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奋斗在新明朝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五百八十五章 讲理

第五百八十五章 讲理

所属书籍: 奋斗在新明朝

    十二月二十日午后,对于大内惜薪司右司副兼西厂管事太监黄庸的到来,煤市上十六家大煤铺的掌柜都是知道的。

    昨天聚会结束后,他们便迅速派伙计进城去了惜薪司西厂,今天不知有多少双满怀期待的眼睛在暗中看着大救星黄公公进了泰盛煤铺。

    黄救星只要亮出御用召买的名头,宣布将泰盛煤铺的煤都封存,那李佑便再也无法作怪了罢?巧妇还难于无米之炊,李佑没了现成的大量煤炭,没了煤铺为平台,等于是被驱逐出煤市,还能有什么作为。

    说不定明天就可以再次开场了,四分银子一斤的高价卖到手软,赚个盆满钵满,二十八日歇业过大年去!奸商也要过年啊。

    在十六家掌柜和伙计们满怀期待中,度日如年地等了半个多时辰后,黄公公终于从泰盛煤铺出来了,而且还是面目全非地躺着出来了……

    在愕然惊疑的目光中,两个鼻青脸肿的小内监飞快得将掌柜们心中的大救星塞进轿子中,又飞快地吆喝轿夫起轿。

    冷冽的寒风仿佛灌进了五脏六腑,一个个掌柜和伙计从门板里、墙角后走了出来,默默地站在路边,集体目送承载着黄公公躯体的轿子朝向阜成门迅速移动。

    轿子从视野中消失后,荣昌煤铺的大掌柜忽然拍掌道:“嘿嘿!那李佑如此得罪公公,必将遭致我等想象不到的惨烈报复!黄公公不过是个司副,他上面还有掌印太监、干爹,还有司礼监的大公公们!”

    但愿如此罢……至少此刻每个人都可以真切地感受到,李大官人确实是超出他们这些商家掌柜理解范畴的人物。面对未知,只能暂且等待,现在事态明显已经不是他们这些煤铺所能决定的了。

    李佑让家奴动手,虽然将黄公公打得花团锦簇,或许有青肿、或许有疼痛,或许腿脚会失灵,但仍旧是有分寸的。李大官人吩咐过,绝对不可对着黄公公的脑袋招呼,绝对不能剥夺黄公公的思考能力,一个昏迷不醒的黄公公是起不到多大作用的。

    煤市与惜薪司西厂一个在城外,一个在城里,不过距离不是很远,过了阜成门再走不到两里路便到了。

    西厂后院,样貌凄惨的黄公公被抬出来时,全厂的小头目(俱为内监)都被惊动了,纷纷围上来用各种形式表达自己的孝心。有破口大骂的、有静静抹泪的、有主动请缨去报复的、有念念有词祈福的,种种人情百态不一而足。

    黄司副阖目斜靠在软榻上,任由旁边小内监施药包扎,脸上皮肉时不时地抽搐几下,显是十分疼痛。虽然是闭着眼,但不代表黄司副正在昏沉,相反,他清醒得很,眼皮底下的瞳孔中早已燃起了熊熊怒火。

    耻辱!耻辱!岂有此理!这是把他大内惜薪司右司副兼西厂管事太监当成一条狗来看待吗?虽然太监没人权,但也不是狗!

    胸口快被气炸时,耳中忽然听到手下一个监工愤恨不平地说:“那李佑不就是仗了归德千岁的势!当真是欺我西厂无人?动起手来怕得了他?只要右司副一声令下,小的愿领厂内人手,去将他那泰盛煤铺夷为平地!若遇他本人,也叫他吃不了兜着走!他打司副在先,就吵到长公主那里,也是咱们的理!”

    惜薪司西厂负责薪炭的收购、贮藏、搬运、烧制,厂内也有一二百人手,拉起来确实足够打回去报复的。

    “去罢!”黄司副心里这口恶气始终出不来,听到有人主动请战,随口就答应了,又吩咐道:“不要去小时雍坊,去城外泰盛煤铺!”

    李佑家宅院在长安右门外小时雍坊,那里是中高级官员密集的居住区。黄司副唯恐手下这个监工不长脑子,带着人去李家大闹,那可就彻底捅了马蜂窝,不死都不足以谢天下了。

    那监工应了一声,就要走人,但被另一个姓郑的佥书拦住。这郑佥书又对黄公公劝道:“司副要三思,不要中了李佑之奸计!”

    听到前半句,浑身剧痛的黄公公勃然大怒,登时就要发作,一条胳膊都被打成骨折了,还要他三思?但听到后半句,却又像被泼了一盆凉水。

    李佑之奸计?这五个字叫黄公公从怒火中清醒过来。不错,李佑的狡诈满朝皆知,出人意料的举动往往留了后手打埋伏,这点让人防不胜防。

    今天李佑的表现就很不同寻常,所以后面必有奸计!他便连忙吩咐道:“继续说!”

    郑佥书分析道:“据小的揣摩,那李佑故意对司副动粗,必是故意寻衅!寻衅的目的就是挑拨老爷去报复,一旦报复回去,在外人眼里便成了一团乱战。

    小又听说过,这李佑近日里连续放什么青天煤,在煤市里很有人心,每天能聚拢上万人去抢购煤。如果老爷与李佑成了不分青红皂白的乱战,稍加挑拨就要引起百姓反弹,后果不堪设想啊!

    须知那李佑是惯会操弄民意的人,虽不知他手法如何,但必然要将事情闹到不可收拾,也好火中取栗。天子追究下来,为平息事态很可能要各打五十大板,如此司副便冤得很!总而言之,司副你一旦遣人去报复,便上当了!”

    唔……言之有理。黄司副又问道:“依你之见,如何是好?”

    郑佥书答道:“右司副为御用召买煤炭,这是天经地义的公务,却无故被商家殴打,任是谁来说,也没法说李佑有理!既然司副已经抓住了理,就不要与李佑反复纠缠,那是徒劳无益,纠缠多了反而将水搅浑了!依小的浅见,司副应该迅速去找能讲理的地方和能讲理的人!”

    黄公公若有所思,他们太监能讲理的地方自然就是皇宫大内,宫外没人和太监讲理;能与他们太监讲理的人,自然指的是小皇爷,除了天子,亦没人会真正和太监讲理。

    想至此,他一脚蹬开给他上药的小内监,大喝道:“不必包扎了!就如此模样,趁着天色未黑,抬我去宫中!”

    随即黄司副又被抬上轿子,向西出发。在路上,黄庸公公发现自己有两个选择,一是找干爹,也就是内官监掌印谭公公;二是找顶头上司直殿监掌印太监、署理惜薪司刘公公。

    想来想去,黄庸公公决定去找直殿监刘掌印。这刘掌印是司礼监秉笔太监段知恩的亲信,段知恩又是天子最亲信的大伴,所以很容易就直达天听;其次,刘掌印也在煤市上投了银子的,所以他办这事肯定尽心,不用担心推诿拖延。

    惜薪司本司就在西安门里面,黄公公作为惜薪司副主管,在这儿也有住处。但他轿子是进不了西安门,黄司副只好忍着剧痛。让两个小内监手把手地把他架了进去。

    随后就打发人去请刘掌印,他这模样实在没法行动,所以只好去请刘掌印自己来看。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直殿监掌印太监刘朝刘公公匆匆赶到,见了下属不成人形的惨样,委实被吓了一跳,吃惊地问道:“当真是那李佑所为?”

    黄司副哭丧着脸,诉苦道:“千真万确,我怎敢作假!刘公公要为我做主!”

    刘公公亲自前来,就是要亲眼查验的,看他不似作伪便相信了。就是自虐自残栽赃,也不会将自己搞的如此凄惨罢。

    “黄司副放心!咱惜薪司不欺负人,但也不能任由别人欺辱!那李佑有势力又如何,总有人收拾的了他!我这便去向段公公禀报!”刘掌印对着黄庸安抚道。

    司礼监是内监二十四衙门之首,司礼监掌印、秉笔在太监中的地位就相当于外朝的内阁大学士加吏部尚书,真真正正的太监领袖,号称内相。

    所以刘掌印因为惜薪司的事情,向司礼监秉笔太监段公公禀报,无论从人情还是从程序来说,都是无可挑剔的,是很正常的公务行为。

    而段公公得报后,因为涉及宫外不敢擅专,再向天子进奏也是很正常的。至于天子得到奏报时,顺嘴问几句段大伴意见,那更是正常。

    至于段公公的回答,那还是再正常不过的:“李佑此人屡犯不改,如今已经罢官为民,居然还敢当众刁蛮无理地殴打高品中官,致使惜薪司黄司副重伤,这是骄狂自大,藐视天家!若不惩治,将来中官谁还敢出宫为陛下办事?

    其次,那李佑以蝇头小利市恩于民,收买民心,至今一呼万应,奴婢担忧其居心叵测!”

    天子皱眉不语,其实他对李佑的观感总体而言是不错的,皇姐也对他赞赏有加。朝廷中难得有这么一个年纪相仿、朝气蓬勃的官员;而且南巡到李佑治下的扬州时,又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觉得李佑堪有几分治世之能臣的雏形。

    他知道,李佑有喜欢刷声望这种称不上毛病的毛病,但月初时这李佑在煤市居然胆敢借题发挥,拿他这天子的脸面去刷民间声望,这就不可忍了!

    初六朝会上,责问他几句,他竟然直接辞官走人,这种死不认错的态度,如何能令他这一国之尊下得了台?

    再看看李佑近日行为,让景和天子发怒之外又多了几分叹息,此人真是越来越不成器,已经如此堕落!

    黄司副代表皇家去召买煤炭,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值当李佑如同泼皮般二话不说便动手痛殴?打狗还得看主人,真当天威是纸糊的吗?

    想至此,景和天子下谕道:“叫都察院明日捉拿李佑审问!”

    段知恩连忙书写手诏,并请了天子朱批。眼下已经天黑,宫门落了锁,待到明日才能发出去。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五百八十五章 讲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2我的时空穿梭手机作者:金色茉莉花 3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4醉玲珑(上卷)作者:十四夜 5重紫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