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84磨人的小妖精下

84磨人的小妖精下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英华一边走路一边想着要问柳一丁把家人名册拿来仔看,又心里谋划管家之后当如何行事,走极慢。倒是小海棠听见有男子说话声音从枫影堂后院传过来,忙扯住英华袖子,轻声道:“二小姐止步,五姨后院里好像有男人。”

英华脚下微微顿了一下,正好看到游廊上月洞门半开半掩。这个腰门钥匙英华记得是清小姐收着,除了她出入平常都是锁着。以五姨待晚辈态度,把贤少爷放到后院去也不无可能,想来后院是清小姐兄妹。若是表兄妹们说得来话,相处好,英华便是不梳妆过去也无妨,可是依她跟清小姐相处情形,现这个模样撞过去,必定要吃人家嘲笑。英华不动声色带了小海棠一下,道:“别声张,回去。”荷塘边略走了两步,就转回去了。

这边席五郎遥看佳人碧叶掩映中转回去了,只说他方才太轻浮吓着人家,极是后悔他方才那嗓子喊冒失了,惴惴看一眼贤少爷,绕到一棵海棠树底下看那结点点大小海棠果儿。

贤少爷心里好像打倒五味瓶,酸甜苦辣一齐荡漾起来。酸是因为席五郎用那样两句诗赞人家,少爷心里不乐意了;甜是觉得这个英华表妹模样儿生真好,就是少爷他爱那一款;苦是掂量自家婚事无人替他做主,这么个娇俏表妹怕是要错过了;辣是娇俏表妹昨事行事太泼辣,着实不招他喜欢。贤少爷心里乱糟糟,都不晓得怎么办才好。他不乐意看五郎那副失魂落魄模样,忿忿转过背,面对院子角落里杏树,端详枝头几粒小指肚大小青杏儿。

贤少爷有事不从正门通传,带着席五郎偏要走后门出入,行事实不讲究。枫影堂后头住都是年轻女孩儿,一个做少爷,想进就进,出入内室如入无人之境。且不论贤少爷有何居心,只要今日之事传出去,不管是贤少爷还是双福她们对头,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必要生事。贤少爷无所谓,双福和福寿若是被按上了私相结交贤少爷名声,外头管事们咬起来,五娘脸上不好看,老太爷撤了她们管事都是轻,送把贤少爷做妾也不无可能。

是以双福听小丫头说贤少爷已是进了后院,恼要死,只说五姨还歇息,也没让他两个到前头厅里坐,径把两位少爷丢后院,她转身叫小丫头们赶紧收拾晾晒小衣鞋子,穿厅过廊到书房和柳五姨说:“五小姐,贤少爷拿着清小姐钥匙从后门进来了。”

五姨正看帐本呢,闻言抬头看着双福。

双福笑道:“席家五郎和他一路来。婢子请两位小公子后院略站一会。”说罢露出为难笑容,道:“天气也热了,女孩儿们后头洗洗涮涮,怕污了两位小公子眼,所以婢子斗胆,请他两位院中略站。”

双福此话一出,五姨如何不知爱婢言外之意。贤少爷虽然行事讨厌,到底是亲外甥,五姨也不好明显抬一个踩一个,一笑,问:“那你说怎么办?”

双福低下头,笑道:“咱们破衣烂衫没什么,廊下还晒着五小姐小衣呢。是不是请贤少爷还从后门出去,绕到前门进来?”

五姨只说得“也使得。”三个字,低头又去看帐。站桌边服侍福寿对双福使了个眼色,双福就退了出来,重到后院,咳了一声,笑道:“五小姐书房等。请两位公子随婢子来。”

杏树下席五郎还心里吟诵“映日荷花别样红”呢,闻言嗳了一声,掉过头直奔台阶。海棠树下默念“芙蓉向脸两边开”贤少爷愣愣就跟上了。

双福伸出胳膊拦住贤少爷,赔笑道:“贤少爷,咱们院里女孩儿都中庭水井边洗衣裳洗头,委曲少爷多走几步路,从后门出去绕半圈再打前门进来。”

“凭什么?”贤少爷愣愣问了一句,不耐烦拨开双福,恼道:“我见我五姨,从前门走从后门走不是一样么,哪来那么多讲究?”

双福被拨到一边,退后两步张开双手再拦,脸上现出待笑不笑笑容,郎声道:“还请贤少爷移步,从正门进来。”

席五郎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拉住贤少爷,苦笑道:“双福姐,原是事急从权,图才从后头走,就忘了咱们家规矩。贤世兄,咱们还是从正门走罢。”贤少爷还要挣扎,挡不得五郎力大,拉扯着他从后门出去了。

他两个没有走几步,后门就被人用力关上。双福站门后骂守门小丫头:“成天只晓得憨玩,后门是留给小姐们走,贤少爷走错了道,你们不会替他引路打前门进来?再敢乱开门仔细你们皮。”

这何止是指桑骂槐,简直就是指着贤少爷鼻子骂他们。贤少爷一张俊脸涨通红,指着院门手指都哆嗦了。

席少爷脸也红了,扯着贤少爷膀子,苦笑道:“贤世兄莫要恼,原是咱们做错了。”

“我……她……”贤少爷噎着了似,说一字停一顿,道:“便是我做错事了,也轮不到她来说我。再说了,从后门走怎么了?”

auzw.com “五姨这边使唤全是女孩儿,天气热了,原当回避。”原是他们行事疏忽了,若真是从后门进去,不晓得要留多少把柄与人家呢。双福骂几句倒是好事,席五郎越想越臊,从衣袖里掏出手帕抹汗,“双福姐虽然说话冲了些,其实不管外头事,还好还好。要是福寿姐,我们今天就惨了。”

贤少爷冷笑两声,鄙夷说:“几个侍婢罢了,仗着五姨宠她们,就我面前做威做福,狗眼看人低!”

便是这两个待婢,能当大宅一小半家呢。席五郎苦笑不已,贤少爷不走,他也不敢就走,生怕贤少爷少爷脾气发作去敲后院门跟人家闹,只能拦院门前,好言劝他。

贤少爷站廊上嘟囔了几句,面上犹带着愤愤不平之色,看席五郎已是面色如常,不由冷笑道:“咱们堂堂七尺男儿,不过是家里穷了些,凭什么要看使女脸色。五郎,你也有心科举,为何不辞了这个破管事,潜心向学。咱们今科考中,也叫这起人瞧瞧咱们本事。”

哥哥哎,说你今年必得高中是客气话有没有?

三十多岁能考中还是青年进士有没有?

四十岁大叔进士还会被榜下捉婿有没有?

考了一辈子连胡子都考白了还考不上老爷爷他老席家还有好几位有没有?

席五郎按下悲怆进士进取之心,呵呵干笑了几声,道:“贤世兄,从哪个门走原是小事,你正事要紧。咱们还是走吧,五姨还书房等我们呢。”扯着他朝外头走。

英华回家重梳妆。小海棠只说清小姐也五姨院里,不肯让人家小瞧她家小姐,嚷着开箱子取衣。红枣也说做客比不得自家随意,也说当穿衣,真个把几只衣箱都打开了,要与二小姐挑衣裳。英华心里估量大伯孝她还得穿三四个月,挑了件白纱衫和月白马面裙,示意红枣把颜色衣裳收回去。

夕阳余晖从西边窗户照进来,衣箱里头就有个什么东西明晃晃晃人眼。小海棠站衣箱边手,捡出来一副小巧精致银钉薄牛皮护腰,笑道:“这个是几时得?这上头钉几个银狮子打真好。”

红枣伸头看了一眼,道:“这个是前年春天秦国夫人与咱们小姐,只怕小了。”接过来就替小姐试围,不曾想搭扣轻轻就扣上了。

英华呼气吸气,居然不太紧,高高兴兴道:“不小呢,看来腰没长粗。”把护腰理一理,道:“就系这个罢。”说着就把两个袖子卷到胳膊肘上了。她头发还没有干透,不好挽髻扣冠,松松梳了个坠马髻。红枣因二小姐衣裳都穿好了,忙丢下手里衣裳,妆盒里挑了根长流苏银珠钗插小姐髻上,又她鬓边簪了一小排白茉莉花儿。

英华京城家常也就是这样妆扮,连镜子都懒得再照,对小海棠招招手就朝外头走。走到门口小石榴又跟上来,小海棠看一看茶水房门口还坐着几个从富春来妈妈,看到二小姐出来她们都站起来了,不由止步笑道:“二小姐,咱们从正门走,照正经出门规矩,还要两位妈妈跟着。”

英华想一想也是,要做规矩就把规矩做足了,就对那两个跟着出门妈妈子点点头,带着四个随从,从清槐居大门出来,绕了好大一截路绕到枫影堂大门口站定,示意小海棠去敲门。

枫影堂院门是半掩。门里边一条长凳上坐着两个守门大丫头,那两个大丫头都是认得小海棠,看到人忙站起来了,一个招呼小海棠,一个朝外头看了一眼看到英华,笑着接出来道:“小小姐怎么从前头来了?”

英华笑一笑,道:“闲着没事,正好园子里走走。五姨现做什么?”

“书房和贤少爷说话呢。”那个大丫头笑嘻嘻把英华引到书房门口,早有站门边小丫头束起珠帘,脆声喊:“英华小小姐来了。”

贤少爷虽然不招人喜欢,到底是两姨表兄妹,无须回避。英华笑盈盈跨过门槛,喊:“五姨,贤表兄。”却见贤少爷身边一个陌生青年愣愣看着她,就对着贤少爷微微福了一福,转到屏风后头去了。

英华施礼、回避,全是女孩儿见到陌生男子行事尊重意思。然落到贤少爷眼里,那笑盈盈眼睛和那朝他一福,都饱含着少女深深情谊,绕到屏风后头就成了水莲花不胜凉风娇羞。和方才荷塘边潇洒随意比,这一回表妹分明是着意妆饰过才来见他么。看她腰身,多么窈窕,看她打扮,多么娇俏,看她眉眼,多么深情,贤少爷顿时便觉得这个表妹是对他一见倾心了,本来下垮两个嘴角涮一下就弯上去了,美跟做美梦似。

席五郎柳家做管事,向来细心认真,柳家亲眷便是没见过,也都打听过。听得丫头禀报英华小小姐进来,他自然晓得是富春柳三娘唯一爱女,原是说了亲有了人家。上次柳五姨去富春捎那一船一船赠嫁,还是他看着装船呢。这个主儿原是要着意巴结,所以他就笑容满面待和人家打招呼。到英华小小姐进门,他张得一眼,见是方才荷塘丽人,笑脸就僵住了。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84磨人的小妖精下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作者:猫腻 2庆余年作者:猫腻 3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4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5扶摇皇后作者:天下归元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