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90胡说八道戳死你

90胡说八道戳死你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她没有当场发作?也不曾冲你挥拳?”贤少爷捏着清小姐交给他手帕,眉毛皱如墨虫。

“不曾。”清小姐看着哥哥,小心翼翼道:“哥哥,咱们非要坏她名声?她名声不好,妹子也不好许人家啊。”

“狗屁。”贤少爷把手帕揉成一团,冷笑道:“就咱们现这样,能给你找什么样好人家?”

清小姐低下头,无声哭泣起来。

贤少爷腾地站起来,屋子里走来走去,极是暴燥。五姨把他们挪到这边来,还捎带送了一石米一车柴并油盐诸物。萧家兄妹过惯了奢侈日子不晓得留后手。搬家之后买家具,买陈设,萧贤又备了礼去梅山书院拜先生,设宴结交同窗,不过三五天就把兄妹两个积蓄几十两银花了个干净。

到今早米缸见底,萧贤摸摸荷包也是空,便依着旧例使管家到外帐房借钱,那管家原是福寿人,出去打了个转回来,道:“外帐房说五娘子已是掏私房把少爷八十多两旧债还清了,然少爷如今不是柳家管事,是不能从外帐房借钱了。”

待说五姨不管他吧,五姨又替他还了旧帐,待说五姨照管他吧,如今连饭都吃不上了。萧贤恼要死,思来想去,萧清每个月从内帐房还能领二十两月钱,便叫萧清去预支几个月月钱,顺道再叫内帐房送几石米来。

偏清小姐到柳家大宅去了一趟,被王英华又吓又唬又气,只捏着人家一张旧手帕来家。贤少爷提着不能当银子使不能当饭吃手帕,恨不能隔空甩到王英华脸上。

“你再去。”贤少爷恼道:“若是他们不让你进去,你就站大门口哭。王英华要是出头来找你,你别理她,只站那里哭。”

“我不去。”清小姐扭头,道:“那是丢脸事,王英华会打我。”

“她不敢真打你,只管去。”妹子居然不听话了,贤少爷脸都黑了。

“我不敢去。要去哥哥自去。”清小姐虽然怕她哥哥,然贤少爷脸再黑也不会动手打她,比不得王英华说打就打,五姨又偏心装看不见,她挨打也是白挨打,是以她就拿定主意要离表妹拳头远些。今日与其说是恼了,还不如说是怕王英华恼了真打她才跑。

清小姐死活不肯去,贤少爷也无法,箱子里翻出两件旧绸衫叫管家拿去当了五吊钱去买米,一夜不曾睡,思量明日亲去柳家大宅,必要闹王英华颜面扫地,退亲跟他。

且说第二日早上,柳五姨因昨日累着了,早饭后吃过药补眠。英华服侍五姨睡下,把一天开支都打点停当,聚清槐居管家们各自散开。她得了空闲歇息,便叫点一炉香,换了舒适家常旧衣,窗下写家信,小海棠边上拂纸磨墨。

红枣和林禽外头廊下荫凉处做针线。红枣心疼自家二小姐,道:“我们二小姐自从到杭州来,可曾歇过一会?如今下巴都累尖了。夫人不是说过么,二小姐将来出嫁了也不许她管家,如今倒让二小姐这样忙碌。”

林禽也笑道:“管家原是费心费力不讨好事。咱们得空劝劝二小姐,把这个管家差使辞了也罢。”

英华听见她两个这样说,不由笑道:“你们当我乐意管家呀。我也愿意没事逛逛,看看闲书多好。虽然管内宅帐是个小差事,若是经手人起心想弄银子,五姨吃用上是不敢克扣,从哪里弄钱?还不是从管事吃用上扣?迁都这样大事正是要用人时候,务必要衣食住行这些小事上让管事们安心,是以必要有个靠得住又不肯弄钱人来管。如今满宅人数来数去,可不是我合适?”

红枣笑问:“难道诺大柳家就不出一个合适人来管内宅?”

英华叹气,道:“别人管帐,五姨还要费心看帐对帐,我管能叫五姨少操点心,每日多一个时辰歇息,便是累一点也值得了。若是五姨累倒了,可怎么好?你们两个心疼我我晓得,别再抱怨了。其实我也就累这几天,等舅妈来了肯定不用我再管。”

正说话间,柳一丁从院外进来,看到英华窗边,老远就苦笑道:“小小姐,贤少爷嚷着要见你呢。”

“公事无交,私事无涉,不见。”英华皱眉,道:“下回再有这样事,不必进来禀我知道。”

“他说是来还小小姐东西。”柳一丁脸皱跟核桃似,“还说:小小姐定了亲就不当借他妹子手捎东西把他,总之,前头管事院里乱七八糟说了一堆,依小愚见,还是见一见?”

英华愣了一下,自己并不曾与清小姐什么东西啊,莫不是不小心丢了什么,就问林禽:“我小东西都是你管,可曾少什么了?”

林禽笑道:“临来之前夫人就特为喊婢子去叮嘱过,咱们亲戚家住着,二小姐又是时常到前头见管事。这些小东小西务必看好,是以婢子都记有帐,每日二小姐出门回来婢子都要查考。休说小姐,便是跟着小姐出门小海棠都不曾丢过这些。”

英华想了半日,才想到昨日问三叶嫂子讨手帕给清小姐擦脸,莫不是那个手帕被清小姐顺走了,就使小海棠去喊三叶嫂子来,问她是不是丢了手帕。

三叶嫂子也不曾注意少过一块手帕,想半日才想起来,拍大腿笑道:“一块旧绢帕子,又不是什么好,我也没想起来丢哪里。不是小姐问,都想不起来原是昨日给清小姐擦用,过后就忘了。想是清小姐也混忘了,当她自己东西带回家去了?”

一块与清小姐擦脸旧手帕怎么到了贤少爷手里,他还捏着手帕前头管事那里胡说,这是个什么意思?英华越想越恼,觉得贤少爷此举纯是来恶心人。他既然这样,亲戚情份就不能顾及了,便是五姨打拦,也还是要揍他一个狠。英华想了一想,道:“三叶嫂子,一会你看见贤少爷手里帕子确是你那块,你就羞答答上去把帕子夺回来。”

这……三叶嫂子顿时就脸红了。柳一丁咳了一声,低下头偷笑。

英华想了一会又道:“林禽你也跟着去。若是贤少爷还要胡说什么,你看我眼色,你就嚷嚷说我东西是你管,样样都记有帐,并不曾丢东西,嗯……我还要吓一吓他,红枣与我寻把剪刀来,我揣袖子里。”说罢了又安排小海棠:“我们出门你就去后头,把这些事和双福说,就说我揣着剪刀去见贤少爷去了。”

说罢又点了十来个做粗活丫头婆子来,道:“你们分一半人袖上棍棒,一半人回头看我眼色去按住萧贤手脚,我叫你们打,你们就亮出棍棒,除去脸和要害不要打,给我用力打他。”

英华调兵遣将毕,就叫柳一丁带路,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到前头管事院里去。

柳家管事院原是极大一个院子,里头曲尺形一个两层楼,楼上楼下十来间屋子,三四十个管事若是不出门办差,都要管事房坐班,哪一日没有二三十个管事聚这里。

贤少爷也晓得柳五姨但凡到人家家吃酒,第二日早上必要补眠,故意趁着五姨补眠时候到管事房寻席五郎说话,只说先把英华引出来,当着众管面把她气哭气跑,他说话不真也真,管事们岂有一个是老实,必定要传扬天下皆知。

auzw.com

五郎忙要死,哪有空让贤少爷到待客厅里去坐,只说大家相熟,贤少爷到底还是柳家外孙,想来说几句闲话罢了。待贤少爷从袖子里扯出一块旧手帕滔滔不绝说英华对他有意,昨日故意把清小姐喊到无人处,借他妹子手送手帕与他。席五郎实是没有想到贤少爷如此无耻,人都呆掉了,也不晓得打断他。

英华到那院里时,五郎屋外还围着一群管事听萧贤说书呢。有个机灵回头看见英华小小姐站院子里,忙轻喊一声:“小小姐来了。”大家一哄而散。这群管事里头有些人对萧贤话半信半疑,再看到英华气鼓鼓站院子当中,脸上带出来神情就不怎么好看。

英华看见这样,如何不气,站院子当中就不肯抬脚,吩咐柳一丁道:“你去把人给我喊出来。”

柳一丁瞄一眼英华小小姐袖子里银剪刀,寒光四射,心里只怕五小姐来晚了贤少爷会挨扎,小心翼翼站走道上喊:“小小姐来了,院子里立等贤少爷说话。”

少时贤少爷出来,并不正眼看英华,一脸鄙夷,道:“你来找我干什么?”

英华冷笑道:“听说你跟管事们说,说我送什么东西给你了?我自问并没有捎什么物件与你,现我人就这里,你敢把我捎你东西亮出来给我看一看么?”

贤少爷摇头冷笑,道:“你这女人就是虚伪。你既然定了亲,不该对我动心。你便是对我有意,真是想和我结为夫妻,也当退了亲再禀告父母,使人来说亲才是正理。似你这般私相授受,不是叫我瞧不起你么。”

见过无耻,没见过这样无耻。英华捏紧了剪刀,忍着气笑道:“不晓得英华做了些什么事,让萧贤公子认定英华对公子有意?不妨说出来,也让大家都听听。”

贤少爷冷笑道:“你明晓得我五姨后院,你故意妆出那副娇态后院荷塘散步,存心勾引我。你明明晓得我五姨书房说话,你还着意妆扮,当着五姨面还抛媚眼与我。”说着从衣袖里抽出一块旧手帕晃了晃,说道:“昨日我妹子来,你又避着人与她一块旧手帕,是不是?”

英华气笑了,伸出三根手指头道:“就这三件事?没别了?”

“我一共和你不过见三次面,三件还少?”贤少爷笑一笑,扭过头道:“你生虽然美,可是行事实让人瞧不起,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喜欢你了?”

小海棠不晓得什么时候凑到英华身边来,扯了扯英华衣袖。英华便晓得五姨来了,既然五姨现不过来,想是放手让她处置,因道:“我就和你就一件事一件事辩一辩。第一件,我住地方和五姨原是后门相连,两边住都是女孩儿。萧公子你便是有事寻五姨说话,难道不应该从前门走么?你偷偷摸摸翻墙我们后院做什么?”

萧贤只说世上女孩儿都是脸嫩,王英华便是再能干再有本事,倒底是个十来岁小姑娘,他说那些话必能当场把人说哭,只要王英华一哭,还不是他说什么是什么?谁曾想英华只一句当走前门就把他问住了,他也算有急智,张嘴道:“我何曾偷偷摸摸翻墙,我原有急事要见五姨,走后门近几步。”

柳一丁瞄一眼站院门口五姨脸已铁青,觉得自己当上场了。走上前道:“女眷所原当回避,有事也当通传,得允许才好进。那边后门钥匙原是与清小姐,便是清小姐不懂事把钥匙与你了,你也当到前门请人通禀。说都不说一声儿,自家开了后门闯进后院,是个什么意思?不是存心去偷看女孩儿是什么?”

英华冷着脸道:“萧贤少爷,你存心不良偷进后院,第一条就不必说了,也不可能似你所想。再说第二件事。五姨书房里不只你一个人罢,休说五姨上座,书房里大大小小丫头也有七八个,我若是言行不端庄,是旁人都眼瞎了看不见,只有你一个看得见么?”

萧贤拿眼看席五郎,席五郎早瞄到柳五娘院门口站着呢,哪里敢上前说话,低着头只装看不见。萧贤冷笑数声,道:“你如今管家,人都偏着你,自然是你怎么说怎么是了。”将那手帕一扬,道:“可是这个物事做不得假,是你赖不掉吧。”

英华笑一笑,道:“萧公子,实不相瞒,我每次出门回家都要检点手帕荷包,为就是防着有人起了坏心,拿着我东西到处宣传败坏我名声,污我清白。你手里这块手帕,还真不是我。”说罢回头,扬声问:“咱院里谁丢了手帕?”

一群妈妈和使女你看我我看你。三叶嫂子扭扭捏捏站出来,羞答答道:“小妇人丢了一块旧手帕。”

英华便道:“你上前瞧瞧,是不是萧公子手里那块。”

三叶嫂子一步一扭扭到贤少爷面前,羞态让人不忍直视,扯住那块手帕拉开来看一看,欢喜道:“这是小妇人,上头还绣着人家表记呢。”说着就往怀里扯。

贤少爷被三叶嫂子羞态吓着了,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三叶嫂子已是把那块手帕握手里抖开给那群妈妈使女看,苦笑道:“我娘家姓田,所以手帕上都绣个绿丝线田字做表记。不晓得萧公子为何要认定这块手帕是咱们小姐。”

那块旧手帕一角,果然使丝线绣着一个田字。林禽便从英华袖子里抽出一块手帕,走到三叶嫂子身边抖开,道:“咱们小姐虽然不爱奢华,也不使那样。”

两块手帕太阳光底下一照,一块半不旧,下角绣“田”字只能说还算精细。另一块虽也是半不旧,料子好了不晓得多少倍,太阳光一照,越发看得出那块手帕软厚轻密,是上等纱料,手帕一角绣着几茎墨叶一枝青兰,活灵活现好似画儿,极是雅致,却无表记。这两块手帕俱是旧,哪一块是小姐用,哪一块是老妈子用,一目了然。

林禽又道:“我们小姐东西都记有帐,每日都要查考,若是丢了什么,翻帐一查就知。不是随便我们院子里偷块手帕就说是我们小姐。”说着眼泪就出来了,泣道:“这般诬我们小姐清白,是当我们是死人么。”

英华冷笑道:“萧贤,我不晓得我哪里得罪了你,你和你妹子一而再,再而三说那种恶心人话。”说着把剪子亮出来,喝道:“你不仁我不义,你不想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给我把萧贤按住,姑奶奶我今日不扎他个满脸开花,我就不是柳三娘女儿。”

英华带来妈妈丫头一哄而上,去扯萧贤手,去抱贤少爷腰。七手八脚就把贤少爷按倒地。众管事和席五郎实不不曾想到小小姐性烈如此,说动手就动手,俱都愣住了。再遥看柳五娘院口袖手呢,就没有人敢上前打拦。

英华举着剪刀就去扎萧贤脸,那手稳稳执着银剪,磨得雪亮剪尖直逼萧贤眼珠。

萧贤看雪亮剪子就要戳到面前,唬怪叫乱扭。英华一剪就戳进贤少爷发髻,把剪子扭了几扭,就把贤少爷发髻剪断了。贤少爷披头散发,扭来扭去尖叫,活像个鬼,偏两手被牢牢按住,哪里挣扎得开。

英华举着剪刀比划,好似寻下剪处,道:“你乱说污我清白,我要先扎瞎你眼,划花你脸,叫你活不成。”就拿冰凉锋利剪刀贴贤少爷脸划来划去。

休说扎瞎了眼,便是划花了脸,也没得资格考进士做举人呐,贤少爷一心想做官人,冰冰凉剪子抵着脸,就要扎进肉里,如何不怕。唬他眼泪都淌出来了,大喊:“不要扎我。是我错了。”

英华费好大力气,等就是这句啊,闻言慢悠悠道:“你错哪里?”

“我只说说了那些话,你必气哭,要五姨替做你主,我便要外祖父替我做主,这事闹开你婆家必退亲,你无人可嫁,只有嫁我。”贤少爷只觉面上一凉 ,大喊:“是我想错了呀,你看五姨面上饶了我吧,我再不敢了。”

英华冷笑着把剪刀收起来,道:“想娶我就使这种下三滥手段,我呸。”退后几步,道:“把你们准备棍子亮出来,打。”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90胡说八道戳死你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锦衣夜行作者:月关 2阿麦从军作者:鲜橙 3第三卷 鸳鸯谱作者:寂月皎皎 4琅琊榜作者:海宴 5官居一品作者:三戒大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