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第160章 树娘的婚事

第160章 树娘的婚事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梅十五娘大放悲声,伏桌上哭头都抬不起来。树娘静静看着她,也不劝也不动。苗小姐不大明白二人打什么哑谜,不过她经过事不少了,英华和她相处几次,看她哭时从不问她缘由,只捡知道劝说。她不知道怎么劝说嫂嫂,看这个树娘吧,虽说嫂嫂抢了人家丈夫,人家待她嫂嫂也还算客气,所以她也不说话,问茶楼伙计讨来盆水,绞了一个湿手巾把梅十五娘,劝:“嫂嫂,擦把脸,歇歇息吃杯茶再哭。”

梅十五娘这几个月以来受冷遇,还是头一回遇到一个人真心实意待她,格外心酸,接过手巾一声长泣,下气没接着上气,头一歪又晕过去了。

苗氏扶着梅十五,真是心慌,这是今天第二回了呀,她一迭声说:“又晕过去了,怎么好,茶博士,喊个郎中来。”

茶博士支愣着耳朵,没精打采拿块抹布过道里擦窗格呢,听说客人哭晕了,叫他去喊郎中,飞跑出门,把对过小客店里一个游医喊来。

那个游医这样暑天还穿一身夹袍,两只袖口和手肘处都油黑发亮,隔着老远都能闻见一股混着药草香骚味,腥不腥膻不膻。苗氏担心梅十五娘,顾不上计较这些,忙忙和游医说:“早上家就晕过一次,我扶着她略靠了靠,醒来她就无事,不晓得怎么,方才一哭又晕过去。”

树娘闻不得那臭味,忙叫使女们把屋角屏风移过来,她就坐屏风后头去了。苗氏虽然不悦树娘摆架子,不过树娘是没嫁女儿,回避总比不回避好,她也不理论,等游医切过脉,问:“我嫂嫂这是怎么了?”

游医先听她称嫂嫂,脸上就带出三分笑,再把晕倒人再看一眼,确是妇人妆扮,就把胡子摸一摸,笑着拱手说:“恭喜恭喜,这是喜脉!”

“恭喜个屁。人还是晕着哪。”苗氏一急,就显泼辣。

“无事无事。”游医弯腰去提放脚边医箱,摸摸索索半日,摸出笔墨来,就桌上茶杯里倾出点点茶汁磨墨,写了个方子,说:“令嫂平日思虑太过,有些体虚,这个方子呢,是温补,她乐意吃就吃,不乐意吃,平常少动多睡,挑她爱吃吃些,好好养着就是了。”

苗小姐嫁到萧家也有时日,晓得萧家看重男丁,萧明又是族长之子,梅十五怎么也是明媒正娶来,头胎孩儿正是要紧,给那个游医两陌钱打发他走,另使人去请府城有名郎中来看。

郎中来看过,说话和游医差不多,给梅十五娘手上掐了两下,把她弄醒。梅十五娘醒来一无所知,只是哭,苗氏也不和她说什么,就叫使女去喊个轿子,请郎中陪着,把梅十五娘送回家去了,从头到尾,她也不和屏风后头树娘说话。屏风后头树娘也没作声,等人走了,她出来加付了茶资,到家什么都没说。

树娘未婚夫是隔壁常州府人氏,才女树娘要曲池府嫁常州才子,许家脸上都有光彩,亲戚们都轰动了,都吵着要看才女妇,许才子一口气接来五六百男女亲戚。树娘虽然有钱,自家曲池还没有置房舍,住是柳家房舍。头天许家亲戚们住下,转天五柳镇就晓得了,树娘过几日要成亲,夫家来观礼亲戚足有五六百!

英华和李知远把李大人一行送到金陵,英华顺便还去看了看她两个侄女才来家,小两口才回到五柳镇,李知远把英华送进东院他自去外书房料理家务,杏仁把英华不曲池这半个月事一一禀知,英华听说许家来人这样多,惊话都说不利索了,问:“真来了这么多人,全住柳家客馆里?树娘姐姐也不问也不管?”

“树娘小姐把家务都托给她小叔小婶料理。”杏仁语气里有些替树娘不平意思,树娘一个做小姐,清高点儿也说得过去,可是做她小叔小婶,再年轻也有三十多了,有家有业晓得人情来往,把侄女未婚夫家亲戚朝侄女舅舅家一丢,又不管又不问算是个什么事?

英华眨眨眼,又问:“树娘姐姐家是怎么一回事,我以前也没留心过。舅母那边肯定是晓得,我南京夫子庙给表弟们买了几样玩具,你送过去,问问月琴姐姐。”

杏仁答应一声,把玩具收拾出来,匆匆去了。李知远摇着一沓子大红请帖进来,看到杏仁出去,奇道:“这是怎么了?”

英华把树娘夫家来了几百人,树娘小叔小婶都不管事一说,李知远就乐了,道:“这个小叔没安好心,这是想让你舅舅家恼了不管你表姐,他们好拿捏你表姐啊。”

“虽然我也是这样猜,可是我娘常说过日子总要把人往好处想,”英华苦笑,“先叫杏仁去问问,若真是,时机合适给表姐提个醒也罢了,她过不好,丢下烂摊子脱不了还是舅母和五姨替她收拾。五姨一生气就睡不好……我先拦一下吧,让五姨多睡几个安稳觉也好。”

李知远觉得老婆这个态度甚好,他看来,这位树娘表姐和他舅母们有得一拼,心地其实都还好,但是没什么见识,爱折腾,爱虚荣好面子,有事只顾自己不大体贴旁人。区别可能就是舅母们过日子穷些,所以她们不清高,要实际些。树娘呢,过全是顺心日子,就任性些,格外不把钱财当数。办个诗会花钱不少,像萧明那种人都只好一个月办一次,她眼都不眨,一个月能办两三次。问题是萧明精啊,他撒钱出去是为了捞好处,树娘撒钱纯是因为她高兴!她这样陪嫁丰厚姑娘,又任性,又没正经长辈肯照管她,简直就是额头上绑块白布,上头写着:人傻钱多速来!看吧,树娘不只把她小叔小婶招来了,那个姓许未婚夫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李知远看英华眉头还微微皱着呢,甚想替娘子解忧,就说:“舅母只晓得表姐家事,我估计未来表姐夫也要访一访才好。家里现成有人手,我使人去常州问问。”

英华一动不动看李知远半天,笑道:“我五姨有人手不奇怪,怎么咱们家也有人手了?”

夫妻本是一体,英华既然要问,李知远觉得也不消瞒着她,道:“是我爹泉州任上揽下人,有一些辞了回家去了,有一些不肯转投主,就跟着我们回曲池来了。拖家带口也有三四百人,分散安置府城周围,要是找个什么人,访个什么事,用他们方便不过。你有什么事,直接使小海棠去外书房和来旺大叔说。”

上回送零花钱来就是来旺,这回又让小海棠直接找他,英华就晓得了,这个来旺是她公公手底下得用人。明明两家混一起住了几年,都没发现来旺大叔,公公和李知远,藏得怪深。英华把李知远上上下下打量了好一会,才笑道:“我害臊,有事只找你。”

两口子还装样假客气,李知远英华脸上弹了一下,才笑着把红请帖亮出来,“三省草堂同窗,有十一个下个月初八成亲。我是来问问你,你晓得梅家姐夫那边送同窗礼是怎么送吗?”

“折银五钱。”英华想了一想,又道:“要是家境很差,再另外补点什么,送口猪啊,送席面上用得上什么,随便找个借口送去,大家脸上好看就使得。从我姐姐嫁过去,姐夫家这些事就是我姐姐管,我学收礼送礼,都是姐姐教。”

“啊。那你帮我看看?”李知远把帖子一张一张排开来,看一个,回忆人家家底,说把英华听。英华捡张纸把人家名字抄一抄,批个折银。有就补一笔,少送猪半口,多送猪送油送米不等。李知远看她写完了,把她写那张纸折一折收起来,就把请帖又收起来了,说:“还是娶了媳妇好啊,不然这样事,我又要查旧帐,又要使人去打听,乱几天都理不清。”

英华抿着嘴儿笑,道:“你又哄我,我再不信。”

“真。”李知远乐了,凑到英华耳边吹气,“泉州呢,我们家有一个专门收礼送礼本子,我爹给母亲编,收礼送礼大致不差就照着那个走,跟人家关系近就添点,走不到一块就减点。那个本子芳歌倒是背熟了,不过,她嫁给八郎,老帐本就用不上了。咱们回富春来,那个帐本也不好套,照泉州例同窗成亲我送二两礼金省事,只怕乡亲们会拿姐夫和我比,说话就不大好听了。”

“哎,你那个帐本子,拿来我瞧瞧。”英华把李知远推开,“我先说好,我嫁过来之前,我娘就再三叮嘱我了,我是长嫂,弟妹都小,母亲身体还硬朗,是不许我逞强管家务。帐本子拿来我瞧瞧,给你出个主意可以,该你管,你不许推我这里来。”

“知道!”李知远清楚英华这个话里意思,虽然他们家四个孩子都是沈姐生,陈夫人待他们如同亲生,但是到底不是亲生。如今离着陈夫人娘家近近住着,陈夫人管家,和亲戚们来往,纵有疏漏人家都不会说什么,若是英华出头管家,那是吃饱了撑自己找骂。李知远把英华话心里过了一遍,其实这个家,他也不合适再管了,他飞说:“我且管几个月,等爹娘回来,我就把这些杂事交出去,专心读书。”

“好,到时候你读书写字,我给你添茶研墨。”英华对李知远表态表示相当满意。

auzw.com

她外祖父家,外祖父和舅舅都不管家里小帐。她外祖父说过,家务帐管再细,钱都是花掉,花自己家人身上,花多花少不都是花么。经手管帐有私心想借家务帐捞钱,只能说明当家男人是孬种,不会往家扒拉钱。外祖父会搂钱,家务帐?柳家老太爷有妻还有许多妾,没生养后来都打发走了,剩下妾们,柳家大宅里一人一个院子住着,自己捏自己院里帐本管吧,给钱都很不少。心里明白又能干,似柳三娘亲妈,过日子就晓得检省,省下来买田买地,教女儿管帐挣钱。会看脸色,看英华亲外婆格外被丈夫和大房看重,也晓得跟风。给多少花多少,只晓得享受也有好几位,柳家老太爷也不管不问,反正他老人家目地是达到了,出挑三娘五娘是养出来了,这两好闺女顺便还把他儿子拉拨调……教猴精。剩下女儿大半也都是当家过日子好手,有限那几个,娘家兄弟和姐妹精明能干,差点就差点吧,还能照顾得上她们。

柳家,一等能干是挣大钱不管家务帐,比方柳三娘和柳五娘,二等能干是挣小钱会过日子,像柳六娘那几个,三等能干是会管家,柳十娘就是那种,开不了源节流也不错,可惜她死早。没用当数柳大娘和柳二娘,不会挣钱也守不住家当,后只能靠娘家接济。

英华看来,做女人守着家管家务帐都不算能干,她丈夫要是只家料理家务,她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她娘家如今管帐都是使女好吧,她屋子里几个大,家看着不出挑,其实杏仁红枣和林禽这三个,随便拉一个出去也把李家家务管起来。舅舅总夸她丈夫能干,她丈夫就天天家干丫头都能干得好事?她一直心里攒着劲儿,想要李知远把家务帐交出去。

李知远这般识相,英华心里好生活,就画个红袖添香大画饼给李知远。李知远被吓着了,弹起来跳到一边,说:“别别,你要说话算数,我得等你回家才能看书,你累了一天到家不要歇歇?哪能劳动你小人家。换我给你捏肩好不好?”

英华瞟了他一眼,李知远放下手里东西过来给媳妇捏肩,婚燕尔,捏肩嘛,捏来捏去捏到罗帐里是顺理成章事,爹娘还盼着他们替李家开枝散叶呢,正需努力,正需努力。李知远就理直气壮把媳妇推倒了。英华近也觉得红烧肉好吃,一路奔波几天没吃,怪想。

到晚饭后,杏仁才回来,凑了个李知远不空当,把打听消息说了。树娘父亲有亲兄弟六七个,他们家老太太指望儿孙读书出头,性子略清高,儿孙们花钱比读书行,看到搂钱多少都有点嫌弃,儿子们养儿育女都很努力,光树娘亲爹,就给树娘添了三个弟弟两个妹妹。她们家挣钱祖父撒手归西之后,出多进少,真心是光景一年不如一年,已经要到卖铺子卖田地步了,树娘祖母私蓄很不少,大家其实都眼巴巴盯着呢。偏偏树娘得疼爱,老人家把好东西都给了她,树娘自己娘陪嫁,田庄商铺都是柳五姨帮着管,金珠首饰之类值钱好东西都树娘手里。这些不算,柳笠翁还许下了树娘出嫁给她添嫁妆。树娘妹妹和堂妹们十来个,眼巴巴都盯着祖母撒芝麻,树娘自己有她娘一整份不算,还挖走了祖母一大半,过份是她外祖父还要给她添一份,她一个人占两份半,那十来个分她不要小半份。树娘家里人真心喜欢她估计只有她祖母。树娘小叔小婶估计是觉得老太太不太好哄,就把主意打到树娘头上来了。树娘亲娘留下铺子和田地被五姨经营很好,她名下田估计也有近万亩,光田租一项就非常诱人。闹得树娘和外婆家翻了脸,他们才有好处拿嘛。

想来外祖父许那份陪嫁现也不会拿出来。树娘小叔小婶要蹦达就蹦达吧,树娘吃过了亏,她自己拿定了主意才好过日子。英华觉得这事她娘已经有了成算,无需她担心,她就把这头放下了。李知远还没有回来,她去洗了个澡,换件旧纱衫穿着,头发也散下来挽了一个一窝丝,小海棠送来两朵粉红蔷薇花儿给她簪上,她也不系裙子,散着玉色纱裤裤脚,赤脚穿一双绣荷花拖鞋,坐堂屋廊下吹风看闲书。头上联珠琉璃灯亮晶晶,小虫子从院子里前赴后继扑上去撞琉璃灯罩,英华看一会书,抬头看一会那些小虫,乐了,只是笑。

李知远从外书房出来,就看见他媳妇倚廊下长榻上仰头看灯傻笑,有一只脚还不老实,翘得老高晃拖鞋耍子,微黄灯下,那一只玉足细白如玉雕,让人看见就想摸。

想摸就摸吧,李知远轻轻咳了一声,朝左右看看。上灯之后,使女们不当值都回第三进去了,当值也很识趣,都西厢房里头呆着呢。王家这个规矩真不错,李知远就悄悄潜过去,蹲下来把英华脚捉住,用力摸了两把,还人家脚心窝轻轻掏了几下。

英华痒得全身发软,倒榻上娇喘着说:“坏人,放手。当心叫人看见。”

李知远看厢房里有人影晃动,只有放手,把英华扶起来拉他怀里,说:“许家事打听出来了,你要不要听?顺便还有个大喜事,值得先和你说说。”

“这么?”英华推开李知远,他正凑到她头发边闻花香呢,“说正经。”

“大喜事是梅十五娘怀孕了。”李知远大乐,“咱们要备份礼送他们小两口啊。”

“一定要,一定要。”英华欢喜非常,“十五娘姐姐一准能给萧大才子生一窝小才子小才女。说许家,怎么样?”

“许家常州府也是大族,许大才子呢,常州口碑甚好,有个族叔做过一任知县,也肯拉拨族里子侄。许才子就是跟着他族叔读书。这人打小读书就出挑,听说他那个知县族叔跟人夸口说过,说他这个侄儿,品学兼优,配帝姬都不为过。常州府看中许才子人家也不少,但是他族叔一个都没看上。据许家族人意思,是要留着许大才子榜下捉婿吧。”李知远对许知县理想不以为然。

“这个人听说州试没有过哎。”英华想一想就想明白了,树娘有钱,娶了她不只有钱,还跟她家拉上了关系,到时候挤三省草堂来读书,肯定还有许大才子族兄族弟。这个知县叔叔好打算呢。“这么说,他们成亲,树娘姐姐肯定会特别给我们家下请帖呀,我娘肯定不会去,脱不了是咱们去。”英华顿时头疼,“几百亲戚啊,怎么能来那么多?”

“我也猜我们肯定得去,已经使人去府城提前收拾住处去了。”李知远叹口气,“家歇不到两日又要到镇去。你一心想看帐,再忍忍啊,过了初八才有看哪。”

英华啐了李知远一口,推他去洗澡。一夜无话。

第二天果然许大才子亲自到五柳镇来请树娘姨母舅母并天波府亲戚去吃喜酒。天波府收了拜帖说主人们都不家,没放他进去。柳家收了拜帖也说主人们都不家,没放他进去。三省草堂大门是开,还有许多学生呢,王翰林家,没奈何请他吃了杯茶,收下请帖。

许才子也没把李家和梅家漏下,往梅家送帖子,瑶华叫门房收了帖子回说男人们都三省草堂就完了。李知远这日家理家务没去三省草堂,又是晓得他会被打发去吃喜酒,不好闭门不纳。许才子上门,李知远只能客客气气把他请到厅里坐,摆上茶请他吃,大家亲亲热热闲话。

英华早上去柳家打了个转,柳三娘嫌她管几天又要甩手交接麻烦,叫她等下个月再接手,所以她接了几个杂事做了,一时插不上手,五柳镇转转就回家了。

门上说树娘未婚夫来了,英华就绕路从厅后进里间,从屏风缝里偷看。这个许才子生真心不错,也是萧明那一款,眉眼里带着些风流态度,风度甚好,说话也能看得出来是个用功读书。看上去比萧明还好一点,确是树娘姐姐良配啊。

许才子说过了客气话,果然从怀里掏出两张请帖,说树娘特别吩咐他给英华表妹送来,请英华表妹去观礼。

李知远客客气气收下,说一定会去。许才子也甚识相,不等李知远叫上汤,就请辞去,李知远送人家出去,还很客气问他们婚事忙不忙得过来,要人帮忙管开口。许才子乐呵呵感谢妹夫,说有事一定会说。英华听着两个年纪轻轻老油子一套一套朝外头甩客气话,笑要死。

送走客人,李知远回来凑媳妇面前就说:“这个表姐夫看着还不错。”

英华也道:“若是头回就说是他,树娘姐姐出嫁肯定比我风光。”

树娘出嫁没有晒嫁妆,婚礼租一个大花园里办。大花园前头大戏连唱三天,还有几台小戏杂耍,摆是流水席,不爱诗亲友可以前头消磨时间。后头一个大敞厅摆着桌椅笔墨,拿屏风隔出十几桌给女客坐,才子才女们写诗写词贺一对人百年好合。

李知远和英华小两口起先后头看了会热闹。李知远头回出席诗会,是个生面孔,席间居然有个才女看上他了,给他捎纸条儿要和他联句,李知远不理,那位才女接二连三送了六七张纸条儿,李知远不胜其烦,索性过来女客这边,把六七张纸条儿亮出来,说:“哪位小姐吃多了酒干这事儿?我呸,就这几个狗扒字也想装才女勾搭人,要装也装像点啊,写这些淫词艳句都是什么东西?我媳妇呢?咱们走,别让那个**骚味把你熏坏了。”

李知远声音不小,屏风里外都听得清清楚楚,屏风里女客面面相觑,好几个都愣住了。屏风外头男客,倒有一多半看着骂人李知远张嘴,还有一小半交头结耳相互打听:这人谁啊,哪来书呆子,有佳人看上他,他对不上来诗就算了,怎么骂人啊?

英华高高兴兴站起来,跟面色铁青树娘告个罪,服服帖帖让李知远拉着她手,小两口头也不回离席。

他们两个才绕出屏风,就听见屏风里头有人娇声痛哭。英华拿眼瞟李知远,李知远得意抬头,大声问:“娘子,我是不是骂太客气了?”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第160章 树娘的婚事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作者:江南 2官居一品作者:三戒大师 3庆余年作者:猫腻 4锦衣夜行作者:月关 5九州 · 缥缈录6 · 豹魂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