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富春山居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63果断打脸

63果断打脸

所属书籍: 富春山居

早前有人出好几万两买富春书院,王山长都没舍得卖,虽然这几万两有很大水份,然富春地价早打着滚儿翻了几倍,就是把水份拧干喽,二三万两是真能卖掉。王耀芬拿价值二三万两银子书院抵了六千两赌债,这个败家子名声儿只怕要传几辈子。

还好早分了家,也不曾分过祖产,金钱上和大房再无瓜葛,二房不会再有机会填大房无底洞了。英华如释重负吐了一口气。李知远看英华纠结那个小模样儿,好像吃了一盘苦瓜之后又偷吃了块蜜糖,极是好玩,生怕自己笑出来,只能板着脸不言语。

玉薇心里却是有苦说不出,公公被大伯气死,大伯哪里还有做官机会,名声坏到这个地步,办书院也是不可能,休说他不肯经商,便是肯去做个小商人,也无人敢和他做生意。大房以后还能指望哪个?脱不了还是她丈夫,可是婆婆又偏疼是大哥,她们两口子日子从现开始就要难过了。玉薇越想越难过,伤心眼泪一直眼眶打转转。

耀文人群中看见婚妻子泪眼朦胧,大觉安慰,再看英华和李知远就玉薇身边,忙招手喊:“李世兄,我这里。”

李知远护着英华和玉薇挤到王家大房那边去。除去大夫人抱着老山长哭正伤心不曾理会,几个女婿上回分家时都见过李知远,情知他是代表二房来,都对他拱手做礼。

李知远和英华一齐回礼。

老山长身边还有大夫人痛哭,额头青肿晕倒一根柱子边上王耀芬身边却是空着老大一块白地,孤零零连条狗都没得。

虽然不晓得他是真晕还是假晕,到底他是英华堂房兄长,李知远摇摇头,排开众人过去把人扶起来,喊:“劳驾大家让让。”他力气却是不小,也不要第二个人来扶,就把王耀芬半抱半拖出来扛上英华马车。请那个郎中忙过来号脉,留了一贴清火消肿药,连开箱钱都不要就摇着头走了。李知远便叫小僮去问王耀文,把耀芬送到哪里去。

耀文还不及回答,倒是大夫人回过神来,泣道:“我儿哪里?”弃了老山长,摇摇欲坠爬起来。

耀文心酸地扶住母亲,小声道:“英华妹妹马车里,妹夫问咱们,是不是先回书院去?”

大夫人啐了耀文一口,骂道:“不回书院去回哪里?速回去!”

大家七手八脚把老山长挪到玉薇车上,一起哭起来。玉薇哭是伤心,一边哭一边悄悄儿推英华,小声道:“二小姐,书院怕是住不得了,烦你回去求求我们太太,看可能借几间屋与大房住。”

英华会意,慢慢落到人后,寻了一个人少大树底下站定,等跟着她几个人走过来,问:“八郎和赵恒呢?”

八郎不晓得从哪里跳出来,道:“赵恒被潘晓霜缠去了,我这里。英华妹妹,我送你家去?”

英华点点头。八郎就叫随从让出一匹马给英华,赶着回吴家村。

王翰林听讲大哥被侄子气死了,也是又恼又怒,恨不能亲身去县里教训败家侄儿,走到前门被柳夫人拦住。

柳夫人劝:“大伯已是不了,你便是把耀芬侄子打几百板子又有何用?他是大嫂倚靠,你和耀芬过不去,就是和大嫂过不去,你是想族里人骂你欺负人家孤儿寡妇么?”

“分家时明明是他们欺负我。”王翰林气得胡子无风自动。

“你也是三四品官,虽然穷了点,从京城到地方,谁敢不给你面子?”柳氏搂着丈夫腰,苦劝道:“老已经不了,小还要生活。你发落了侄儿,旁人不是要对大房落井下石?你叫大房怎么过?耀芬是个废物,你当他是个屁,把他放了罢。还有耀文和耀廷两个读书孩子,须要与他们存些体面!”

英华老远就见她家老爹站大门前一棵歪脖子老树底下迎风洒泪,她娘一脸忧伤地站一边奉陪,置吴家村明媚春光于无物。这是晓得县里消息正伤心罢,英华纵马飞奔,马还不曾停,就飞身跳下,扑进柳夫人怀里,劝道:“娘,别忙着伤心,玉薇嫂嫂有急事求你呢。”

柳夫人忙问:“何事?”

英华道:“玉薇嫂嫂说书院里怕是住不得了。求母亲替大房寻几间屋住。”

柳夫人为难道:“县里若是寻得到那样大地方,咱们又何必吴家村挤着。大房人虽不多,听讲女儿女婿都书院里住着,还有同族近亲,总有二三百人罢,难道能不管么?”

其实家里挤挤,安排下大房一家至亲几口儿还是容易,再挤一挤,连侄女婿几家也能安排得下,然同族还有十来家一二百口人,实是挤不下来。大房比二房穷,有富春书院还全族一起住,难道到翰林老爷这里,就不管同族了么?

王翰林和夫人做了二十年夫妻,怎会听不出老妻话里意思,忙转过身,虚心请教:“可能想想有什么法子安排同族?”

柳氏想了一想,道:“我陪嫁庄子也不算太远,草房也有几间,请他们去庄里住罢。他们若是不肯去,就请自便,若是肯去,住多久都使得,何如?”

借出去房子是柳氏陪嫁。王家可是一直瞧不起商人出身满身铜臭味柳夫人,王翰林回家都不敢回族里住,虽然是怕柳氏受气,也是怕了他们议论。叫他们去住柳氏庄子,这打脸巴掌,响跟春雷似。

英华一边心里体会母亲打脸技巧和时机,一边帮母亲说话:“听讲穿珠湾和陈庄都拆了,上千户人家没得地方住,都城门外挤着呢。城门外二三里地都是草棚。这天气冷了许久又热起来怕是有时疫,县里人那样多,还是庄上住着好。”

时疫确实是大问题,宁可信其有不能信其,然这个事又是不能正大光明公开讲。王翰林便觉妻子设想周到,连忙点头,道:“庄上好,庄上好。”

柳氏便扶着老爷回房,搬出钱箱来,称了一百两银子包起来,命老田妈:“你套个车把银子送过去,再郑重把我请他们到我陪嫁庄上暂住话说出来,你只说他们若是暂时寻不到合适地方,我庄上草屋还有几间可以暂住。”

这是奉旨打脸哪,老田妈心领神会,领了命高高兴兴去了。

老山长再不能言语,长子耀芬又把自己撞晕了,大夫人哭了丈夫还要哭儿子,富春书院里无人敢主事,手执欠条债主带着一群豪奴到处乱蹿,立逼书院里人搬出去。

李知远看不是事,只能出头,寻到那个债主,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然你今日来说就要今日搬,叫大家搬到哪里去?还请缓几日,容大家或是租或是借几间屋子才好搬家。”

那债主冷笑道:“老子来了一日,到此时才来个明白人来说话。你是王家什么人?”

李知远拱手,道:“晚生姓李,也是富春县人,是仙去王山长侄女婿。”

“你既然是王家亲戚,却做不得主。”债主上下打量李知远,王山长侄女不少,这个侄女婿却是眼生,察他衣饰虽不甚讲究,气度却雍容很,一看就是官宦子弟,这样人能不得罪好不要得罪。那人思量许久一会,方道:“看仙去王山长份上,也罢。我就与你们七日时间找房搬家。七日之后我再来收房,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一定转告。”李知远再拱手。

那债主倒也干脆,拱拱手带着豪奴扬长而去。李知远走到停灵所,寻到耀文,小声和他讲:“小弟方才去寻要债,那人说七日之后再来收房。咱们这边还是要抽人手寻个住处才好。”说罢将一小包银子塞到耀文手里,道:“这里有些碎银子你先用着,明日我家还有奠仪送来。”

耀文感激这个妹夫到无言以对,长拱到地谢他。知远拱拱手,辞了出来,就有两个堂姐夫追出来送他。

一个喊:“妹夫留步。”

一个亲热道:“妹夫,姐夫有话和你讲。”

李知远停步,正待说话,却见柳夫人亲信老田妈提着一只缠着白麻布小篮,满面肃穆进来,他忙喊:“田妈妈来了?”

这个妹夫好不晓事,正经亲戚不先讲话,反去召呼一个老妈子。两个姐夫对视,俱是有些着恼,一个姐夫扭头就走了,另一个咳了一声待说话。老田妈已是过来,低声问:“姑爷,大老爷停哪里?”

李知远指着后头道:“第二重门进去,有个匾上着写书海那个厅里就是。”

老田妈忙道了谢,绕过那个害咳嗽姑爷,径直去了。李知远情知这几个姐夫找他准没好事,扬头看看天,自言自语:“要落雨了呀。”一边他长随牵过马来,他就跳上马去,扭身冲那姐夫拱了拱手,道:“姐夫止步。”也自去了。

auzw.com

老田妈把银子交到玉薇手上,又央玉薇引着到本族长辈那里,说:“听讲耀芬少爷把富春书院输把人了,我们老爷甚是担忧大家住哪里,使小妇人来问一声儿,各位老爷少爷可有住处?”

听这话意思,二房有意借地方与大家住。本族老爷少爷们俱都放了心,推出一个老成会讲话出来,对老田妈说:“匆忙间确是寻不到住处,有劳二哥了。”

老田妈便道:“我们夫人陪嫁庄子还有几间草屋,可以借与各位老爷少爷暂时落脚。若是各位老爷少爷不嫌地方偏僻,屋舍简陋,倒是可以住几日。”

当初柳氏嫁翰林时,举族就没有不反对,便是如今翰林辞官回乡,族里还有笑话他娶了个满身铜臭气老婆,连累得全族都俗气了呢。要都去住柳氏庄子,只是想一想,座就有半数红了脸。

话又说回来了,那会做人心思灵活,皆能投亲靠友有住处。无处可投非要住富春书院,又有几个不是老顽固。当年就是这些人骂王翰林骂狠,如今叫他们向柳氏银子低头,去住柳氏庄子,谁拉得下来这个脸?

老田妈低头看脚尖,心里暗乐。

屋子里安静半日,才有一个说:“听讲府上庄子外府,离着富春实是有些儿远了。官家征了咱们田地、房子,是把咱们银子,还是另换田地还没有说定呢,我们实是不能住外府去。二哥若是有心,就县里替我们寻个住处也罢了。”大家都觉得他说妥当,俱都附和。

这话说霸道,若是不替他们寻住处,就是无心了。也难怪这种人投不得亲友没得地方住。

老田妈忙道:“我们老爷使了十来个管家去各处借房子,如今家家都住满了亲友,急切间哪里借得到?老爷们若是有地方去,原也是不敢请去庄上委屈。”说完笑了一笑,道:“夫人立等回话,既然各位老爷少爷不愿远行,小妇人就回去禀与夫人知道?”

大家哑然无言,老田妈退后几步,掉头出来,拉着玉薇两人到个无人处说话,和她讲:“听讲是拿书院抵六千两赌帐?”

玉薇叹息,道:“可不是,如今家里精穷。还好我公公寿材诸物是早就备下,不然我们就要去上吊了。”

老田妈冷笑几声,道:“咱们本家这些老爷,一个两个都是不识实务。”

玉薇也冷笑,道:“县里哪里还安排得下这许多人?他们以为拿这话压人,我们太太就能变出房子来给他们住?”

老田妈道:“夫人照应他们也是看老爷面上,我把这话照实传回去,老爷一恼,谁还会管他们?倒是你们大房,你私底下和耀文少爷说说,劝他们搬到庄上去罢。”

玉薇叹一口气,为难道:“我婆婆那个脾气,方才你也亲眼见,不是大家拦着劝着,差点就把我们太太送来银子丢出去了。我们力一劝罢。”

耀文听得二婶借庄子把大家住,先是喜欢,后是为难,道:“母亲不愿意去罢?”

玉薇好笑道:“怕她老人家脸上过不去,老田妈都没敢当面提,央我和你说呢。你看能不能劝,不能劝咱们闭嘴就是。你妹夫不是和人家打了商量,宽限七日么,这七日,总有法子可以想。”

耀文思量半日,拉着兄弟和几个姐夫到一处,把二婶借庄子给大家住话说了。大姐夫就道:“极好,咱们就到二叔家庄上住就是了。我就去叫你姐姐收拾箱笼去。”

“大姐夫,二婶庄子外府,离着咱们富春有一二百里远。”玉薇忙道:“去不去,还是问问母亲罢。”

大姐夫惊道:“这么远?”

玉薇叹道:“实是远了些。听讲族里也都说远不打算去呢。”

耀文道:“远是远了些,到底是个落脚处,咱们若是不去,难道也学他们县门口搭个草棚窝着么?”

“咱们县门口住草棚怎么了?”大夫人扶着小女儿出来,一口浓痰啐到儿子脸上,骂道:“他王翰林好有面子,极是风光,我就让他亲嫂子亲侄儿住草棚,看是他还要不要脸。”

“娘,二叔请咱们到二婶庄子上去住呀。”耀文低着头,都不敢擦脸上痰。

“不去!”大夫人冷笑道:“把咱们支得远远,他好想法子把书院弄回去么?我们就县里守着!你大哥这次吃了大亏,分明是有人做成圈套让他往里钻,脱不了就是你好二叔!我就洗好眼睛看着,看他敢不敢把书院抢过去。”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儿子女婿都不敢做声。大夫人雷厉风行,就指使几个女婿去县里买草买木料扎棚子,就要去县门口住。

耀文为难看着妻子。玉薇从袖子里抽出手帕替他擦干净脸上痰,小声道:“你去瞧瞧大哥,若是他醒了,就问问他。圣人都说了,女人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这事也当听听大哥意思。”

玉薇声音虽小,屋子里人一个不少都听见了。老夫人恼要死,瞪着这个儿媳妇待骂她,玉薇方才话又挑不出一点毛病,恼得她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王耀芬早就醒了,而且方才还做通了母亲工作,取得了母亲谅解,此时正靠床上喝热茶。姐夫和兄弟们过来让他拿主意,他哼哼了几声,方道:“我富春县还是有几分面子,寻个住处容易。等几日我好些了,就去借房,必教大家有住处。”

都到这个地步了,大哥还这样。耀文心头有气,寻了个借口避出来。过不得一会耀廷也出来,恨道:“书院是咱们大家,断送他手里,他就一点都不惭愧!”

耀文道:“我们不曾书院上头花一文钱,书院被大哥抵了赌债,我们都这样恼法。二叔书院上花了多少银子!分家时咱们都不肯分他。如今我是能体会二叔心情了。你看二叔,咱们家有事,哪一回不是他头一个送银子来?”

将心比心,耀廷也琢磨出滋味来了,点头叹道:“二叔不容易呐。”

老田妈回到家,老老实实一个字不改,把话禀报主人知道。王翰林心里恼要死,又不好当着妻子面抱怨,叹口气,无奈道:“随他们去吧。”

柳氏犹道:“还是叫人去庄上准备一下吧,怕过几日他们寻不到住处,会改变主意呢。倒是大哥那里,还是要去一趟。今天衣裳还没有改,是来不及了。咱们明日全家过去?”

王翰林点点头,道:“你安排吧。”自进了书房。

柳氏一面使人去安排车马,一面使人去通知大儿子和姑太太,一面叫英华去开库房取白麻布,大家一齐忙起来,赶着做了孝服。第二日连李知府三家一齐到富春书院去。大夫人虽然还是没得好脸色与他们,姑太太送一吊钱,王翰林第二回送二十两银子,李知府送二十两银子倒是收下来了。上过香烧过纸之后,大夫人冷笑着也不说话,是连白水都没得一盏把客人吃。

王翰林要避嫌,却是不愿说话。李大人是王翰林亲家,是要避嫌,也不能多话。大家枯站无言,实无趣。

英华突然哎呀了一声音,轻声喊:“母亲,女儿心口疼异样。”

柳氏还不及说话,玉薇已是抢头里说:“英华妹妹本来体弱,想是老毛病又犯了?”

英华按着心口,有气无力点头。柳氏会意,责备道:“你这孩子,病真不是时候。嫂子,弟妹和你告个罪,带孩子回家吃药去了。”

大太太哼了一声。柳氏就当她答应了,叫人扶着英华出来。李大人也就势辞了出来。照理说兄长家有事,王翰林原来留下来助忙。不过大夫人冷着脸连句话都不说,他也就默默退了下来,跟妻女后头出去了。

张姑老爷原来和大夫人是吵过嘴,原就合不来,二哥一家都走了,他还留下来干什么。也就带着娘子儿子媳妇跟着出去了。

原来灵堂前挤不下人,一眨眼就一个都不剩。大夫人看着冷冷清清灵堂,放声大哭。

李知远担心英华病,趁着上车时候人乱,摸到英华车边,贴着车窗轻声问:“英华妹妹,还疼么?”

英华满面通红掀帘子,柳夫人绷着脸坐边上,冷冷看着李知远。李知远大窘,结结巴巴道:“师母,那个,那个……学生到前头看看。”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富春山居 > 63果断打脸
回目录:《富春山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两世欢作者:寂月皎皎 2琅琊榜作者:海宴 3九州 · 缥缈录2 · 苍云古齿作者:江南 4天命新娘作者:蜀客 5第三卷 鸳鸯谱作者:寂月皎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