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表妹和表哥你们懂的

表妹和表哥你们懂的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这是英华表兄?赵十二虽然恼很想挥拳,但怕真是英华亲戚,挥手让管家们退开,扭头问英华:“这是你表哥?”

英华被登徒字这三个字吓着了,赵十二今日这般实是有些怪,怎么表哥眼里就成了登徒子——难道,旁人眼里他一直是调戏我么。这几天和他打打闹闹,李知远都看眼里,莫非……英华不敢再想,捂着蹭蹭发热脸蛋,退后两步,冷不防叫一块大石头绊着了,朝后就倒。

“表妹!”张文才松开手,张开双臂去拉,已是迟了。赵十二已是一个饿虎扑食,扑到英华身上,搂着她一滚,自家就重重摔倒地上,做了英华肉垫子。英华紧紧贴他胸膛里,吃惊眼睛瞪溜圆,都不会动弹了。

赵十二哎哟哎哟叫痛,手上劲却不小,紧紧勒着英华细腰,美滋滋享受佳人压身上滋味。

“你们!”文才跺脚,脸气通红,“英华,男女授受不亲,你还不起来!”

芳歌下车,过来拉起英华。赵十二不等管家来扶,自个爬起来,凑到英华身边问她:“摔疼了不曾?”

今日不只文才表兄吃错了药,连赵十二都怪怪。英华白了他一眼,看都不看文才,径直登上马车,竹帘子立刻擦着赵十二面皮滑下来,赵十二摸着鼻子尖,美滋滋回头,那位文才表兄还怒目瞪他。

“你……你怎地如此轻薄。”文才气都带上哭腔了。

隔着一道薄薄帘子,英华恍然大悟,原来她是被人轻薄了,恼得她撸袖子就想下去揍人。芳歌拉住英华胳膊,轻轻摇头,“莫去,你表兄会替你出头呢。”

“我……”才不要他替我出头,英华羞愤**死,表兄自做多情也罢了,什么时候赵恒也开始轻薄她了?叫李知远晓得,他一定要看轻我罢,英华这般想着,眼泪就忍不住一粒一粒往外蹦。

杏仁拉出手帕给英华擦泪,小声道:“小姐莫恼,等二少爷回来揍他。”

越是这般劝,英华越是委屈,哇哇大哭起来。

英华居然哭了!打小到玩到大,就是那一回跌破膝盖她都没哭,今日怎么哭了?时刻准备着挨小粉拳赵十二突然觉得心里发慌发堵,甩开扯着他袖子张文才,大步走到英华马车外,大声道:“别哭了,我娶你啊。”

好似万吨铜球砸到水面,掀起一片惊涛骇浪。赵十二自己先愣了,不晓得我娶你三个字是从哪里蹦出来。

杏仁手里帕子轻轻滑到膝盖上。芳歌头撞到了车厢顶。摸着果子才藏到树后打算边吃边看风景管家们手里果子接二连三落进草窠里,几只无辜路过蚂蚁惨遭灭顶之灾。

张文才怒道:“你休想,舅舅已将表妹许给我了。只要我中举,我们就订亲。”

杏仁捡帕子手无力扯住了英华。芳歌惊讶看向英华,就差问:是真吗?

“姑母是来求亲没有错,可是我爹没有答应,我也没有答应。”怒战胜了羞,英华用力扯开帘子,恼道:“你休胡说。”

“表妹!”文才好似才被剪掉尾巴小狗,又是伤心,又是委屈,眼泪汪汪看着英华,“舅舅明明答应娘了呀。难道你不喜欢我么?我喜欢你呀,我愿意娶你呀。”

“哎,你表妹都说了,没有答应令堂求亲。”英华这般严辞拒绝追求者,赵十二心里欢喜都要漫出来了。

“懒理你。”文才扭头走到另一边,“表妹,你以后不可再和男子这般,叫爹爹晓得了,要骂你。我晓得,不是你错,可是爹爹不会信……”

芳歌同情看着英华,这位表兄才华横溢超出众生,凡人是消受不起。杏仁已是绝望了,只紧紧攥着英华手腕,不叫她轻举妄动。英华觉得自己被雷击中,全身上下无一不麻木,麻木脑子都不会转了。

这人……赵十二恨牙痒痒,甚想挥拳,手才伸出去,就见李知远他们三个过来了。

小青阳看见有个少年书生姐姐车窗边说个不停,扬着手里一根细树枝就冲上去,大喊:“那厮,吃我一棍。”

李知远提着弟弟衣领,不顾青阳手足乱动拼命挣扎,微笑道:“这是文才表哥?好巧啊。”

文才见过知远一面,对他印像甚好。这个举目都是陌生人地方,他就把知远看成了自己人,指着赵十二和知远告状:“他轻薄表妹,表妹气哭了。”

能把英华气哭哎,长本事了哎。杨小八冲赵十二挤眉弄眼,问:“你是怎么把人气哭,说来听听?”

“他抱我表妹,还……还说要娶她。”文才指着赵十二跳脚,“表妹明明要嫁给我。”

张文才一厢情愿李知远是晓得,赵十二这几日和自己别苗头,李知远心里也有数。若是叫文才话坐实了,赵十二家世也配得过英华了,又同是先生学生,为着英华名声着想,说不定先生真会把英华许他。英华性格儿李知远清楚很,只看她看自己和赵十二很是不同就晓得,。英华和自己相互有意,哪怕赵十二是皇太孙,也不能让他插到两个人中间。

李知远微笑道:“文才表哥就爱说笑话,前日还有人到先生家求亲,先生待察考人家家世人品呢。赵世兄和杨世兄同你表妹打小一起长大,亲近些也是有,你莫瞎说,传出去平白吃人笑话咱们。”

杨小八机灵,晓得李知远言外之意是把这事压下去,忙尖叫:“我不信我不信。表妹明明是我。英华,你八岁时吃了我家茶,你就是我家人了呀。”他一头说一头挤进去,就朝车上爬。

一只绿鞋和一只红鞋齐齐从帘内伸出,一个轻轻踢他胸膛,一个轻轻踢他胳膊上。杨小八就滚到赵十二怀里,又哭道:“她们轻薄我,我不要活了,表哥,你要替我做主呀。”

英华恨恨出来,抢了目瞪口呆小青阳手里树枝就抽杨小八。杨小八大呼小号,绕着赵十二转圈。

赵十二似丢了魂似,木木站中间。李知远瞄他一眼,拦着英华,笑劝道:“莫闹了,仔细又叫你表哥误会了。”

auzw.com

英华停下脚步,她不晓得怎么和李知远解释,眼圈儿又红起来。李知远忙掏手帕与她揩泪,两个中间隔不到五寸,一个慢慢伸手送帕子,一个慢慢接帕子,哪怕是瞎子都能用鼻子闻出来,这两人,才是真有jq!

文才擦了擦眼睛,还想把他两个拉开。芳歌已是跟着杏仁跳下车,把英华护怀里,笑:“大哥,你们怎么去那么久。”

李知远整理思绪,笑道:“我们前头发现一个好地方,走罢,到前头去看看,你们先上车。”

杏仁跟个护仔小母鸡似,拦着不让人过来,让英华和芳歌上车。小青阳紧跟着也溜上了去。英华默默坐里头,芳歌把小青阳拉到自己身边坐下,问他方才去了哪儿。

小青阳察言观色,就指手画脚说方才去了哪里哪里。

李知远叹了一口气,拍拍发呆赵十二,道:“上车罢。”杨小八笑嘻嘻把他拉到另一辆车上。大家牵马牵马,赶车赶车,只有张文才愣愣站当中无人理会。

李知远微笑道:“文才表兄,咱们还有事先走了。”拱拱手正待上车,文才扯住他袖子,结结巴巴问:“你们都是表哥?”

“他两个是,我们都是你二舅舅学生。”李知远笑道:“表哥,不是天底下所有表妹都会嫁给表兄。”言罢上车。

“你们要去哪里?”张文才爬到他那小驴背上,跟英华车窗边,不停说:“表妹,我会陪着你。”

英华忍了又忍,候车又停下,忍不住掀开窗帘,却见道边一株极高大香樟树,绿荫足有半亩方圆。靠着树干处有几块大石头,几个书生俱都坐那里歇脚。那几个书生看见张文才,就有人挥手,笑喊:“文才,那真是你表妹?生很俊哪。”英华恼得又把窗帘拉下去了。

文才原都凑到窗边要和英华讲话了,见得如此,忙跑过去结结巴巴道:“你们莫瞎说,吓坏了我表妹,我我我……我不放过你们。”

李知远先下车,彬彬有礼朝他们拱拱手,一笑。杨小八笑嘻嘻下来,就去英华那边抱小青阳下车。赵十二冷着一张俊脸下车,看都不看那边一眼。

英华板着脸下车,管家们不敢轻慢,散成一个大圈把他们围中间。车外陌生人太多,又不曾戴帷帽,芳歌有点害臊,怯生生先伸脚,杨小八看见她裙下红鞋,捂着胸口惊道:“方才是你踢我!”

芳歌还没有回话,小青阳一巴掌拍杨小八腰上,威胁他:“哪有,让开些。”

杨小八拉着小青阳让芳歌下车,杏仁下车扶着英华,把赵十二和杨小八隔开,防他们和防贼似。

论长像,英华清丽有英气,芳歌娇艳偏温婉。两个女孩儿都是十分颜色,手牵着手走到李知远身后,一行人绕到大树那边去了。

几个少年书生看到佳人眼珠子都不错一下,和张文才要好倒晓得他对表妹一往情深,就问他:“那个长圆脸,也是你表妹?”

文才摇头,道:“是隔壁人家小姐好像。”过了一会他才反应过来,追问:“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觉得这个比你表妹生美貌。”那人看着大树,目光好像能穿透树干,“不晓得这位小姐说了人家没有。”

文才啐他一口,道:“我表妹生美。”半晌才反应过来,指着他好友讶道:“你不会……”

那人就拱手,笑道:“不试试怎么晓得,说不定愚兄能抱得美娇娘呢。”

另一个就使扇子他两个头上一边敲了一下,啐道:“你们两个白日做梦。你看看人家穿是什么,人家出来坐那车,还有陪人家出来那三位公子是什么样。醒醒罢你们!”

文才犹道:“那是我表妹!她不是嫌贫爱富人。”

“你表妹方才理都不理你。”那人冷笑道:“她和旁人出来玩都不搭理你,你傻啊你。”

文才想到方才英华说那些话,还有那个俊美公子说要娶英华话,沮丧蹲下抱头,恼道:“谁家表妹不是嫁表哥!”

大树后头一条小道通向林深处,走进林子几步就能听见流水叮咚,原来靠着山根边上有条山涧,全石以为底,涧水也有二三尺深,池底生着青苔,十来尾手指长小鱼一个一丈方圆小潭里游来游去。

“这水甚好,我们沿着山道走了到半山,一路都不见有人家。”李知远笑道:“那棵大树下也够凉了。就这潭用竹筒引水过去,就省了个挑水人人工。只隔几日送柴来就罢了。”

赵十二微微点头,不吭声。英华看着李知远,也点点头。杨小八就把他那几个会盖房管家喊来,大家捡了几块尖锐石头,就涧边沙地上画样子。商量半日,离树略远处建个草亭,就算要买什么材料儿,还要雇哪些人手儿。商量了也足有一个时辰,管家们各自分头行事。

日头已是高高挂头顶,知了叫声和文才喊表妹似,听了就叫人心烦。大家重回树下吹风,文才他们早走了。李知远看英华闷闷,赵十二呆呆,天又热,就叫大家歇息。杨小八就使人去左近看看可有地方吃饭歇脚,他不晓得从哪里摸了一个蹴鞠出来,笑道:“闲很,来玩玩?”

赵十二就把外袍脱去,过来抢球。小青阳方才闷了半日,看见有好玩,兴奋吱哇乱叫。李知远也脱去外衣,大家一齐动手,用碎石垒了两个球门。少爷管家们分成两拨,一拨是杨小八和赵十二,一拨是李知远和李青阳,两边各带着三个管家抢球耍子。

这条官道上来来往往人其实不少,这样大日头底下有去处可以歇脚,还能看球耍子,谁还肯就去。不大一会功夫就聚起几十个人喝彩。

且说张文才和几个同窗原是去看一个生病同窗,因那同窗成亲之后和兄嫂分了家单过,家里只得一个大肚子妻和一个妻陪来丫头,大家不好留人家吃饭,吃了一碗凉水辞出来。回转到那棵大树底下,看表妹车马还,围了一堆人喝采。少年心性都是爱热闹,纷纷下马下驴过去看。

诸位都晓得,自古人都云看棋不语真君子,看人下棋不言语都少,何况看球。这几个少年方才因文才表妹不理他,都替文才抱不平,指手画脚说人家球踢不好。说杨小八兴起,把球踩脚下,喝道:“咱们自己打自己,没劲,你们谁来和我们比几场?”

作者有话要说:显示器出了点问题,还好还好,还能凑和着用。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表妹和表哥你们懂的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作者:猫腻 2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3九州 · 缥缈录3 · 天下名将作者:江南 4第四卷 蟠龙劫作者:寂月皎皎 5第三卷 鸳鸯谱作者:寂月皎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