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115皇帝的表妹

115皇帝的表妹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柳家大宅这一夜灯火通明,彻夜无眠。天亮时柳三娘才打着呵欠从枫影堂出来,沿着荷塘边小道从后门进清槐居。一直守角门边红枣柳三娘身后给角门上拴落锁,清脆钥匙撞击声音清晨庭院中分外响亮。

晨曦中,垂落淡金色窗纱二楼轻轻拂动,不晓得哪一个小丫头迈着轻俏脚步上楼。等柳三娘走过中庭,整个清槐居都从沉睡中醒来。仆妇们排成一队提着锡制水罐出门去打洗脸水,头发束成一束小丫头们一个挨着一个出来,开窗开窗,开门开门。

柳三娘踏进英华卧室外间,窗帘俱都拉起,窗外天光微明,所以室里吊着几盏灯还亮着,白底上绘着写意山水灯罩里,一团团跳动明黄色透着温暖和舒适,驱散了窗外晨风轻寒。

英华虽是除了簪环,头发却极整齐,笑盈盈捧着热茶送到母亲手边,问:“娘,吃盏热头脑再睡一会?”

柳三娘怜爱看着眉眼含笑一脸孺慕女儿,温柔说:“头脑等会再吃,你陪娘坐一会,说说话。”

柳三娘带来几个人早卧房外止步,英华房里几个伺候小海棠带领下也不声不响退出去。

母亲平常有话说多是板着脸,为何今日这样温柔?难道有大事发生?英华体贴地扶着柳三娘到里间榻上歪下,贴着母亲坐下替她拿肩。

柳三娘打了个呵欠,神情有些恍惚,吃了半杯热茶,才把杯盏放到几案上,笑道:“有些事情娘以前没有和女儿你明说过,不过我家英华这样聪明,也能猜到几分,对不对?我们柳家,一直是为晋王做事。”

英华点一点头。虽然大人们都以为行事能瞒着孩子们,其实孩子们眼睛能看到事情并不少。

柳三娘轻声道:“有一件事,便是你杨氏舅母都不晓得,不过你既然受了柳三一印,倒是不妨和你说一说。先太后并不只老太妃一个亲妹子,她还有一个幼妹嫁给了你外祖父。那时候改朝换代兵荒马乱,女人只要有个托身之处就谢天谢地了,是做妻还是做妾并没有那样多讲究。”

英华思量几位外婆,好像并无哪一个姓杜。柳三娘女儿头顶摸了一摸,笑道:“可是给人做妾并不是什么光彩事,所以,你这位外婆用是假姓氏。”

英华想一想,外祖父妻妾们俱有亲戚来往,唯有五姨生母崔氏娘家从无来往,恍然大悟道:“是崔外婆对不对?”

“对,是你五姨生母崔外婆。”柳三娘长长叹气,“我和你五姨那一年不是砸了那个远房表兄婚礼嘛,人家给我们赠了个外号叫胭脂双虎。这个名声儿一传出来,到咱们家提亲媒人都绕着崔外婆和你外婆走。崔外婆性子软懦,只你五姨事上认真,因她看中杜家说了你六姨,她和外祖父吵了一架,闹着要回开封娘家去。那时候你五姨脾气也暴烈,就亲自把你崔外婆送回开封去了。谁知五妹和崔外婆进了京城之后再无消息。你舅舅和五妹要好,我们两个不放心去京城找了几圈没找到,你小舅舅就耍赖,回沧州拿刀比着脖子要你外祖父调人手给他进京找人。你外祖父无法,把晋王书信给我们看了,我们才晓得原来你崔外婆是太后亲妹子,是官家和晋王小姨。杜太后虽然有做太妃妹妹,却不能有给富翁做妾妹妹。所以崔外婆虽然不情愿,还是晋王安排下出家做女道士去了,你五姨是倔强,不肯听从太后安排,偏陪着崔外婆道观住着,老太后和老太妃常去道观寻你崔外婆说话。那时候蜀国未灭,蜀国国主派了刺客到东京去,刺杀官家不成,就把主意打到了老太后身上。崔外婆替老太后挡了刀子,你五姨也受了重伤,当时人都说你五姨没救了,只有一个太医说东瀛五香秘丸或者有救。这种药极是难得,只有官中藏了数丸,晋王去求,官家没有给,说是此药只赐为国征战将士。是晋王亲自渡海东瀛取药,所以……所以你舅舅觉得晋王重情重义,决意替晋王做事。”

“所以,五姨是晋王表妹,咱们才是皇亲?”英华再想不到原来柳家和皇家关系也这样近。

柳三娘慢慢点头,笑道:“此事你舅母不知,若是可以说得你舅舅会和她说。你只要晓得,咱们家官家面前并不是借杨家势力说话就是。”停了一停,又道:“还有许多事,暂时是来不及和你一一说知了,横竖……”柳三娘眯起眼冷笑几声,道:“横竖我家女儿明白事理,便是不用大人解说,也能自己看明白。”说着打了个呵欠,朝后一倒,道:“娘歪一会。”

英华还思索她娘为何这样说话,柳三娘已经闭眼睡着。从富春骑马至杭州,便是李知远那样年轻人都吃不消,下午还需补眠。柳三娘下午不曾补眠,又是一夜未睡,这一睡睡极是香甜。早上杨氏那边请吃早饭,柳三娘都不曾醒,英华思量她舅舅肯定也起不来,她娘不去不算失礼,便留人卧房看守,她独自去杨氏住处。

杨氏暗室坐月子不能出来,杨氏这个吃饭小厅里,主位上坐着杨氏嫂嫂,杨八郎和杨九妹母亲,也是当朝皇后亲姐姐李氏夫人。李氏也是将门女儿,身量高大,面部线条极是硬朗,一向威严有男子气慨。李氏此时眉宇间隐现忧愁,两鬓隐现白丝,比英华离京里老了不少,显然她这两年京城过不怎么舒心。她两边分坐着二郎和五郎六郎,还有九妹和才十岁十妹。英华打小杨家吃饭不比她自家吃饭少,和诸郎极熟,无需回避。看到英华,二郎和五郎六郎都微笑着点点头,九妹和十妹都站起来了。九妹比英华略小两个月,杨家吃饭时座位一向英华后边,所以英华一来她便把自己位子让出来,十妹便把她位子让给九妹,姐俩默默换座极是默契。

英华只说小表弟洗三杨家是舅母娘家,必会使人来送礼,再没想到李氏夫人不但自己来了,连儿女都带了一半来了。不过她自离京后经历事情不少,心中虽然奇怪李氏夫人来奇怪,面上还是依照从前,亲亲热热喊杨家舅母,又问老祖母可好,再问杨家舅舅好,又问没来诸郎和嫂子们好。

李氏带着笑点点头,道:“都好。两年不见你,性子比从前稳重许多,果然女孩儿定了亲,就沉稳了。”说着时候,眼睛还扫了杨九妹一眼。杨九妹低下头,眼圈居然红了。

杨九妹对恒表哥一往情深苍天可鉴,赵恒才和别人定亲,也难怪她听到定亲话会难过。英华坐下,桌布低下伸手,轻轻握住杨九妹手,以示安慰。

杨九妹对着英华露出苍白笑容。李氏夫人吃饭规矩是食不言。她老人家举筷夹了一只小包子递到英华碟子里,英华忙站起来接了,她又夹了第二只包子到她自家碗里,她儿女才动筷吃早饭。早饭吃完,二郎就带着弟弟们出去,六郎顺手还把十妹提出来架脖子上捎走了。

小厅里只剩李氏夫人和英华九妹。杨九妹奉茶毕,默默走到槛边,倚着楹柱看向天空。

这是李氏夫人有话要说节奏?英华瞅瞅上座威严沉着元帅夫人,再瞧一瞧无奈憔悴九妹侧影,想不出铁杆皇亲国戚天波府杨家能有什么事和亲戚家女孩儿说。

李氏看人都走差不多了,便是杨九妹都避到门外去了,才问英华:“你娘昨晚回去可和你说什么了?”

英华茫然不是装出来,她只顺着本心回答:“娘是天亮时才到我那里去,吃了两口热汤就睡着了,我来时请几次她都没醒。”

李氏为难许久,到底还是开口,“照理说这话不该和你女孩儿说。可是你从小和九妹一起长大,虽然不是杨家人,我待你和自己女儿也差不多少。”

英华微笑着将头点一点。李氏极是满意英华表现,脸上现出慈爱笑容,“舅母问你,你二哥可曾定亲?”

“不曾。”英华答干脆,心里却飞想李氏为何要问她二哥婚事。她二哥婚事是个老大难亲戚们都晓得。一来王二少房里有个既宠又美侍婢,二来王二少不是柳氏亲生,柳氏和他外祖黄家那边又不大合得来,柳氏赞成黄家永远是反对,所以王二少亲事上,柳氏从不多话。李氏现明知故问,必是为了给王二少提亲。英华眼珠子一转,再瞧一瞧杨九妹今日沉默,便明白了,李氏夫人打算把杨九妹许给她二哥。

auzw.com 难道梨蕊病死事连杨家都晓得了?可是杨九妹喜欢人是赵恒啊,便是嫁不成赵恒,难道她嫁给自家二哥就合适吗?英华想一想她家二哥那张脸虽也说得上是黑里俏,比起赵恒来差远了。杨九妹打小就喜欢好看,她能看上二哥?便是她看得上二哥。二哥现不是还京城嘛,李氏夫人要把九妹嫁他,为何不直接问二哥,反千里迢迢来绕着弯子问她娘?杨九妹现这个态度又没有喜又没有羞,显然杨九妹是不乐意嫁她二哥。李氏夫人这是怎么了?

英华思之再三,一来杨九妹心里没她二哥,二来二哥八成已经拒绝过李氏夫人明示或是暗示了。所以她便极是干脆把二哥拒绝了黄家两次提亲事都说了,笑道:“黄家亲戚很是抱怨呢,所以我娘如今极是为难,索性不管我二哥婚事了。横竖我大哥已经生了两个儿子,王家有后,我二哥便是晚几年成亲也不要紧。”

好嘛,英华小娘子这一番话说,既摆明了她娘不管儿子婚事是不得已,又表明了王二郎晚几年结婚没压力,虽然一个拒绝字没说,但是态度鲜明而坚定表明了立场:我妈管不了,我哥不想婚。

李氏后面话全让她堵住说不出来,还没法恼她,指着她啐了一口,笑骂:“看你这张巧嘴,舅母不过随口问问,你就把你二哥老底都掀掉了。”

英华撒娇道:“我跟舅母谁跟谁呀,我们家老底只掀给舅母看,别人要看我才不掀呢。”

李氏站起来,笑道:“我去瞧瞧你亲舅母和你小表弟去,那地方不是你们女孩儿能进去。九妹这一向心里都不大活,你陪她出去转转,劝一劝她。”

英华晓得混过去了,便过来牵杨九妹手。杨九妹顺从让英华把她牵出去,到了夹道,英华要朝二门走,她却站住了脚,轻声道:“听说这后头花园子不小,你带我进去转转吧。”

后头花园虽然不小,但是自从树娘搬进来住之后,园子里仆役奔走不歇,人来人往,找个清静地方实是不易。英华带着九妹走了许久,只有东北角上花圃没有人。杨九妹看花圃边有一个石桌几个石鼓,便挑了一个坐下,翘起嘴,嗔道:“我才不要嫁你二哥,我喜欢恒表哥,除了他,别人都不嫁。”

英华还来不及搭话,她自家眼泪先掉下来了,一边哭一边诉:“恒表哥没有良心,随便娶谁也不娶我。”

英华掏手帕给她擦眼泪,劝她:“他那人今日喜欢这个,明日喜欢那个,娶了亲表妹,总要一心一意对待,与他实是难事。随他娶了哪个,让他妻子伤心难过去就是。”

杨九妹抢过手帕揩泪,恨道:“我也这样想过,可是晓得他定了亲,我……我又觉得若是让我做他妻子,便是让我日日难过也是好。”

“你难过杨家舅母就要难过,杨家舅母难过,全家都要难过。”英华哎了一声,啐她:“你一个人难过也罢了,难道要叫全家都陪你难过?”

杨九妹怏怏低头,低声道:“我晓得我不能做错事,让爹娘为我难过。所以大表嫂教我法子我都没有用。”

英华晓得杨九妹喊赵恒哥哥大表哥,不禁奇道:“世子妃教了你什么法子?”

“她教我趁恒表哥吃醉酒,装做他姬妾扶他回屋。说若是我和恒表哥生米煮成熟饭,恒表哥便只能娶我为妻。”杨九妹涨红了脸,把手帕拍到石桌上,显然是恼了,“我以前一直以为大表嫂是正经人,所以有心事都和她讲。她把恒表哥灌醉,还帮我出了这么一个主意,……”

英华扶额,难怪李氏夫人会带着杨九妹到杭州来,又难怪李氏急切间寻不到合适对像,要把杨九妹嫁把她二哥,这是怕了世子和世子妃两口子了。英华歪着头想了好一会,才想到劝说杨九妹话,笑道:“我二哥虽然没有赵恒生俊俏,极是顾家会疼人,你嫁他做我二嫂不好么?”

杨九妹推英华,啐了又啐,道:“你二哥才不肯娶我呢。我也不要嫁他,你别乱出主意。我娘是急慌了,过两日她自己想明白就好了。”歇了一会又道:“恒表哥写了信说要娶你,你为什么不肯嫁他?”

“我有喜欢人。”英华垂眼微笑,“不是人人都喜欢你恒表哥。”

“我晓得你不喜欢他。”杨九妹笑容微妙,“可是恒表哥喜欢你,他从来没有说过要娶哪个,只有你……可是你偏不喜欢他,这是他报应。”

英华笑一笑,道:“他和八郎我心里,都和我二哥一样。”

杨九妹听到这话,愣了一下,转瞬笑道:“八哥写信回家说想求李家芳歌小姐为配。他到家又求了祖母好几次,这一趟到江南来,我娘打算瞧瞧芳歌小姐。你和李家小姐熟不熟,能不能想个法子不动声色把她约出来见一面?”

芳歌和八郎彼此有意,本是能帮就要帮。英华思量许久,她约不出来,但是现放着李知远,亲哥哥带亲妹子出门逛一逛不是难事,爽回答道:“我来想法子。”

杨九妹欢喜搂住英华,用力摇她,赞道:“太好了,就知道你会帮我八哥。”

英华啐她道:“你方才不是还伤心么,怎么现又会笑了?”

“你不提,我不想,就没有那么难过啦。”杨九妹望天叹了一口气,又换了笑脸,道:“你提他,我现又不活了。你赔我,杭州有什么好吃好玩,带我去找。”

“有一件事,我想你听了会活。”英华贴着杨九妹耳朵,轻声道:“我们家一个亲戚从青楼买了一个美姬,生极像潘晓霜。”

杨九妹惊讶眼睛都瞪圆了,许久才问:“有多像?”

“反正特别像。”英华眨眨眼,笑道:“这个亲戚现一门心思要娶我表姐为妻,不晓得我们这个亲戚会不会把这个美姬转手卖掉。”

许久,杨九妹把掉了下巴合起来,吁了一口气,道:“要不,咱们去见一见这个美姬?”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115皇帝的表妹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2扶摇皇后作者:天下归元 3庆余年 第二卷 在京都作者:猫腻 4九州缥缈录作者:江南 5九州 · 缥缈录2 · 苍云古齿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