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婚约下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李大人笑了,慢慢道:“若是咱们家芳歌订了亲,人家说不嫌她没嫁妆……”

“我家芳歌怎么没有嫁妆了?”陈夫人啐道:“若不是因为要回老家缘故,她嫁妆能还差一半儿?”

“咱们家是回乡不好备嫁妆,你儿媳妇也是从京城回家呀。”李大人笑道:“夫人,稍安勿燥。我比你还急着抱孙子呢,且过几个月,再使人去问。”他看看郁闷想去抠墙陈大舅,又道:“淑琴婚期可定下了?”

陈大舅笑道:“淑琴是老三女孩儿,我做家长替他定亲也还罢了。婚期且等他和亲家商量罢。”

李大人不顾陈夫人不停与他使眼色,又问:“姐夫我多事问一句,淑琴能有多少嫁妆?”

陈大舅脸红了,吃吃艾艾半日,道:“家里女孩儿们都是一样,两箱两柜,四季衣裳各两套,再多家里就拿不出来了。”

这比当初陈夫人陪嫁还要多出一个箱子来,可见陈家比从前富裕些。李大家拈须点头,道:“你大姐昨日和我说,要给女孩儿们添妆。”

陈氏想当她出嫁时家里艰难,待这个急着嫁女大弟弟就亲热了许多,微笑道:“我和你姐夫打算与淑琴八十两银添妆,待老三来与他罢,想买什么就买点什么去。淑贤她们几个。我们都与她们每个人添妆八十两。银子呢,待你回家时一并与你。”

八十两看着不多,可是家里大大小小待嫁还有十来个呢。大姐为人虽然过于严厉,居然这个时候拿出一千多两来。陈大舅眼圈儿霎时就红了,握着大姐手,“姐姐姐姐”半日,感激说不出话来。

陈夫人眼圈儿也红了,将手搭兄弟肩上,道:“一家大小都压你肩上,你苦,姐姐心里晓得。”

李大人一边摸着胡子微笑,一来得意老妻注意力被他从儿子婚期上扯开,二来也是看他姐弟两个友爱欣慰。

陈大舅性子和长姐不同,原是个灵活机变,他肚内算一算帐,这一千多两给女孩儿们添妆,一人不过八十两。然家里待嫁,大一个也才十八岁,订了亲拖两年再嫁都不算迟。若是有一千多两现银手,并着吃苦受累,去北方贩一回牛。一个来回稳赚一倍。迟两年毕姻,就有一百六十两陪嫁,不是好?

陈大舅思量再三,决意待老三来了和他说知,莫要把婚期订太早,哥几个家去商量怎么把这个大钱多多生出小钱来,务必要把女孩儿们都体体面面嫁出去。

陈大舅越想越激动,却是大姐家坐不住了,红着脸问大姐家借了个马,要马上回家和家里人报喜。陈夫人拦不住,只得借了马与他,送到二门回来,埋怨丈夫:“不是说好了一个一个与她们添妆,怎么你又说一并与他。”

李大人笑道:“既然是与女孩儿们添妆,一并与他不是爽,今儿与一个,明儿与一个,也不好看哪。他们要怎么用怎么花,自家商量,不是好?你呀你呀,就是什么都想管,那么底是你娘家!”

陈夫人笑骂道:“娘家我管不了,我自己家我能管吧?芳歌亲事,你有主意没有?”

“这个……再看罢。”李大人想了一会,因陈夫人目不转睛盯着他,苦笑道:“叫你儿子把文会办起来,一个月一两回,咱们把满县少年才子们聚到一块,你们娘两屏风后头慢慢看,慢慢挑,可好?”

“这个法子使得。”陈夫人点头,道:“傍晚灯会,我亲自带女孩儿们出去瞧瞧。若有好,你再去打听底细。”

且不提李大人老两口攒足了力气要给芳歌挑女婿。只说王翰林老两口儿,王翰林看李知远这个女婿甚好,柳氏虽然还有顾虑,然已是订了亲,备嫁妆事情就迫眉睫,是以午饭后柳夫人到女儿院子里来,母女两个商量嫁妆事情。

柳氏自有给英华准备妆奁田几十顷,历年积蓄下来头面首饰也足够,唯一短少是衣服家具这些要现做。衣服还罢了,开出尺寸去苏州做,只要有银子,二三个月功夫就得能得,倒是家具,不晓得富春风俗,颇有为难处。瑶华成亲时因梅家就要全家到任上去,除去随身箱笼诸物,并不曾置办家具。是以到英华这里,柳氏也有些犯愁,便问女儿想要什么。

英华道:“也不消置办什么呀,左右不过是那几样。”

柳氏嗔道:“一要体面,二要得体,三要不能张扬,四还要你婆家满意。你以为备嫁妆是容易事么。”又使人去后头把玉薇喊来。

玉薇听得英华订了亲要备嫁妆,欢欢喜喜先恭喜了柳氏,才道:“奴这些天没少和富春县妇人们打交道。曲池府虽说厚陪妆,咱们英华小姐陪嫁,他们翻着斤斗也比不上。似三姑奶奶性子,想来也不屑炫富。依着奴看过那些小姐嫁妆,陪三间卧房家具器皿,足够了。英华小姐,烦你与奴纸笔。”

英华害臊不好意思动,杏仁已是将纸笔都拿了来。玉薇便开出单子,什么大小屏风,衣架衣橱,大箱大柜,妆台妆盒,花瓶灯笼茶壶马桶,一盏茶功夫写出来一大篇与柳氏看,又笑道:“也不消喊木匠来家里打。京城里不少商人都府城开了铺子,咱们把单子开出来,一个月功夫人家就能把东西给咱们送过来。”

柳氏想了想,道:“就是平常咱们家用木料就使得。花样倒不妨精致些。倒是桌围椅围这些要绣,备两套罢。你一向办事爽利,咱们就把这些单子都开出来。”

玉薇又扯了张纸,笑道:“县里小姐们嫁妆,四季衣裳多是十二套,依着奴说,英华小姐才十六,怕是还要长个儿,再者说,过三五年,料子花样都翻了还要另做,咱们不闹虚,六套八套都使得。多买些尺头也还罢了。”

柳氏做母亲心,人家陪十二套,她恨不得给女儿陪二十四套,叫玉薇一瓢冷水一浇,冷静许多,点头道:“六套就很不少了。富春不比北方四季分明,夏季十二套,春秋六套,冬季六套罢。尺头也不过那么些,绫罗绸缎纱,上等每样三十,中等每样五十,下等每样五十。不够用将来她自己去添罢。”

玉薇一一记下,就喊杏仁取尺来,两个与英华量尺寸,英华红着脸,似个木偶一般由她们做弄,完了道:“嫁人真没意思,怪难为情。”

玉薇笑道:“不怕英华小姐笑话,奴这几年,做梦都想嫁人。”说得杏仁并两个站门边小丫头都笑了。柳氏笑道:“你但有合适人,不妨和我说,我收你做义女嫁你。”

玉薇惊喜交加,连忙跪下来给柳氏磕头,道:“三姑奶奶,义女不敢当,若有良人,但求三姑奶奶与我做媒。”

柳氏道:“你可有看上?”

玉薇爬起来,笑道:“还没有,不过呢,怕姑奶奶后悔,先磕几个头当定钱,姑奶奶以后就是心里后悔了,也不好真和奴反悔。”

auzw.com 柳氏啐道:“我柳三娘说话,几时反悔过。晚上团圆饭,你也来罢。我们老爷为人虽然老古板,然你出嫁收你做义女事,他必不会拦我。”

玉薇实是不曾想过柳氏这般厚待她,欢喜说不出话来,爬到地下重又磕了头,就改口喊太太,不再喊三姑太太了。

柳氏和玉薇两个忙碌了一个多时辰。就把英华嫁妆定下来:

田庄一个,水田旱地五十多顷。

四季衣服一共二十四套,尺头六百五十块。桌围椅套床帐屏风绣件各两套。

金银玉首饰各四套。赏人用小金戒指,小金耳挖,小金丁香各五十对,银戒指银丁香之类零碎一箱。

木器并各色器皿一堂。

算一算,要花钱地方只得家具和四季衣服、绣件,六七百两银足够使了,再添一百两银子买些杂七杂八东西,柳氏便写了个支八百两银子字条儿,叫玉薇抄好清单,使了个管家送到曲池去,什么当曲池买,什么要苏州办,玉薇都写明白了。英华把嫁妆单子看了半日,道:“尺头太多了,这么多我用到下辈子呀。”

柳氏和玉薇都笑。玉薇道:“这尺头不是全让你一个人做衣裳。上等中等尺头,是长辈做寿,你一样捡两个,再配点什么好送记。平辈生日,成亲,你捡那中等尺头送四样,多么省事。下等原是留着你赏人。陈夫人娘家表兄妹极多,将来来往待何如?”

英华想到李知远那许多表妹就头疼,听得嫁妆里还要留足与他们礼物,皱眉道:“这般来来去去,好不烦人。”

“所以太太都替你准备好了呀。”玉薇笑道:“这些尺头回头奴亲自去看他们准备,就叫他们四块四块配好,拿纸包包整齐,外头写清颜色花样,可好?”

“不好。”柳氏板起面孔,道:“尺头运回来,让她自家去装箱记帐。”

玉薇冲哭笑不得英华扮了个鬼脸,抿着嘴儿只是笑。英华想一想结婚之后,头疼了。

柳氏瞧女儿这样,还不放过她,只道:“你婆婆听讲是个古板人,你嫁过去只怕还要立规矩。从明儿起,你早起过来罚站罢,先家里练练。”

“那我也练练。太太,明早我也来。”玉薇笑道:“奴嫁过去,只怕本来婆婆不立规矩,看见奴这样,都要立规矩了。”

柳氏看女儿都笑不出来了,抄着手笑道:“后悔了没有?后悔了也使得,咱们就想个借口退婚也罢了。”

英华候母亲走了,和玉薇抱怨:“自中午订了亲,我娘就变了一个人似,一个劲吓我。”

玉薇想了想,道:“奴听陈家管家闲话,只说陈夫人严厉,倒不是那等喜欢为难人。小姐嫁过去,守着规矩,想来婆婆不会为难你。”

玉薇不说还好,越是这般说,英华越怕。玉薇因还要去县里办事,坐了一会走了。英华一个人坐石榴树底下发呆,看一个雀儿扑扇着翅膀去啄一枚果皮开裂石榴。

梨蕊捧着一盘磊得高高绣件进院来,看见二小姐托着腮发呆,笑问:“二小姐,可是闷了想出去耍?”

英华摇摇头,道:“我有一事想不明白。”

“和奴说说,奴帮小姐想。”梨蕊把托盘搁石桌上,先捡第一件与英华看,“这个百子图是镶屏风,这个是成亲那日穿裙,绣是红榴花。这两对是枕面和枕顶。小姐瞧瞧,若是不喜欢,奴再绣别花样儿。二少爷说成亲还要二三年,慢慢儿绣,都来得急。”

英华成亲热情成功让柳夫人打消了一大半,此时正心灰意懒时候,梨蕊这样活,她心里难过了,按住梨蕊手,道:“娘已是使人去苏州买去了。这些你收起来,留着自己出嫁出呀。”

梨蕊笑道:“这几样物件儿原是当娘子自己动手,成亲那日要铺洞房里叫亲戚们看。如何好买匠人东西。”

“我本来针线上就不行,何苦要骗人。”英华越说越沮丧。

“总要成个样子给亲戚们看吧。”梨蕊笑着把英华扳过来,道:“过了那几日你再收起来,婆婆面子也有了,就是晓得你针线上不大好,也不恼你。对了,小姐,你有什么事想不明白?”

“我原来想,成亲可以和喜欢人一起朝暮相处,是件活事。大姐成亲时我还小,看她和娘都高高兴兴,怎么到我头上,就觉得成亲这样麻烦呢?”英华把两只手按桌上,恼道:“头一件,怕婆婆不喜欢我,就要百般讨好她,第二件,怕亲戚们不喜欢我,一定要待他们体面周到。还有……我说不上来,反正我就觉得,麻烦死了。我现就有点后悔了,不想嫁人了。”

“还要早生贵子。”梨蕊扳着数头数与英华听:“生不出儿子要接着生,一个儿子不够,顶少要三四个。上头要孝敬好婆婆,下头要叫管家使女们敬服你,还要劝相公好生读书。”

英华捂着耳朵,都要哭出来了,“我不要听我不要听,怎么什么都要我管?若是相公不学好,难道也是我错了?”

“应该是……吧。”梨蕊也有点不确定,想了一想,道:“奴小时候听街坊们闲话,谁家儿子不学好,婆婆们都是抱怨媳妇。”

英华哆嗦了一下,把盛满结婚绣件木盘朝外推了推,伤心说:“结婚真没意思,我不想嫁了。”

赵十二爬院墙上,露出半边笑脸,“英华妹妹,我们私奔吧。”

作者有话要说::)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2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作者:猫腻 3第四卷 蟠龙劫作者:寂月皎皎 4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作者:江南 5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