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相思不是病疯起来真要命

相思不是病疯起来真要命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耀祖挨了打卧床上,一则皮肉疼紧,二则心里气闷,看哪个都不顺眼。黄氏脚步儿重了,要骂,儿女跑来跑去,要骂,茶冷了风大了,要骂。他们长女玉珠已经十一岁,捧了一碗热茶与爹爹吃,耀祖尝了一口嫌烫,一把推开女儿,玉珠跌破了手掌。黄氏与女儿上了药,打发她出去玩。玉珠手疼,心里又觉得委屈,独自一人走到夹道里,蹲墙根底下哭。

她这里哭了半日都不见人来管,早有人禀报柳氏知道。碍着耀祖难缠,柳氏待不想管,到底怕孩子哭坏了,便亲自走来,问她:“玉珠,你是不是哪里疼?”

玉珠将手亮与祖母看,道:“也不是很疼。”

柳氏因她哭了半日也不见她母亲来,怜她无人疼爱,便拉着她手到梧桐院去,与她洗脸梳头,又与她果子吃,叫人带她去找小姑姑玩。

英华本是个静不下来人,这几日却安静很。依着母亲吩咐,她只每日早饭后去嫂嫂面前问候哥哥一声,便足不出户。她家看书闷了便蹲马步写字,再不然还能给梨蕊打打下手分个丝线,倒也能自得其乐。玉珠进门来,看见小姑院子当中蹲着马步儿练字,惊奇都走不动路。

带玉珠进来是个小丫头子,走到梨蕊跟前说:“太太说让孙小姐和小姐玩会。”便对着英华万福一下走了。梨蕊忙站起来给玉珠行礼,拉她到树荫底下坐,英华便叫人取果子与她吃,又与她几本书看。玉珠坐得一会,害怕母亲找她,辞了小姑回家,英华又叫个婆子送她回去。

梨蕊生得肤白胜雪,杏眼柳眉,极是美貌。因着她生得美,又是二少爷中意人,自耀祖兄弟几个搬来之后,柳氏都着意不让她出英华这个小院子。梨蕊本是个聪敏女孩儿,省得柳氏心意也不曾出过院门。玉珠见得这样一个美人儿,回家便当个稀罕事说与母亲听:“我方才到小姑屋里耍。小姑屋里藏着一个天仙似大姐,便是爹爹画美人图,都画不出那样好看。”

黄氏还罢了,耀祖以善画美人闻名于富春,人都说他画美人比真人还要美,女儿这般说话,惹得他大怒,喝道:“胡说,只比桌子高一点小人,你晓得什么叫好看。”

“是真好看,”玉珠哆嗦了一下,低下头看脚尖,犹低声道:“是真好看。”

“孩子懂什么,”黄氏把耀祖夹被掖好,笑道:“你画美人天下无双,我也不信天底下会有生得那样好人。玉珠,你去看看鱼肚汤好了没有,若是饿了,先拿汤泡饭吃半碗。”

耀祖闷闷不乐,半日都放不下人生得比他画美,便和黄氏说:“把那个丫头喊来,我倒要看看这个天仙似大姐,生得什么模样。”

耀祖家向来说一不二,若是不依他必然淘气。黄氏顺着他也习惯了,因玉珠记不得那丫头名字,就让玉珠去喊人来。玉珠便跑到英华院子里,对低头绣花梨蕊说:“我爹爹叫你去,要看你。”

梨蕊愣了半日,扭头看英华。

英华也愣了半日,问玉珠:“小姑问你,你爹爹为什么叫她去?”

玉珠便将缘故说了,扯着梨蕊要她就走。英华晓得大哥性子别扭,若是不让梨蕊去,不晓得又会闹成什么样。大哥卧病床,倒不怕他对梨蕊做什么,便点头道:“正好大嫂早上说天王补心丹方才找出来了,你就送过去罢。去回,我这里还要使你去隔壁送东西呢。”

梨蕊虽然不想去,也晓得由不得她不去,低着头进屋取了装丸药小瓷瓶,默默跟着孙小姐出去了。

英华待她们出了院门,招来个嗓门大小丫头海棠,吩咐她:“你后面跟着,要是你梨蕊姐姐被人欺负了,就大声喊起来,我们去救你们。”

那海棠才十岁,还不大懂事,小姐这般吩咐,她就依言而去。过了一会,海棠兴冲冲跑回来道:“哎呀呀,大少爷院子里给梨蕊姐姐画美人行乐图。”

英华失笑道:“我大哥还这等风雅,他不是卧床不起么。你再去院门外等着,若是你梨蕊姐姐不耐烦,你就进去说是我有事使她,喊她回来。”

海棠答应一声,飞又跑走了。英华也自好奇,然她实不想和这个大哥多打交道,便提衣上,自二窗楞里朝外看。

果然耀祖院子里当中摆着一张大画案,各色颜料碟子排了半案,又一张极大绢铺案上,耀祖穿着一件极薄罗圆领衫,光着头,趿着鞋,伏案上挥笔。梨蕊端坐他对面一张圆凳上,手里捏着一柄圆扇。黄氏正房廊下做针线,侄男侄女俱都老老实实坐母亲身边。

暮春太阳光透过浓密树冠,青砖地上留下一个个铜钱大小明亮光斑。耀祖神情是陶醉中带着幸福微笑,和平常横眉冷脸完全两样。英华突然发现,原来大哥眉眼和二哥是一模一样。想到二哥,英华愣了一会,默默下把梨蕊还不曾做完护膝捡起来。

耀祖东边院子里画美人行乐图,东院里鸦雀无声。西院两位堂少爷听惯了东院热闹,突然听不见动静,兄弟两个反到不放心了,耀廷就说去看看。他出来看见院门口扒着几个小丫头看东院热闹,见他过来一哄而散。耀廷就凑到小丫头站地方往里瞧,原来耀祖哥又画美人儿。偏那个美人儿是背对着他。耀廷少年心性,非要看美人儿长得什么模样,又跑回自己院里,顺着东墙根一棵杏树爬了上去,正好看见梨蕊明艳侧脸,惊为天人。耀廷失魂落魄滑下树,院子里转了好几个圈圈,一头撞到院门上,疼得他嗳哟喊出声来。

耀文出来看,兄弟额头上撞出好大一块红肿,蹲地上叫疼。他便撩起衣襟盖伤心,一边揉一边问:“这是哪里碰?”

耀廷指着东院,丝丝吸着冷气说不出话来。耀文顺着他手指去看不过一堵白墙,他是功名心切人,兄弟原是自家撞,他安慰兄弟两句,便拉着兄弟去用功。耀廷魂不守舍看了半日书,瞅哥哥不留神又溜出来爬到那边树上看,正好看见美人儿出门。

耀廷常和哥哥到耀祖哥家耍,晓得他家从前是没有这么个美人。搬到梅里来才有,想必此姝不是二叔侍儿,就是堂妹婢子。若是二叔侍儿,耀祖哥也不敢与她画行乐图,是堂妹使女,那还有几分指望,耀廷越思量,心头越发火热。目送梨蕊倩影消失夹道里,他自坐树上寻思怎么和二叔开口求得此婢。

且说姑太太带着文才另觅了屋子里,十文钱托了个走乡串镇货郎与丈夫捎信喊他回来。张伯远来家看着儿子用了几天功,因县里学宫有文会,问姑太太讨了几百钱去县里。父亲一走,文才便似小鸟离了篱笼,随指了个借口说是有本书落耀廷表哥那里要去取,和母亲说了一声,便出门。

春天将逝,绿荫砸地。虽然日头晒得人面皮发烧,张文才却觉得心似翠柳间黄鹂,恨不能放声高歌。他兴冲冲走到王家大门口,又觉得空手到舅父家不好看,又绕回镇口去,十文钱换了半篮下樱桃。

王翰林一早去了书院,老爷虽然不家,守门也丝毫不曾为难,连禀报都省了,让张文才进去。张文才一路儿走,一路儿心似小鹿乱撞,还不曾到梧桐院门口,已是两脚发软。恰好老田妈路过,看见表少爷过来,忙过来问好。文才便请老田妈把樱桃送去梧桐院,说他还有功课要请教耀廷表兄,候舅舅回家再来请安。

auzw.com 老田妈也曾青春少女过,对姑娘和小伙那档子事心里有数。表少爷连要问小姐订亲了不曾话都喊出口了,必是为了英华才来。她服侍了柳氏几十年,自然晓得柳氏心意,张文才既然不提旁,她也不多话,接了樱桃进梧桐院了。

文才逃也似直奔第四进西院,却见耀廷表兄蹲树上,他又穿着栗子色圆领衫,乍一个倒像个大猴挂那里。

文才走到树下喊了几声,耀廷才回神,跳下树,笑道:“你怎么来了?”

“出来走走。”文才虽是和表兄说话,眼睛却盯着英华住那栋小,一副魂不守舍模样。

耀廷本来就和文才好,一向无话不谈,看文才这样,他便思量:若是英华妹子嫁与文才表弟,凭自己和文才交情,问他要个婢子,倒比和二叔开口容易。只是不晓得这样美婢,文才舍不舍得,倒不如把几句话套他,便打叠精神,笑道:“我家英华妹子生好看么?”

“好看。”文才下意识回答完了才反应过来,跳起来鬼叫:“你什么意思?”

“我看英华妹子生得平常呀,就想不通你看上她什么了。”耀廷笑嘻嘻看着文才。

文才涨红了脸辩道:“英华表妹若是生得平常,天底下就没有美貌女子。和你说你也不懂,反正她就是好看。”

“你说说呀。”耀廷自家看不到自家痴,看表弟这个痴样子便逗他:“我们日日要和英华妹子一屋吃晚饭,你说你喜欢她哪里,我得便说与她听,她一定喜欢。”

“她端庄文静,眼睛水泠泠好像会说话。”文才回忆初见时英华那个傍晚,已是痴了。

“我觉得英华妹子不够白,眼睛也不够大。”耀廷想到方才美人明艳侧脸,靠一根柱子上仰望天空,“我喜欢生白,大眼睛。”

文才一进院子耀文就发现了,偷听半日,发现这两小子越说越不像话,忍不住隔着窗喝道:“你们两个,不好好念书,都想些什么?”

“不想念书,就想表妹。”文才向来老实,表兄一凶,他就把心里话交待了,说完羞得满面通红,忙乱中一头撞耀文身侧柱子上,额头上也似耀文一般肿起一大块。

两只红头呆鹅并肩站院子里,俱是额头红肿,俱是一副魂游天外呆样。“这个是害了相思病,”耀文恨铁不成钢,指着弟弟恼道:“你也害了相思病?”

“害了。”耀廷无精打彩回答哥哥,突然听见前面上传来女子嬉笑声,就跟吃了城隍老爷香炉灰一样,立刻双眼放光,精神抖擞,“我被英华妹子一个使女迷住了。我现也不想念书,只想美人。文才,你说若是我助你和英华妹子成亲,你肯不肯把那个使女送我?”

“啊……成亲,”文才嘟喃道:“娘说中了举才能成亲,我想先成亲再中举。”

耀文看看弟弟,再看看表弟,一边一个提住他们耳朵,把他们拉回当中充书房小厅,怒道:“天天想,就能娶到美人了?你们两个都给我把那些乱七八糟心思收一收,读不出个名堂来,休说娶亲,饭都没得吃!”

且说梨蕊耀祖院里坐了半日板凳回来,一屋子丫头婆子都晓得大少爷与她画行乐图了,都望着她偷笑。梨蕊看眼里,闷闷不乐回到自己屋里,掩了门不出来。

英华自母亲处回家,问得梨蕊已经回来,却把自己关屋子里,忙走过来问她:“怎么了,可是我大哥说了什么不好听话?”

“不曾。”梨蕊一边说一边抹眼睛,“大少爷夸我生好看,待我蛮客气,只是……”

“只是什么?”英华扬眉,“难不成他想把你要过去。”

梨蕊扑到枕上痛哭失声。

“母亲不会答应。”英华皱眉,恼道:“就是爹爹那里,母亲也是和他提过,说二哥走时郑重把你交给我。大哥便是想要你,他也要不到。”

“不是大少爷,是少夫人。”梨蕊泣不成声,“她说大少爷喜欢画我,倒不如问你讨了我与他做个妾,便能天天画日日画了。夫人一向待少夫人客气,我怕……”

英华真恼了,怒道:“莫理她,她想要给大哥找美妾,怎么早不找,偏今日给你画行乐图就要找。莫怕,我不会把你给她。要是二哥家,一定会冲她抡拳头。大哥不过画副画儿,她倒会凑趣,就要与他纳妾,也真贤惠到家了。”

“你嫂子说要讨梨蕊给你大哥做妾?”柳氏瞄着老田妈送来半篮樱桃,不由好笑道:“不自量力。她不晓得梨蕊是你二哥使女罢。候来她讨我与她说知便是。”

“她若是非要呢?”英华想到缩床边抹泪梨蕊,“娘,才打了大哥,爹也不想你和大嫂再起冲突,她若是一定要给大哥讨梨蕊,怎么办?”

“法子总是人想出来。”柳氏想了想,笑道:“倒是有个人儿,生得也还不错,只要人家好,做妾她想来也是肯。倒不如请她来家里住几日,若是你大哥能看上人家,也算两全其美了。”

“娘说可是玉薇姑娘?”英华大惊失色,“她要来咱们家?”

“你小舅舅打算富春占个地方,派她来富春打前阵。咱们请她来家先住几日罢。”柳氏微笑道:“玉薇也就是恨嫁心切了些,其实我觉得她蛮好。”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相思不是病疯起来真要命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四卷 蟠龙劫作者:寂月皎皎 2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3九州 · 缥缈录1 · 蛮荒作者:江南 4庆余年 第四卷 北海雾作者:猫腻 5长风渡作者:墨书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