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奋斗在新明朝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九十九章 被老丈人告了

第九十九章 被老丈人告了

所属书籍: 奋斗在新明朝

    李佑正欲派人去撒网捞鱼,又见门丁来到签押房禀报道:“兰洲巡检司的潘大人来访,已到了门外。”

    这兰洲巡检司是本县三个巡检司之一,辖区在县域东部,位于县城和府城之间要冲地带。潘大人自然就是兰洲巡检司的巡检官了。

    李佑连忙起身出迎到大门,对潘巡检见礼道:“老前辈来访,折杀晚辈,有失远迎了。”李佑见过他和刘老泰山是以兄弟相称的,又同是干巡检这份差事,所以叫一声前辈。

    潘巡检四十来岁,身穿青色官袍,头戴乌纱。正是年富力强时候,生的倒也相貌堂堂,苦笑还礼道:“不敢当得前辈,我这是求上门了!”

    李佑下意识就觉得他这来意必是和巡检司考核有关系的……

    先请进来罢,到了小厅里上茶叙话,李佑只是寒暄问好,并没有主动谈起他的来意。

    那潘巡检快人快语道:“今年我那儿收成不好,捕盗只有七十九人,考计只能是平常,尚欠二十一为称职嘉奖,急切之间也不好捉得如此多人。今日到县城,听得刘老巡检说贵处押有府城人犯五十余,便特地前来求救了。可否分与一些,本官铭感五内,必有厚报。”

    李佑也实话实说道:“实不相瞒,本司有了这五十余人,刚好够个卓异。这个机会实在难得,今后未必再有了。”

    说起这卓异考语,的确很难获得,条件苛刻的很。称职可以造出来,但卓异都是要靠撞大运的。对于巡检来说,一年捕盗二百,不是那么容易。要不是李佑运气好,临近考计时抓了五十多个府城无赖,又有老丈人打下的不错底子,他哪敢去奢想卓异考语。

    潘巡检劝道:“你我这些巡检,一做便是终生,难有升迁之望。老弟即便有个卓异,也是只能摆着看的,未见有什么实用。何不帮了本官这一次,今后大家可互通有无,彼此照应。你那老泰山也是如此说的。”

    从常人角度来看,说得很有道理,李佑心道,不过你这老家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个卓异又不是给巡检职位的,是给我本人的。

    但出于官场人情也不好随便推掉,以后说不定还得去求到人家。忽然想出个主意,开口问道:“贵处何日考计?”

    “三日后。”

    李佑大喜,这样就不用为难了,感谢上辈子有互联网这个东西。“我有一计!本司是后日考计,事毕你可差遣兵丁船只前来本司,连夜将这些人犯秘运至贵处看押,考计时便可充作你司人犯。你那里靠近府城,他们被押过去反而省了回家路程,仔细说清楚,叫他们老实配合即可。”

    潘巡检闻言也道:“善,如此也好。今日匆忙,事成后为兄在县城设宴感谢!”

    送走了潘巡检,李佑就派了兵丁出去捕鱼。又看看官署无事,日头偏西,便上轿回家。

    自从搬到县城后,从家到巡检司单程要用半个时辰,路上李巡检坐得十分辛苦,腰酸背疼。

    李巡检到了家门,值事的门子禀报说关姨娘有事等他,又说今日有个关老员外来找过关姨娘。

    这关老丈人有什么事情?李佑到了后院便往关绣绣的南厢房而去。才进屋,就看到关绣绣竟然跪在地上迎接,真把李佑给惊着了,什么大事情能叫她这样的女子跪下?“这是何意?有话起来说。”

    关绣绣却求情道:“恳请夫君饶过妾身的父亲。”

    李佑似有所悟,看来这便宜老丈人又不消停了,这个愣头老到底有没有点脑子?他知不知道区区一个普通商人根本斗不过李巡检的。心里不由得叹道,为何自己这俩丈人都这样叫人不省心啊。

    “你先起来,他要如何?”

    关绣绣没有起身,“妾父伙同崔监生去告了夫君。”

    李佑听得摸不着头脑,“崔监生又是何人?”

    原来这崔监生是当初关老员外极力想嫁女结亲的那个人,关老员外分不清监生举人区别,心里便把崔监生当举人了。其实崔监生不过是个秀才,三十多岁时,前头几个岁数大的都不愿意举贡,所以排序到他,便举了贡监到南京国子监读书,人称崔监生。

    话说当了国子监的监生,也是初步具备了做官任职的资格了,虽然流品上比进士差的远,只能充任各种低品杂职,那个被李佑视为奇葩的王老同知也是这样的出身。但依照制度,选拔出的监生做官之前,有个在官府历事若干年的必经程序。

    崔监生已经在南京刑部、大理寺历事四年了,如今已是三十九岁,该着出监做官。但想选个好位置是需要花钱运作的,崔监生又不是个富裕的人。正好他妻子死了几年,就想着回乡找个富户结亲续弦,赚一点嫁妆拿去运作官职。

    以崔监生这区区秀才功名、三十九岁的老监生身份,还是个鳏夫,真正的高门大户哪里看得上他。不过也不是没人要,被没什么见识的小财主关员外相中了。

    在关员外看来毕竟崔监生是个马上能做官的读书人,女儿一嫁过去就是正房的官太太。对于关家这小商户身份来说,很难找到第二个把女儿嫁给官员为正妻的机会了,年纪大些也忍了,若真是年轻得志的也轮不到自家女儿。

    关员外和崔监生有点一见钟情一拍即合的意思,但崔监生始终嫌弃关家应承的嫁妆少,不敷使用,迟迟没有答应婚事。所以关员外才会铤而走险,贩运大批私盐牟取暴利。这不知是悲剧还是喜剧的结局看官们都知道了,被那大半夜闲得无聊的李巡检逮个正着。

    却说那崔监生,正作着财色双收的美梦,却见关家没了动静,本以为在他故意挤对下关员外筹集嫁妆去了,没有想到别处。然而近日却得知了一个令他震耳发聩的消息,关大小姐去给李巡检当妾室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前日崔监生便怒气冲冲找上关员外去质问。

    只见关员外愁眉苦脸道:“是我家对不住崔老爷。前些日子我被捉了痛脚要治罪,正在想法子时,我这女儿却自己进了李家。如今木已成舟,为之奈何?”

    “那便去告他一个强占民女的罪名。”崔监生哪里肯甘心白白没了一个嫁妆丰厚的夫人,听说还是十分年轻美貌的。眼看就要到手了,却横生变故。

    “告不了,这李佑是县尊大老爷的亲信,本县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崔监生自信道:“不妨,这些年我在两京法司历事,和许多人相熟。知县胆敢包庇,就向上告,总要有个结果。何况我等又不是要置那李佑于死地,不过叫他放了区区一个妾室,孰轻孰重知县该有掂量。”

    那崔监生倒也懂些门道,又对关老员外分析道:“男女婚姻,有父母之命,有诸礼具备,才是正当。你女儿未经父命,便擅自到了李家做妾,岂合法度?若人人都效仿私奔,礼法何在?告到哪里也是有理的。”

    关员外惴惴道:“可是……我家这女儿做事从来不经父命的……”

    “说一千道一万,你也是她父亲!违抗了父命,她所作所为都不合法合礼!”崔监生恨铁不成钢道:“只要你在公堂上一口咬定反对此事,李佑又拿不出其他证据,那就是个拐带良家女子的罪名,讼事我们必胜无疑。”

    关员外又道:“可是李佑手里有我家的把柄。”

    “什么把柄?”崔监生很有兴趣地问道。

    关员外难得没糊涂一次,支吾道:“一点小事情。”

    “听说那李佑也很看重你女儿,总不可能拿着把柄上公堂去对付她的父亲。或者,你去和你女儿说一说,想方设法将那把柄证据给取出来毁了?”

    “可是我家女儿即使从李家脱身,也不是完璧之身,怕是配不上崔老爷了。”

    崔监生斩钉截铁表决心道:“此事怪不得她,我不嫌弃!”

    “可是……”

    崔监生不耐烦了,“不要可是了!你我先造一份婚书,定要坐实了那李佑拐带良家、强占民女的罪名。我再找几个有功名的老同学一起到场,光天化日之下知县大老爷也不能公然包庇。”

    深沉的父爱占了上风……关老员外终于下了狠心,只要能从李禄山之爪里救出悲苦的女儿并有个好归宿,哪怕李佑捏着自家把柄,修理得自己粉骨碎身或者流放三千里也无怨无悔了。男人立于天地间,不能一错再错,岂能让妇孺继续代己受过!

    每月的三、六、九日是知县放告牌的日子,今日恰好是初六,崔监生和关员外便一起到县衙递了状子,然后关员外就到李宅游说女儿。挨过棍子的他心理还是害怕李佑,说了几句就匆匆走了。

    从关绣绣那里听说关老丈和一个什么崔监生把自己告了,李佑浑不在意地哈哈大笑道:“也亏得是绣姐儿你的父亲,要是换成别人,我就……哼哼……”

    关绣绣忧虑道:“看父亲很有把握,做足了准备的,夫君还是小心为好。”

    一边是自己这个事实上的丈夫,但另一边是她父亲啊,李佑担心关姨娘立场不坚定反水,有心在自家小妾面前炫耀,十足嚣张道:“也不看我和陈县尊是什么关系,还怕他那旁门小道?这样无稽状子,任有千条理,陈县尊只要不准,状子递不上公案,审都不审,我倒要看看他怎么奈何。你们这些妇道人家,知道什么叫官官相护么……”

    这时婢女绿水进来道:“前头传话来,说是有个赵捕快送传票到本府,叫老爷三日后初九去县衙过堂……”

    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关绣绣忍不住以袖掩口低头咯咯笑起来,笑完敛容道歉说:“夫君有官司,妾身实不该笑,请夫君责罚。”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九十九章 被老丈人告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时空穿梭手机作者:金色茉莉花 2重紫作者:蜀客 3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4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5穿越之武林怪传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