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119 哎三省草堂不是相亲的地方好吗上

119 哎三省草堂不是相亲的地方好吗上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英华对着东扯西拉说不到点子上嫂嫂,也很想去撞墙。嫂嫂从前想管家想伤心,如今又不想了,难道还要别人主动开口去提?英华觉得黄氏嫂嫂没什么心眼,但是黄家习惯性把和她娘沾边事儿往坏处想,这个管家苦差么,嫂嫂从前有多想要,英华现就有多不想要,所以英华只嗯呀啊呀打哈哈,就是不接腔。

其实英华走时把家务帐都做好了,黄氏管家务也就是照着日子去柳氏帐房支银子,再照着帐本上条目花出去,不费什么事,极是好管。麻烦是搬到三省草堂来之后,照管小两百人吃中饭,还有借住西院这几十个人早晚饭和住宿,浆洗衣裳之类琐碎杂事。黄氏照着英华留下葫芦抠子儿是会,一但面前没有规矩可随,她就抓瞎了。

别说三省草堂不收一个铜板,便是再穷学生他也不好意思吃白食啊,时不时送仨瓜俩枣儿孝敬老师,王翰林还非要给学生回礼,黄氏会花钱会布施,可是从前傍着王家大房出,礼尚往来不从她这里走,小辈们走人情都是约着大家一起走,她有钱,出礼比同辈略厚即可,现回礼可怎么办呐?黄氏每回收人家一个南瓜两捧小菜,都不知道回什么好,为难得她只想揪头发。

夜已经深了,依稀还能听见西院学生读书声,杏仁举着两根点蜡烛进来,把残蜡换去。屋子里陡然显一亮,愁眉苦脸黄氏终于下定决心,和英华说:“我是极想替爹娘分忧,可是你也晓得你大哥,他憋着气要考出来给爹娘长脸呢。我顾得了这头就顾不上你哥。好妹子,嫂嫂求你了,就算是心疼你大哥,你把这个家管起来吧。”

英华回来路上和母亲闲话,提起曲池备考气氛严肃和紧张,颇有人人万般皆下品唯有科举高意思,旁人不论,只她这个大哥是近眼见能看得到,每日真是三睡五起,睁眼提笔闭眼还舍不得丢书。黄氏搬出她大哥说事,英华就不推辞,一口应下来,道:“外头这些人吃住交给妹子料理罢。倒是家务帐,还要嫂嫂费心。娘把些杂事交给妹子,要常常出门,若是误了爹和哥哥事就不好了。”

黄氏觉得好不容易让她管一回家,等小姑子来家她就交出去,回娘家说起来也难看,管家务不费什么事,留她手里甚好。至于三省草堂事嘛,别看现人多,不过是临时复习辅导,考完了难道公公还会把三省草堂办成书院?必是散了,就是个又多又麻烦又不长久苦差。英华做事替她留余地,一张嘴就把难事要去,把体面给她留下了,黄氏心中甚是喜欢,千恩万谢去了。英华使小海棠送黄氏回去,过了一会小海棠回来,说:“大少爷听说,很是喜欢,还赏了婢子一根小簪子。”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根如意头银簪出来。

不容易哇,哥哥居然赏她使女东西了,这是要紧跟着自家人前进前奏哇,不枉她娘背地里替哥哥谋福祉。英华甚感欣慰,点点头道:“下回我们这里有什么果子吃食,挑好送去给侄儿们。”

小海棠答应一声,出去和杏仁红枣她们说了。

英华既然把三省草堂事接下来,也不等黄氏第二日交接,就使人把管草堂做饭管事喊来,说她接手管事,问饭钱从哪里开。管事说饭钱是从柳家大帐房上走,英华便问中饭,管事从怀里掏出菜单交把二小姐看。英华瞅一下,这个单子定是一旬中饭,每餐都是两素小荤,鱼虾肉蛋每日轮流上一样,看着很不错,再一看笔迹像是黄莺字,看来这个菜单还是她老娘弄。

这个嫂嫂呀,是真做不了事呢,英华叹气,问:“饭菜有剩没有?”

“量着人头做,夫人说吃八分饱读书正好,吃多了就犯瞌睡。”管事一边说一边眨眼睛,“有钱觉得吃不饱吃不好,掏钱给小们单做,少夫人是不晓得。”

少夫人不晓得,但显然夫人那边是汇报过了,不然也不敢正光明小姐面前说,英华点点头,笑道:“别太过份,闹整猪独羊,我装不知道都不行。”

“那是那是,咱们顶多炖个鸡汤,烤只兔子。夫人说外头厨房不用羊肉,我们记着呢。”管事二小姐这里过了明路,腰都挺得直了,又从袖子里取出一张菜单献上,说是早晚饭。

英华取来看看,早饭是各种馅包子和稀粥小菜。晚饭比早饭还简单,绿豆水饭配小菜,素馒头随便吃。三味草堂供给三餐饭呢,是典型京师学堂住校伙食,想是因为南方人不大吃面食,所以把面条改成稀粥。类似伙食英华女学住校时也没少吃,甚感亲切,便问:“我爹和我大哥吃饭是外头吃,还是单做?”

“老爷中饭和学生一起吃,早晚饭小厨房做。大少爷……老爷叫他跟文才少爷耀廷少爷一起,三餐都大厨房吃,还不许给他们开小灶儿。”管家说起来满脸都是笑。

英华笑一笑点头,表示尊命,取来纸笔开了十日菜单给管家,叫他写买单来支钱采买,打发管家走了,就问杏仁:“是不是咱们家要办学堂了?”

“夫人有这个意思,不过老爷没说话。黄莺姐姐说夫人说,先混着,老爷面软,既然已经开头收了学生,这一百来人安能个个都能过县试过州试,今年考不上还有明年,明年考不过还有后年,挂不挂书院名字有什么打紧,老爷教书教活就成。”杏仁忙了一天,打着呵欠跪床边铺被子,笑道:“就是咱们看着,都觉得老爷这一向比去年精神多了。”

英华也跟着打了个呵欠,笑道:“何止有精神,简直年轻了十岁似。”说着脱鞋上床,杏仁替她放帐子,又门边长榻铺床。英华拥着香喷喷软软布被,想着爹娘就隔壁,这一觉睡得不晓得有多香甜。

第二日清早天还没有亮,东院读书声响彻云霄。英华梦中听见读书声,只说还学堂上学,翻身即起,看到涮墙壁和满屋子打简单家俱,茫然了好一会才醒悟她哪里。

杏仁听见动静起身,看英华还迷糊着,轻轻问了两声怎么了。英华打个呵欠,笑道:“我做梦我还学堂上学,听见读书声就醒了。每日都是这样么?”

“日日都这样,总要念够一个时辰才开早饭。”杏仁下榻开窗,晨风卷着凉意吹进来。从东院传来琅琅书声,晨风中越发响亮。

英华伸伸懒腰,跟着那个节奏摆头晃脑背论语。叫她这一闹,大小丫头们都醒了,一盏一盏灯亮起来,阴冷初冬清晨里,映暖了一扇一扇窗户。英华舒服叹一口气,道:“这才像是家样子嘛。”

“这才像是家样子啊。”王翰林放下筷子,满意看着他小女儿一手举着肉包儿,一手夹着筷子低头喝稀饭,甚觉圆满,笑眯眯对柳氏说:“今日落雨,你家歇一日呀,吃过早饭补一觉,和英华说说闲话,逗逗孙女,如何?”

auzw.com “好。”柳氏含笑答应,又道:“中午请亲家和女婿回来吃中饭,叫耀祖文才做陪罢。英华,吃完饭记得开菜单。”

英华含着一口粥答应一声,飞把粥吞下去,问:“我一会去问嫂嫂大哥爱吃什么。对了,大嫂昨晚上找我,说她还要照料大哥备考,忙不过来,让我照管书院饭食,我想想到底是大哥考试要紧,就答应了。”

王翰林把眉头皱一皱,没说话,摇着头叹气走了。不过是照管书院饭食,就是把整个书院交把英华管也费不了多少事,柳氏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压根不过问,等英华吃完早饭,撤了饭桌摆出几本帐来指点女儿注意事项,忙完了才使个人去问黄氏耀祖爱吃之物,开菜单叫买办去备办两桌席面。

这边买办才出门,黄氏婆婆这里打了个转,正和柳氏说她想带两个小回娘家去,就有管家领着一个人进来。英华认得那人是从前跟着梅家姐夫小厮,却是吓了一跳,抢着问:“可是姐夫姐姐有事?”

那人欢欢喜喜给柳氏英华行礼,道:“无事,我们四郎和十九郎回来县试,路上就听说亲家老爷三省草堂给子侄们备考,所以使小骑马来问一声儿,他们能不能来草堂跟着亲家老爷读几日书。”

柳氏笑骂:“偏这样多礼,他们要不来,我使人打断你狗腿。我们大娘子近来可好,上回寄信来家说有孕,如今可出月子了?”

“出月子了。这一回瑶华娘子也陪着回来了。”小厮忙从怀里取出两封信交到黄莺手上。黄莺拆开交把柳氏看,梅姑爷信老老实实请安问好,表达了对先生和师母思念,以及重回老师门下读书渴望,没什么看头。倒是王瑶华信,洋洋洒洒好几页,先是报备她又生了个女儿,再说梅家近况。原来梅亲家官儿做不大兴头,本有辞官打算,所以趁着两个儿子回老家县试机会,让大儿媳和还没有出嫁小女儿先回老家打点。王家大娘子信里请母亲替她曲池府找个住处,又说她小姑子十五娘到了说婆家年纪,请母亲父亲面前说一说,看三省草堂读书学生里头能不能挑个合适。英华伸头瞄了到这几行,想到昨日针线会里陈家小姐们去助忙,怕也是去穷学生里找女婿,不由笑了。

柳氏英华肩上轻轻拍了一下,对小厮说:“三省草堂隔壁房舍都是柳家,借几间把你们住极是便宜。你回去说,就说我说,叫他们直接来就是。”

待那小厮走了。柳氏啐女儿道:“不厚道,你自家定了亲,看人家要找女婿你就笑。”

英华摇着她娘胳膊,把昨日见到陈家小姐们去针线会帮忙事说了,笑道:“女儿没有笑人意思,就是想到旧年她们一大群人跑去梅里镇,就觉得可乐。”

柳氏笑道:“挑女婿这事也就是娘不为难,娘有大把学生捏手里慢慢挑。你婆婆有些小心眼呢,她若是大大方方求到我这里来,不比让女孩儿们抛头露面自己去打听底细来强?”

梅家小厮去,梅家姑爷四郎和梅十九郎来。这里柳氏带着英华才左右替他们挑好一间三进宅院,他两个已是骑着马进了三省草堂拜老师了。

吃中饭时,英华看他们两个和李知远坐一处说说笑笑,抽个空子问李知远才晓得,原来李知远和梅十九郎同泉州府学念过半年书,大家都是认得。

梅知府由扬州知府迁泉州市舶副使,可不是官署也泉州嘛。英华便心里猜那个梅十五娘八成和芳歌还有萧清也是同窗,十分好奇梅十五娘是个什么人。

到了下午,王瑶华带着小姑子,押着十几车箱笼到三省草堂来,见到母亲和英华,又是哭又是笑,说不亲热。那位梅十五娘站一边,脸上带着淡淡微笑看她嫂嫂和娘家妈娘家妹子亲亲热热搂成一团,眉宇间居然有些不悦。

英华本来带着满腔热情欢迎梅十五娘,先是被她凛然不可近模样吓住了,再看她这样,自然绕到一边,扯着她姐姐手说要带她去看居,把梅十五娘搁客厅里和她娘闲话,趁着姐姐周围没有梅家人,就问她姐姐:“十五娘好像不大高兴样子,可是想你公公婆婆了?”

王瑶华皱一皱眉,道:“她有些道学气味,凡事都爱讲规矩,我其实和她处不大来。不过我婆婆看这个女儿重,不舍得把她嫁到外州外县去,巴巴让我带她回来相女婿。她心里怕是也有数,所以摆出来那个脸就格外不好看了。你理不理她,她都是那个样子,若是跟她处久了她不拿你当外人,总对着你说道理讲规矩,才烦人很呢。”

英华扮了个鬼脸,和瑶华相对一笑,道:“那我还是绕着她罢,宁肯大家冷冰冰客气相处,也省得她跟李学监似管头管脚。”

李学监是京城女学出了名鬼见愁,不但性子严谨而且爱讲道理,女学生们没有不怕她。瑶华和英华被柳氏养都是性子活泼,李学监看见她们姐妹两个就摇头。

瑶华觉得妹子形容很是,用力把头点一点,笑道:“说真像。我和你姐夫都很为难呢,她若是嫁了人,和丈夫讲规矩也罢了,若是对着公公婆婆也这样,可怎么办?若是让公公婆婆看到她训丈夫跟训孙子似,又怎么是好。”

英华觉得探到梅十五娘底了,也就不再提。瑶华心里其实也清楚,妹子问这些,也是因为她写信托母亲给小姑子挑女婿,母亲若是不打听清楚女孩儿性情为人,是绝不会有行动,所以英华问,她就一五一十全交待清楚了。梅十五娘虽然性情道学了点,但是瘪锅碰到了瘪锅盖,弯刀对着瓢切菜哪,说不定就有那么一个人品好,肯读书又爱道学学生眼巴巴等着娶她家小姑子呢。

英华帮着瑶华把她小家收拾好,回来二门遇到梅十五娘,两人相对行礼。梅十五娘轻声道:“奴其实有心上人,还请亲家小姐转告亲家太太,不必为奴费心。”

初次见面,大家也不是很熟,就不要说这么不见外话嘛,英华下巴啪嗒一声掉到地下,还滚了几圈不见了。

梅十五娘端端正正再施一礼,严肃好像才从祠堂拜过祖先一样,迈着标准贤良淑德小碎步朝外走。英华好容易才把掉了下巴拾起来,摸着下巴对着梅小姐端庄背影琢磨半日,深深替那个梅小姐心上人感慨——这人要倒霉了吧,一定要倒霉了吧。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119 哎三省草堂不是相亲的地方好吗上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阿麦从军作者:鲜橙 2长风渡作者:墨书白 3王妃归来作者:蜀客 4庆余年 第四卷 北海雾作者:猫腻 5第三卷 鸳鸯谱作者:寂月皎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