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116好兄弟慢慢揍你

116好兄弟慢慢揍你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要不要再见一见潘晓霜?英华对着杨九妹期盼眼睛,猛然发现,不晓得从什么时候起,潘晓霜已经不再是她困扰了。

从前,若问她对头是哪一个,她想都不想就会回答是潘晓霜。可是她从金陵回来也有时日,也只有五姨问起,她才想起潘晓霜就离她不远地方,做为一个失去了利用价值又不能出手人质,将以姬妾身份过完卑微余生,她却从来没有想过见一见她或是怎么样。

就似五姨所说,京城时潘晓霜虽然总因为赵恒缘故儿找她麻烦,她吃过小亏,也不是没有还席,当时看来与她是不小烦恼,如今回头再看,也只是女孩子之间小龌龊,并不算个事。

潘晓霜到富春之后,行事张狂狠毒,几次欲将英华和李知远治死,可是不论是英华,还是李知远,但有还手机会都不曾放过。潘菘之死虽然看上去和英华没有关系,可是,若不是她点燃围观人等愤怒,又有李知远使人背后煽风,潘菘想死也没那么容易,便是潘晓霜逃得一命,沦落为娼又被家族抛弃下场比死惨。

英华觉得,对于潘晓霜,她已是什么仇都报过了。再去见她,不外乎她伤口上撒几把盐,再踩几脚,小小出一口气罢了,幼稚很,有这个时间看她,还不如替五姨多看几本帐。

是以英华只微微一笑道:“踩死狗有什么意思,你不嫌累我还怕脏了我鞋呢。”

杨九妹转念一想,去见潘晓霜,不过是看潘晓霜丑态罢了,潘晓霜那人脾气,见了她们必是臭骂,回骂事她和英华又做不来。

潘家已是摆明不会认潘晓霜回去,潘晓霜没有倚仗和爪牙,抡起拳头,英华都能把她揍趴下,跟她动手真是胜之不武。纯去瞧潘晓霜,可不是去踩死狗臭自家鞋子么。

杨九妹想一想,觉得英华形容意,不由笑道:“你说是踩死狗我就不去了。我们杭州住几日再去富春。小表弟洗三怕是要到下午,你今日陪我出门逛去?”

英华看杨九妹笑容异样甜蜜,就晓得若是陪着她出门逛,她还想法子去找潘晓霜。不过她便有心陪杨九妹出去逛,她书房里还有昨日积下一尺高文书没有看,今日若不赶紧办,只会越积越多。

十来岁女孩儿都是一样,天□玩乐多过工作,不过英华和无忧无虑杨九妹过日子已经不同,她五姨手下办事数月,又有贤兄清妹那对磨刀石磨砺性情,已经学会克制。是以英华只是惋惜摇摇头,道:“我昨日积下许多文书和书信没有看,今日不得空出去。我找个人陪你去耍,如何?”

“也成。”杨九妹把英华上下打量,笑道:“你为了小姑和柳五姨给你添那点嫁妆还要还人情做事,也怪可怜,我逛回来给你捎好吃。”

英华觉得她为柳家做事,起先是为了让五姨每日能多一两个时辰歇息,现,她觉得她书房工作,不只学到了很多东西,还忙碌工作中得到很多乐趣。所以她只笑一笑,不搭杨九妹话,带着杨九妹到前头厅里坐,喊来柳一丁,吩咐他去套车点人,她自家亲自到席家走了一趟,请席八娘陪杨九妹去城里逛。席八娘本来就和英华好,英华一请就应,跟着她到前头和杨九妹见礼。柳一丁点了四个管家四个家将,伴着杨九妹和席八娘出门,英华一直把她们送到大宅门前一里许小石桥才回转。

她掉头朝回走没一会,一辆马车从她身边擦过,走了十来丈远停下。萧明从马车上跳下来,举着白布缠厚厚左手,笑眯眯道:“表妹,怎么一个人?慎之没有陪你?”

那个是五姨给他教训好吗?并不是五姨给他奖励,他这样举高高生怕人看不见似,真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英华对于萧明无耻程度再一次有了深刻认识。不过既然五姨已经给过他教训,她再要和他计较反而显得小气了。

英华忍着挥拳心,客客气气和萧明见礼,笑道:“慎之家呢,表兄是来见树娘表姐吧。”

提到树娘,萧明笑容温柔极了,他语气亲切好似树娘丈夫,“树娘昨日说想吃下天竺门口酸枣糕,所以我早起去买了些。”他兴致勃勃走几步,歪着头看向英华,抱歉一笑,道:“表妹爱吃什么,下回我给树娘买点心,也给你捎上。”

又不是打小一起长大亲表兄妹,这么亲热干什么?大家都不熟,谁会贪嘴吃你那两块捎带点心?英华只觉得自己拳头衣袖内跃跃欲试,只能笑而不语,抬头走路。

萧明看着英华没反应,他自家极是俏皮哈了一声,笑着拿左手轻轻敲了一下额头,道:“该打该打,慎之呀,该叫慎之给表妹买。”他一边说话,一边跟着英华走路,偏弃他马车不坐。

宅门那边守门管家早已看见小小姐被人搭话,四五个青绸衣管家一个酱色绸衣大管事带领下飞跑过来。那个大胡事大管事跑近看到是萧明,老实不客气冲萧公子拱拱手,道:“萧公子,我们大少爷前头厅里,立等公子说话。”

柳家人分着派系,各派喊人也是乱。英华外祖父人就喊英华舅舅大少爷。这个管事一开口,英华就晓得他是外祖父人了,很是客气对人行礼,因为不晓得人家姓名,就含糊喊了声大叔。那个大胡子管事笑眯眯点点头,回了声:“英华小小姐,下回莫要一个人出门。”

英华清脆哎了一声,高高兴兴步走开。

王家二娘子对个管事怎么这样客气,这个管事也大胆,居然还敢明着教训她暗讽客人。萧明极是机灵,猜这个管事柳家地位不低。王家二娘子能喊大叔,他就喊不得了?于是他也赔着笑喊了声大叔。

大胡子大叔不客气回:“老子不过是个管事,当不起萧公子认亲戚。”

看不起人!看不起人也不带这样!萧明笑脸都僵掉了,只能自己对自己呵呵干笑。

这个管事大叔损起人来正大光明狠辣非常。英华一边走一边闷笑。她心情好,一路走,一路遇到管家奴仆管事都肯和人家打招呼,喊“英华小小姐”声音响成一片。萧明落英华身后几十步,把王家二娘子威风和柳家人对她尊敬收眼底,他神情也庄重许多,连走路时那种孤芳自赏风度都收起来了,学身边大管事踏踏实实走路。

英华回到柳五姨外书房,台阶下已经站着七八位管事,有抱着文书来送阅,有是立等回话。英华把要紧文书一一接过,请立等回话稍等。

席五郎和几个外书房管事早已各司其职,看到英华进来,席五郎就把从柳五姨那里取来做过批示文书送到英华书桌上,笑道:“这几样是急件,小小姐先看吧。”

英华便晓得是外头那几个管事立等,忙把手里文书搁到桌上,飞把这几样看过叠到一起。席五郎就过来拿起送到外头去了。

英华把手边几份要紧文书看过,分了轻重缓急分类放好。就把昨日积下书信先拿来看。她柳五姨外书房看这些东西已经看了几个月,从一开始看柳五姨分类好,到现所有文书都她手里过一遍。小事自有分管管事去做,大事上交柳五姨,柳五姨那里发还文书也是她看过再分发下去。柳家各地都有生意,还建设京城大饼里占下三分之一,讲交情拉关系是柳笠翁和柳三娘出头,立规矩树标准讲利益分配是柳家舅舅事,千头万绪每一件每一件,后揽总调度都柳五娘这个外书房。虽然英华不做任何决定,但是事事从她手里过,重不重要是她说了算。所以英华事事都慎重,这几个月,性子沉稳许多。

auzw.com 柳家这些管事和管家们,起先都觉得翰林小姐打小娇生惯养没吃过苦,书房里是坐不长。便是柳三娘自家对英华抱期望也不大,只要她照料好柳五姨起居饮食就够了。反而是柳五姨,觉得英华帮着料理家务太过可惜,所以悄悄放权施压,不料英华挣一挣都能扛下,所以,英华不知不觉中,已经凭她自己赢得柳家上下尊重,悄悄当了柳家小半个家了。

李知远是到了杭州之后才晓得杨氏舅母生子,昨日书院买书太过活,生生忘了办贺礼,所以他昨日傍晚分别时问英华讨了钱钞,早晨绝早起来问管家讨了马,进城去办贺礼去了。待他提着一个小锦盒回来,也大门边被守候多时大胡事管事请到厅里见舅舅。

李知远从前贩马时就和柳家舅舅打过交道。柳家舅舅和杨氏舅母本来诸多外甥女中就疼爱英华,李知远一来看相貌和打扮,就是老实厚道人家出来模样,二来精明都藏心里,做人又果断又干脆,便是他不是英华小女婿,柳家舅舅也是喜欢这样人。他是英华未婚夫婿,舅舅待他亲热里还夹着三分丈人看女婿心酸,分外不把他当自己人。李知远进厅恭恭敬敬行礼问好,舅舅指指桌上,说:“倒杯热茶来。”

李知远就老老实实去倒茶,头杯敬舅舅,二杯让萧明,后才自己倒一杯,握手上慢慢吃着。

萧明这一回来,柳家舅舅并不似上回无视他,客客气气当他客人一样款待,和他分宾主坐下,便是萧明说想和树娘缔结百年之好,柳家舅舅也不摆长辈款,说此事待树娘父亲到杭州来再提,扯开话头问他泉州茶山,瓷窑景况,谈出息,说避税,又说起下南洋贩货诸如此类生意经,便是李知远来了坐一边吃茶,他也不搭理李知远,只专心和萧明闲话。

萧明打小是照着读书种子要求培养,说起做生意来他虽有兴趣,但是总不如扮才子专业,又怎么是老奸巨滑柳家舅舅对手,舅舅亲亲热热套他话,他不知不觉就把老底都兜出来了,心中还有些得意柳家舅舅厚萧薄李,时不时得意瞅李知远一眼。李知远看他这样活,只能低头吃茶,无声闷笑。

柳家舅舅觉得情况摸差不多了,把笑脸收起来,道:“我们昨日到杭州来,原是为我家小英华出头。沈家敢算计我宝贝甥女,我三姐就能砸他家金字招牌。”说完一本正经看着萧明。

萧明把左手亮出来,不大好意思地笑着说:“舅舅,这事我也有份,五姨给我长记性了。我和慎之多年同窗好友,他晓得我说话算话,我对天发誓从此以后绝不坑自家亲人。”

见过萧明不要脸,没有见过萧明这么不要脸。萧明这里头是怎么搀和,李知远虽然不大清想,想一想萧明从前为人也能猜到几分。舅舅发作,他就一言不发看戏。

舅舅却不放过李知远,掉头问:“远儿,茶山还是瓷窑好打理?”

李知远想了一会,才答:“茶山吧。瓷窑片刻都离不得人,窑主手里总还要捏几个秘方,半路插手很难管好。茶山一年春秋两季收茶,便是管事不大懂,写了契约包把大商人,数银子也省事。”

舅舅微笑点头,道:“就依远儿,茶山。”说完敲敲桌子,笑对萧明道:“你坑了清儿和英华,舅舅只要你家惠清县清溪、花溪那两个小茶园,一个与我家小英华做赔礼,一个与我家清儿做陪嫁,如何?”

我滴个乖乖。萧明吓椅子上都没坐稳,直接滑了下来。这两个茶园都不大,都只有十多亩,都惠清高山常年多雾所,产量极少,出产茶叶滋味妙绝,不贡茶园之下。这两个茶园产茶萧家是不卖,都是将来送礼走关系用,从帐面上看并不值钱,但是给萧家带来好处难以估量,萧明老子把这两个茶园藏极是严实,便是萧氏族人也不晓得。柳家舅舅怎么就晓得了?

萧明用充是怀疑目光瞅了瞅李知远,李知远是真对此一无所知,泉州境内值钱茶园他大略都听说过,萧家这两个名字好听茶园,他是真一无所知。所以李知远镇定坐一边吃茶,并不觉得舅舅这一刀砍有多狠多准。

萧明心里算一算,人家已经打听好了,他答应干脆点儿大家脸上好看。两个茶园换树娘娘家亲人谅解还是划算,所以他爬回椅子上坐好,笑道:“这两个小茶园是家父亲自管,我这就写信回去和家父说,就捡了契纸来赠与妹妹们,舅舅既然开了口,怎么也要让妹妹们吃上自家茶园茶。”

柳家舅舅赞许点点头,笑道:“好茶难得,我替你英华妹妹和清儿妹妹谢谢你。”说完又问李知远:“大清早就跑出去,寻摸什么好东西来了?”

李知远把锦盒亮给柳家舅舅看,里头是他寻贺洗三金器,小金锁金项圈小金镯子,花样精致很。李知远一个人出门,仓促之间能寻到这样东西很难得,柳家舅舅点点头,笑道:“不带铃铛甚好。”就把盒子捏手上,道:“英华你五姨外书房,你那里找她去。”既不理李知远,也不瞧萧明,居然就把盒子托手里就这样走了。

李知远晓得舅舅脾气越是亲近人他越是随便,倒没怎么样,送舅舅到阶下回来,就撸袖子,对萧明说:“五姨和舅舅都找你算过帐了,下面该我了。”

一向动口不动手李知远这是跟谁学坏了,都学会抡拳头了?萧明环顾左右,厅上已无人,分明是柳家舅舅把他扣这里等李知远打嘛,他冷汗津津而下,把左手横胸口,笑道:“咱们从前是同窗好友,如今是至亲连襟,你把我打坏了,英华表妹可不好跟她表姐交待。”

“那你怎么跟我交待?”李知远瞅了一眼萧明左手,笑道:“你明晓得英华和我定亲,还让你堂妹冒她名跟人相会,你是怕她嫁到我家日子过太闷是不是?”

萧明退后两步,道:“我正经跟拳师学过打拳,你打不过我。我从来不和你动手,也是看同窗份上。”他示威似挥一挥右手捏成拳头,又换了笑脸说:“咱们是一辈子好朋友啊,不伤和气好不好?”

李知远想一想,笑道:“说也是。你等我一会。”他蹿出去,回来。

萧明就是走到厅门口功夫,他就招来几个跟他从富春同来柳家管事。大家把萧明挤回厅里去,李知远乐呵呵道:“外甥女婿打外甥女婿,舅舅多各打五十大板,算起来还是我赚到。萧九郎,冒犯了。”

“你不能打我。”萧明可怜巴巴看向管事们,“哪位管事给舅舅捎个信……我还有事要和舅舅说。”

众管事和李知远一起骑马赶来,路上辛苦不必说,早憋着一肚子气那里,大家围着不许萧明动弹,俱都笑容满面,一直呵呵呵。

李知远慢吞吞理袖子,“你喊吧,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

管事们逼住萧明,萧明左手断了半个小指还有伤。富家公子学打拳不过几个花架子唬人罢了,真动手不值一提,他被人逼住手脚只能挨打。

李知远一拳一拳,净朝他肉厚所抡,拳拳到肉,一边抡拳头一边还数落:“咱们一世人好兄弟啊,你别躲 ,揍完你,我们还要一起挨板子,哎哟,这拳打歪了。”

萧明起先挣扎,李知远拳头就朝他酸筋上捣,后来萧明算是明白了,索性蹲下来护住头脸任他打,只说李知远厅上打人,柳家人不会真不管不问。

果然,过了一会,方才那个大胡子管事过来,站门槛上朝里伸伸头,咳几声道:“轻些,莫要打坏了。打坏了王二郎过几日来家没打,李姑爷你还要挨揍。”

作者有话要说::)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116好兄弟慢慢揍你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锦衣夜行作者:月关 2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3九州缥缈录作者:江南 4九州 · 缥缈录2 · 苍云古齿作者:江南 5九州 · 缥缈录3 · 天下名将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