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发奋涂墙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发奋涂墙

梨蕊唬了一跳,定睛一看是两位堂少爷之一,虽然不是正经主人,却是不能不理会。只得答应一声,道:“堂少爷有何吩咐?”

梨蕊声音天生软糯,耀廷听耳里,酥心里。他对人家有意,人家与他说话这般甜蜜,他便当人家也对他有意,便笑道:“我有一件长衫绽了线,想烦姐姐与我缝缝。”

梨蕊便命守药炉小丫头跟着堂少爷去取。梨蕊,实是没得法子,耀廷,就当人家是半推半就,回屋寻了一件脱线圆领衫与那个小丫头,便美滋滋巴窗边托腮看着梨蕊坐廊下与他补衣衫。

且说耀宗来家,看见梨蕊补衣裳,还当梨蕊是与他补破衣,一把扯过那件衣裳丢到小丫头怀里,笑道:“什么时候补不得,偏灯下补,明日又要喊眼睛疼了。一件旧衣补他做甚,丢了罢。”

梨蕊低下头,小声道:“是堂少爷喊奴与他补。”

“哪个?”耀宗回身看西厢,果然有一只呆头鹅巴西厢窗边望月,他便大步走过去做揖,笑道:“是哪位哥哥使唤我使女?”

耀廷听得梨蕊是堂弟使女,恨不能一头撞到墙上去,强笑着回礼,道:“耀宗,我是你五堂哥耀廷。”

“原来是五哥。”耀宗笑道:“听说你和三哥到我家读书来了。”

“惭愧惭愧。”差不多就要到手美人飞了,耀廷心如刀割,笑容也勉强难看。

“好好读书啊,五哥。调戏使女这种事,你做不来。”耀宗笑嘻嘻说完,就把脸拉下来,指着小丫头喝道:“以后五少爷衣裳破了,都是你与他补。”吓得那小丫头缩成一团,他又换了一副笑脸拉住梨蕊手,道:“小爷我屁股疼,与我捏捏。”

梨蕊啐了他一口,掉头就走。耀宗示威似冲耀廷飞了个眼风,跟着梨蕊进了卧房,便把房门重重关上了。耀廷只觉得一盆雪水泼到头顶,他拖着脚步趴到书桌边,翻了几页书又觉索然无味,干脆爬到床上去,盯着雪白帐顶半日,忍不住嘟喃:“她是服侍二少爷,她怎么不是服侍五少爷?”念了半日心犹不甘,爬起来巴着窗看那边。原本灯火通明五间正房,居然黑漆漆一片。耀廷想到这么个活色生香美人儿替堂弟捏屁股,难过都不想活了,他赌气似把灯移到厅里,摊开一本《孟子》,大声朗读起来。

夜深人静,花前月下,心头发苦五少爷捧着圣人书,恨不能把温柔乡里二公子头悬梁,锥刺股,然他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书生,只能化悲愤为读书声,用力地,大声地,把他愤怒念出来。

除去王翰林老两口住前面第二进听不见耀廷少爷发奋图强,第三进院里英华,第四进耀祖和耀宗都被这读书声惊动了。耀文被拉去替耀祖算那笔外人算不清帐算晕头转身,苦无脱身之计,听得兄弟读书声,立刻站起来道:“耀祖哥,我今日功课还不曾完。你这里积了十来年帐,一两日也算不完。得了闲兄弟再替你慢慢算,何如?”

耀祖无法,只得放人。耀文理了理衣裳回家,弟弟头上敲了个栗子,笑骂:“你怎么想到这么个好主意唤我回来?”

耀廷恨恨看了哥哥一眼,依旧大声念书。他这几日为着梨蕊神魂颠倒得好像得了失心疯,不理人算是轻。耀文觉得念书总比看月亮自言自语强,也不拦他,自取了一本书灯下陪弟弟,因弟弟念用力,他看到得趣处忍不住也摇头晃脑念起来。耀廷嫌吵,放下书本恼道:“三哥,耀祖哥帐算完了?”

“算不清糊涂帐。”耀文摇头叹道:“这几年耀祖哥都没有记过家用帐,管事们交上来帐是乱七八糟。他们从京城回来那年帐上还有八千两银子,上回与他算,只得四千两。黄氏嫂嫂说箱里现银还没有那么多。如今耀祖哥愁了不得。”

“那么多钱,都用到哪里去了?”耀廷惊奇问,和这几千两长翅膀飞了银子比起来,区区一个美人儿没有到手便不算什么了,耀文越不肯说,他越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耀祖哥也这样问我,他自家不晓得,我又哪里晓得。”耀文冷笑道:“你看他使钱如流水,绝对想不到,原来二叔一年只给二百两银子与耀祖哥。”

“才二百两?上回大姐不是讲黄氏嫂嫂去年光捐给富春几个庙里香油钱就够五百两了?”耀廷想了想又道:“耀祖哥上个月还借了三百两给大姐夫买黄豆。耀祖哥和黄氏嫂嫂这等使用,我以为二叔一年必寄三五千两与他们使。”

耀文摇头叹息道:“我也以为二叔寄不少,方才替他们查旧帐才晓得是一年二百两。罢了罢了,不是我家事我们也不必替他操心。耀祖哥想法子填亏空呢,你先莫和人讲。”

“我晓得。”耀廷裂嘴笑道:“耀祖哥是属刺猬,我犯不着得罪他。他就是把黄氏婶婶钱花光了,还有二叔呢。”

“然也。”耀文把书卷起来弟弟头上敲了几下,“咱们好容易得了这样安静所,就当把所有功夫都用到书本上。中了举随你想要什么样美人没有?”

“那倒是。”耀廷正了正被哥哥打歪头巾,收了收心,翻开《八股文精选》用心揣磨起来。

同一轮皎洁明月下,一样得了相思病文才对月长吁良久,用英华名字填了一首小词,用一张油竹纸写了,贴窗格上吟哦。姑太太因儿子夜深还用功,披衣走到儿子窗外,劝道:“你才十八,便是今科不中,下科中了举还是少年举人,何必急于一时。”

文才心道今科不中等下科,英华妹子嫁了旁人孩子都会叫舅舅了,不耐烦道:“我一定要中举,若是今科不中,以后儿子也不考了。”

姑太太人虽糯弱,心里明镜似:张家二哥那里才住了几日就被二哥客客气气请走,分明是因为儿子对英华有意,二哥二嫂又没有看上文才。不过这话若是和儿子讲了,只怕儿子就不肯上进念书,也只得先哄着儿子些,她便笑着道:“今科得中好不过。想来你二舅舅也是乐意要个举人女婿。早些睡罢。”

“那是。”文才把歪词揭下来压进一本时卷里,念了几行八股文,忍不住又把歪词拿出欣赏。冷不防他父亲闯进来,劈手把这张纸儿夺去。

张伯远有为相之才,看一眼就晓得这是儿子为英华害了相思病。大抵古往今来男人都是一个样儿,老婆或者是别人好,儿子一定是自己好。二舅哥虽然贵为翰林,自家儿子也不见得配不上二舅哥女儿。他瞪了一眼儿子,喝道:“你看上二舅家英华了?”

文才向来老实,叫父亲抓了个正着,不敢抵赖,结结巴巴道:“娘答应儿子,若是儿子中了举就去和二舅提亲。”

auzw.com “我呸,难道我张家儿子中不了举就配不上他王家女儿?”张伯远自家几十年都不曾中过举,满腹怨气都被儿子这句话挑了出来,恨恨道:“咱们两家亲上加亲也好,明日爹爹请个媒人与你提亲去罢。只一件,娶了亲你要收心读书,莫要再写这些乱七八糟淫词艳曲。”

文才心疼看着父亲把他得意之作捻成一条塞到灯里,不敢说话。

张伯远狠狠瞪了儿子一眼,命他专心读书,才气鼓鼓回房,吩咐妻子:“文才看中了英华,明日你喊个媒人去你二哥那里提亲罢。咱们文才才貌双全,怎么说也配得过英华那妮子了,谅你二哥必许。”

姑太太嗫嚅半日,怯怯说:“还是不要去罢。二哥到底做了官……”

“他当了官他了不起了?他跟你不是一个爹娘养?”张伯远怒道:“咱们孩子哪点配不上人家?”

王氏结结巴巴把那日儿子和外甥耀祖争执,耀祖被二哥痛打事说了一遍,又道:“当时二哥不曾说文才孩儿什么,隔日就安排我们搬出来住,想必就是因为此事。”

“我呸。”张伯远一口浓痰吐到床下,“不就做了二三十年翰林么,就跟自己亲妹子摆架子。他富贵了就忘了自己根本了?这种人,就是他求着我们和他做亲,我也不肯。明日你去打听哪家女孩儿好,就与文才对门亲事罢,儿子大了,也到娶妻年纪了。”

丈夫这一回说话甚是有理,王氏连忙答应下来,自心里算若要给儿子娶亲,二哥借那些银子当怎么使,却是睁眼到天明。

且说文才因父亲答应去二舅舅家提亲,欢喜一夜都睡不着,天刚亮听见母亲起来,他便欢欢喜喜跑到灶下和母亲说:“娘,爹说今日去二舅舅家提亲,几时去?我要不要同去?”

王氏放下吹火筒,忧郁看着儿子,良久道:“你爹爹说,让娘访访哪家女孩儿好,就与你提亲。”

“二舅舅家英华好呀。”文才答极干脆,“我看哪个都没有英华妹子好,她生既好,人又极能干。把她娶回家,娘就不用这样操劳了。”文才说到高兴处,按着母亲肩膀,欢喜道:“娘,我想先娶亲,娶了亲我一定好好念书,给娘挣一个封诰来家。”

“你肯好好念书,娘是喜欢。”王氏心里又是欢喜,又是悲伤,“洗脸水烧好了,你洗了脸念书去,娘等着你封诰。”

“那二舅舅家……”文才一步三回头,站门槛儿上磨蹭,“娘几时去?”

儿子这般,王氏便不肯把实话说与他听,早饭后去买菜,文才眼巴巴送她出门,候她提着菜篮回家,又是奉茶又是打扇。张伯远看不惯儿子这般狗腿,把正揣磨时卷掷下,怒道:“没出息,给老子滚回屋里抄千字文去,抄够十遍给你饭吃。”

文才缩回自己屋里,一边走还一边用期盼目光看着母亲。王氏只当看不见,做好了父子两个中饭,温灶上,出来信步走走。梅里镇本来就不大,王氏心中凄苦,不知不觉走到二哥家门首,正好撞见柳氏带着英华出门。柳氏因只是到隔壁去,也不曾备车马,就带了几个亲近使唤人,和英华步行。才出得门,就看见王氏失魂落魄站巷口。姑太太看上去情形不大好,柳氏自然不能弃了她去隔壁家串门,忙上前拉住她手,笑问:“姑太太脸色不大好呢,可是累着了?到家里坐一会罢。”

英华上来问过好,垂手站一边。文才表哥前几日还嚷着要问问父亲她订过亲没有,当时姑母也场,虽然大家都妆做若无其事,谁都没有事后再提过。但每一次面对姑母,她就觉得很有些难为情。姑母一家搬走之后,她大松了一口气,今日再见姑母,还是有些别扭。

王氏看着这个让儿子神魂颠倒女孩儿。英华眼睛虽然不算很大,却是灵动活泼地。衣裳料子虽然平常,式样却是精致。挽着平常发髻,除去一根镶珠嵌宝蝴蝶头簪,只得几朵初开茉莉花儿,醒目是耳畔两粒白玉耳坠,太阳光底下莹莹透亮。这个女孩儿无忧无虑地站那里,脸上带着微笑,真是怎么看怎么好,也难怪儿子为她着迷。儿子打小儿老实憨厚,也晓得上进,虽然家里穷些个,也不见得就真配不上英华。便是哥哥嫂嫂不答应,不见得英华自己不肯。王氏忐忑不安看了一眼柳氏,决定为了儿子试试。

前日文才送樱桃来柳氏已经心里有数,看姑太太今天盯着女儿神情好像挑儿媳,柳氏心中略微有些不,笑道:“英华,还不过来扶着你姑母。”

英华便走到另一边扶着王氏胳膊,母女两个把沉默王氏送到梧桐院里。王翰林今日还不曾出门,正书房里收拾东西,看见妻子女儿陪着脸色不大好看妹子进来,唬了一大跳,光着头奔出来问:“小妹这是怎么了?”

柳氏道:“我们才出门就见姑太太站对面巷口,我看她脸色不好,就先扶她来家歇歇。”把姑太太送到罗汉榻上坐好,又一叠声叫人煮姜汤糖水来,又叫人去喊郎中。

王翰林觉得妻子处理很好,就把女儿打发去书房替他收拾方才不曾收拾完书信。这是老爷有话要说不想小姐晓得了,老田妈对着左右使眼色,让大家都退到廊下。

王翰林看看左右一个人都没有了,只有柳氏坐罗汉榻边,他就自搬了个板凳儿坐妹子对面问妹子:“可是妹夫欺负你了?”

王氏摇头。

王翰林又问:“可是少银子使?”

王氏又摇头。

王翰林搔头,为难看向柳氏:“那是身上不大好?”

柳氏微笑道:“怕是受了暑气,这几天甚热,等会叫郎中好好号号脉。”

王翰林想了想,吩咐柳氏:“咱们回来时不是买了不少丸药?你去寻寻,捡姑太太用得着每样包些来。”打发走了柳氏,他方才对妹子说:“你有甚为难事,和二哥说罢。二哥若是能帮你,必不袖手。”

二哥还似小时候一般待自己亲厚,王氏心中一暖,嫁与张伯远二十来年,婆家和娘家受冷眼冷语无数,积了这么些年委屈喷薄而出,全化做嚎啕大哭。

王翰林哄柳氏甚是熟练,就袖里抽出一块帕子递把妹子,威严说:“莫哭了,你也是做母亲人了,莫叫孩子们笑话你还似小孩儿。”

王氏抽抽答答哭了好半日,才揩掉眼泪,吞吞吞吐吐道:“文才实中意英华,二哥你就把英华许给文才罢。”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琅琊榜作者:海宴 2扶摇皇后作者:天下归元 3王妃归来作者:蜀客 4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作者:江南 5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