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第146章 柳家的胜利

第146章 柳家的胜利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第一百四十六章柳家的胜利

李知远情知照他那几位舅母在他家那个吵吵劲,英华领了他先生的命一头撞上去,受委屈是肯定的。那几位舅母想他做女婿,还有气憋着呢。所以他在王翰林的书房磨了两时辰,借口回家取画笔,就溜了出来直奔柳家。

五柳镇上一派喜气哎,人人脸上都带着笑。柳家欢乐更甚,李知远一路进来,光在帐房外头的那条长走廊上就看见不下六个老管事,胡子都花白了,都边走边哼小曲儿呢。老管事们平常眼睛都瞪在天上,看到李知远点点头就算很客气的了,今日老远看见他就冲他笑,还有一个美不滋滋的招呼他:“小小姑爷来了?小小姐陪着三娘子到内宅去了,后头寻她去。”

李知远转出来走边门进夹道。柳家舅母才到几天,之前柳家舅舅吃饭睡觉都是在三省草堂那边的,所以这后头他还是头一回来。守二门的倒是认得他,使了个小丫头领他进去,说:“三娘子和小小姐陪少夫人吃酒呢。小小姑爷找去了,极少也要吃一壶!”

说得李知远腿就抖了一下。跟丈母娘一块儿吃饭的时候,丈母娘是不劝酒的。他还没跟杨氏舅母吃过饭,不过照杨八郎那个酒量来看,他这一壶吃下去够呛。然他是专程来安慰英华来的,英华为着他受气,他吃一壶酒算什么,拼了!

等他摸到后宅小花园的亭子边上时,是真吓到了。亭子外头摆着一个架子,架子上全是小酒坛子,他丈母娘和杨氏舅母一个搂着一个小酒坛在拼酒,英华倒还好,没搂酒坛子,她使的是一尺来高的银酒壶。英华脸蛋红扑扑的跟抹多了胭脂似的,她摇着那个酒壶还念叨呢:“舅舅又骗我,几种酒怎么能混在一起变成彩虹?”

这是心里存了气要借酒消愁?李知远脑子一热,也顾不得丈母娘会甩他眼刀了,三步并做两步抢上去夺酒壶。英华赶紧把酒壶搂怀里,抬着醉眼看他,愣愣的说:“李知远,你干嘛抢人家东西?”

英华吃醉了酒的模样李知远也是头一回看见。不只脸蛋红,连上眼皮都带着粉红,嘴唇更是红的跟才洗过的樱桃似的,娇艳欲滴。那个醉里带着三分天真的神情,格外的招人喜欢。

李知远哄孩子是拿手的,把手伸出去,笑道:“英华妹妹,乖啊,酒喝多了头要疼的,把酒壶给我。”

英华妹妹老老实实把酒壶交出去了。那边杨氏舅母大笑,指着李知远道:“三姐,你们家这个小女婿,真会哄人。”

柳三娘是真醉了,酒坛子搁桌上,看到李知远站英华身边,惊道:“咦,你们什么时候成的亲?我怎么不知道!”

杨氏舅母拍桌大笑,拿脚踢桌子底下,道:“夫君,三姐先醉了,你输了。”

桌子底下伸出一只男人的手,用力一拽,杨氏舅母倒下去,挣扎半天没爬起来,干脆就不起来了。柳三娘弃了酒坛,摇摇晃晃去拉,嘴里还说:“英华,把你舅舅舅母弄屋里睡去。”

英华还愣着哪。李知远扭头瞅瞅,几十步之内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方才带他过来的小丫头都不晓得跑哪里去了。他忙把英华推丈母娘身边去,说:“你守着师母。我去喊人来。”一溜烟朝外跑,跑到花园门口,有几个使女正好路过,他看见一个黄莺认得是丈母娘的使女,忙喊:“黄莺姐姐,师娘吃醉了。”

黄莺忙问:“我们二小姐呢?”

“好像也醉了。还有舅舅和舅母。”李知远甚是纳闷吃酒的时候边上一个人都没得,不过这是柳家的家事,他不好说什么。

黄莺忙使人去喊杨氏的使女,她也不先过去,等杨氏的使女们带着几个管家过来,大家一起奔花园那个小亭去,使女们把杨氏和柳三娘扶起来,两个大力的使女就把人背走了。

黄莺去扶英华,英华还拿脚踢她的舅舅,说:“舅舅,你唱那个小曲儿给我听。”

管家们去扶柳家舅舅,柳家舅舅醉眼朦胧抬头看到英华,就唱:“在河之洲,月上柳梢头,独上兰舟。”怪腔怪调欢乐非常,再一转头看到李知远,他又唱:“诗书万卷 ,落纸如云烟 ,下笔千言 ,须无一字不用典,离题万里若等闲 。”一边唱一边傻兮兮的笑。

柳家舅舅唱的都是什么东西?李知远大惑,众使女大窘,只有英华跺脚拍掌叫好,喊:“舅舅再来一个。”

二小姐,你和舅老爷这是要闹哪样!黄莺臊得头都抬不起来了,讪讪的替二小姐描补:“姑爷,我们二小姐,这也是头一回吃醉。”

同时,柳家舅舅的一个管家也开口了:“我们老爷就爱逗小小姐吃酒,吃醉了还爱教小小姐唱几句歪词。”

黄莺更臊了,面红似滴血,嗔道:“六叔,你又拆我们台!”

那个管家嘿嘿嘿拖着柳家舅舅跑的飞快。杨氏的使女笛子忙道:“小小姑爷,我们老爷吃醉了爱乱唱,酒醒了不认帐的。一会儿只怕本家老爷和亲戚老爷们都要来,都醉成这样了要怎么办!小小姐倒像是不甚醉,您陪着她到前头帐房去拦一下。”

黄莺扶着英华,一边数落她吃醉酒,一边问她:“头疼不疼?知道等会看到亲戚老爷们说什么?”

“舅舅教了,叫我说……”英华想一想,笑了,“高兴的自己回家关着门吃酒去,醉了睡一觉,明早起来照旧干活。”她一转头看到李知远,推开黄莺就把手伸向李知远,黄莺拦着不许她伸手,她还闹,隔着好几个人跟李知远说:“知远哥哥,今天舅舅好快活,你能吃酒不,陪我舅舅也吃一壶。”

李知远忙答:“好,舅舅醒了咱们再把他灌醉,你慢些走路,仔细崴脚。”

英华没崴脚,落在后头的笛子听到这话,脚倒是崴了一下,她也没喊疼,使了个金鸡独立的势子,把崴的那只脚弯到面前,自己使手扳了一下,放下脚跳了两下,面不改色指挥使女们把三个烂醉的主人抬后宅去了。

李知远跟在英华后头去了帐房,果然帐房外头的大厅里已经站着十来位亲戚老爷和大管事,还不停的有人进来,见面打招呼都换了词儿,一个说“恭喜同喜”,另一个就回“一起发财”。李知远看的都愣了,柳家这是摊上了什么样的大喜事,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这样快活,难道赵恒当皇帝了?

看到英华晕乎乎的被黄莺扶着。有一位大管事就笑,说:“咱们来晚了,看小小姐醉成这样,我们老爷肯定醉的都趴下了。”

英华摇摇晃晃过去给亲戚们行礼,结结巴巴把她舅舅的话说了。大家哄堂大笑,都说:“走,我们也回家吃酒去!”

这群叔叔伯伯散了,英华在帐房里间歇了有半个时辰,吃了一盏醒酒汤,又擦了两次脸,黄莺看她彻底清醒了,才放心离去。英华叫人泡了一壶菊花茶,请李知远进来坐窗边吃茶,问他:“你来做什么?”

auzw.com “老师把你使去新镇去,我思量着你必受气,来劝解你几句。”李知远摇着手里的细白姿茶盏,茶盏里头茶汤嫩黄,菊花香气芬芳扑鼻。

英华笑,问:“你要怎么劝解人家?”

“你受委屈也是因为我。当时先生喊叫我捎信与你,我就想跟跟你一起去来着。”李知远笑,“再一思量,我不在吧,舅舅们肯定不好为难你的,舅母们闹的要是太过了,舅舅们肯定要拦她们。你就是什么也不说,装个委屈也过去了。我要是去了,舅舅们肯定不好出头说话,舅母们看我在,说你不至于,只能使劲挑房子的毛病。其实那样还是落你面子。”李知远抓头,“其实我大舅和大舅母都是明白人,后头陈家穷下来,又偏要在差不多的老亲家里说亲,几位舅母都有点……怎么说呢。”

“我晓得的。”英华把茶盏放下,“王家也有这样的亲戚,其实人都蛮好,不过呢,一辈子不出二门,也没什么要紧的事要操心,女人们一多,闲着能干什么?比吃比穿比儿女,你多了我少了有事没事掐一掐当解闷儿。就说你那两位舅母吧,真不是坏人,闹一闹其实也是不想做邻居,我倒觉得她两个人心意相通。”

李知远扬眉。

“走几步路,能是多大的事儿,更别说隔壁多三间楼这种理由,”英华一点都没有受委屈的样子,“我看你那两位舅舅后来也是被她们闹明白了,瞪着她们,一句话都没吭。你十舅舅站出来说换房子,你舅母答应的那个快哟,另一位舅母就一句话也不说了。他们家有事也不直接说,非要闹一闹,我是外人看热闹倒觉得挺好玩的,他们就不累?”

原来英华妹妹是怀着看热闹的心情去的。李知远顿时觉得他揣磨了好几个时辰想要安慰英华妹妹的话说不出口了,他低下头,很是认真的喝茶。

“咳,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前几天舅母们也是这么闹芳歌的,沈姐看出来她们是想让我走人情找你们买房子,提点我几句。”李知远想到他妹子被舅母围到当中那个惨相,苦笑道:“这都什么事儿,有事直接说不好?绕一圈,事是替她们办成了,倒还像是我们上赶替她们办的。我们受气,她们还一副我们欠了她们人情的样子。”

“南边人就是这么不爽快。”英华看到李知远那个恼样,除了笑还是笑。

“哎,我们都是南边人,你就极爽快,我也是有什么说什么。”英华把陈家亲戚当外人,她不恼,李知远却恼了,恨恨的说:“这几个舅母!”

“我瞧你的舅舅们都嘴笨,但是心里还是很明白。”英华笑了,道:“不过闹了这一回,以后陈家再来走人情,从我这里走可不成,不然我在柳家说话办事人家都能把我不当数。以后你舅母们有事不直接,还这样闹,我只装憨不出力。”

“在曲池府我就和舅舅们打过招呼,不给舅母们娘家走人情。”李知远笑,“舅舅们也怕这个呢。自己家的房子还没弄妥当,拉拨别人家干什么!舅舅们对我还不错,他们的住处我帮着张罗。舅母们娘家的亲戚,关我屁事,别说你不必理,我都不想理。”

李知远虽是笑着说话,不过话里的怨气也很明显。英华想一想陈家小姐们是怎么对沈姐的,也就释然。沈姐典给李家生孩子,其实也是个命苦的,她在李家守着孩子,虽然吃好穿好,却只能在人后生活一辈子,不好出门,不好正大光明和亲戚来往。若是陈夫人自家能生,何须用她?虽然沈姐留在李家很尴尬,但是不能不说,她留在李家,李知远他们会避开很多的麻烦。为着孩子们将来不麻烦,她宁肯委屈自己一辈子不能在人前抬头,也当待她客气些。

留沈姐在家,有妾之实无妾之名,除了生孩子,她什么事也做不了做不成,其实与陈夫人并无大碍。陈夫人都想得开,能客客气气待沈姐,陈家女眷就是私底下待沈姐客气点,也是替陈夫人做里子。李知远就不只会对陈夫人娘家效力,对这些舅母娘家的事也会尽心尽力。她们这样做,反弄得几个孩子心里都不喜欢她们,与陈夫人又有何益?

英华替李知远又添了点茶汤,笑道:“你也想开些。你母亲待你是真好的,我觉得你的舅舅们也很不错。我娘对我二哥和我大姐,有时候真是有心无力,黄家的那些舅舅们,还是亲的呢,净扯他们后腿。拿我大姐的婚事来说……算了,我大姐和姐夫现在处的很好,姐夫人好又听她的话,旧事我就不提了。”

梅家十五娘这事闹的,还是不要提了吧。李知远就问:“今天为何大家都这样高兴?”

“啊呀呀,大喜事呀。”英华快快活活的说:“那两家一起拿出来占地补偿的办法啦。”

李知远看英华这个样子,忙问:“他们是不是干蠢事了?”

“是呀是呀。”英华乐不可支,“他们要查地契!你晓得是怎么查的吧。”

这个李和远还真知道。就是买人家田地的时候,顺着契书往上查人家的交易记录。本来这个契书在官府上过档子,大家写好合同,买主拿着原地契去官府换新契书,做记录存档,再把银子给卖家,大家就两清了。但是土豪劣绅们要是肯老老实实公平买卖他就不是土豪劣绅了,他一定要去查这块地的历次交易记录,一直查到没有记录,再弄人来证明这是祖产飞地什么的,或者干脆让官府的人出面说这是官府失地。这种事泉州萧家就没少干。老百姓们肯打官司敢打官司的毕竟是少数,遇到这种事软和的吃点亏贱卖把萧家也就算了,硬气的被人家耍手段敲打敲打也只有认了,真要写状子打官司的毕竟也是少数,气的上吊跳河的都比告状的多。可是泉州离着京城远,萧家干这事的时候还抱着潘家大腿,他不找官的麻烦,官都绕着他走。小百姓的状纸递不到李知府面前,李知府也不能把萧家怎么样。新京城怎么也是万众瞩目,有个动静皇帝马上就能晓得,他们怎么敢这样干?

李知远都不能相信他们居然敢在新京城来这一套!他愣了半天才说:“干这种缺德事,他们不怕富春百姓上京城告御状?”

“他们后头有赵元佑撑腰,再说了干这种事,”英华笑了,道:“只要放个风声出来,自然有人会闻风而动凑上去效劳。本来还有人说柳家各种不好,等他们一动起来,我舅舅就被比成了圣人有没有?等他们弄的怨声载道,柳家就可以站出来干点实在事了。没有坏人比着,柳家再厚道也不显呀。”

李知远默然,平头小百姓被这么折腾一下,日子肯定不会太好过。但是人性呢,就是这么现实。如果一开始就只有柳家负责新京城占地补偿的事,不管柳家怎么做,都会有人跳出来说不公道,柳家的对手也不会消停,吵吵多了,能念柳家好的人也不会多。

但是一开始就弄三家相争。柳家抢先一步,占地补偿极为公道透明,那两家若是也照柳家的标准去行,他们就不要想赚钱。不赚钱白辛苦几年谁乐意?他们要赚钱能怎么办?他们的办法不如柳家的实惠,老百姓肯定不乐意会闹。反正都是会闹,为什么不下手狠一点?横竖皇帝还没表态,坑的只是富春县的百姓,百官和皇亲国戚们只要不吭声都有好处分,怕什么?最多皇帝追究的时候,把出头办事的天长杜家之流弄几个出来做替死鬼就是。

李知远想想领头的天长杜十七都暗投柳家了,可不是被逼的无路可走嘛。杜十七若是不想将来被清算收拾,他只能向柳家靠拢。

等别人闹够了,柳家再站出来收拾残局,前面新京城的地价又抬的足够高,柳家的赚头也不会少。柳家布这一局,算的真远真大,而且是阳谋,人家明明看出来了,还拿他没办法,再不情愿,也只能被他牵着鼻子走。

“舅舅的胸襟真是大。”李知远心悦诚服。

英华的眼睛闪闪发亮,“我没事就琢磨我舅舅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那样做。越琢磨越有劲儿。我娘也说,明明好多事他做出来大家都觉得奇怪,可是过几年十几年回头一看,才发现,哎哟,我舅舅已经占了先机,别人只有跟在他后头吃灰的份。”

而且柳家有好处也不独占,从来不把事做绝,对手能拉拢的就绝不把人推开。李知远在心里默默的补了两句,深深叹服:柳家舅舅哟,你老人家的本事,做皇帝做宰相都够了,做商人真是屈才。

两家联手施行的占地补偿办法也似上次那样贴在曲池府各处和富春县城门以及清凉山各处,办法和柳家一样,占地还房子还商铺还钱自选,地价也是五十两一亩,唯一的区别就是比柳家的告示多了一行小字:为防歹人冒认地主交易,交割地契必需查档。

紧邻着这张告示,也一样贴着地主的名单。前面提过,划地盘时,柳三娘是把王家的地都绕开的。王家的地离着清凉山不算太远,王家全族都在榜上哟,王耀芬就排第一个,王翰林的儿子王耀祖的名字就排第二。

英华亲自瞧过那个地主的榜,王耀祖的名字底下,有清凉山一带水田两百亩,富春县城附近的山地四百亩。她大哥瞒着爹娘倒腾的地可真不少,不晓得有多少是黄家的。这个亏可吃的不小!英华看着榜上密密麻麻的王字,笑着摇摇头。过一阵子,她爹那里就要热闹起来喽,王家亲戚们上门来找人情,她爹只须对着王家亲戚们摊手:我也没有办法啊。

作者有话要说::)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第146章 柳家的胜利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2第三卷 鸳鸯谱作者:寂月皎皎 3琅琊榜作者:海宴 4九州 · 缥缈录1 · 蛮荒作者:江南 5山河枕作者:墨书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