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55秋后算帐

55秋后算帐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英华想了一想,道:“她现情形很不好。若是你离她远些,她会好点。”

赵恒低下头,半日才道:“时候到了,我必收拾潘家,与你们报仇。”

英华看着他许久,道:“你若是不招惹苗小姐,她又哪里会这样倒霉。”

“你若是肯嫁我,我哪个都不招惹。”赵恒扭头,丢下这句话疾走。

他还讲这种混话!英华恼拾起一块砚台就想丢出去,然想想自己已经长大,不能再似小孩子任性,便慢慢把砚台放下,走到大门边吩咐三叶嫂子:“这院里住都是女孩儿,以后不许人随意出入。”

赵恒还不曾走远,隔墙听见英华冷淡吩咐守门以后不许放他进去,靠墙边看悠悠落日,瑟瑟枯叶,愣了半日,却是失了去探望苗小姐兴致,回他自己院里去了。

英华回家,静坐桌前,把面前帐本收一收,翻开自己嫁妆帐,看了几页,总觉心烦,掩了帐本走到门边朝外头看。

吴家祖上想是出过大官,所以老宅这个楼建极是高大,中间四四方方一个天井,全铺是大方砖,只有一角摆着一个大缸,种着几茎细竹。这几茎细竹半黄半绿,风里瑟瑟发抖,看着就叫人心生压抑。英华叹了一口气,道:“不晓得我院子里那几棵石榴怎么样了。”

杏仁和梨蕊两个各提着一篮灯油蜡烛进来,听见英华话,梨蕊也叹气,道:“梅里镇已是拆完了,下一个,不晓得要轮到哪家。”

“娘说姑父家张家村过几日要拆,”英华转身回屋,梨蕊就跟着进来,从竹篮里取出一把红烛搁桌上,就去取灯台点灯。一团昏黄烛火渐渐暗下去屋子里,散发出微温。两个提水小丫头进来,站天井里头跺脚,小声喊冷。

英华看她们穿衣衫都有些小了,便问:“咱们冬衣几时能得?”

梨蕊皱眉道:“富春县里针线上人本来就不多,听讲城厢军冬衣就是我们几个县做,如今裁缝都做冬衣。咱们家冬衣,还不晓得拖到什么时候呢。”

英华想了一会,道:“使人就去问,若是这二三日还不能得,买布回来我们自己缝,看天冷异样,拖不得了。”

管家连夜去县里打听,原来几个给王家做冬衣几个裁缝都被潘将军拘到大营做冬衣去了,回来禀与二小姐知道。英华便把花名册搬出来,照着人头算定各人用布用绵数目,和母亲说过,带着杏仁和十来个管家,亲自去县里布店买布。

此时富春县城比从前要热闹。沿河两边村镇已是拆了一大半,家都没了百姓能到哪里去?若是不想搬到他县别府去,就只能投靠本县亲友。富春县城不拆,所以大家都县城挤着亲香,实是挤不下了,就县城外头搭个棚子存身。县城里几条大街,小摊挨着小摊,大家都把家里摆不下或是用不上东西拿出来卖,卖什么都有。可惜卖人多,看人少,一百个人里头,只得几个孩子欢喜拍掌,人群里钻来绕去,大家面上都有忧色。

英华看了一会甚觉不忍,放下窗帘。马车走了一会,就被几个虞候拦住,要征用拉车马。管家不依,那虞候非要拉,大家吵闹起来。英华命人把车帘拉起来,问:“为什么要征我家马?”

那虞候看见英华身边杏仁,走过来拱手为礼,陪笑道:“原来是王翰林家小姐,咱们借一步说话,可好?”

杏仁也认得那个虞候是那一回讨水,附到英华耳边说了。英华便依了,随着他们走到一个安静巷子。那人上来唱了个肥诺,苦笑道:“清凉山那边要挖一个大湖出来,人力不够使,曲池几个县都凑牛马。翰林小姐这马车才进县城,就有人报与我们知道,幸得是我们出来做这个恶人。翰林小姐,下回进城坐轿子来也罢了,这马呀,若是有门路,早早卖了也罢,不然,索性献把潘将军罢。若是征用,不只无钱与你,还要你再送几石马粮来。”

英华笑一笑,道:“原来如此,你便牵去,直说是我。”

那人不肯,道:“王大人和李大人暑日里舍药施茶,咱们这群粗人心里都念着两位大人好。怎么还能干这样欺心事?小人们送王小姐回家去,速速把这马卖了也罢了。”

“既然都晓得你来征马,你空手回去潘菘也不会放过你罢。”英华笑道:“不过呢,这马还真不是我。便送与他,他也不见得敢要。你就牵了去罢。”就叫管家把马解下来。

今日套车,原是随便拉马,马尊臀处有晋王记号。晋王马若叫潘小将军强征了去,才叫笑话呢。英华笑眯眯道:“牵去牵去。不够,我家还有呢,似这样,还有二三十匹。不过呢,我是不献,他潘菘少马使,强征好了。”

那个虞候原是个老实孩子,不然他也不放英华一马了,被英华说得满头是汗,脸都红了。杏仁看不过眼,走过去小声道:“牵去罢,就把我们小姐话传一传,横竖我们不会吃亏。不然,你回去还要挨罚。”

几个常和英华出门管家晓得小姐出损招了,都笑,把那马缰绳强塞到面似红枣虞候手里,又把一起带来几匹马都查了记号,凡是晋王家,都请虞候笑纳,把王家自家马套到车上。

英华便叫个管家把空车和王家马赶回去,对那个愣愣虞候摆摆手,自带着一群管家和使女去买布。

布店老板都愁容满面,往年似这般乍寒起来,生意不晓得有几好。偏今年乡绅大半住监,老百姓们也没有几个有心情做衣,城厢军倒是买了许多布和绵做冬衣,然和城厢军做买卖,是卖越多赔越多。是以店面越大铺子,越是想给潘小将军再送一块“天高三尺”牌匾。英华带着管家们到了常去那家布店,老板看见熟客,强颜欢笑迎上来,听说王翰林家里要换季,便道:“实不瞒王小姐,布还有,绵都无了。富春县里怕是没有哪个店还有绵。”

“若没有绵,做什么冬衣。”英华皱眉道:“我不信你做生意会没有留后手,但有,卖给我也罢了,留着叫人强征了去,不是亏本?”

老板听说强征两个字,脸皱似核桃,笑声倒像哭声,道:“哪里敢留,潘将军说声要绵,我们连个茧子都不敢留下。休说强征呢,只一个误事大帽子扣下来,小就去监里住着了。”

英华看他样子是真没有,只得罢了,道:“既然这样,先买布罢,绵我再想法子。”

便拿单子与老板看,道:“晓得你日子不好过,你把布送我家去,我就把钱与你,如何?”

布店也不过零卖得些现钱,乡绅家都是三节付帐,英华说付现钱,老板欢喜了不得,算了帐各色布料并棉线一共五十二两银子并三百四十个钱,就把铜钱都抹掉了,只要五十二两银子。英华便站他店后门口看他们开库房搬布料,叫家里管家们帮着捆布打包。

一个小伙计抱着一大捆白纸样物事过来问:“九叔,这个放哪里?”

那老板见了此物,欢喜道:“哎呀,倒是忘了还有这个。王小姐,这个丝纸做纸衣,轻薄暖和很。川蜀那边极时兴,我还是大前年进货,因前两年冬天不冷,搁仓库忘了。”

英华就有一件纸衣,原是女学时,女学生们起哄买来穿着玩。此物制衣确是能御寒,比之寻常冬衣轻便多。既然富春县买不到丝绵,府城想也不好买,倒不如这现丝纸了,便问价钱。

因为丝纸搁了二三年,王家又是老主顾,老板出价也不高,英华算一算极是划算,便要全部买下。老板留了些自用,都卖把英华了。

英华留个管家这里看守货物,她自带人县里那条大街上略走了走,到肉铺买了一扇猪两腔羊,又买了十二尾鲜活大鱼,站街边思量还要买些什么。

方大少从街对过杂货铺子里出来,看见英华眼睛一亮,小跑着过来,一边朝英华身后张望,一边笑道:“就你一人出来逛呢?”

英华猜他是想问芳歌。芳歌倒像是对他并无意思,是以英华也不多事,只点点头,笑道:“买几尺布与管家们做衣裳。你一个人来?”

方大少苦笑道:“我们现我苗表妹家住着。我陪她来买丝线呢。”

说话间苗小姐扶着一个中年仆妇出来,苗小姐神情憔悴已极,面孔腊黄,原来水汪汪一双大眼睛已是发木,看见英华,她就走过来,不多几步路,倒歇了有两回。英华与她见礼毕,便道:“街上不是说话处,我扶你到铺子里坐会罢?”

苗小姐摇摇头,道:“你若有心和我好,陪我到前头那个茶馆去坐一会。”

这话说,英华哭笑不得,方大少也难为情。大家陪着苗小姐到那个茶馆坐地,苗小姐就要表哥去买县门口桂花糕来吃。把方大少支走,她就把系脖上一个小荷包掏出来,将一块带着体温小小玉桃搁桌上,带着恨意道:“烦你帮我把这个还他。”

“好。”英华便取手帕把玉桃包起,交给杏仁,道:“回家给赵恒送去。”

苗小姐听得赵恒名儿,脸上又露出恨意,捏着青瓷茶杯那只手上青筋都现出来了,咬牙切齿道:“我从前极是纳闷,他生又俊,为人又体贴,又是一心想着你,你怎么就不和他好,反倒和李公子定亲。现我是明白了。”

英华皱眉看着苗小姐。苗小姐带着哭腔冷笑道:“我是不是很蠢?走街上,人人都笑我。”

英华道:“我不会笑你。”伸手将苗小姐冰凉瘦手握住,轻声道:“若是觉得富春不好住,不妨到别处去。”

“到别处去?”苗小姐轻轻问了几次,长长叹息,道:“我娘这里,我哥哥嫂子都这里,我能到哪里去?”

英华想了一想,道:“金陵女学可以去得。”

富春风俗女孩儿是不上学,是以苗小姐听得英华让她去金陵女学,一个劲摇头。

英华定定看着苗小姐,道:“南边女学,就数金陵女学好,而且——如今女学里学生并不多,要进去也容易。等都城迁到富春来,再想进去就难了。如今金陵女学除去我两个侄女那上学,并无富春县人。你去女学住着,又安静又有点事做,过了这一二年,再想眼前这些烦心事,不是好?”

苗小姐想一想,若有那一个地方,人都不晓得她做过什么事,能安静让她住一二年,实是再好不过,至于将来,她不肯想,也不敢想,就图活一二年,又能怎么样?

是以她就拿定了主意要去,又问:“怎么才能去金陵女学?”

“你先和令堂商量,央她陪你同去,想来令堂也是肯。”英华心里猜苗夫人溺爱女儿,一定是肯,“金陵女学金陵府学隔壁。官家曾说过有教无类,只要不满十八岁,考试得过,就能那里上学。”

“考试我倒不怕。我便到金陵去上学去。”苗小姐长吁一口气,道:“我就洗眼看那潘小姐,嫁不嫁得成赵恒。”

“便是嫁了,她也不得活。”英华飞说:“你且看着,就是这一两个月,我就要与她哥一个难看。”

“若得机会,替我踢还她几脚。”苗小姐瞪眼。

“好,踢她十脚。”英华看苗小姐像活过来了一样,轻声道:“我家里有些好阿胶,是调气补虚,我回家叫人送与你些儿,你把身子养好,咱们活好好,才能看坏人下场。”

方大少捧着一盘热糕回来,赔笑哄着表妹吃了半块,看她心情甚好,就把她哄回家去。英华看方大少随侍左右,任劳任怨,摇摇头,问杏仁,“你猜她会不会嫁表哥?”

杏仁道:“小姐若是不与她出主意到金陵去上学,只怕就嫁了,去了金陵,难讲呢。”

英华道:“这个玉桃若是经了赵恒眼,只怕他还要再寻苗小姐。叫潘晓霜晓得,还不晓得要怎么闹呢。她还是去金陵避一避好。你且等苗小姐去了金陵,再把这玉桃与赵恒。”

到家称银子与布店老板,分配完冬衣诸事,英华才想起来买鱼肉,便叫分两尾鱼两个羊腿给姑姑送过去,又是半边羊两尾鱼给沈姐送去,送礼婆子还没有出兰花厅,柳氏就扶着玉薇手,笑盈盈过来。玉薇就问:“你买丝纸还有多少?”

“还有一大半。”英华笑道:“布店老板说没得丝棉了,我想着我们县里没有,府城想来也没有,用丝纸,总比没有强。”

“府城里可不是没有了。”玉薇拍掌笑道:“咱们伙计都要置冬衣呢,二小姐,剩下那些,都与我罢。”

英华才要点头,想到李家不晓得冬衣可置办齐全,又摇头道:“我使人去问问李家要不要,他家若不要,与你。若是他家要,总要均些儿与他家。”

柳氏笑骂:“人还没有嫁过去,倒是先替人家操上心了。该先把你姑母那份留出来,他一家三口现咱们家住着,难道叫咱们家连看门都换,倒叫你姑姑穿旧?”

英华低头,真个去开箱子捡尺头,替姑母一家备齐了衣料,端来请母亲看。

柳氏看了无话,英华便使杏仁送过去。转眼王氏过来谢嫂嫂,柳氏便和她到前头说话去了。玉薇原就是住这院,就兰花厅寻了个座处坐等。过得一会沈姐亲自过来,笑道:“我们回来时就置了冬衣,倒是我们老爷听说,叫我来要些儿,与他做几件衣裳家常穿着耍,说这个叫什么林下风度。”

英华和玉薇陪着沈姐到仓库取了丝纸,沈姐不肯要她们送,道:“都一个大宅住着,左右气倒生份了。”自和一个使女抱着两大抱丝纸回去。

auzw.com 玉薇派兵谴将,不过半个时辰就把丝纸运走了,回来和英华坐一处吃果子闲话,因英华今日出去转了一圈气色甚好,道:“你今日县里遇到什么好事,这般活?”

“县里……”英华叹气道:“咱们家宅地方可看选好了?”

“还没有。”玉薇果盘里挑了一个大枣,一口咬掉半截,摇头道:“便是有地方,也无人手去盖房子。建京城人手还不够呢,咱们倒先起大宅,找死!先挤挤罢。好府城地方不小,若是这里住不得了,咱们还有个退步,不至于住草棚。”

过年之前两天,陈夫人才从府城回来。英华上回到府城去并没有见到李知远,,她不好意思自己出去看李知远来家没有,使了小海棠送吃食把芳歌。小海棠回来便带了一盒芳歌从府城带回来松子糖做回礼。

那盒松子糖却是使一只径三寸小木盒装,还使薄罗紧紧缚住了。小海棠捧着那五花大绑盒子回来,送到英华面前,笑道:“二小姐瞧,原来曲池府点心,另有一样装法。”

英华看那上头绑是同心结,拿手里就不肯拆,把房里站着几个人俱都支出去,解开带子朝里头瞧,几十粒亮晶晶香喷喷松子糖底下,就有一页使油纸包着小笺。英华捡了一粒糖含口里,把笺纸拆开来看,却是一封李知远写与她长信,说他已是寻着了二哥,要和二哥一起到北地走一遭,想来能春耕前后来家。盒子里糖,请她每日吃一粒,差不多糖将吃完,他就来家。

英华把那糖数了又数,恰好五十七粒,连她嘴里那粒,李知远还有五十八日来家。李知远过年都不能来家,英华虽是有些难过,都叫嘴里香甜医好了。就将糖盒藏好,出来看使女们洒扫除尘。

几个小丫头站院门口台阶下,俱都竖着耳朵听前面吵闹声。英华走出来,小丫头们都散了。英华心里活,便把小海棠喊来,问她:“前头吵什么?”

小海棠被二小姐抓了个正着,不敢不答,老实说:“大少爷和少夫人吵架。少夫人喊大少爷去要帐,大少爷不肯去。”

大哥难道还放债?他不是把所有钱都交给二哥去做生意了么。英华皱眉想了一会,绕到大哥紧邻一个小院里去,却见玉薇抱着一个小手炉站半枯芭蕉树底下,笑眯眯听正得趣。

玉薇看见英华过来,移了两步让她站到有太阳地方去,又把手炉让她。

英华摆摆手,屏声静气听吵架。就听见黄氏嫂嫂哭骂:“就这么二十两银,原是存着回娘家使用,你将去与使女买胭脂也罢了,叫你去把借给大姐五百两银要回来,你怎么不肯?你既然不肯,为何又要花用这二十两银?”骂完了又哭。

王耀祖喝道:“你除掉骂人,还会什么?大姐借钱是买黄豆,她家豆腐坊已是拆了,哪里还有银还咱们?”

又听见那两位使女轻声细语劝说王耀祖去要债。

王耀祖不得已,换了衣裳出去门了。丈夫面前说话还没有使女有用,黄氏如何不恼,又发作那两个使女,叫她们去洗衣裳。

英华和玉薇俱都摇头,悄悄儿回兰花厅,围着火盆吃茶。“买黄豆要几百两银?”英华看看玉薇,露出询问神情。

玉薇摇摇头,道:“我也不晓得,要不要使人去打听打听?”

英华想一想,道:“我姑母必是晓得,何必舍近求远,就寻她打听去呀。”

王翰林替妹妹一家安排小院却是大宅后边,中间隔着一个菜园子。英华要寻姑母说话,碍着文才家,不好独自去得,央玉薇陪她同去。

谁知文才跟着他父亲去探望亲戚去了,王姑太太带着两个小丫头坐菜园子里向阳地方做针线,看见侄女儿来,不带使女反带着能当半个家玉薇姑娘,便晓得侄女儿是有话和她说,先就把两个小丫头打发走了,隔着老远笔眯眯冲英华招手,道:“到这边来晒晒太阳。”

英华搬了个板凳移到王姑太太下手,笑问:“姑母这是替姑丈做衣裳?”

王姑太太把缝了一半长衫放下,笑道:“是你文才表哥长衫,穿着衣衫好到丈人家拜年呀。”

英华笑问:“是去问淑琴嫂嫂嫁妆可备好了吧?”

王姑太太笑着点点头。

英华便叹了一口气,道:“方才过来,听见哥哥和嫂嫂吵嘴。”

王姑太太看一眼笑狐狸样眯眼玉薇,把“你哥和你嫂子日日吵嘴”话咽了下去,摇摇头,叹息道:“他两个过惯了有钱日子,乍一穷下来,就容易吵嘴。”

“正是正是。”英华笑道:“我方才就听见嫂嫂叫大哥去问大房堂姐要帐。可不是为了钱!”

“那个钱哟,怕是要不回来了。”王姑太太摇头道:“你大堂姐夫吧,惯爱折腾,今日办个油坊,明日又要磨个豆腐。人亏了本就收手,他亏了就问你大哥借个五十两六十两要东山再起,你大哥手里有钱时也不曾要他还。如今无钱了,只怕这个帐只有你大嫂记得,你堂姐夫是记不得他欠过钱了。”

这大堂姐夫,果然是大伯和大伯娘好女婿。英华听得姑母这样一说,也晓得这钱无论如何是要不回来了。

王姑太太其实闷了一肚皮娘家八卦,这些话不能和左右邻居说,不能和嫂子说。难得今日英华特为来打听,她就起了兴,一一说与英华知道。

小丫头送了三碗热糖水来,王姑太太让过两位娇客,吃了几口水,又道:“你二堂姐呢,嫁人就比你大堂姐夫要好,原是书院里学生,因他老实肯读书,所以才嫁他。可惜你二堂姐夫命不好,考了十来年,连个府学生都没有考上。他原是穷人家,花钱就不要指望了,一年一年考下去,还不晓得到哪一年呢。”

“那耀芬堂哥呢?”英华笑嘻嘻问:“我还不晓得他娶嫂嫂是谁家呢。”

“苗家。”王姑太太想一下,皱眉道:“是苗主簿女儿。那个苗主簿,是那位你认得苗小姐远房堂叔。其实要论起来,咱们富春县谁和谁不是亲戚呢。”

英华看姑母皱眉思索,便不接话。

王姑太太想了又想,道:“其实大房也就是外头看着风光,富春书院就是个填不满无底洞,多少银子填进去,连个响都没有。你大伯娘念了几十年了,说这个书院除掉花钱,与王家人再无半点用处。”

其实还是有用,爹爹曲池府做什么都有人给面子,不就是因为他填了几十年富春书院无底洞?英华含笑看向姑母,却是没有反驳她。

王姑太太又叹气道:“听讲枫叶村就要拆了,不晓得王家能搬到哪里去呀。”

“搬到富春书院去了。”玉薇插嘴道:“不晓得富春书院会不会被征用。”

王耀祖到大堂姐家去,那个村子都搬空了。一队城厢军带着数百背铺盖民夫正朝里搬呢。王耀祖晓得这些城厢军惹不得,老远就掉头到富春书院去。

搬到富春书院,除去大伯一家,还有几十家没有地方可以搬同族。族里几个长者都书院前头空地晒太阳,看见王耀祖,好似天下落下一条活龙,就把他喊过来,问他:“京城可有信与你爹爹?占了我们地,官家还哪里地与我们?”

耀祖哪里晓得这些,摇摇头道:“不晓得,我是来寻我大姐夫。”正好大姐一个小儿子才十岁,就边上玩耍,他就跑过去问:“你爹家?”

那孩子就领着他回家去。大姐夫一家连老人带孩子并两个弟弟弟媳和他们孩子都住这里,二三十口人一共占了两间屋。屋里箱子叠箱子,地下全是被卧卷,连个落脚处都没有。

那孩子门喊了一声娘,说得耀祖舅舅找,就跑了。大堂姐从箱子缝里钻出来,看见耀祖,就变了脸色,道:“你来干什么?”

从前借钱时,姐姐姐夫待他何等亲热,便没事也要寻他话话家常,怎么今日见了他就和见鬼似?“来问姐姐姐夫,你们借钱,几时还我?”耀祖也有气,讲话真接。

“有了必还。”大堂姐两手一摊,道:“如今实是没有,你且回去,过了年我们想法子先还你几两,可使得?”

欠了几百两,先还几两,这是存心不想还了?便是去年这个时候,几百两银何曾耀祖眼里。耀祖使性子待说不要,就听见大伯娘他背后冷笑道:“有昧良心爹,就有狠心儿。你爹藏了许多银子,如今你们住着大宅使着几十上百管家使女,你也有脸来跟我们要钱?”

“我爹几时藏了银子?”耀祖恨道:“我爹俸禄,都寄回家把大伯了。我爹京城无钱使用,是我娘做生意补贴家用。这几十年银子堆起来都有一座小山。是你们大房都花掉了。”

“我们吃了你爹,还是花了你爹?”大伯娘把拐杖门槛上跺咚咚响,“你看看你身上,有一根布丝儿?你枫叶村住时,你家那狗,吃都比我们人好!”

“我吃用都是我娘。”王耀祖侧着身子出来,恨道:“我家过好,是我爹会过日子,是我爹卖字存下钱,是我娘和继母做小生意赚来。你们哪,你们坐吃山空,祖父留下来家当,都是你们败光了。你们凭什么说我们。分家时,我爹什么都没有要。要晓得,我们这房田产,还有这富春书院,都有我爹一半!”王耀祖说顺口,说完却是一愣,想到他自家原也差点败光了母亲嫁妆,全身血一齐涌上头,脸红和打他脚边经过公鸡头上冠子一样。他羞愧难当,用力踢了那公鸡一脚。

公鸡尖鸣一声,飞到半空,落到边上一个两三岁学走路孩子身上。那孩子吓哭声如打雷。大伯娘就挥拐杖要打王耀祖,耀祖飞跑,就撞到两张长板凳上架着一个大匾。匾里晒萝卜干扑扑全落到地下。一群公鸡母鸡扑过去抢着啄食。

耀祖本待去扶匾,又怕大伯娘拐杖真敲到他身上,只得按着帽子飞跑下山。耀文和耀廷兄弟两个原是书院后头一小块菜地点菜籽,听见前头鸡飞狗跳热闹,两个放下手里活追到山下,看见是耀祖,忙喊哥。

耀祖原来就和耀文要好,听见喊哥就停下。耀文和耀祖见过礼,陪笑道:“我娘年纪大了脾气越发坏,看见哪个都要骂几句。哥哥莫和她一般见识。”

耀祖笑笑,看耀廷一身短打,两只鞋子都露大姆哥,也甚心酸,问:“怎么就这样了,耀廷连双好鞋都没得穿?”

“我们后头桃花林种菜呢。”耀文笑道:“做活穿破也罢了。二叔身体可好?听讲两个侄女到金陵女学念书,可回来过年了?”

“我爹甚好,你两个侄女也来家了。”耀祖笑道:“倒是你们两个,明日就过年了,哥哥与你们几件衣穿罢。”

“甚好。”耀廷笑嘻嘻道:“我还要双鞋。不过,二叔家管家婆厉害很,我不敢去。”

耀文叹气,道:“二叔那里,我们是没有脸去请见他了。衣就算了,我去与耀廷拿双鞋罢。哥哥,我随你去。”

耀祖带着堂弟到家,就问黄氏讨衣鞋。黄氏恼道:“你妹子当家,连看门狗都有几尺布与它做件小夹袄,偏到咱们身上,尺布都无,你问你妹子讨去!”

玉珠走过来,道:“不是没有,祖母与我们赶做衣。”黄氏待竖眉,她已是一溜烟跑出去找祖父了。祖父送她们姐妹去上学,一路上待她们极是慈爱,所以两个女孩儿和祖父很是亲近,放假回家,母亲和父亲吵闹,她两个就常跑去祖母那里或是祖父书房坐半日。柳氏看黄氏没有心思照管几个孩子,便与孩子们做衣,只是并没有特为和黄氏说话。

玉珠跑到祖父书房,和祖父说爹爹想给耀文堂叔衣裳,母亲不与。王翰林听了也自伤心,想了一想,使人去请玉薇来,和她说:“我有些旧衣旧鞋想把耀文那孩子,晓得你极会说话,烦你替我送把他。”

玉薇晓得老翰林是自家不好意思和柳夫人说,托她转弯去说意思,便应了,出了书房过来和柳氏说。柳氏便把梨蕊喊来,道:“你捡两身耀宗衣鞋,再有旧,捡几身,包两个包,和玉薇一块送过去。”

梨蕊便回去翻了些旧衣服包起,又挑了两身衣鞋,拿来要与柳夫人看,柳夫人道:“你拿去给老爷看过就是了,我不消看。”

玉薇就拉着梨蕊把衣服送过去给王翰林看过,再打了两个大包,又拉着梨蕊到耀祖院里,笑道:“玉珠小姐叫咱们拿两双鞋给耀文堂叔,请问耀文少爷不?”

耀文一抬头,先看见堂弟那个千娇百媚使女提着一个大包袱,再一偏头,边上那个年纪略大些,也提着一个大包袱,笑容异样好看。

黄氏看见玉薇,从头发梢到脚后跟都透着不高兴,转身就进了屋子里。玉薇就把包袱搁院子里一张小方桌上,把耀文上下打量一回,笑道:“耀文少爷身量和咱们二少爷差不多,脚也一般儿大,想来是合脚。”就把梨蕊手上包袱抢下来也搁桌上,牵着梨蕊手就回头走了。

耀祖看见玉薇就晕了一小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耀文头一回见玉薇这样爽朗明女郎,对她也上了心,甚想问问堂哥她是谁家女孩儿,一看堂哥那个神情甚是痴迷,就不好再问,只是笑笑,道:“必是二叔晓得哥哥你为难,才如此。”

耀祖回神,眨眨眼,道:“耀宗衣裳也多,你将去穿也是一样。”魂依旧不守舍。

耀文便扛了两大包衣裳家去,偷偷和耀廷把衣分了,和他说:“耀祖哥如今手里也为难,这是二叔晓得了把我们。初一咱们过去,给二叔磕个头罢。”

作者有话要说:就不分上下了,:)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55秋后算帐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扶摇皇后作者:天下归元 2九州 · 缥缈录5 · 一生之盟作者:江南 3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4九州 · 缥缈录6 · 豹魂作者:江南 5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