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75柳五姨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刘大人赵恒面前固然仁厚长者模样,对着杨八郎和李知远,是六七分威严里头掺着三四分温和,虽然说话和气,然架子也端得足够。八郎背后喊他刘老头罢了,当了面总要恭恭敬敬执礼。英华自家老子面前皮似猴,刘大人面前也是老老实实。

可是现,刘大人哪有半分道貌岸然官老爷模样。面上白须也遮不住笑容谄媚,说句把话看五姨微微皱眉,他老人家居然慌了神,什么五姨美若天仙,洪福齐天胡话都冒出来了。

英华正好站柳五姨身后,真心不敢笑,使手帕使劲擦眼睛,赵恒站一边闷笑,杨小八侧过身子对李知远挤眼。

李知远呢,生生是被吓着了。这是那个一身正气、一团和气刘大人?怎么跟青山才养那条小柴狗看见端饭来小团子似,就差身后长根三尺长毛尾巴摇动献媚。再一想,挡刀潘菘被他弄死了,如今富春一带极少也有二十万军民等着五姨带来药救命呢,小老头再是个独善其身人,为着二十万人性命这等低声下气,倒是个可敬可交人了。是以他反倒不笑,认真练习养气功夫。

柳五姨生得和柳氏夫人并不大相像,虽然一样个子高大身量苗条,却是一张雪白圆脸,描着乌黑细长眉,梳着飞仙髻,发髻上用金链缀着一枚镶珠嵌红宝石坠子,坠子正好坠眉间之上,行动说话时,坠子反射江水粼光,宝光灼灼也挡不住眸光里精明和强势。

若论长像,这一双细长有神眼睛是和赵恒有些儿像。李知远看看五姨,又掉头看看赵恒,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便把疑惑目光对准了英光。

柳王姨待献殷勤刘大人却是淡淡,好容易刘大人口渴了吃茶,她一对眼睛立刻盛满久别重逢热情,先从赵恒身上掠过,又八郎身上转了转,后停了英华身上。

五姨咳了两声,笑道:“刘大人,奴和孩子们久别重逢,正要说些体己话儿。你老人家公事么,今儿不办明儿办也是一样,就是明儿不办后日办也误不了大事,对不对?八郎,替我送客。”

八郎苦笑着走到刘大人身边唱喏。刘大人白须跳得一跳,到底客客气气辞了去。刘大人一出舱门,赵恒就由风度翩翩少年郎变成了西洋花点子小哈巴,举着一盏半凉茶殷勤送到柳五姨手边。英华就由端庄淑女变成了摇头摆尾小猴儿,挽着柳五姨胳膊一边摇一边撒娇:“五姨,五姨,我想你了。”

八郎送客回来,拉一拉看着小哈巴和小猴子发呆李知远,附耳低声道:“五姨喜欢英华和赵恒。所以这两个有事无事都要学学老莱子。”

他声音虽低,这个船舱却不大,大家都听见了。赵恒和英华一齐瞪他。柳五姨笑眯眯道:“小八,你是说五姨不疼你?”

“侄儿说错了,五姨喜欢英华和赵恒,疼八郎。”八郎从笑东倒西歪侍女手里抢了一块手巾献到五姨手里,“五姨擦擦汗,这一路辛苦了。”

柳五姨笑着点点头,道:“一路乏很,叫你们这几个小莱子闹一闹,我身上好多了。”又看向李知远,还侧过头对英华眨眼,“这是咱们英华小女婿?看着一本正经,是个老实孩子。英华小乖乖,你可别欺负人家。”

提到小女婿,英华虽然大方,五姨面前也不免有些害臊,就把那缠五姨胳膊上两只小爪子收了回来,老老实实站回淑女模样,嗔道:“人家哪里欺负他了。”

五姨搂着英华,笑道:“好好,我们英华不欺负他。英华,把你家小女婿带去,替五姨看着他们搬货物,就便安排人手运到货仓去。”

英华清脆答应一声,真个过来拉李知远手,李知远还是头一回遇见这么不把他当外人亲戚,愣愣被英华拉出来。出得舱门英华就松开手。李知远教富春江上清凉江风一吹,才反应过来,美滋滋去拉英华手。

英华甩开他手,啐道:“放庄重些。”

当着五姨她就能拉,离了五姨就要放庄重些,完全反过来了嘛。李知远哭笑不得看着英华,道:“方才是你拉我。”

auzw.com “里头是京城规矩,我们订了亲,拉拉手也无妨。外头是富春规矩,跟你看一回月亮还挨打呢。”英华横了李知远一眼,道:“我要去看他们搬货了,你去不去?”

叫你一个人去,我娘晓得了必要打我一顿不算,你娘也要打我一顿。李知远点点头,一声不吭跟着英华下船。早有柳五姨管家们跟过来,把英华和李知远请到码头边一间小楼楼上坐着。一个青绸衣管家捧着帐本过来,问雇车和脚夫价钱若干可合适。问罢才下楼,又有管家们流水上来说话。

李知远第二盏茶将吃,英华才把人都打发了,端着茶碗喘气,道:“玉薇姐姐要是明日还不回来,我就要忙死了。”

原来这些事是玉薇管。李知远看英华额上都渗出汗了,从袖子里掏出一块手帕送过去,笑道:“嫂子哪里去了?”

英华苦笑道:“昨日听说大伯娘病了,她和耀文哥请了郎中去瞧。我娘与了我二哥银子,叫二哥跟去,那边替大伯娘寻几间屋,再找几个人服侍。这是个麻烦事,他们一时半会想是不得空回来。”一边说一边接了帕子擦汗,想了一想又道:“方才看帐,你托五姨买药已是运来了,咱们就把施药事办起来?”

“好,晚上和赵恒他们商量着办起来。”李知远思量半日,道:“我看五姨和刘大人说话情形,是不打算与刘大人药?”

“咱们家药都是铜钱买来。”英华笑道:“现把刘大人用也罢了。回头找刘大人要钱,他一时拿不出来,拖来拖去换了管事,这笔钱就成了坏帐,五姨回家也不好交待。刘大人是拿不出现钱来,强征药事他又不能干,他也为难。所以我说我们先施药,到时候肯定不够。我们再叫赵恒去问五姨要。要多少来都是赵恒面子。”

赵恒面子么,这就是柳家出钱替晋王涮声望了,果然比白借给刘大人要强不知多少倍。做生意和做官还真是一模一样。李知远一笑,道:“旧年施药人手都是现成。就是再添几个点也不算难事。这个早一日办早一日大家心安,我先使人回去召集人手。”他理一理衣裳,站起来下楼去吩咐他管家。

李知远替赵恒和柳家做事一点疙瘩都不打,英华心里甚是喜欢,把一直捏手里手帕摊开来,看一看不是她常使葡萄紫,才想起来这是方才李知远给她,因手帕上有她汗渍,她就叠起来揣回腰间荷包里,把自己揣袖子里那一条葡萄紫手帕扯出来叠好搁桌子上。

少时李知远回来,还不曾说话,就有管家来寻英华回话。李知远甚是知趣,移了茶碗到一边坐着,一边剥花生一边凭窗看江景。

柳五姨船队足有五六十艘货船,绝大部分是药物粮食,剩下除了英华嫁妆,便是柳家诸亲给英华添妆,还有柳五姨行李。这些都不难安排,要费心思是柳五姨还带来了三船工匠,足足四五百人。原先玉薇备好可住两百人住处便不够用了。此时曲池府哪里还有那样大宅院,这些人要分开安排吃住,少不得各处租借,便是极为难人了。

李知远冷眼看英华打听屋舍大小,按着等级配给,四五百人安排得一丝不乱,对英华刮目相看,趁她略闲一会,叫管家去码头面店里端了碗面过来与她吃,就道:“你先吃点垫一垫。便是今日安排不好,船上住一晚也不是什么大事。”

英华忙了两个时辰,也实是饿了,一边吃面一边笑道:“怎么不急。再过些日子大家来了,只怕富春江里船挤船走不动路,走陆路又贵又费事。卸货船就要回转,正要多打几个来回。”忙忙吃完面,搁下碗又走到窗边看,挂着柳字旗江船分成两行,一行空舱船船头向东,首尾相接停对岸。这边码头上,柳五姨座船已经挪到上头去了,几只船靠码头上,搭着高高跳板,跳板上人来人往,车声驴声响成一片。天边几朵被夕阳染成黄红色云慢慢移动。

英华吐了一口气,道:“明日不得落雨吧,早些搬完省心。”

李知远已是看过两三个时辰了,探头朝外一看,心里就有数,因道:“再还要两个时辰才搬得完,天都要黑了,不如你回去罢,我这里替你守着。有什么事再叫管家回去和你说。”

“不成。”英华微笑,白净脸上微露倦容,“柳家事我算半个主人,哪有主人跑了让客人操劳。”说着对李知远眨了眨眼:“卸完货,还要到各处仓库查看。便是玉薇姐姐现回来,我也要查完仓库才好交把她,不好就走。你要陪我。”

满打满算,打从认识英华以来,两个人还没单独相处过这么久呢,虽然来来去去管家是有些碍事,李知远还是被“你要陪我”四个字打动了,心里盛满蜜糖,微微一笑点头,就把使人回家送信事忘了。

到得三,英华查完仓库,贴了封条画了押,把帐本封箱上锁,诸事清完,已是累连车都爬不上去了。李知远把英华送到家,又寻到赵恒商量毕施药事,再回家已是日出。

陈夫人板着脸,手持一柄五色鸡毛撞子,威风凛凛站二门屏风后,看见满面倦容儿子进来,冷冷哼了一声,问:“你到哪里去了?”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富春山居作者:扫雪煮茶 2九州 · 缥缈录1 · 蛮荒作者:江南 3山河枕作者:墨书白 4九州缥缈录作者:江南 5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