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79从曲池到杭州

79从曲池到杭州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去不去杭州?英华纠结了。富春乡风略保守,回家乡这两年她出门次数有限,惹麻烦可不少。现就有机会让她去看一看西湖美景,再去苏州逛一逛,何其难得。再说了,依着未来婆婆陈夫人那个性子,她嫁进李家一定会拘着她家绣花煮饭养孩子,必定不会让她出门。失去这个机会,若非将来李知远苏杭一带做官,她怕是一辈子不得去苏杭闲逛。

可是她若是陪着五姨去杭州,家务谁来料理?她嫁妆也还没有理好呢。陪着五姨去杭州,极少也要三四个月才能回来,她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母亲那么久……后一个理由,她不好意思和五姨说,她现一日看不见李知远就要思念两三回,几个月不见,实是舍不得呀。

窗外轻风软软,艳阳高照,鸟雀吱吱喳喳,跳来跳去好热闹。屋里却静很,英华低着头,眉头微微皱起,去和不去化成两个披甲戴盔小人儿,你一拳我一脚打架耍子。

杏仁替二小姐挽发,几次问“二小姐,今日梳什么髻?”二小姐都没有听见。

五姨理好晓妆,回头看外甥女儿仍发呆,不由笑问:“英华想什么呢?”

“啊……”英华被杏仁轻轻推了一下,回过神来,红着脸道:“我想,我若是跟五姨去杭州,家务事谁来管呢?”

五姨轻轻咳了两声,早有她丫头端过来一个朱红剔漆云纹小茶盘,盛着一只小玉碗,碗里大半碗黑褐色药汁。柳五姨皱着眉扭过头,抱怨道:“又吃药。不吃。”

柳氏从外头进来,笑嘻嘻把药碗递到五姨唇边,劝道:“好容易养了这几年才好些,若是不肯吃这个药,明儿病倒了,这一大摊子事叫谁管呢?”一歪头看见英华还披着头发,笑骂:“你呀你呀,越大越懒了。”

英华对柳五姨扮鬼脸,转过身子坐直身体让杏仁梳头。

柳五姨皱着眉,低头柳氏手里把药吃了,朝后一靠,道:“这个药吃了七八年也不见好,不如不吃。”

柳氏把药碗放回去,抽出手帕,怜惜替柳五姨擦嘴角药渍,笑道:“我瞧着这个药就很好。曲池这边有我,你可以放心回杭州养病。待玉薇婆婆大好了,我把玉薇打发到杭州去,如何?”

“先让英华陪我几个月罢。”柳五姨笑嘻嘻地,“她看帐麻利很,就叫她替我看几个月帐,再陪我说说闲话,可使得?”

柳氏本来就打算让英华跟着柳五姨几个月,如何不依,当即道:“使得。英华你收拾收拾,明日跟你五姨去杭州住几个月。”

英华还有些儿犹豫,看柳氏使眼色是叫她立刻答应,忙清脆答应。待五姨出去和管事说话。英华心里不舍就走,依偎到母亲身边撒娇,才道:“娘,我不家,家里事儿怎么办?”

“家里事不重要。”柳氏搂着女儿,轻声道:“你五姨身体不好,又是个极好强。迁都这样大事她自然不肯落人后头,你这一去,看帐帮忙都是次要。第一要紧,盯着你五姨吃药,晚上让她早睡,早上哄她多躺一会,三餐让她定时吃,别让她累垮了。”

英华默默点头,眼圈都红了,道:“女儿记住了。五姨她……”

柳氏笑道:“你五姨也还没有到那个地步,只要养好,没有大事。莫伤心了。”拍拍女儿背,道:“收拾几样礼物,去李家看看沈姐,和芳歌说说话儿,到底定了亲,出个远门也要和人家说一声。”

英华虽然心里不敢和陈夫人打交道,然她和芳歌是要好,又想着出门几个月,总要当面和李知远说一声儿才好,就大着胆子,叫杏仁去备了四样时鲜果子做礼物,又想着沈姐要生了,又装了一匣好上阿胶,带着小海棠和几个管家,坐车出门到李家来/

先到陈夫人处坐了一会,英华便说五姨身体不大好,母亲叫她陪着五姨去杭州暂住几日。陈夫人虽然不乐意没过门儿媳妇出远门,到底这个儿媳妇是还没娶进门,她说话还不算数,有心敲打英华几句吧,小姑娘端端正正坐椅子上,一举一动都找不到错处。老夫人想到将来还要跟滑不溜手儿媳妇打持久战,心里闷闷,也无意再聊,道:“芳歌日日都要念你几回,你寻她去罢。”

英华含笑答应着站起来,端端正正走出陈夫人上房,就一蹦三尺高,撒着欢儿直奔芳歌住处去了。

陈夫人听见外头动静,恼按着额头倒罗汉榻上,伤心道:“生生是个没笼头野马,娶来家可怎么得了!”

芳歌看见英华极是欢喜,听讲英华要陪着姨母去苏杭住几个月,羡慕说:“都讲苏州繁华紧,你去了多逛逛,回来说与我听。”

英华搂着芳歌肩膀,笑嘻嘻道:“我去了,常常写信与你,有什么热闹好玩都写把你看,你若是有什么想吃想玩,也给我寄信,我都叫人捎来。”

芳歌笑着答应,又道:“就是不晓得哥哥有没有什么要你捎。要不要使个人前头问问去?”

英华睁大眼睛,天真无辜答应:“好呀,也问问青山想要什么,我也给他捎。”

芳歌本意是要看英华害臊,英华这般没羞没臊,她便捏着英华脸,笑问:“嫂子,你就不晓得害个臊?”

英华跳开,握着脸笑道:“我要真摆出嫂嫂款来,你又要嚷我假正经了。沈姐这一向可好?我体己给她带来一包好阿胶。”

“这几日还好。她老人家到底年纪大了些,爹爹叫她静养,所以如今都不叫她动针线了。走,我带你去她那里。”

auzw.com 英华招手叫小海棠把带来一匣阿胶取来,芳歌带着她送阿胶到沈姐住院里。沈姐抱着大肚子抱厦吹风呢,看见英华极是喜欢,收了阿胶还留英华坐,又要亲手做点心与她吃。英华怕她动了胎气,哪里是肯,随指了一事,逃也似跑出沈姐院子。芳歌跟后头追出来,气喘吁吁,按着胸口笑道:“你跑什么,沈姐又不是老虎,生吃了你。”

“她挺着那么大一个肚子,本来要静养,我去了劳她又是茶又是果子,还要做点心,我不安心。”英华站定,笑道:“再多坐一会,真怕她累着了。必是要跑。”

英华待沈姐这样体贴,芳歌心里极喜欢,亲亲热热挽着她道:“沈姐那里平常也无人去,你去了她喜欢。哥哥不晓得出门了没有,我们找他去。”

英华心里本就是想见一见李知远,芳歌主动提出来,她就低低应了一声,两个手牵着手绕过陈夫人上房,打后院穿夹道到李知远住处。谁知院子里静悄悄,问得小僮团子才知李知远今日约了人都码头仓库那边捡药,并不家。

芳歌使人去喊,李知远实是忙,并不晓得是英华到他家寻他,只说无甚要紧事,等他晚上回家再说。

芳歌还要叫人再请,英华到底有些害臊,拦道:“捡药是不能马虎,让他忙去罢。此去数月即回,人家也不是非要今日见他说话。”

芳歌并非英华肚内蛔虫,不晓得二小姐心里其实是想她大哥回来,何况她自家看到英华就想着八郎,一直思量八郎求亲事,她比不得翰林家小姐光棍,这等事体想一想就要脸红,心里千回百转,嘴上一个字不敢讲,只捡些闲话来说。

英华耐着性子说了小半个时辰闲话,也不见李知远来,实是等不得了,辞了家去。

管家二小姐要出远门,要移交帐本给老田妈,钱箱要点了数交给柳夫人大丫头黄莺,还有自家院里二十来个大小丫头和婆子媳妇子要安排去留,并二小姐心腹管家三四房也要跟去……等英华歇下来想再寻机会和李知远见个面儿,已是初,偏又下了三两点雨,湿答答不是出门见面好天气。英华也只得叹一口气去睡。

第二日诸事妥当上了船,一来柳五姨前阵子清凉山打转,劳累狠了需要休养,二来她也有意放权给英华练手。是以英华自上了船之后,一路上船队食宿采买都是二小姐料理,比家中忙好几倍还不止,到晚歇到床上,二小姐哪里还有思念李知远力气,眼一闭就睡着了。

杭州此时不过是个府县同治小城,人口不过二十来万,因着西湖景致甚好,许多富人都湖边置宅。柳家图水路到都城便利,西湖边买了一处极大宅院,就宅门口建了个大码头,下了船连轿子都不用,走几步就到了。

柳五姨下了船,早有一群管事来围着请示回话,便使个管事柳一丁带着英华各种转转,让她自家挑个喜欢住处。

这个柳一丁年纪约有四十来岁,留着山羊胡子,穿着柳家管事制服——酱色绸直缀,戴着黑纱小帽,勒着黑角腰带,躬着身子前头引路,一抬腿就露出崭白绫裤,皂底靴,看上去气派极了。英华看他这一身打扮比方才那几个大管事不差什么,猜他是五姨得用人,待他也十分客气。

原来这个大宅西边靠水是作坊,后头便是作坊工匠住所。东边前头是个十三进大宅子,后头还有一个极大花园,里头亭台楼阁有二三十处,柳五姨平常都住花园里。

柳一丁引着英华从大宅夹道走过,指着重重屋檐笑道:“前头住着十几位师爷,还有几位管事老爷少爷。咱们这些管家管事平常都前头。每日一群糙汉子为了鸡毛蒜头小事吵架,到是热闹很。回头小小姐住久了,就晓得了。五小姐住后头枫影堂。”

英华便晓得前头办公场所,便跟着柳一丁走到后头去,先到柳五姨住枫影堂转了转。柳一丁指着与枫影堂隔着一个两亩方圆大荷塘小院道:“那边是清槐居,后院有一道抄手游廊直通那边,要不要先去那里看看?”

英华点点头,柳一丁便引着她转到枫影堂后院,果然推开一扇角门,就是一道曲折游廊,一边是方才那个大荷塘,另一边是砖砌花窗墙,游廊中间还开了一个月洞门通向不晓得哪里,此时月洞门上了锁。游廊走到底便是清槐居后院,院子当中种着几丛芭蕉,堆着两块湖石,角落里还有一间小小茅厕。一个小小穿堂夹弄过去,就是前院,前院比后院还小一点,铺着青石板,摆着十来盆花,倒是有一个不小厅,里头整整齐齐摆着二三十套桌椅,原来是给等候管事休息地方,所以还设了一个茶水房。英华茶水房门口略站了站,看里头诸事齐全,很是满意,再走到前头院门朝外看,原来外头是个小树林子,各色树木足有上百,醒目就是一棵大槐树,华盖亭亭如巨伞,难怪这里要叫清槐居。

柳一丁看英华小姐神情,猜测她是愿意住这里了,就从腰间解一串钥匙,笑道:“清槐居除了前头这个厅和茶水房,还有大小房间二十来间,小小姐要不要瞧一瞧里头陈设?”

英华思量一下,她来本不是长住,跟五姨后头学习管帐管事还是退一步,主要是要照管五姨饮食起居,住这里离着五姨近,再合适不过了。住舒不舒服倒其次,因笑道:“五姨她老人家一向讲究,这里必是好,我就住这里罢。”

柳一丁便把钥匙交到看上去年纪大一点林禽手上,笑道:“这里本来有看守房子管洒扫婆子八个,本来是四个一班轮流值夜。小人都去喊了来,还有几个大小丫头,都喊齐了让小小姐挑一挑,中意留下来使用,可好?”

英华瞄一瞄她带来人,几个大都留曲池了,除掉小海棠是个小机灵鬼儿,林禽、红枣和莲子这三个,也就能做些铺床叠被守屋子事。剩下大大小小几个,还要仅有两个管家娘子管着,粗使都不一定够。清槐居楼上楼下也有二十来间屋子,极少也要再挑十个人使用。柳五姨和娘好似一个人,倒是不用跟她客气,便道:“人少了屋子空着怪怕人,正要问五姨讨几个人使。”

柳一丁去了半日,带来五六十个婆子,近百才留头小丫头,后院黑压压站了好几排。英华便捡那看着老实本份婆子点了六个,眉清目秀小丫头点了八个留下,就叫林禽指使她们洒扫屋子,安顿箱笼,她自带着小海棠照旧从后院经游廊到枫影居去。

枫影居守后院角门小丫头认得英华,也不曾拦,引着她们到后堂廊下,悄没声音退下去了。英华脚才踏到台阶上,就听见一个女孩儿娇俏说话声,仿佛是撒娇样子。

“五姨,你怎么才回来呀,清儿想死你了。五姨,让清儿搬到清槐堂住,早晚服侍你好不好?”

咳,这个清儿是哪里冒出来?英华偏着头想了半日,也想不出来柳家近亲哪里有这么一位芳名清儿小姑娘。不过她一来就占了人家求而不得屋子,是不是外面再听一会儿?杏华伸出食指,对小海棠做了个禁声手势,打算把无意偷听进行到底。

“五姨累了,要歇一会。清儿你回去罢。”柳五姨声音里带着些疲惫。

“清儿去了。五姨若是觉得闷了,就喊清儿来说话。”这个声音娇娇嫩嫩。不过显然没五姨那里讨到好,还带着点委委屈屈哭腔。

英华再上一步台阶,就看一个穿着嫩黄罗衫少女出来,大大眼晴里含着委屈水雾,红红小嘴嘟着,一副我见犹怜小模样儿。这个俏模样倒是有些眼生,看不出是谁家亲戚。

小姑娘看到英华,小脸跟翻书似,把我见犹怜样子收起来,翻了个白眼,不屑说:“又是来打秋风乡下亲戚!”就仰着下巴转角门出去了,一转身露出发髻上插着一柄镶珠点红宝石凤钗,翅膀和尾巴颤威威,神气活现得像才学会打鸣小公鸡。后头还跟着四个收拾得俏丽动人小丫头。这个气场,就是个娇滴滴白富美哪。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79从曲池到杭州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三卷 鸳鸯谱作者:寂月皎皎 2九州 · 缥缈录2 · 苍云古齿作者:江南 3王妃归来作者:蜀客 4官居一品作者:三戒大师 5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