发显得你小鸡肚肠。”

黄氏听得这话,又妒又恨,正好手上有针,就将来扎他。耀祖推开她,道:“妒妇!妒妇!”拨起脚就走,才出得大门,却见一个娇美小巧女孩儿,眼睛哭又红又肿。守门拦着不让她进,她抹着眼泪只是要进门。守门正是无法,看见大少爷出来,忙道:“大少爷,这位小姐要见赵公子,你与小做个证见,赵公子是不是一早就到县里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美人都是祸水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阿麦从军作者:鲜橙 2长风渡作者:墨书白 3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4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作者:江南 5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