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君子报仇半天都晚

君子报仇半天都晚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柳氏院门外听见英华讲话冒失,头疼得紧。想到过不了多久,枫叶村王家都会议论王翰林家二女儿是个莽张飞,她顿时火冒三丈,厉声喝道:“李家事情自有李家长辈做主,英华,你胡说什么。”

英华这才省得自己方才讲话不妥当,忙低下头,道:“母亲,女儿错了。”

青阳看来,英华姐姐是因为他才受柳夫人责任。英华姐姐并没有错,他立刻跑到柳氏面前唱了个肥诺,道:“孔圣人讲要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同族相处,当尊圣人教训。英华姐姐没有错。”

弟弟这是和人家抬杠,芳歌很怕柳氏脸上过不去,忙拉住兄弟轻声道:“你别乱讲话。”随对柳氏行礼,道:“英华姐姐不过是安慰我们罢了,请夫人不要责备她。”

这两个孩子倒还仗义,柳氏心里好过点了,细细打量芳歌,这个孩子穿着交领纱衫儿,玉色罗印花褶裥裙,外面罩着一件半不旧竹叶青绸半臂,虽然是家常打扮,头上小小花冠上珠翠俱全,举止也很端庄,倒是个知府千金模样。芳歌生得比英华略矮,眉眼儿也算俊俏,肉嘟嘟小脸蛋看着蛮有福气,柳夫人不由对她添了几分喜欢。

柳夫人放低了声音,温和说:“为了找你们两个,府上闹得人仰马翻,你们两个怎么这里?”

青阳和芳歌对视一眼,芳歌便拿袖子挡着脸抽泣起来。青阳涨红了脸,结结巴巴道:“我们,我们是爬墙逃过来。”

柳氏再问,青阳嘴巴闭紧紧,一言不发。芳歌只是哭。英华看她们情形,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何况母亲样子像是气头上,她也不敢吱声说人家方才是高高兴兴爬墙过来。

柳氏瞪了三个孩子一会,无奈道:“我送你们两个回家去罢。”一手一个拉住芳歌和青阳,又横了女儿一眼,道:“回来再和你算帐。”便将姐弟两个送回李家,又风风火火回家,问女儿:“她们是怎么来?”

英华便将李家大少爷送她们翻墙过来经过说与母亲听。柳氏一边听,一边冷笑,候女儿说完了,方道:“李知府居然能使出这样计谋。这回他们本家算是碰了个不大不小钉子。”

“他们本家吃了什么亏?”英华好奇盯着母亲,柳氏哼了一声,就是不说。她连忙替母亲捏肩捶背,笑道:“娘,和我讲嘛,和我讲嘛。”

“你就是个二愣子。”柳氏女儿额头轻轻弹了一下,“人家再不好,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子。谁知道过个三五年李家是什么情形,你和人家说什么报仇。他们有仇,也轮不到外姓人说!”

“我晓得我错了。娘,我以后一定讲话之前先想想。”英华挽着母亲胳膊扭来扭去。

柳氏推开女儿,笑道:“别闹,叫我歇歇。我也不耐烦说给你听,你去喊老田妈来说书。”

老田妈原是柳氏陪房,不但伶牙利齿,而且为人极有眼色,惯会套人话。柳氏有什么要打听活都派她去,方才她陪着柳氏去过李府。听见小姐唤她,老田妈忙轻手轻脚进来,陪笑道:“夫人,可是要吃茶?”

“你将李府事情说与小姐听听。”柳氏托着腮笑道:“进了李家一转背就不见你,可打听出什么来了?说仔细,赏你一块好茶吃。”

老田妈听得有赏,喜笑颜开,便将她打听来细细说与夫人和小姐听。

原来李大人一早便带着大少爷出门,说是要去府城。李家那些同族打听得李家无男人,便纠集了一群泼皮男妇上门,李知府夫人陈氏客客气气将他们都到请上房说话。那些人说不得几句话就胡扯李家少爷小姐都是抱来,又嚷着让李大人过继远房侄子。陈夫人合她们吵闹起来。恰好柳氏带着人过去,帮着分说,那起人还不依不绕。

谁知李家公子突然从后堂跑出来,说看见弟弟被人抢走。陈夫人便让管家把前后门都下了锁,自己一手拿着钥匙一手拿着剪刀比着脖子让他们放人。那起人已是有些慌了,不曾想李大人又带着知县回来,堵住了前后门,来闹事人一个都不曾放过,团团圆圆锁了几十个。知县大人大怒,把这几十人俱按李家大门口要剥了裤子打板子。陈夫人和柳夫人替妇人们求情改成罚纸,知县也准了。如今李家大门外打正热闹呢。

青阳和芳歌明明是李公子亲自送过来,怎么他说是被人抢走了?英华睁大眼睛看着老田妈,问:“你亲耳听见李公子讲他看见他弟弟被人抢走?”

“千真万确。”老田妈笑嘻嘻说:“合府搜遍了,找不到小少爷,又找不到他们家小姐,陈夫人急待上吊呢,又举着剪刀要和李大人拼命,要和他和离,要自己带着儿子女儿过安静日子去,再不要和李臭虫过活。”

柳氏看英华还迷迷糊糊,叹了一口气,道:“你还没想明白么?这是李家特为设圈套收拾同族臭虫。同族吵闹还不至于报官,闹到族长那里是李大人吃亏。这一说孩子丢了,又是未出阁小姐不见了,朝好里说是藏起来了,朝不好里说,官眷被拐卖,知县乌纱帽儿就是不掉,评语上也开不出好话来。陈夫人又一哭二闹三上吊,闹人皆知。到了这个地步儿,知县也不敢把这个烫手山芋推到李氏族长那里,捡这些出头鸟打几板子,也是息事宁人意思。”

“那这样打一圈板子,李家就无事了?”英华歪着头想了半日,犹豫着说:“大块肥肉吊头顶,饿狼总是要想法子去吃。”

柳氏感慨道:“李知府一个人积下这么大家业,收拾人也不算手软,我看臭虫们不见得斗得过他。李大人一家也算是同心协力斗臭虫了。换了是我们家出这种事,你大哥还不晓得会不会护着你呢。”

“咱们家又没有臭虫。”英华笑道:“娘,爹爹今日回枫叶村,会把哥哥嫂子和侄子们都带回来吧?”

一提大儿子,柳氏觉得头又开始疼了,她按着太阳穴,苦笑道:“自然是要来,走罢,替你哥哥嫂子收拾住处去。”

因王翰林爱极第二进天井里梧桐,柳氏就将第二进做了他们夫妇住处。第三进有三个小院,英华便住西南角小院子里,自有一个小角门通着柳氏后院。第三进剩下两个院子堆着箱笼等物,急切间也收拾不出来。柳氏便命人将第四进分成两院,家具也匀成两份摆开。

柳氏站夹道门口看家人搬东西,苦笑着对英华说:“从此以后家里有什么,都是你大哥和二哥一人一半,好都不是我生,也没说我偏心。梨蕊呢,你看着人把二少爷东西搬到西院去,东院留与大少爷罢。”

auzw.com

梨蕊答应着,指挥人手搬家俱去了。柳氏随便指了个婆子大少爷院里守门,扶着女儿手回屋歇息。吃过中饭,柳氏歇午。英华睡母亲外间榻上,回想李家少爷言行不一,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心口,闷紧,翻来翻去睡不着。索性起来披了件衣服踮着脚绕过屏风,对着守廊下几个媳妇子摆摆手,回她自己小院子喊了个小丫头陪着,到第四进寻梨蕊讲话。

二少爷院子里树荫底下摆着一张方桌,桌上摆着两大笼包子并几碟小菜一锅小米粥,大家都埋头吃饭,只有梨蕊咬着包子还吩咐要怎么摆家具,看见英华进来马上就站了起来。英华冲她们摆摆手,道:“你们吃饭罢,我自己转转。”

第四进原来和第三进格局是一样,都是东头一大西头两小一共三个院子,分给王家大少爷东院正房左右厢房耳房俱全。归了王家二少爷西院是一间大院隔成两院,此时中间围墙已经拆掉了,上面五间两层楼,东西三间厢房抄手游廊,中间院子不小,因为一共就只有十六间屋子,就显得比东院宽敞许多。院里样样都收拾干净了,唯有拆墙留下砖都堆院子当中不曾运走,甚是醒目。

英华才皱眉,梨蕊已是笑道:“咱们院子大,我就想着院子里整块平地,二少爷就有个地方练拳了。”便引着英华到正房廊下,又笑道:“咱们京城住恁挤,想不到老家乡下地方还有这么大宅院。”

“听讲枫叶村也是挤。大哥大嫂带着侄子侄女们只占五间房。”英华笑道:“我就想不通,挤成那样,大哥还非要我们回去住。幸好爹没有听他。”

梨蕊抿着嘴儿只是笑,并不接话。英华看五间正房收拾井井有条,床帐桌椅都安排妥当,只有书架是空,哥哥爱几样摆设也没有摆出来,便问:“二哥书呢?”

“那些东西先搁太太那边罢。”梨蕊笑道:“二少爷不回来,我晚上都你外屋睡,这边就两个婆子守夜,也不能放什么东西。”

“你也小心太过了,左右都是家里人,谁敢拿二哥东西……”英华突然想到大哥一家要搬来,实是不晓得他用人心性如何,梨蕊小心也不为过,便改了口道:“屋子里不能少人,楼上几间收拾出来没有?若是收拾出来先锁上罢。”

梨蕊欢喜答应一声,笑道:“楼上和厢房里还堆了好些破桌子烂板凳,不晓得还要收拾几天呢,待收拾好我就问老田妈讨锁。”

说话间,跟英华来小丫头已是站门外喊:“二小姐,老爷和大老爷回来了,太太喊你去见大老爷。”

英华从小就听父亲说这位富春书院山长大伯极严厉,听得要去见他,小脸立刻皱成一团,拖着脚步不肯出门。

梨蕊推着英华,笑道:“大老爷再凶,也没有凶侄女理,二小姐,你去请个安问声好罢了,难不成还要你当场做一篇八股文?”

“八股文我也会做,就是不会做,也有时卷让我抄。”英华为难扭着指头道:“你不怕大老爷,你陪我去?”

“我不陪你去。二小姐,横也是一刀,竖也是一刀,请个安就完了。”梨蕊又是拉又是哄,到底让英华回房换了见人衣裳,把她送到上房门口。

隔着影影绰绰帘子,可以看见父亲坐主位上,母亲站他身后,另一边坐着想必就是大伯了。英华吸了一口气,微笑着掀帘子进来,先道:“爹爹回来了,路上可热?”

王翰林看到乖小猫似女儿万分满意,乐呵呵点头道:“还好,这是你大伯,与你大伯行礼。”

英华忙转向另一边,双手交叉到腰间,口称万福。

王山长略扫一眼侄女,微笑点头道:“一转眼,孩子们都长成大人啦。”便不再理英华,只和王翰林说话。

柳氏冲英华使了个眼色,出来到英华屋里,怒气冲冲坐下,说:“当我们是死人呐。”

英华不解,看向老田妈。老田妈苦笑道:“听讲富春风俗,长辈头回见晚辈要给见面礼,太太这是恼大老爷不当我们二小姐当数呢。”

英华捧了碗茶送与母亲,笑道:“大伯家堂哥堂姐可是不少,大伯与我一件,娘回礼总要回七八件,不与我,娘才省银子呢。”

柳氏听得女儿说话天真,撑不住笑了,便顺着她口气道:“明明是我要吃亏事,我还要计较人家不给我亏吃,我可不是傻了么。”又道:“你大哥过几日必要搬来。他用人不晓得哪里找来,还有你嫂子陪嫁也不晓得人家脾性如何,人来人往就怕有谁手脚不干净,丢了东西事小,大家都生闲气何苦。我琢磨着,把第三进通夹道门封了,只留我后院角门出入,如何?”

“人多容易乱,这样好。”梨蕊一边笑道:“就是以后二小姐寻二少爷说话要绕远路。”

柳氏一向雷厉风行,决定了立刻吩咐老田妈出去喊人来封门。不过一个时辰,不只封墙涮上了石灰,就是二少爷院子中间小校场都铺好了。柳氏便安排人手到大少爷院里洒扫除尘,又称银子叫买办去县城买白纸请裱糊匠回来糊板壁。王翰林送兄长到镇外回来,看见妻子为了大儿子忙团团转,心里极是喜欢,拈着胡须笑而不语。

柳氏一仰头看见自家老爷那般模样,心里闷气消了一半,本来是要和丈夫抱怨大伯不曾给女儿见面礼,也就按下不提,只道:“跑了一天累不累,我叫人烧水去,老爷一会好好泡个澡罢。”

“好好。一会泡澡。”王翰林因女儿一边打算盘算帐,除下折上巾就顺手递与柳氏,坐女儿身边看她算帐。

王翰林一向都嫌算帐这种事俗气,今日实是反常,柳氏将折上巾转手交给丫头,好笑道:“老爷今日这般勤勉,想必有求于夫人。有什么事直说罢,莫要拐弯抹角。”

王翰林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大哥见我们家屋舍极多又安静,让你两个侄儿到我家读几个月书,正好我也能指点他们一二。”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君子报仇半天都晚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作者:猫腻 2琅琊榜作者:海宴 3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作者:猫腻 4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5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