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第159章 真假诗人

第159章 真假诗人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萧大公子虽然想不通,但是,他是个识时务的人。柳家手里捏着他的把柄,也还是尽量体面的把他和梅十五娘的婚事圆成了,他的风流才子的形像还在,梅家态度虽然不是很好,但是也没有闭门不纳,柳家当家老爷看到他还是客客气气当他是亲戚看待。该跟着谁走,抱谁的大腿,萧明很清楚。所以尽管他十二分的纠结,也只在他自己的小书房里纠结,出了书房门他啥反应都没有,连最近和他感情变得很不错的梅十五娘都没看出来他有什么不对。但是,听过他梦话的潘氏不算!

潘晓霜从来就不是一个省事的人。

萧明在她面前从来不提树娘,只说时机合适送她回京寻亲,要和她做正头夫妻。她在小宅住着甚是安心,萧明防她甚严,外头什么话都传不到她耳里,她也不晓得潘家失势,也不晓得萧明从前一心一意要娶树娘,更不晓得萧明是明媒正娶娶的梅十五娘。萧明把她带到曲池府来时,跟她说的是:梅氏一心一意爱慕我,自己奔来求嫁,她性子孤僻,长的也不大好,娘家人又不喜欢她,我不纳她她就没有活路了。我虽是纳的她,但是我心里只有你,你看,我都不和她睡。

萧明带着她俩在曲池住了也有两月,在梅十五娘那里只歇过两晚上,梅十五娘不以为意。萧明差不多夜夜都在潘晓霜房里歇,潘晓霜只说梅氏的事萧明说的是实话,她也没怎么把梅十五娘放在眼里。本来两个人打照面的机会就少,萧明又有意把她俩隔开,潘晓霜被安抚住了,梅十五娘那里一点问题都没有,她最在意的诗人夫人位子已经到手,诗人虽然现在不写诗了,但是每天在书房用功读书求功名,替她赚进士夫人的位子呢,甚好,甚好。

至于诗人身边的莺莺燕燕,文采从来都是跟风流挂钩的,大诗人身边怎么可能没有几个佳人,再风流娶来家的还是她,没什么好担心的,家中姬妾就更不放在她心里了——诗人们有姬妾的多的是啊,姬妾喜欢时拿来睡睡,看到更好的就弃掉了,将去换马换盆花的都有。潘氏之流不过是个物件,哪怕在她面前态度嚣张了点吧,她也只是笑一笑,从不和剑人计较。她这样淡然出乎萧明意料之外,萧明连准备好的解释都没有用上。

潘晓霜几次听萧明说梦话想娶树娘,心里就不爽快了,萧明现在是她的男人,怎么可以搂着她睡还想着娶别的女人?照着她从前的脾气,自然是打上门去给那个什么树娘一个教训,现在她经历的事情多了,身边又没有一个自己人,行事就谨慎许多。萧明是不许潘晓霜出门的,但是梅十五娘是隔几天出趟门的,有时候萧明陪着,有时候她自己一个人出去。潘晓霜就把主意打到了梅十五娘的身上,瞅了个萧明出门的空子,绕开监视她的使女,爬墙到梅氏的住处——其实爬墙跑出去也不难,但是美貌女子孤身出门会遇到什么样的事儿她心里有数,她怕,不敢跑。

梅氏书桌前也摊着一堆字纸,大部分是萧明的诗,小部分是她照着韵书唱和的诗句,她现在有了新的理想,打算在诗人夫人的头衔上再加一个女诗人的帽子,所以,她在努力把前十年的时光补回来,辛勤做诗呢。

潘氏翻墙进来,正好就落在书桌窗外的天井里。梅氏做诗时脾气是极大的,不许使女们在身边晃眼,她是正妻,萧明面上功夫做的甚好,使女们也还敬她,她一做诗使女们都躲开了。潘氏躺在天井里滚了半天,也无使女上前扶她,只能自己咬着牙扛着痛爬起来,哼哼:“梅氏,过来扶我!”

梅十五不悦的放下笔,皱眉看着潘晓霜。虽然诗人丈夫到曲池来只带了她一个妾,几乎夜夜都在潘氏那里睡,可是再宠的妾她还是一个妾,和这种人计较什么?梅十五端座桌边,看着潘晓霜一步一扭,纹风不动。

潘晓霜气哼哼移进房里,就看见一桌的诗稿,她拎起一张看看,是萧明的诗,不由冷笑道:“你天天就想着这个?你可晓得,咱们的萧九郎被一个叫树娘的表子迷住了!”

树娘在曲池府风头更胜杭州,梅十五只要出门,走到哪里都能听见别人谈论树娘。而且树娘办诗会很容易就又找到了才子未婚夫,在梅十五眼里,树娘这样的人生才是完美的,听得潘晓霜叫树娘表子,梅十五心里又觉得不舒服,又有很微妙的痛快感,她微微一笑,道:“树娘我见过,生的很美,又是才女,男人喜欢她的多得是。”她还在心里无声的补了一句,她就是那样有本事吧,她心心念念要嫁的男人还是娶了我。

哪怕是在青楼里,你要跟哪个表子说你的客人被人抢了,她也会翻脸的好吧。潘晓霜语塞,良久才道:“九郎睡梦里都念为什么娶她的不是他。”

“他想娶也没机会了。”梅十五笑的很得意,不管原因是什么,萧明娶她是当着许多江南才子的面,有证婚人,补了婚书,她是明媒正娶的萧九郎妻子。

潘晓霜冷笑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你觉得,萧九郎一定会娶你?”

误会大了哎,梅十五最在意的就是这个,闻言挑眉,笑道:“难道,你以为他会娶你?”

“他对天发誓要娶我的!”潘晓霜大怒,从前还有个混蛋也说过要娶她的话,“他骗我,我诛他九族!”

“哟,还把自己当帝姬了?”梅十五叹口气,她也在女学住过一年啊,女学生们吵嘴那套还是会的,“你有带你爹留给你娘的认亲信物吗?手帕啦扇子啦汗巾啦什么的?要不要我帮你去车马行雇辆车,送你去京城认亲?”

潘晓霜的耳光是从小练到大的,虽然这一二年用的少了,但是功力深厚,摔到梅十五面上,依旧又响亮又清脆,梅十五还没有反应过来,潘晓霜反手又抽了她另半边脸。梅十五双手捂脸,惊的都忘了喊痛。

“我,是潘家的女儿,潘贵妃的亲妹子,潘太师的小女儿。”潘晓霜推小鸡似的把梅十五推到屋子的角落里,“萧九郎除了我,他谁都不能娶,也娶不了!”

到曲池来之前,萧明给梅十五看过这个潘氏的卖身契,她明明是从清楼里买来的表子,原来姓吴的。梅十五看看人家那个身板儿,觉得抡拳她肯定干不过人家,她就护着脸拼命尖叫。

使女们一拥而入,把潘氏拉开。梅十五露出两边的五指红掌印,一边丝丝吸气,一边说:“以下犯上,先把她捆起来关对面的空房里去。”

梅十五是正房娘子,萧明面上又敬她,使女们连思考的时间都不需要有,几个人一齐动手把潘晓霜困住,有一个就解开衣带把她连胳膊带手缠住了。潘氏扭来扭去想挣脱,有个使女久有上进心,正思报效主母,就大力抽她几个耳光,喝道:“好大胆,都敢和少夫人动上手了,该打!”

“少夫人?!”潘晓霜又惊又怒:“萧明和这个贱x人成亲了?”

“三媒六聘,明媒正娶,亲友见证。”梅十五面庞红肿,得意的笑让她的眉眼扭曲,本来尚算清秀的面孔可以用丑来形容。

“我呸,他怎么会娶你这种丑八怪。”潘晓霜对萧明还是有点了解的,“你爹是宰相还是国公?”潘晓霜到底是武将家养的女孩儿,花拳绣腿真打架不行,挣脱几个使女足够了,她也没有离开萧明的意思,现在指使梅氏去闹树娘的指望也落空了,揍她一顿出气也好啊,于是——她甩开使女们,如同出笼的母狮扑食,按梅十五倒地,骑在她身上照着脸挥拳。使女们好不容易才把她们拉开,梅十五倒在地下已经半死。潘晓霜也被使女们又拉又抓弄得披头散发,脸都破相了,又哭又闹要去告萧明拐骗良家妇女。

家里的管家唬的要死,把潘氏拖到空房里关押,飞一般去树娘的诗会寻萧明,只说泉州老家来人了。萧明很有风度的告辞,进家门把脸就拉黑了。管家巴拉巴拉一说,他再把使女们喊过来一问,听是潘晓霜爬墙去寻梅十五娘说话,晓得他娶了梅十五发作,萧明就有点头疼了。京城打听消息的人才回来,潘国公靠边站了,而且潘家还替病死的潘晓霜大办了后事,换句话说,潘晓霜其实已经没有利有价值了。他这一向睡她,也不过是因为她生的美,青楼里混过的嘛,床上肯定会几招,只有梅十五和潘晓霜两个可以选,还是睡潘晓霜比较开心,拿几句好话哄她又不要花钱。再说了,离着真清高很正经的岳父梅大人近近的,他也不敢去嫖啊。

auzw.com

潘晓霜已经没有用,又这样闹,他是真不想要了。但是梅十五娘是他娶的正妻,安抚是必需的。所以他先去梅十五娘那里,看看她的伤势,亲自给她上药,又安慰她:“这个吴氏从前听人说她生的似走失的潘国公女儿,她就得了失心疯,真当她是潘小姐,我呢,从前不该还有几分怜她,就顺着她让大家都当她是姓潘的。她这样我自是不会再留她,你莫要恼了,等你好了,你要怎么样她都好,好不好?”

“你堂弟的妻子苗氏上次问我讨她,”梅十五想到那个娘家同是曲池府的苗氏,微微皱眉。萧明的堂弟娶了苗氏,那一大家人都搬到府城来住,苗氏待她非常热情,说她家有个妾,就说要帮她对付那个妾。梅十五从前没有把潘氏放在眼里,也没有把这句客气话放在心上,今日吃了个大亏,她就想起来苗氏的话了,说:“她说她身体一向不大好,想找个长的好的服侍你堂弟,有一回见过潘氏,就看中她了。”

把包袱甩给自家族弟,那是极好的。萧明和那个书呆子堂弟不大来往,也只见过苗氏一面。苗氏生的小巧玲珑,又极娇俏,可见是堂弟是个爱色的。把潘晓霜塞给他,想必他也乐意,若是潘晓霜在堂弟手里闹出点乱子来,他小叔也不是个没有手段的,悄悄就把潘晓霜弄死了。将来万一潘家翻身再查,他只推不知道,也没他什么事。萧明一边在心里琢磨怎么把知道潘晓霜底细的人都灭口,一边就点头说:“送她送她。”

梅十五就叫人把潘晓霜的嘴塞住,又问萧明讨她的卖身契。萧明极是大方,马上翻出来给梅十五娘看,说:“人先送去,这个你等她来谢你时把她。如此堂弟要谢我们赠姬的好意,她也要谢你待她真心实意。”

他还不放心怕潘晓霜路上乱说,弄了半壶烈药,叫管家把潘晓霜灌醉了,洗涮干净扎了根粉红的绸带,也不给人穿衣裳,弄了个有孔的箱子把人装进去,连箱子抬到堂弟家苗氏房里。

苗小姐开箱看到光溜溜的厚礼,大喜,也不叫在书房用功的相公来收礼,使了她早就备好的又粗又大的铁制大狗链子给潘晓霜捆上,给潘晓霜灌了一碗她珍藏已久的哑药,还剪光了她的一头秀发。

苗小姐行事这样出格,使女们都吓了一跳,做丈夫的从书房奔来,看到一个光头尼姑醉态可掬,全身上下仅一条铁链一条绸带缠绕为饰,还有一只形迹可疑剩有两三点残汁的碗弃在不远处,想都不要想,他就晓得他媳妇才吃过一大缸醋。这位萧公子好容易才求娶到苗小姐,他和只爱树娘那一款但是也不挑食的萧明不同,他是只爱苗小姐这一款小巧的,对地上那个光腚美人没啥兴趣。老婆是心头爱,闯了祸他收拾不了,那找老子去吧。他把假装发作之后又心虚认错的苗小姐哄隔壁屋里,把人重装回箱子里,叫人抬他爹屋里,说:“堂兄送来的,送来就光着,爹你看着办吧。”

萧老爷打开一看吓了一跳,礼物甚美味啊,可是儿子是要用功考进士的,不能让儿子分心,反正他老人家也不挑食的,帮着吃了吧。萧老爷试吃时发现美姬被灌过哑药,他脑子转太快,就没有想到是儿媳妇下的手,以为是萧明给弄哑的,弄哑了这是怕麻烦?萧老爷想了想也没太当回事,来历不明丢出去又怕麻烦的的美人泉州老家多的是,这种美人不能留主人身边,打断一条腿,配个守后园的老仆什么的最方便的了,磨一磨面目全非,丢出去死大街上都没人问。

断腿哑美人没什么趣味,萧老爷尝过一次也不想再吃,老仆起初觉得新鲜,然潘晓霜怎么肯,她不肯从,还闹的厉害,老仆自然拿出萧家的旧规待她,不老实就揍到老实吧,腿还是才断的,揍起来方便的很。后园门口日日打老婆,苗小姐有事没事就站门口听一会,笑的开心极了,专程到萧明家来谢堂嫂。

梅十五脸上的伤也养好了,出见客也无妨碍,客气几句把卖身契给了苗小姐,留苗小姐谈诗论词。苗小姐大仇得报,日日看害她孩儿没命的贱x人受苦,还不用脏她的手,心中甚是畅快,乐得多陪嫂子闲话。她翻着嫂子书桌上的字纸,看到一首眼熟的紧,提出来念过,笑问:“这是我们家的黄师爷做的诗啊,他还自己印了个诗本子呢,也送你们了?”

梅十五愣了一下,问:“还有诗本子?”

苗小姐心中极是感激嫂子,嫂子有求无不从,立刻就叫使女回家把诗本子取来给她看。两家离的其实也不算远,没一会诗本子送到,梅十五翻开那个诗本子,头一眼就遇到熟人,她哆哆嗦嗦把一个诗本子都翻完了,六七十首诗足足有的七八个她都熟。她自家虽然没有大才,看诗还是会的。这一本子的诗走的都是一处路子,肯定是一人所写。一个师爷,偷抄主人家几首诗印个诗本子有可能,但是他肯定不敢正大光明印出来当成自己的送主人家,也不可能给偷来的配水平差不多甚至更好一些的诗,还一口气配出几十首来。

答案,只有一个:萧明,他,他的诗是用得别人的!

梅小姐激动的站起来,两眼发黑又晕倒下去。苗小姐唬的要死,扶着她歪到床上去,梅小姐醒来,双目含泪,思量了许久,才道:“弟妹,你陪我去见一见大才女树娘,可好?”

萧明是梅十五娘从树娘手里抢来的哎,苗小姐想了半天,若不是梅十五娘爽快,哪里能这样能快报仇,嫂子要见,陪见就是。于是她就和梅十五一同出门,寻了个好酒楼坐地,叫使女去树娘家请人。

树娘这日正好得闲,因为婚期将近,许才子回家接亲戚去了,她小叔和小婶陪着她闲话,恰好五柳镇那边送礼过来,一个小箱子打开,只头只得三四样东西,虽然件件都是好的,但是跟柳家给王英华添妆的东西是没法比的。树娘看见孤本诗集,抢着拿起来翻,也不理论其他,倒是她小婶,甚是替侄女不平,说:“你一样是柳家外甥,平常提起来,都说你外祖父极是疼爱你,为何你要出嫁,舅母姨母就得这几样东西与你添妆?”

小婶怎么也这样俗气?树娘甚烦,道:“上次已经添过一回了,这一回意思意思也罢了。”

上回柳家亲戚确实给树娘添过妆了,不过大家也是似这回一样意思意思,五姨当时话说的极明白:你们家祖母极疼你,她的私房大半都给了你,还有你娘那份儿,再加上外祖父给你添的那份。你们家的亲戚们不眼红是不可能的。你嫁了人咱们柳家自然还是要照应你的,但是若得你家的亲戚们照应,不是更好?你的嫁妆,藏起些罢,我是有心替你再添一点,又怕你家人眼红,论起来,你的弟弟妹妹也算我外甥,我与你添,自是要一碗水端平给他们也添上,人才和你处得好。我为着添你一份反而要撒出去六七份,不是个好买卖,所以我也不与你添了,将来等你生了孩子,我与你孩子添罢。要想舅母似给英华那样给你买东西,你也不要想,一来你舅舅和三姐情份格外不同,二来舅母给你说过亲事你没要,她再上赶给你添东西,她也没有那么贱。三姐虽然心里疼你,可是你要嫁的那人她不喜欢,她是不乐意你嫁的,要叫她给你多添,她也不会乐意。

树娘一来不太把钱财放在心上,二来添妆这种事其实大部分亲戚都是意思意思,舅母姨母面子上做到了,给多给少都是一样的。所以柳五姨的话说着不大好听,树娘听进去了,收礼时也不是很难过。这一次送的几样在小婶看来简薄,那是跟舅母给英华添的妆比,其实这几样东西都是极好的好东西,给公主添妆都够了。像这本孤本诗集,让她出一千两买她都乐意。小婶说姨母不疼她,不疼她怎么会舍得把这样好东西送她。树娘握着诗集,心头百感交集,只是不言语。

小婶唧唧歪歪说了好大一通,树娘烦的要死。不打算理会吧,上回萧明那事她爹被气走了,只有小叔小婶一向疼她,留下来陪着她,又张罗着给她挑丈夫。小叔小婶待她这样好,她也不好翻脸的,要是顺着小婶让她说话吧,句句都听的烧心。

恰好使女来禀说有两位萧公子的妻子请她去茶楼吃茶。树娘忙答应下来,出门踏到茶楼的门槛,才想起来问:“是谁的妻子?”

苗小姐被丈夫带到诗会上去过,认得树娘,接出来笑道:“姐姐,是奴的嫂嫂要见你。”

树娘也认得她是萧明的弟妹,她现在恨萧明恨到骨头里,巴不得萧明过的不好的,萧明的妻子想见她,太好了!树娘高傲地点点头,说:“带路。”

苗小姐的脾气其实比树娘好不了多少,不过苗小姐又是一样人,谁对她好她就对谁好。梅十五帮了苗小姐的大忙,苗小姐自然是要帮她的,所以她尽管恼火想掉头走人,还是忍着气请树娘进隔间坐,怕树娘欺负她嫂嫂,她还很是好心的隔坐在嫂嫂身边。

“我……见你,是想问你……萧九郎的诗……”梅十五娘问的极艰难,“他……写的?”

树娘看着梅十五娘,什么话也没有说,但是她的表情瞬息万变,从后悔到痛恨到痛苦到解脱,又把什么话都说了。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第159章 真假诗人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2富春山居作者:扫雪煮茶 3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4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5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