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64一潭混水

64一潭混水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第六十五章一潭混水

老翰林白日伤心吹了风还受了气,晚上就发热,又是找郎中又是星夜到县里买药,闹到天亮,柳夫人精疲力也病倒了。第二日翰林家只有长子耀祖两口儿和王姑太太带儿子媳妇去富春书院烧香。

一来书院前几十年名声还过得去,桃李也算满曲池府;二来王家还有个翰林老爷,虽然老山长是被不孝子活活气死,然翰林不过是致祭,并不曾责打这个侄儿,却是存心替长房留体面了,是以去富春书院吊唁人络纡不绝。

孝棚里端正跪着三个孝子,长子耀芬额头绑着三指宽白布条,布条上还渗着点点腥红,眼睛又红又肿,看见人来,哭凄惨无比。耀文和耀廷隔得远远跪另一边,虽也是伤心,到底不如长子那般哀伤。偏人来都不肯理会卖相十足孝子王耀芬,上过香烧完纸,只到耀文兄弟两个面前说节哀,俱不把王耀芬放眼里。

王耀芬自家做事自家清楚,心头还有几分惭愧,生怕本族长辈责骂,王翰林是亲叔父都不理他,大家都晓得是要替他们大房留面子,谁敢落井下石。如今大家只是不理他,王耀芬心里也明白几分,已是不停念阿弥陀佛了。

耀文兄弟两个替兄长害臊,人家没有指着兄长骂他败家不孝子,就是替王家留了好大情面了,是以道谢磕头都分外真诚。亲友们看眼里,觉得这两孩子真是可叹可敬可怜。

唯有大夫人后堂看见亲友们作践耀芬,却是恼了。她想来,丈夫气死,儿子名声一败涂地,全都要怪那个陷害儿子坏人。耀芬说他是上了人家当,中了人家圈套,她就觉得必是二房舍不得富春书院,才弄出这许多勾当。是以她心中恨极了二房,心酸和愤怒积了大半日,还努力克制。恰好王耀祖两口子来上香烧纸,被亲友们众星捧月围当中说话。大夫人酝酿半日怒火达到了顶点,实是按奈不住,便走到老山长灵前,拍着床板哭唱:“老爷啊,你死冤哪。你儿呀,是上了人家当呀。”

老夫人迟不唱冤早不唱冤,偏等二房人来了才唱,便是指二房人做了手脚。老夫人唱了二三回,大家看耀祖两口子眼神都有些异样。耀祖甚恼,涨红了脸,哆哆嗦嗦问:“大伯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夫人揩了一把眼泪,正待开腔,却不防玉薇从人后走出来,泣道:“大哥原是老实人,从来不嫖不赌。就是那几个烂了心肠坏朋友,哄着他吃酒赌钱,引诱他到金陵去赌钱。我们家一穷二白大家都晓得,除去二叔送银子来把我家买米买药,是哪几个借银子把大哥去嫖去赌?就是这几个坏胚打我家书院主意才会如此行事!”

大房和二房分家事,亲友们都有所耳闻,若说分不公呢,实是不公平。老山长为了富春书院,祖产都典当干净,便是王翰林,二三十年俸禄几万俱都填了进去。他们两房就剩了一个书院值钱,原当两房平分。大房不肯分书院把二房,二房分家时一文都不曾取,实是吃了大亏。当初分家时原可堂堂正正分一半去,二房当时都不肯要,又何必事后再做手脚?也只有大夫人以自家之心度翰林之腹,才会有这等歪语。

耀祖得了玉薇递过来梯子,也就顺势下了楼,叹口气道:“分家时大房不肯把书院分一半把我们二房,倒是幸事。不然被哄去嫖赌就是我了。我爹可不像大伯娘那么溺爱儿子,我敢去嫖去赌,我爹不拿老大板子打死我呐。”说完想起来这一年挨几回板子,他还哆嗦了一下。

王翰林自回富春,已是抡过几回板子揍耀祖。耀祖虽是顶着败家子名头,不过吃穿上极是奢侈,手指缝又太松了,还真不是那等爱嫖爱赌人,跟现王耀芬比好多了。厅里上了点年纪族人想到老山长为人也算端方,中了风之后管不了儿子,有出息长子就被人引诱去嫖赌,老夫人又这般溺爱,生生把个儿子宠坏了,都不胜唏嘘。

老夫人原是想发作二房,巴不得耀祖受不得激跳出来,搭好了弓才抽出了箭,正畜势待发,却被自家儿媳轻轻用小剪把弓弦剪断,郁闷她差点吐血。

玉薇却是见好就收,看婆婆被她噎住了,她就拿袖子盖脸上,又退到人后头去了。黄氏也听出来玉薇说话是替二房解围,如今已是解了围,大房又和二房不对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就扯扯丈夫衣袖,轻声道:“爹爹病闹了一夜,娘也一夜不曾合眼。咱们早些回去,你去爹病榻前守着,奴去把娘替下来歇息,可否?”

这个理由光明堂皇,百行孝为先,谁好意思拦儿子回去伺奉害病爹娘?王耀祖就大声道:“家里实是走不开,侄儿明日再来罢。”

几个远房堂兄弟纷纷说:“我们此,原是家中无事可以助忙,这里人手足够,二叔既然病着,耀祖哥还当早些回去。”

大夫人眼刀嗖嗖甩出去上百把,也拦不住亲友们和二房亲热。耀祖便理理衣裳,走到灵前打算再磕几个头。突然一个妇人扯着两个孩儿闯进来,径直扑到灵前,哭喊:“山长老爷,你闪我们娘仨怎么活呀!”

这,不是老山长中风那回带着孩子来认亲胡寡妇?耀祖慢慢儿挪到一边,却是不忙着先走了。

胡寡妇生猛跟见到血腥鲨鱼似,拖着两个孩子,还灵活绕过了六七个王姓族人,直奔老山长灵前,撞翻了供案儿,甩碎了香炉儿,磨盘大屁股只一撞,就把大夫人撞到墙边。她伸出两只钢铁铸就玉手,牢牢钉床板上,哭喊:“我老爷哎,你是被不孝子生生气死呀。你抛下我们娘仨怎么活呀。”

满堂姓王俱都黑面。若说老山长和这个妇人无瓜葛,大家还真不信。上回大房和二房分家,便是这个寡妇上门去认亲闹。她老人家闹了一回,二房一个铜板都不曾取,王家价值几万两书院就全归了大房。

这一回老山长直挺挺躺着,不能言语不能动弹,他老人家风流债,谁能帮他算?

大夫人定了定神,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老爷活着时,你怎么不来?”

胡寡妇扭头,腮帮子都哆嗦,现出一副害怕模样道:“老爷说夫人不是个厚道人,他中了风不能动弹,他自家都要任夫人摆布,让我们娘仨认祖归宗,不是自寻死路么。我这里有老爷留下书信一封,请合族亲友看一看,就晓得了。”她从怀里摸出一封信,才伸出手去,大夫人抢过去就撕,她又慢吞吞从怀里又摸出一封,镇定地说:“这封才是。”

大夫人气得要死,哆哆嗦嗦偏是撕不烂手里轻飘飘一封书信。不晓得哪个人堆里轻声笑了起来。

一个汪书生一向和王家走极近,人都说他是老山长得意学生,居然从人堆里挤了出来,怒道:“从前老山长每月都嘱学生送银子把她们母子,有什么物事都是托学生转交,从来都是只有银子没有信,恐怕不是真罢。”

胡寡妇咆哮着扑上来,吼道:“从前你送银子时,小师母叫恁甜!你没见过就是假?我和你先生生养了两个孩儿,你也不曾亲眼见过,这活生生两个孩儿难道也是假不成!”

可不是么,这等钻寡妇被窝事,岂能让学生亲见。若是任由这个不要脸妇人乱咬,还不晓得会讲出什么话来丢老山长人。王家族长实是怕了,伸手把那信抽过去,郑重道:“假真不了,就由老夫来看一看罢。”

他老人家拆信,同族几个长者都伸脖过来同看。族长抖开信纸,先看落款,果然那枚鲜红印章,是王山长写信时常使,再看笔迹,也确是山长亲笔。族长犹豫了半日,用力咳了几声,道:“汪公子,你来念罢。”

汪书生推辞半日,就是不肯。那寡妇急了,伸出玉手揪住汪书生,喝道:“你不是说我这信是假么,你就念把大家听又怎地?怕老娘有长锅呼吃了你!”

汪书生拼命挣扎,没口子喊:“小师娘,饶命。”

得,信还没有念呢,小师娘倒是喊出来了。正牌师娘气了个倒仰,待调儿女上阵,几个女婿早躲了出去,耀文和耀廷俱都伏地下痛哭,耀芬倒是一副跃跃欲试样子,然他才挪出孝棚二三尺,就被两个兄弟按着膀子又拖了回去。大夫人恨不能把两个不孝子掐死。

汪书生到底敌不过小师娘,当着王家亲友面结结巴巴把老山长遗书念把大家听。大意不过是他已于某年月日纳胡寡妇为妾,因夫人脾性不好,所以安置外宅别院。两个孩子俱是他亲生骨肉。他死后想必夫人也容不得胡妾母子三人。为免他们母子三人衣食无着,故将书院平均分成两分,嫡出三个儿子一分,外宅胡妾两个儿子一分。信里吩咐胡妾他死后执着这信到灵堂来把与本族尊长看,就请族长主持替他几个儿子分家。

老山长遗书念完,灵堂里鸦雀无声。

老山长分家不肯把书院分把翰林兄弟,原来是掂记外宅儿子衣食无着,王耀祖替父亲抱不平,冷冷哼了一声,道:“原来如此。”言罢拂袖而去。

auzw.com 胡寡妇伤心泣道:“就请诸位亲友做个见证,替我们分家罢。”

“休想!”大夫人恨道:“你说你是妾,卖身文书哪里?”

“老爷亲笔书信此,还要文书做甚!”胡寡妇得意洋洋把哆哆嗦嗦汪书生提出来,“这是老娘人证,他是月月替老爷送银子把我人。”

又有书信,又有人证,不是外宅是什么?官司便是打到官家面前,也是铁证如山哪。若是没得这个胡妾来分家,王耀芬就要拿价值几万两书院去抵六千两赌债,若是有这个妾分一半去,好歹还有一半姓王,若是趁便让耀文和耀廷和他王耀芬分家,那王耀芬也只得六分之一个书院,便是抵债也不亏了。族长自觉想得周到,又把几个族里长者喊来,大家商议,都是一般说话,族长便道:“这封书信也不像是假,又有人证。想来这位是府上妾无疑了。老嫂子,咱们若是依着这信把家分了,耀芬侄儿不过得书院六分之一,听讲书院也值几万两银子,咱们拼着这六分之一不要,也抵得过那六千两赌债了。”

“族长,你老这话不对。”讲话却是族里一个颇富有子侄,这一二年极和王耀芬要好。大家都看着他,他笑一笑,道:“那个胡寡妇城门外开个小店,平常做那些勾当哪个不晓得,她拿着这么一封不晓得真假信来就要平白分走一半书院?说笑话呢。”

虽然这信看着不像假,可是谁又能保证一定是真?老族长琢磨半日,不肯再开腔。胡寡妇急了,嚷道:“真假不了,你们不肯好好商量分家,老娘去县城告也罢了。”

这时候规矩,若是因为分家争产事,不论是非曲直,不论怎么分,官府是要扣三分之一走,所以不到迫不得已,谁也不会去打分家官司。胡寡妇这么一嚷,王耀芬就急了个半死,欠据上可是明明白白写着拿整个书院抵六千两债。若是经了官府,必是把书院当官发卖,卖多久卖多少都不可知。到时他怎么拿书院他零切了卖也卖不出来六千两银子,是以王耀芬顾不得脸面,从孝棚里钻出来一个大头,大声道:“有话好商量。”

“有什么好商量?分家!你们不分,老娘就去告。”胡寡妇把那封遗书抖得哗哗响,好似钦差大人捧着尚方宝剑。

大夫人两只眼睛充满血丝,鼻孔喷出火气,便是站人群后边玉薇都能感受到炙热。玉薇心惊胆战看着大夫人一步一摇走到胡寡妇面前,不住对耀文使眼色,意思是叫他去扶。耀文正是又伤心又替他老子害臊时候,哪里好意思出头。

大夫人指着族长鼻子骂道:“你们一个二个都打我家书院主意,我告诉你们,我就是一把火把书院烧了,也不会让你们如意。”

族长摸着鼻子委屈退了半步,恼道:“我不过替耀文和耀廷说句公道话罢了。你们家书院少说也值得四五万两银子,便是分家分出去一半,耀文和耀廷也能各分五六千两,耀芬有五六千两银还不够还债?便是不够,他几个亲兄弟替他添些也够了。何必非要把整个书院赔把人家。耀芬是你儿,耀文和耀廷就不是你亲生儿么?你就不为他两个想想?”

还跪孝棚里耀文兄弟听得族长一席话,感激族长到刻骨铭心,耀文老成还没有什么言语,耀廷便小声和哥哥说:“族长说极是理,书院是大家,他王耀芬凭什么把大家书院拿去还债。”

“就是!”胡寡妇大声附和:“凭什么!值四五万书院,凭什么抵六千两赌债,他是存了独吞书院坏心!”

这话实是诛心,休说耀廷孝棚里大大点头,玉薇人后疑惑,便是大夫人自家,也有些拿不准她这个大儿子是不是存了私心想独吞书院,才弄出这么个赌债来。

大家一齐看向王耀芬。王耀芬心虚地朝后缩了又缩,结结巴巴道:“我并没有独吞书院念头。原是……原是被人陷害,才写下那个抵债字据,我……我心里是不想把书院抵出去。”

“你们不肯分家,便是心中有鬼!”胡寡妇把遗书抖哗哗响,“你们欺负我们孤儿寡妇,是要遭报应!”

书院便是个无底洞,王翰林朝里头填了三四万两银子,分家时休说分书院,便是好话也没落下一句。耀文既无祖产可以继承,现又没有收入,便是分家分半个书院到手,又有何益?玉薇自问她没有柳夫人魄力和财力帮丈夫去填无底洞。今日族长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婆婆但有二三分疼爱耀文耀廷两个心,也该说先分家后还债。玉薇越想越是心凉,有心要学柳夫人一般儿,分家分文不取,将来好过自日子。她想好了便悄悄儿挪到孝棚后头,掀开围布小声唤:“耀文,你到后头来,奴有话和你讲。”

耀文膝行退后,歪着头也小声说:“有什么要紧话非要这时候讲?”

“奴看母亲甚是为难。”玉薇小声道:“不分家是亏着你们了,分家叫大哥怎么还债?奴觉得,咱们两个只要肯吃苦,大富大贵不想,粗茶淡饭总是有,不若就把家分了也罢,你那份就把大哥填债罢。咱们做儿女,莫叫母亲如此为难,可好?”

“这……容我和耀廷商量。”耀文想一想,确实,钱财总是身外物,男人有志气便该学二叔一般自家挣家业,又何必跟大哥还有那个不明不白妾争财产。他把自己想法小声讲把兄弟听。耀廷和他一般儿,都是年轻气盛小伙子,两人商量几句,都想自家读书成就功名,实是不屑和大哥并列争产。他两个商量定了,爬起来走到母亲面前,齐齐跪下,朗声说:“母亲,儿子们有话要讲。”

他两个到底年轻,这是忍不住要讲分家话了,胡寡妇甚是得意。大夫人极是恼怒,瞪两个儿子,厉声道:“你们两个也是要分家么?你们只要自己富贵,就不管你们大哥了么?”

耀文大声道:“儿子不忍母亲为难,情愿一文钱都不要,只求分家出来。”

“儿子也是。”耀廷附和。

“求娘成全。”玉薇走到耀文脚后跟跪下,声音虽轻,厅里人却是都听得清清楚楚:“儿子大了总是要分家,大哥欠债实是多了,咱们情愿把咱们那份让与大哥还债。”

厅里几个老人精俱都摇头叹息,这哥俩真是可怜,宁肯不分家产,也不肯趟这潭混水。族长也是个人精,看情形王山长书院是保不住了,耀文和耀廷哥俩不搀和,还能赚个孝悌名声。至于钱么,大夫人偏心今日大家都看出来了,现不分家,将来难保这小哥俩没有替亲哥哥还嫖赌帐好日子呢。是以他老人家咳了一声清嗓,先说了一声好,才道:“难得你们两个人这般孝梯,也是我王家门楣光彩,不过你们家书院也值几万两银子,族长再问一次,你们真愿意把你们那份让把你们大哥,分家一文不取?”

“愿意!”耀文和玉薇齐声回答。

耀廷犹豫了一小会,也答:“愿意。”

“我不信,”胡寡妇冷笑道:“银子谁不爱。你们是亲兄弟,让来让去都是肉烂锅里,你们休以为这般做态,我就傻让我儿子也不要钱了。”

“我二叔分家时就是一文不取。”玉薇大声道:“咱们家,原就是出了名不爱钱。二叔做了二十八年官,二十八年俸禄数送回老家,一文都不曾留下。这些银子累积也有二三万两,我公公又何曾取过一文钱私用?今日族里尊长都,就请与我们做个见证,公公灵前分家,我们也一文不取!”

分家还要族人面前替旧主扬名,大夫人几欲呕血,然玉薇恰又掐着她七寸,她却是不肯开口说分家。耀文娶了二房妻子族人,心自然偏着二房了。今日族里这般劝,她还一直不肯松口说分家,实是怕分了家,这两个不孝子把书院献把二叔,若是那般,还不如给耀芬还债呢。是以她虽是黑着脸,还是由着族耀廷亲兄弟三个分了家,写明耀文和耀廷两个体谅兄长欠下巨债,虽是分家另过,情愿不要一文,把家财数留把兄长还债。

胡寡妇看他亲兄弟三个分了字据,族长抚着胡子只顾朝耀文兄弟两个点头,却是急了,又嚷:“分家还不曾分妥,还有我们呢。”

“这个……你说你是妾,到底一来并无卖身券书为证,二来正室不认你们。我便是族长,也不好替你分得家。”族长摸着胡子,慢悠悠道:“你们先商量吧,到底是不是,商量好了族里再替你们写分家文书。”大家都看出来了,一边是嫖赌断送了祖产不孝长子,一边是不明不白妾和生父不明两孩子,这自己撇清了,便是族里人也不欲多管闲事。

胡寡妇愣了半日,冷笑道:“好说,咱们公堂上见。”说罢把那封信塞到怀里,扯着两个孩儿居然就走了。

耀芬欲拦,被大夫人下死劲拽住了后襟,哪里挣得脱。大夫人也冷笑道:“就凭一封信,她就告得赢?我儿,书院脱不了还是咱们家,她连片瓦也休想拿去。”

作者有话要说:几个数字错了,我修改一下,情节没变。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64一潭混水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锦衣夜行作者:月关 2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3长风渡作者:墨书白 4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作者:猫腻 5第三卷 鸳鸯谱作者:寂月皎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