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殊途同归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耀祖挨了半日打,郎中替他伤口上药又疼了不得,事毕黄氏给他喂了一碗燕窝汤,闭上眼睛就睡着了。耀文和耀廷看他能吃能睡,晓得打不重,辞了黄氏出来,两个也不回西院,走到后门喊守门,说是要踏月走走。

乡下地方并无宵禁,守门因他们是客人也不多事,开了门放他们出去。亲兄弟两个沿着穿镇而过小河缓行。

耀廷便道:“耀祖哥叫驴踢了,咋这样说自家妹子。”

耀文喝道:“你才叫驴踢了,咋这样说自己兄长。”

耀廷送给哥哥一个白眼,折了一根柳条去河边抽水耍子。耀文叹了一口气,道:“要是咱一家都京城风光,就把你一人丢乡下,你肯不肯。”

耀廷跳起来指着哥哥:“凭什么让我一人乡下?”

耀文扯断弟弟手上柳条,搓成一团丢了出去。“二叔把耀祖哥赶回乡下,又把前头二婶陪嫁都交给他,族里都怎么说耀祖哥?耀祖哥委屈呐。”

“那他也不能指着亲妹子胡说八道。”耀廷冷笑道:“幸亏今天全是自家人,不然二叔非打死他不可。”

“你这个蠢材!”耀文弟弟额头凿了一个暴栗,“他是指着英华妹子说二婶不是。”

“二婶有什么不是?”耀廷不服气说:“我觉得二婶挺好呀。”

“二婶不姓黄!”耀文摇着头道:“前头二婶才没时候,耀宗才两个多月大,黄家老太太亲自去京城把耀宗抱回富春来,后来就说把黄九姨嫁给二叔做填房。我记得二叔为了这事还特为回家找爹商量。当时我就爹书房里玩,爹和二叔以为我小不懂事,说话也没背着我。”

耀廷好奇道:“怎么商量?”

“二叔说亲姨娘做了后母,万一对三个孩子不好,有冤都没处诉。”耀文回忆了一会,才道:“好像还提到黄家很不满意二叔寄钱回家补贴书院。爹爹怎么劝二叔我忘了,就记得后来爹爹和二叔喝了不少酒,抱头大哭。”

耀廷想像不出威严父亲和同样喜欢板着面孔叔父喝醉了抱头大哭样子,惊奇看着哥哥。

耀文苦笑着摇头道:“清官难断家务事,二叔是咱们长辈,耀祖哥又比咱们两个大,莫议论了。”

“也是,好容易有个清静地方看几个月书,专心读书才是正经。”耀廷很是想得开,转身就把这些事放下了,他张开胳膊向着月亮,喊道:“我要做举人,我要娶美女。”

耀文啐道:“你就就那点出息。”

耀廷笑道:“三哥,你不想娶京城美人,为什么上回人家来说亲,你一个字不听把人家赶走了?”

“咱们家穷只剩个空架子,娶得起也养不起。”耀文摇着头长叹道:“远不说,似眼前这位黄氏嫂嫂这般能花钱,也只耀祖哥消受得起。走罢,莫道他人是非,咱们今日功课还不曾完呐。”

耀文和耀廷两个西院足不出户苦读,文才比他两个还刻苦些。西院里镇日书声不歇。王翰林冷眼旁观两三日,才吩咐柳氏给两个侄儿再添个人使。柳氏嗔着老爷小气,道:“一人一个也使得。”

王翰林摇头道:“只添一个很够使了。咱们家只得这几个读书种子,太舒服了怕孩子们不想上进。”

柳氏无可无不可,就喊来老田妈送个人过去。过了小半个时辰,老田妈回来禀报:“小妇人带了人过去先给姑太太请安,看姑太太眼圈红红像是才哭过,就陪着姑太太说了会子话,原来姑太太是担心姑老爷。”

柳氏一言不发,看向王翰林。王翰林把手里赏玩一块古墨拍到桌上发出一声脆响,怒道:“没出息。什么事都只晓得哭,她自己就没有半点主意。”

“姑太太就是那个性子,你骂她又有什么用?”柳氏道:“我不晓得你们富春风俗怎么样。似文才外甥这样手脚俱全还要靠着舅舅养活小伙,我们老家是要被人骂断脊梁骨。”

“你……”王翰林道:“你有什么主意?”

“借给你外甥一笔钱,他要做生意也好,把典出去房子收回来读几年书考个举人也好,让他自立门户罢。”柳氏道:“你也不想你外甥外人面前直不起来腰。再者说,姑老爷被你骂跑了,你也拉不下来脸请他回来,他也不好意思自己跑来,让人家一家分居也不是个事。”看到丈夫有些犹豫,柳氏又笑道:“姑太太先大伯那边住了几个月,咱们直接说送银子倒显得大伯不厚道了,你只说是借。将来还不还姑太太,收不收这个钱咱们。到底孩子名声上好听。”

“也是,文才这个孩子学问是好,父母俱还要寄居舅舅家读书,只怕孩子心里也委屈。”王翰林便问妻子:“借多少合适?”

auzw.com

柳氏拿出算盘,顺手又抓来几张纸,笑问:“老爷,我多事,和你打听下姑太太当年陪嫁。”

“那时候我们家情形还好,我们只得她一个妹子,除掉族里出那份嫁妆,爹爹额外还陪了一顷水田,还花了一千多两银子与她打首饰,做衣裳。这份嫁妆,当年也算是极丰厚了。”王翰林叹气道:“谁曾想,不过二十年,她连屋子都没有住。”

“英华讲你两个侄儿铺盖上都有补丁。”柳氏似笑非笑,“大伯家情形也不大好。”

“书院花钱花厉害。”王翰林道:“大哥为了书院什么都舍得,不免苦着自家孩子了。”

“你为了书院又何尝不是省吃减用。”柳氏笑看王翰林,道:“富春猪肉四文钱一斤,粮食也不贵。我便与你算一日三十文钱,足够姑太太一家吃饭了。一个月九百文,一年一万钱。现一两银子能换一千一百钱,就算十两银子罢。十年也才一百两。再与他五十两典房钱,想来也是够。他若是有出息,进京赶考花消你做舅舅再与他出也是应该。”柳氏把算盘抖了一下归位,笑道:“一百五十两足够了。”

王翰林看着妻子这般算,也觉得一百五十两够了,便依了柳氏,吩咐人去请姑太太来说话。柳氏到卧房取了三包雪花碎银,称得份量不少,就将个食盒装好,喊了个大力丫头提到老爷手边。她冲着王翰林嫣然一笑,出来到女儿院子里去了。

王翰林和柳氏做了十几年夫妻,晓得关系王家事情,又是有银钱有关系,妻子一向都会回避,这一次也是照例回避,倒不以为意,静候妹子来。

且说英华这几日都窝小院不曾出来,听得后墙书声琅琅,晓得张文才和两个堂兄都用功,却是有些羡慕,正和梨蕊说:“官家都许女子读书,为什么就不让女子去应试做官?”就听见帘子响,柳氏满面笑容掀了帘子进来。

英华忙要去倒茶。柳氏笑道:“不吃你那个茶,敲半块凤团,叫梨蕊用松枝煮一壶好汤,再剥两碟松仁干果子,咱们到树荫底下吃茶去。”

梨蕊情知夫人有梯己话和二小姐说,便把屋里屋外丫头婆子数支开,她坐院子当中慢慢洗碗盏。

英华不晓得母亲要说什么,又不敢问,从梨蕊针线箩里捡了一块帕子看针脚。柳氏站后窗边听了一会书声,便笑道:“你小舅舅寄了信来,说迁都事定啦!”

“真!”英华惊喜叫出声来,“二哥几时回来?”

“莫喊,下个月才会有诏书诏告天下。听讲京城地方都选看好了。”柳氏欢喜道:“你小舅舅要亲来曲江寻一块好地方建作坊,他说忙完来看你,问你想要什么好吃好顽。”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什么都不要。”英华活说:“我只要二哥点回家。”

“晚上再和你父亲商量走门路罢。”二儿子眼看就要回来,柳氏也欢喜,微笑道:“方才我劝说你爹爹借钱与姑太太搬出去。你爹爹已是答应了。”

英华想到张文才为了维护她和大哥争执,又是觉得恼,又是觉得羞,还有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欣喜。听得母亲提到姑太太,她低下头摩挲帕子上绣一朵小红花,不晓得怎么回答才好。

柳氏接着说:“你文才表哥和你两个堂兄不同。他两个都姓王,和我们是一家人,不过是换个清静地方看几日书罢了,住枫叶村还是我们家,没人说他们。文才咱们家住着,说不好听点便叫寄人篱下,他有手有脚还要靠亲戚养活,怕人说话难听呐。咱们至亲骨肉,姑太太又是实诚人,还是让她们自立门户好,你说是不是?”

英华微微点头,也不言语。女儿突然这般沉默,柳氏心里却是吃了一惊。正好院门响,小丫头提水进来,柳氏便站直来走到门边看梨蕊洗汤司令,心里盘算要不要先让老田妈去打听一下张文才人品性格。

英华愣了一会神,才发现母亲已经不说话了,她下意识嗳了一声,母亲回头看她,她蓦地就是一阵心虚,结结巴巴道:“李小姐回家也有好几日了,不晓得她家怎么样了。”

柳氏便当英华方才是想着她朋友,也就放下让老田妈去打听张文才心事,微笑道:“听讲陈夫人病了,李小姐这几日必忙着侍奉汤药。我那日送她回家,陈夫人说等事了会上咱们家道谢,到时候你就能见到你朋友了。”

“哦。”英华歪头想了一想,道:“我写张笺儿寄与李小姐,可好?”

“使得,再喊厨房做一两样点心罢,你就写个字儿问候一下。莫要冒冒失失跑去人家里就使得。”柳氏便吩咐人去厨房传话做龙须酥。

却说王翰林把妹子喊来,说要与她银子助她把典出去屋子赎回来,王氏拼命摇头道:“典与同族堂叔了,人家也无房住,必是不肯赎回。银子哥哥还是拿回去罢,伯远手里存不住钱。”

王翰林怒道:“这银子是借与你,好叫外甥安心读书。难不成文才中了举就不还钱了?”

兄长发怒,王氏不敢则声,然一提回张氏族居,便是摇头。王翰林被她气半死,无可奈何说就梅里镇与她赁几间屋住,王氏才答应了。王翰林和柳氏夫妻久了,行事也是个喜欢爽,看不得妹子粘呼呼软拖拖好像一块江米糕。既然妹子答应了,他就立刻使人喊了牙子来,问得镇上有人典房,拉着王氏就去看。那处房子也有六七间屋,房主人等钱用,八十两便肯脱手,王翰林便称八十两银买下,另写了契纸再典与妹子,道:“这是我典与你住。剩几十两银与你安家生活。候你家文才中举另置大宅,你再还一百两银与我。”

王氏虽然软弱,其实心里明白二哥这般做作都是为她。丈夫孤傲,实不能叫他寄人篱家。然她和儿子哥哥家住着,放任丈夫一人外她又不放心。哥哥这般安排正好,既不叫儿子吃苦,也周全了丈夫面子。是以前脚将钥匙拿到手,后脚她就两文钱买了一柄大扫把把屋打扫干净,问哥哥借了几个人,马上搬了出去。

姑太太搬走之后,王翰林才反应过来:外甥从此以后是见不着女儿面了。想到大儿子说那些混帐话,王翰林觉得,还是见不着好。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2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3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4琅琊榜作者:海宴 5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