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大伯中风上

大伯中风上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芳歌院子看上去也不大,五间正房之外,只有三间东厢房,西边一带白墙,留着六个石雕花窗,从花窗格眼里可以看见荷浪柳风。倒是正房后边还有一排小房,花树掩映中隐隐可见一个半掩月洞门。

英华一路走过来,便晓得了东边原是主人正宅。王家买下西边院落,前两进想是书斋,后三进俱是安置族人所。似芳歌这五间正房后面,便有供使女们住一排房子,不似英华小,后两畦绿葱之外便是高墙。

芳歌东厢三间并无隔断,一边儿是书架书案,墙上挂着一架古琴,一边儿窗下摆着两只大绣架,靠墙摆着两个架子,上面是叠得整整齐齐料子和一格一格分颜色绣线。一个妇人正坐一张绣架前拈着针儿不晓得绣什么。

芳歌引着英华进来,笑道:“英华姐姐,这是我沈姐。沈姐,这是隔壁王大人家二小姐英华姐姐。”

那沈姐抬起头,现出一张和芳歌分相似面庞。英华看她年纪不小,芳歌待她又很尊重,再一回想那日芳歌两个听讲她受欺负又怒又急情形,就晓得了这位沈姐必是芳歌兄妹三个生母。既然是生母,那自然要格外客气些,沈姐站起来万福才到一半,英华已是抢着福了一福,笑道:“沈姨娘。”

沈姐手忙脚乱,没口子道:“不敢当,不敢当。”

英华待自己生母这般客气,芳歌心里欢喜极了,把沈姐按到一张板凳上坐下,笑道:“沈姐,你坐罢,青阳到哪里去了?他这几日嚷着要见英华姐姐,偏英华姐姐来了他又跑影子都不见。”

“青阳功课还不曾完,怕是还老爷书房。”沈姐才坐下又站起来,满面笑容道:“我去瞧瞧罢,厨房里待烧中饭,也要去看着。”

芳歌忙站起来,英华也跟着站起来,两个送沈姐到阶下,方回东厢闲话。

英华信步走到绣架前细瞧,那只绣架上绷着一块大红锦缎,是一副将绣完百子图,除去右下角一个童子只勾了个轮廓,那九十九个童子眉眼各不相同,穿衣衫也各式各样,童子们或是拍球,或是斗虫,或是放纸鸢,或是嬉水,俱都活灵活现似生人一般。英华京城也曾见过不少人家都有百子图屏风儿,却没有哪一副比得上这副好,配色又均匀,构图也恰到好处,人物儿又活泼,好像吹口气就能活过来似。

英华自家没有耐性绣花儿,但这幅百子图实爱煞人,她伏绣架边细细赏玩,不住赞叹。

芳歌抿着嘴儿笑道:“这些都不算什么,还有好呢。”拉着英华到另一边,指着书桌上摊开一幅画儿道:“英华姐姐,你看这是谁?”

这幅画儿用工笔细描出远山近水,杨柳依依,马车停右下,当中一位丽人牵着一匹红色俊马,衣衫飘飘,神采飞扬。

那丽人衣裳有些儿眼熟,眉眼是眼熟,与英华镜中模样像到九成九。英华活捂住了自己脸,欢喜道:“这画是我?画真有些像我呢。”

芳歌只是笑,英华又问了一回,才答:“自然画是姐姐,姐姐可喜欢?”

“喜欢。”英华抱住芳歌跳跃,“芳歌妹子,你画真好。”

芳歌笑容满面将画儿卷起,道:“明日叫哥哥送到县里裱起来,后日妹子亲送到府上去。”

“谢谢妹子。”英华一边寻思要寻些什么稀罕物件与芳歌回礼,一边问:“妹子工笔甚好,学了几年?”

芳歌笑道:“家兄曾泉州正经拜过先生学画,妹子偷学了几日,也只能画个绣花样子。”

“芳歌妹子画很好了呀。”英华笑道:“我也学过几日,怎奈画山不是山画水不是水,先生无法只有罢教。”

芳歌有些不相信看着英华。英华涨红了脸道:“实不相瞒,奴还不会绣花,针线上也不大会。”

芳歌愣了一会,笑道:“其实妹子学弹琴时,一口气气跑了三位琴师。母亲无可奈何,也只有罢手,那琴只有挂墙上遮洞。”言罢和英华相对大笑,两个都觉得对方实有趣,实是可以深交好朋友。

且说柳氏和陈氏两位夫人闲话,左右不过说些娘家哪里,还有哪些亲戚做了官之类闲话。柳氏看芳歌很顺眼,陈氏看英华也合眼缘,两个做母亲膝下都有儿子,都暗暗使劲儿要旁敲侧击小姐们底细,也是越说越投机。管家带着戏班班主一连上来几次,因两位夫人谈兴正浓,又默默退了下去。

那个班主急了不得,一再恳求管家:“孩子们都妆扮好了,再不开锣,日头一晒汗一浸,妆都糊了。”

那管家叫班主缠无法,只得硬着头皮上带他上来请夫人们挑戏。

auzw.com 陈氏让柳氏先挑,柳氏随便挑了一出吉利戏文,两个听了一回戏,青阳蹦蹦跳跳过来见母亲,又与柳氏行礼。陈氏将这个小儿子搂怀里问他功课,又叫他坐下听戏。青阳笑道:“几日不见英华姐姐,想念很,我去和英华姐姐说几句话再来,可使得?”

陈氏啐道:“才比桌子高一点儿,讲起话来老气横秋。你去罢。”又笑对柳氏道:“瞧这个孩子亲热劲儿,若是再大几岁,怕不是就要缠着我去府上求亲——英华小姐今年也有十五了罢,可说定了人家?”

“过了五月就喊十六了。”柳氏微笑道:“虽然个头生得不小,其实心性还和孩子似。我们老爷也舍不得就把她许人家,还要留她几年。”

柳氏这话隐隐带着拒绝意思,陈氏不好再问下去,端坐着听戏。柳氏虽然看芳歌甚好,一则耀宗也才二十,婚事上并不着急。二则和芳歌才见过两面,并不晓得人家性子如何,打听得她不曾订过亲也就罢了,三则耀宗婚事还是要他父亲做主,做后母遇见好与他留意也罢了,并不是急得来事。陈夫人不言语,柳氏也就专心听戏。

中午歇了戏吃毕午饭,陈氏因年纪大了困倦要午睡,就喊芳歌陪柳氏母女听戏,这边才开锣,王翰林突然使了管家过来请柳氏和英华回家,原来大伯不晓得怎么书院里中了风。富春书院富春县城外三里地,离梅里比枫叶村近些,翰林老爷就把中了风长兄抬回来,急唤柳氏回家料理杂务。

柳氏便和芳歌说:“家里有事不得不回,休要惊动你母亲,咱们悄悄儿回去也罢了。”

芳歌哪里肯,非要去请母亲起来,英华挽着芳歌胳膊笑道:“夫人实是倦了才去歇息,此时喊她起来,老人家走了困晚上又睡不着反而不美。咱们两家莫要行那些虚礼。改日得了闲,我下帖子请你过来耍。”

芳歌只得把柳氏母女送到门口,回来就见哥哥站二门边怅然若失,不由伸出五指李知远面前晃了晃,笑道:“哥哥,你发什么愣?”

李知远拍开妹子手,笑道:“客人怎么好好走了?”

芳歌便把英华大伯中风一事说与哥哥听。李知远想了一想,道:“母亲那里不是收着什么活络丸,中风能吃么。你去和母亲说声儿,讨两丸来我送去,人家上回帮过咱们,她家有事咱们也不能袖手。”

芳歌只得去问陈氏,幸好陈氏眯床上还不曾睡着,就取钥匙给芳歌取药,李知远寻了个小锦匣装着两丸药,到王家门首请守门通报,说李家送药来。

那守门甚是机灵,忙忙把李知远请到厅上坐,到梧桐院门口央个婆子进去传话。

大伯睡书房榻上,耀文和耀廷两个唬得六神无主,只晓得哭,耀宗已经被王翰林打发到县里请郎中去了,耀祖也被打发回枫叶村报信。翰林大人站门口哎声叹气,家里男人虽多,却是没有一个能到前头去招待客人。柳氏情知大伯抬到了家里,后面必有大队人马过来,务必要赶人来之前把耀宗住地方收拾出来与亲戚们暂住,梨蕊这头看着人搬二少爷东西出来,柳氏那头看着人搬铺盖进去。家里只得儿媳妇黄氏和英华是闲人,柳氏和黄氏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自然是不肯使儿媳妇,想一想,英华昨日还和芳歌兄妹一起出去耍过,就命英华去前头。

李知远厅里坐了一会,就见英华两个婆子陪同下进来,忙站起来,笑道:“方才听芳歌讲府上有人中风,我家现成有九珍活络丸,母亲让我送两粒来。”就将小锦盒奉上。

此药是与伯父吃,英华不肯让婆子去接,恭恭敬敬双手接了过来,无意中指尖划过李知远指头。李知远愣那里,英华涨红了脸把锦盒交给一个婆子,因人命关天,也顾不得害臊,问:“这个丸药怎么吃?”

“用童子尿半碗热黄酒半碗化开吞服。”李知远也脸红了,“若是不见效还罢了,若是手脚能动弹了,使个人过去说一声儿,家里还有几粒,我都送过来。”

英华郑重谢过李知远,命婆子把药送到后头去。

药已送毕,李知远却不舍得走,默默站厅里赏玩王翰林珍藏。英华沉默了一会,待要寻些话儿和李知远说罢,心里乱得和一团麻似,实是寻不出话说,待要送客罢,又有些莫明其妙不舍。英华头一回这般无措,涨红了脸站那里进退不能。

李知远眼睛虽是盯着墙上字画儿,其实对面墙上挂是字还是画他都不晓得,全副心神都十步之外英华身上。

他两个这般诡异,陪英华过来婆子只得用力咳嗽,恨不得用咳嗽声两个人中间建一堵高墙。李知远甚为知趣,立刻微笑着说:“我回去了。”

英华微微点头,跟他后面几步远送客。李知远转过身来,做揖道:“紧邻这般客气做甚,王小姐还是请回罢。”

“有劳李世兄送药来。”英华福了一福,轻声道:“奴全家感激都来不及,送送怎地。”

李知远又做揖,“莫要送了。”

英华又万福:“多谢李世兄。”

突然大门那边传来一阵吵闹声,一个颇有几分颜色妇人手拉着一个岁男孩儿,怀里还抱着一个一两岁大小娃娃奔了进来。守门管家脑门上顶着五条鲜红爪印,满头是汗跟后头,看见英华小姐前庭,连忙喊道:“二小姐,这妇人说是来寻大老爷,小拦都拉不住,还叫她抓烂了脸。”

那妇人听得英华是二小姐,哭声就大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喊:“老爷有个三长两短,你叫我们娘仨可怎么活呀。”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大伯中风上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2庆余年作者:猫腻 3阿麦从军作者:鲜橙 4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5九州 · 缥缈录1 · 蛮荒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