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135梅大人的取舍

135梅大人的取舍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梅四郎终于回来了。梅大人本来任期还有半年,提前告病辞官,捎上七八个梅家子侄,连夫人刘氏并三个孙男孙女,七八辆马车风尘仆仆至曲池府。

一到曲池,梅大人带着梅四郎直奔三省草堂。

三省草堂大门外静悄悄,连个守门都没有。西院大门紧锁,东院门虽是开着,滚去读书廊后腰门上也挂着锁,廊上倒是有两个外府来书生那里抄墙上卷子评语。他们却不认得梅四郎,只说梅四郎是投奔三省草堂来读书,好心拦住他们,说:“这边将拆,王先生搬家到清凉山五柳镇去了。”

梅四郎还是头一回听说五柳镇,愣了一下和他老子说:“五柳镇哪里,怕是要回家问问瑶华。”

梅大人哼了一声,梅四郎领着他回他们借住那个小宅去。谁知到那里,门外梅家马车把整条街都阻住了,梅家大门紧锁,门上倒是贴着一张招贴,说梅家搬至清凉山宅。

王瑶华这就把家搬走了?梅家女儿这个事儿闹,梅家怎么还有脸接受丈母娘给宅子。梅四郎臊都不行,涨红着脸跟父亲说:“瑶华母亲送给她几间屋子,离清凉山有点远,想是搬那里去了。”

梅大人瞪儿子一眼,气呼呼上了马车。一个堂兄弟过来,笑着拍一拍梅四郎,道:“四哥,走罢。”扯他上车不提。

其实梅瑶华住宅还没有收拾好,但是柳氏给她递信,她揣磨娘家意思,果断梅四郎回来之前搬家。娘家人不肯和瑶华说事儿,她自己又不是傻,把总跟着梅十五娘出门几个人喊来套了会话,再回想小姑子和英华李知远有限几次相处,瑶华连猜带蒙,也就把事情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梅十五娘前几年思春对像就是李知远!

那两年李知远闹了个嫖*妓事儿,挨了陈夫人一顿狠揍,这事当时泉州闹不算小,她倒是听说知府公子是被陷害,不过当时也没想过李家能跟她娘家结亲,所以听过就算,她也没传过话。想来梅十五娘晓得李知远嫖,就把这根肠儿割断了。她这个小姑子,心性是要强,上学时什么都要抢第一,偶尔几次考了第二,女学放假回家,她能气几天不吃不喝不睡。她公公婆婆只有这一个女孩儿,极是娇养,凡是拿得出来都舍得给她,连小十九都靠后,养得她还有点护食,她东西哪怕就是她不要,她自家不说给,谁也不能动她。梅家十七娘不晓得烧了什么高香,嫁到杭州首富沈家去了,梅家诸娘里算是嫁得好那一个。种种凑一处,梅十五娘再回曲池,前情事凑到一处,不闹点事才不正常。

王瑶华越想越气啊,这个小姑子真他妈烦人有没有啊,你思春你要嫁人你先跟家里人商量成不成啊?哪怕就是才晓得李知远定亲时候闹一闹,把李知远亲事闹没了她做嫂子也支持!英华和李知远小两口都定亲一年多了,相处又好,这个时候闹,存心不让人家过好日子吧。而且吧,她这一闹,梅四郎妥妥就把盼了八*九年部试错过了。所以王瑶华也没含糊,只管家贤良淑德,就不出头张罗十九郎。十九郎今科不见得能考上,可是十五岁能去部试也够出风头了,让十九郎长大懂事之后怨十五娘去吧。梅十五娘要闹得她娘家妹子不舒服,她只要什么都不做,就能让十五娘跟娘家兄弟们都处不到一块去。

梅十九少年心性,人家早就打伙奔京城去了,他家闲着难受啊,天天问哥哥几时来家,眼见到二月过去一半都没来家,显然部试是没指望了。要说嫂嫂不替他出头张罗吧,嫂嫂是真没空,时时守着他姐姐寸步不离,过年都敢没回娘家去。他姐姐到底闹了什么事儿让哥哥这样紧张?哥哥连功名都不要了跑去泉州见爹娘,还连嫂嫂都瞒死死,肯定不是好事儿!梅十九每天去好几趟姐姐住那院儿,进去时眼神都怪怪,出来也没少嫂嫂跟前抱怨。

瑶华小叔子面前也跟着抱怨几句,前几日娘家给她捎信说她公公辞官回来了,又说清凉山那边收拾差不多了,叫她搬过去。她晓得这是继母使釜底抽薪之计,二话没说就把家搬到宅去了。

梅家这一行人出曲池,一路都是平坦大道,过了富春县城十来里,景致陡然一变,青山绿水别墅处处,眼见之处都是亭台楼阁,人来人往热闹胜过府城。梅四郎倒还认得路,天黑前寻到上次去那个所。短短几个月时间,上次使草绳拦起地方都建起高墙,柳家卖出去那半边,大多数大门口灯笼都是亮,这边亲友住所,也有一小半大门外挂着朱红明黄各式灯笼。山涧边青石路上灯火明亮,偶有几家不曾住人,门外没有挂灯,靠河那一边也树着灯柱,插着火把。

梅四郎凭着记忆寻到自家门外,大门外挑着一串六枚朱红灯笼,灯罩上是写意墨梅,分明就是瑶华手笔。梅四郎跳下马车去敲角门,开门就是他家老仆。老仆一边开门一边说:“少夫人天天盼着少爷来家。”朝外头一看还有一大串马车,忙忙缩回去开大门。

马车自大门进去,里头是极大一个院子,东边七间厢房,上头五间厅,东边厢房后头还有一个三层小楼,楼上点着灯,倒像是有人居住样子。西边一带长廊,中间开了个宝瓶门,此时门关紧紧。后头一路走高,虽然天黑看不清楚,但是看半山上还有灯火,也能看得到梅家这个宅院不小。

他们进来,早有人拍门,里头回说去问少夫人讨钥匙去了。十九郎已经从东厢那边接出来,让父母和兄长们到厅里坐。

梅四郎到泉州时略微和父母提过柳夫人给了瑶华一个宅院。梅大人老两口只说有二三十间屋就是大手笔,也没多问,梅四郎也不好意思细说,梅家人再不想是这样整齐大宅。几个跟着来梅家堂房子侄,你看我我看你,都是又惊又羡。

梅大人一进大厅,看着厅里摆松竹梅屏风,梁上挂虚怀若谷小匾额,再瞅瞅五间厅里合乎他身份又合他趣味松木竹制家俱,简朴,大气,还不贵。梅大人老脸涨通红,刘夫人脸上也很没好意思,把怀里搂着小孙女拍一拍,对梅大人说:“老爷,咱们到家了,叫儿子带你到亲家家去罢。”

梅大人对梅四郎使了个眼色,叫小儿子喊个认得王家住处管家来。梅十九郎自荐要去,被梅夫人喝骂:“没你什么事!你带着你两个侄儿去寻你嫂嫂,问问你嫂嫂,看把你哥哥们安置哪里。”

梅十九郎只得把两个抱孩子奶妈带去。那边宝瓶门已开,王瑶华带着人出来,看到她两个孩子极是欢喜,每个抱起来亲了亲,叫人把奶妈带她院里去。她到前头厅里,婆婆面上讪讪。王瑶华跟婆婆行过礼,又跟几位堂兄堂弟见过礼,瞧一眼婆婆抱怀里小女儿,也没多话,就张罗着把堂兄弟们安排东厢居住,又和他们说:“东厢后头是藏,里头收着几架我陪嫁书,经史子集都有,哥哥弟弟们先去那里去坐坐。我还要去替娘安放行李,收拾住处,一会让小十九来陪你们过去认认门。奴先失陪,晚饭再见。”

王瑶华回头再到厅上来,梅十九已经他娘面前抱怨上了,说他和他哥肯定赶不及去京城部试。做婆婆那个脸黑哎,跟外头天空似。王瑶华把小叔子打发去招待亲戚,也没跟她婆婆客气,直接就说:“娘,如今公爹也不做官了,七哥他们跟着我们这里住着也没多少进益,不如回家读书去。”

刘夫人叹口气,说:“他们几个县试没过,所以又跟到你公公任上去了。听说四郎考好,还说让你公公和你爹说一说,让他们到三省草堂补习一年。哎,现也不好提了,让他们住几天再回去吧。”

auzw.com 王瑶华嗯了一声,把女儿搂怀里,估计外头行李下差不多了,请婆婆从西边门进内院。一边走一边说:“前头七间厢房都是书房,中间一间开了个门通后头,那边还有五间藏,我母亲给英华妹妹买陪嫁书时,也给我买了套,都收藏里头了。十九郎爱那些书爱不行,直接把他铺盖都搬藏上去了。”

她们一行人过了宝瓶门,走一道长廊上,瑶华指着左边说:“那边是厨房,后头几排是下人住地方。母亲住处右边。”

右边是五间两层小楼,长廊这里分出一道直通小楼。此时小楼底下五间灯光通明,可以清楚看见楼前用湖石围出一小块空地,外头种着一圈梅树。楼后竹影横斜,再加上清漆本色门窗,一派清幽景色。这个就是梅大人梦想家园啊。刘夫人看看一无所知含笑侍立一边儿媳妇,臊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王瑶华楼上楼下转转,没发现什么不妥,直接就回她自己住处逗孩子去了。她不提梅十五娘,刘夫人几个月不见女儿,也没问十五娘怎么样,别说见一见了。

梅大人带着儿子到王家去,带路那个管家是瑶华陪嫁,提前得了瑶华吩咐,故意带路从三省草堂那边大门走,还假装迷了路,带着梅大人参观了三省草堂藏、大教室、自习室、马球场、箭道,恨不得把人再带后头看厨房去。还好这个管家还会看脸色,看梅大人面色凝重,梅四郎一言不发,他就不绕路了,抄近带把人带到东边。

柳三娘等梅亲家来久矣,他们一行人到了曲池府她就收到消息了,估计梅家一到就会直接到王家来,她中午就把英华打发到柳家大宅那边去了,和王翰林两个专程家等着。

梅大人进书房,跟亲家拱手,又和屏风后头亲家母问好,红着脸跟亲家母道歉:“亲家母,是我们两口子没教好孩子。”

“若是早晓得十五娘心仪李知远,我们无论如何也不会和李家定亲。”柳三娘带笑说话,极是客气。这事算起来王亲家是受了连累。梅家女孩儿做事太出格,既然还想嫁李知远,当时就当去说亲。她自家当时又没表态,王家和李家结亲时,她又闷着不说,偏要等定亲一年多之后来闹,这是存心不想让王家和李家过安心日子哪。柳三娘话里嘲讽之意非常明显,梅大人脸红了。梅四郎臊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王翰林咳了一声,打圆场,“事已至此,不晓得亲家有什么打算。”

梅大人面现怒容,咬着牙道:“我们已经替十五娘她外婆那边说好了一门亲,那边过几天就来迎娶。十五娘不懂事,还望亲家海涵。”

这事弄,其实梅亲家老两口也是被女儿瞒住了,可是女孩儿能做出来这种事情,也是做爹娘没教好啊,王翰林肚内思量儿女教育问题,嘴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柳氏屏风后头接话,说:“恭喜亲家。明日让英华去府上给令爱添妆。”

梅大人苦笑着拱拱手,就告辞。

王翰林送他们到大门外,回来和夫人说:“梅家就这样把女儿嫁出去了?”

柳氏冷笑道:“梅十五娘这一闹,就把你两个出挑学生前程耽误了。梅亲家想要四郎一举得进士都想了多少年了?再说梅家子侄极少还有十来二十个要你拉拨,你说他是要全族子侄前程,还是要由着女儿性子闹得梅李两家名声扫地?”

“这!”王翰林想得通道理,感情上却很难接受亲家选择,沉默了半晌,才道:“梅十五娘和慎之事儿,还是没闹清楚啊。”

“闹不清楚了。”柳三娘道:“府学藏守门,府学和女学守门,梅十五住那排屋子使女,李知远府学住那屋子仆役,三个月前都死光了,连跟着梅十五去住校两个使女,都回曲池之前病死了,相关人等,一个活口没留。”

王翰林愣住了,立刻,他就反应过来,“这事不是咱们女婿做!要是他,前年和英华定亲时他就得动手。”

“明显嫁祸。”柳氏长吐一口气,扶着王翰林,欣慰说:“梅家把她嫁远远,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英华信李知远,他们成亲之后,两口子还能和气过日。”

王翰林搂着妻子肩,轻轻拍她背,安慰她:“别多想了,没事了。死无对证,李亲家也没那么傻会认帐,此事也没几个人知道,女儿心里也没疙瘩,等李知远来家,咱们准备嫁女儿吧。”

王家老两口是一条心准备嫁女儿。李家这两个月还真没少吵架,李大人坚信不是儿子做,陈夫人却觉得深闺少女不会拿此事撒谎,何况那件衣裳确实是李知远,衣裳上污脏是铁证。她老人家虽然极是不情愿,还是觉得当先退王家亲,和梅小姐先定个亲让儿子去参加部试。至于是不是她儿子干,可以慢慢再查,不是话再退了梅家亲,外人也无话可说。陈夫人把部试放头一位,觉得别都可以靠后,天天逼着李知远跟他去王家退亲,李大人怎么都不能说服她,没奈何装病,花钱买通一位神医,弄了个海上仙方,支使儿子避出去找药引子。

李知远打着找药引子幌子去查证,泉州查了一圈,能问出点什么来证人三个月之前死光了,连那年六月份和他同住同窗,也去年十月底失足落水淹死。李知远偷偷回了一趟家,和李大人商量,都觉得这事估计是前几年想把李大人从知府位子上弄下来设局。可惜当时梅小姐那边不晓得为什么没有发作,所以这个局后来没发挥出作用。

但是这一圈证人死蹊跷,要灭口三年前就该灭口,为何拖到年前?这个局,又是谁设?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135梅大人的取舍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作者:江南 2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3官居一品作者:三戒大师 4扶摇皇后作者:天下归元 5九州 · 缥缈录3 · 天下名将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