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奋斗在新明朝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三百三十七章 超凡入圣

第三百三十七章 超凡入圣

所属书籍: 奋斗在新明朝

    这年头凡事讲究名分的,如果杜正简满门皆没,没了主人家,那么全府上下肯定树倒猢狲散,没有谁可以收拢得住人心,高邮杜府算是彻底灭亡了。

    但如今李大人留下了两岁小公子,而且也只留下了这么一个杜家之人,那么他就是杜家主人和新家主。哪怕他只有两岁,只要有他在,高邮杜家便依旧延续着。

    这就是大义和名分。当然这种大义也仅仅只是大义,也许用处很大但并不能包办一切,实际效果还需要靠其他东西来支撑,从朝廷到家族皆是如此。

    现在,两岁的杜家家主躺在俞琬儿的怀中睡着了。

    劫后余生的杜府仆役奴婢管事账房等目送高邮营士卒远去后,都转头看向俞琬儿,等候她说些什么。那李大人还算不算后账,他们今后还能不能依靠杜家吃上饭,也只有俞娘子晓得。

    而俞娘子默默地站在杜府大门里,怔怔出神,方才在屋里的情形在她脑中重现。

    当时她随着李大人来到堂中,又进了僻静里间,那李大人便挥手将护卫赶出去,单独留下了她……

    “你父兄大仇,本官替你报了,不知你作何想?”李佑大模大样坐到椅子上对俞娘子问道。

    还能如何想?俞琬儿心道,这是暗示我以身相许么,这不是不行……

    虽然不排斥,她心里仍泛起淡淡的失落感,从十三岁起行走江湖卖艺十年,终于要有归宿了么?

    出身低下正妻难做,但如果想当富贵人家小妾,凭她的美貌早有无数次机会,不过始终自尊自爱地坚持到如今。在杜府虽被当妾室看待,可是守住了身子并没有正式成亲,不过为了报仇虚与委蛇而已。

    十年坚持,再回首宛如南柯一梦,难道还是宿命般地嫁人为妾?今后只能以“宁做英雄妾、不为庸人妻”来聊以自慰了罢。

    俞琬儿刚下定决心,却又听见李大人意味深长地笑道:“本官看得出来,如你这般女子,怕是不甘受拘束,倒也没什么。”

    他话头一转,又道:“其实本官觉得想要更解恨,有很多种法子,报复仇家本人为其一,还须夺占他的家业。只要你照着本官的指点去做,一切水到渠成,以后杜家就是你当家做主了!”

    最后李佑关怀道:“你如今父兄都已亡故,自家年岁也不小了,还想继续飘零江湖吗?有本官为依靠,杜府可以让你安安稳稳的存身,有什么理由不取?”

    为了复仇,为了别的什么,俞娘子动心了,但还是觉得不安。李大人一举一动莫可揣测,玩弄人心的手段出神入化,充满畏惧感的她站在李大人面前,像是飘在半空中似的不踏实……

    “大人前半夜对奴家说过,只信任有过欢情的女人,这是真是假?”

    当然是假的,不过你想当真,看来你是同意了……谋算得逞的李佑大笑道:“假作真时真亦假!你当它是真的它就是真的!卿若不负我,我必不负卿!”

    俞琬儿一咬牙,扭动腰肢极其生硬地坐在了李大人怀中。

    李佑深深嗅了几口香气,双手熟练地在她身上游走,直惹得俞娘子终于淡定不住,满面绯红不堪,本来紧夹的双腿渐渐地松了。便打趣道:“外面人多,本官没这个爱好。今后为了办事情,你还得到扬州城来,那时补上不迟。不过眼下你还得多待一会儿。等到出去时,如此如此……”

    从回忆中醒过神,俞娘子脸色一正,对众人吩咐道:“李大人放了我等一条生路,今后该做什么继续做什么,不须担忧。”

    在数百人队伍中,李佑骑在马上,踏着夏末朝露,晃晃悠悠朝着高邮城而去。他并不擅长骑马,只是寻空练习过几次,现在可以骑马前进不掉下来而已。

    俞娘子想着李大人,李大人也在想着俞娘子,此女头脑聪明有心思,可以栽培,就是不知道在杜家能否立得住脚。

    自己已经为她创造了相当有利的条件。对内,替她创造出“圣母”形象,起码有了很不错的基础;对外,又在她身上打上了李镇抚女人这个标签,无论官府还是地方豪强,对她动歪脑筋之前都得三思惹不惹得起。

    若真扶不上墙,那也罢了,就是另起炉灶很麻烦啊,李佑叹道。

    堂堂的李别驾李镇抚境界高远,不同于普通官员,当然并不是看上杜家那点财产,意图在于染指杜家贩运私盐的生意。而且染指私盐也并不为财,通过贩运私盐掌控各种渠道资源才是他的最大目的。

    插手利益巨大的陌生领域,比如说盐业,并不是王霸之气乱放后几句话便能搞定一切,使原有相关者彻底归附的。

    人心是最难征服也最不靠谱的东西。就算能用权势强行压服,那收获的也只是阳奉阴违,若底下人联手做起鬼来,上位者也只有被哄骗忽悠得份。

    应对之法大概有两点。一是上位者要熟悉状况,掌握细致的一手材料,便不容易被欺骗。二是要在底层掺沙子、插钉子。

    为了自己的目的,所以李大人对高邮盐枭杜家鸠占鹊巢绝非一时冲动,而是影响深远的布局。

    一来既可以通过杜家运营慢慢熟悉盐业情况,摸清盐业中一些关键底数,例如盐场的实际生产状况,现在李佑很怀疑各大盐场生产环节有猫腻。

    二来将杜家打造为安插在私盐体系里的抓手,将来借用千岁权势合法化后不至于对底层完全没有掌控力。任何上位者如果在底层没有可以信赖的亲信,唯一的下场就是被架空。

    不过还有个问题,杜家之前依赖于金百万才得以贩运私盐,如今生了这场变故,今后金百万还会用杜家么?李大人觉得自己回到扬州城后,很有必要与这位越来越觉得水深的老丈人谈谈心。

    杜府女眷身娇体弱走不动路,李大人便下令从附近村庄借来几辆大车载上女眷,免得耽误时间。李佑脑中不停地思考事情,一不留神信马由缰地靠近了女眷大车。

    “你是坏人!”一声脆脆的嗓音,打断了李大人的沉思。他抬目望去,却见大车上有个圆润小娘子直起身子瞪着他。

    对这位豆蔻年华的少女,李佑有印象,昨夜在杜府堂上帷幕中惊鸿一瞥见到过,疑似是杜府二小姐。也不知道杜正简到底是想把她嫁给“朱公子”,还是那位李佑只看过一眼便懒得再看第二眼的大小姐。

    旁边中年妇人惶惶然捂住二小姐的嘴,又把她按回人堆里。

    李大人不是没被骂过,那些御史骂起他来比“坏人”可狠多了,早就练成了脸面上不动如山的防弹功夫。

    奸邪、国贼、佞臣什么的都当耳旁风了,还真没有人对他说“你是坏人”。

    面对杜小娘子倔强而又纯真的指责,不知为何却将自从官场得意后,一直掩埋于心底最深处,从不轻易示人的弱冠少年本性激发了出来。

    闲着也是闲着,李佑策马几步更靠近大车,在一车妇女的惊恐中,指着杜二小姐高声道:“你父亲贩运私盐、横行乡里,草菅人命,是不是罪大恶极!本官捉拿归案,是不是替天行道!而你是不是助纣为虐!说!”

    杜小娘子被李大人居高临下咄咄逼人吓得泫然欲泣,小嘴紧紧闭上。

    李佑扭头大喝道:“吴先函!过来!”

    吴把总便小跑到李佑马头前听吩咐。

    “告诉她,江都县百姓如何议论本官的!”

    吴把总很诚实地答道:“县中百姓皆道镇抚为官清正,勇于任事,造福一方。”

    “告诉她本官有多少牌匾和万民伞!”

    “牌匾六个,万民伞一把。”

    李佑便转头对杜二小姐质问道:“你一个小小女娘的评语和江都县数十万黎庶的评语,谁更对?”

    又对吴把总喝道:“继续告诉她,兵营中如何看待本官的!”

    吴先函继续如实答道:“自然是士卒归心!”

    李佑再次对杜二小姐质问道:“你一个小小女娘的评语和上千士卒的军心,谁更对?”

    杜小娘子闺阁弱质,哪里见过这阵仗,豆大的眼泪不停地掉出来,嘴里还念叨:“我父亲对你很好啊,你却那样对我们……”

    李佑当即驳斥道:“笑话!谁对你好,你对他好,你就是好人了?你父亲对我好,我就该对他好?那是你们自己一厢情愿!”

    完成使命的吴把总又悄悄地退了回去。那高邮陆营的张把总乃是武官世家,年纪轻轻不到三十便任了把总,便对老前辈请教道:“李镇抚为人究竟是善是恶?从今夜行事来看,我观他心性冷漠,又兼心思奇诡,叫人有不寒而栗之感。”

    吴把总瞅了瞅前方,苦笑道:“李镇抚此人,远观之很不错,离的近些,便觉荆棘刺手,可再近些,又感到此人还是很好的。左右是横看成岭侧成峰哪。”

    张把总经验短浅,参不透吴前辈话中意思。此时高邮营中一个胡姓哨长凑到上司面前,笑道:“两位总爷,人人皆知佛道修行修心,李镇抚这般官场高人又何尝不修心?”

    张把总对吴先函介绍道:“此乃我营中哨长,读过几本书,平日常见乱掉书袋议论是非,不愧是姓胡的,就爱胡说八道。”

    吴把总笑道:“有点意思,你继续说。”

    胡哨长乃是张把总亲信兼半个好友,便没什么顾忌地开口乱说一通。

    “李镇抚这类人的心境,与我们这些粗鄙武官不同的,更别说与平民百姓相比了,宛如道行自有高低之别。要我们去议论他的好与坏,就仿佛凡人去议论仙家佛祖的胸怀,那是我们揣测不出来的!”

    “俯视众生者的情感,岂能与芸芸众生相同?彼辈的喜怒哀乐,又岂能与凡夫俗子无异?彼辈眼中的好坏善恶,与我辈眼中的好坏善恶,又岂可混为一谈?”

    “若将官道比天道,境界越高,人越稀少,所以才有高处不胜寒之说。佛眼看众生,天道视万物,他心中的一思一念,绝非我辈能够体验到的。从此而言,李镇抚的成就早已超脱了我辈境界,在官道算得上超凡入圣,相比起来,我们就是凡人啊。”

    “做官做到那个地步,他的是非对错,与凡人的是非对错根本不是一回事了!他们的坚固本心就是对错标尺,拿我们这些凡人为标尺去评判他的是非对错,在他心里大概简直可笑得无从说起。不然他为何能坐到那个位置,并能安安稳稳地坐住?”

    “不过事情皆是阴阳相辅相成,假设有朝一日若能轮到我们坐上他那个位置,一举一动既涉及千万人,又牵连到自家的前途命运,谁敢随便凭借凡人的感情来行事?到了那个地步,只怕我们这些凡人也要被迫学他。不想如此的,或学的不好的,就只能英俊沉下僚了,甚至连官都作不了!”

    “这种超脱于凡人的心境,缺了凡人的性情,到底值不值得?只能说谁如此谁知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

    胡哨长谈得入巷,神情眉飞色舞,最后慨然道:“到如今,怕是只有那些起于微末时的好友,和他身边最亲近的亲属才可以见到李镇抚的真性情了。别人能看到的,仿佛庙中神像而已。”

    两位把总听得瞠目结舌,这胡哨长是李大人的狂热追捧者罢?虽然说得有点道理,得到了一些心得启发,可胡哨长描述的神之又神,也忒夸张了,难道李大人不是人吗?

    他们两位把总在李镇抚面前恭敬地以下属自居,对李镇抚的年轻有为说佩服也是有的,但从来没想着用凡人看圣人的心态啊。这胡哨长简直将李大人当成神佛来供奉了,想必他一定是超级官痴,不然何以解释……

    其实对于李大人扬州上任初期的表现,后世青史自有定论,史书上明明白白写着“景和八年,李虚江官扬州,初至罢奸吏,兴教化,抑豪右,抚黎庶”。

    短短几个字,相当的准确,每一条都符合实际情况。含意是褒还是贬,尽在不言中。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三百三十七章 超凡入圣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2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3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4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5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