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奋斗在新明朝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杜老爷托孤

第三百三十六章 杜老爷托孤

所属书籍: 奋斗在新明朝

    参与抄大户是所有官军衙差最喜闻乐见的事情之一。高邮营半夜驱驰而来的官军听到李大人的吩咐后个个满怀欢喜,心想这新镇抚确实够意思,见面就送了一份大礼。

    李佑半是担心杜家父子趁乱跑掉一两个,半是打算故意制造出绝望氛围,又大声呵斥道:“经本官明察暗访,杜府父子罪行累累!既有贩运巨量私盐,又有若干人命大案,所行天理不容,乃重犯也!谁敢放走一人,立斩军前不赦!”

    那些罪名要落实了,不是杀头就要充军苦役,杜家基业将彻底毁于一旦。杜老爷几乎要破口大骂,你只不过在府中客房待了两个时辰而已,明察暗访个屁!虽然他确实做下许多案子,自认不是好人,但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查清楚的,李佑这招分明是不讲程序的先斩后奏!

    不过杜老爷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金百万的女婿要整治他,还摆出如此严重的架势?对李大人而言,根本没什么好处。

    首先他并未得罪过李佑,今夜也只是误会,他已经很诚恳地赔礼道歉过,犯不上继续大动干戈。

    那么为的是钱财?可李佑的老丈人金员外并不是个吝啬之人,如果大有前途的女婿确实需要银子,他必定会解囊相助。那可是号称百万的人,随便漏点也比从杜府分走的银子多,李佑又何必辛辛苦苦冒着风险通过搜刮杜府来聚敛钱财?

    而且他们杜家是金百万多年来的忠实可靠下线,深得金员外看重,李大人若要将杜家突然连根拔起,难道不怕触怒了老丈人后得不偿失么?

    杜老爷倒是听说过和李大人与盐商不对付,一直尽力打压盐商势力,又想到莫非李佑欲通过杜家案子修理盐商?

    但他杜家运的是私盐啊,与官盐盐商没有多大关系,平日毫无往来,怎么可能成为打击官盐盐商的工具。打掉私盐盐枭,盐商们只怕拍手称快罢。

    再往极端里想,难道李大人想以杜家罪行为依据去对付老丈人金百万?那更是笑话,杜家只是利用高邮地利之便,从指定盐场接到私盐并运到指定地点而已,就算将杜家查个天翻地覆也查不到与金员外的直接关系。

    即便想要顺藤摸瓜,那金员外也不是吃素的,出了如此大动静岂会坐视不理?反击不反击先不提,销毁证据掐断线索都是轻而易举的。

    打蛇须七寸,若想对付金百万,有点斗争水平的人都晓得入手之处应该在上面,抓小喽啰没用,所以拿住杜家意义委实不大。何况以金百万的潜势力,又岂能如同小民一般随意栽赃陷害定案?

    杜老爷越想越心乱,浑如十指挠心。捉摸不清楚李大人的真实意图,对策便无从谈起,他恨不能扒开李佑的脑壳看看里面到底都是什么东西。

    有句话道无知者无畏,但对有些人而言,有迹可循才使人安心,未知的东西最令人难受。

    若李佑晓得杜老爷的心理活动,定会大笑三声,他最喜欢这样有想法的对手。

    反过来,李大人最害怕的就是头脑简单、热血冲动的对手,因为他判断不出对方下一步举动。幸好在官场中,这样的人物越来越少了。

    闲话不提,在杜府大宅抄家抓人进行得很顺利,一是因为杜家首脑人物已经被捉,其余的人中没有主心骨,自然掀不起风浪,有几个零星反抗的凶徒全被击毙。二是因为杜老爷之前吩咐过,今夜家中办喜事,所以府里大都没有睡下,搜捕集中更加省时间。

    一时间,杜府突然喜事变丧事的遭了灾,男女老幼二百多口人都被驱赶到前院,立于熊熊火光下,在惶惶不安中等待命运的审判。

    李佑扫视女眷群,看见了俞琬儿,她果然从善如流提前跑了回来,没有引起别人注意。

    别的女眷不是低头哭哭啼啼抹眼泪就是愁眉苦脸唉声叹气,只有俞娘子抬头望着李大人发愣,在人群中很是醒目。

    不是她看不明白,而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李大人本该是笼中之鸟,怎么转眼之间杜老爷便鬼迷心窍地随着李大人出去自投罗网?

    她报急忽悠来的大军居然成了李大人的现成爪牙,难怪李大人两个时辰前干脆利落地放她去报信,还故意说了那么多不三不四的话儿扰乱她的心神……

    更诡异的是,正常情况下应该是敲诈勒索,寻求些好处以为补偿,此事便算了结,毕竟又没有结下生死大仇,按江湖规矩杜老爷认栽了即可。那李大人为何要兴师动众,一副气势汹汹要将杜家连根铲除的架势?

    莫非李大人真看上自己这点姿色,要为自己报仇雪恨?俞琬儿一直认为自己是聪明女子,行走江湖十年没有上过当受过骗,但此刻忽然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拜这时代大众传播的低效率所赐,幸亏俞琬儿不知道金百万和李佑七八天前认了翁婿关系,不然她将会陷入与杜老爷一样头脑混乱的境地。不过现在也够乱了,到底还潜伏不潜伏、隐忍不隐忍?

    李镇抚被官军簇拥着立于大堂台阶上,威风凛凛地对着人群开了口。“你们杜家恶行累累屡犯律条,本该满门皆灭!但本官以为定有被胁从者,无论妾婢奴仆还是账房打手,有愿检举告发者可进屋与本官亲自一叙,本官亦将记功赦免,言出必行!”

    待到李大人说完,却冷了场……杜府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立功。又等了片刻,还是如此。

    冷场也是有原因的。一来杜正简杜老爷积威尚在,此时他也被押在旁边看着众人,众人心中还有畏惧。

    二来众人皆觉得杜老爷上面也是有人的,不然为何可以横行这么多年?万一过几天杜老爷又被放了,今天出头告发的就彻底凄惨了。

    三来忠心度还没有消散完毕,晓得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道理。

    治家有方啊,这杜正简还是有几把刷子的,府里二百人中居然没有出现特别卑鄙无耻的人物,不晓得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李大人一向认为,忠诚只因为背叛的代价不够。

    见状李佑貌似咬牙切齿,杀气腾腾地威胁道:“尔等以为法不责众欲共担其罪?本官有的是地方收押人犯,一个贼窝二百人算得什么!死罪免不了,活罪也难逃!本官生性嫉恶如仇,最见不得强梁恶霸,向来宁可错杀三千,也绝不放过一个!尔等休想心怀侥幸,别不见棺材不落泪,棺材才值几个银子!”

    扬州营的吴把总和高邮营的张把总听到李镇抚杀气冲天的话,不禁齐齐愕然,李大人打算丧心病狂地制造一起满门血案?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放过一个,连他们武官听了也觉得血腥扑鼻……

    还是没有人出来,不知是被李镇抚吓住了还是不相信的原因。

    李佑便下令道:“既然如此,本官亲自点人!”

    他信手指了下面一个杜府年轻家奴:“拿出来!”

    几个如狼似虎的士兵便闯入人群中,将李大人所指到的人抓了出来,他什么也不说,便被按在堂前空地上就是一顿好打,不多时便半死不活有进气无出气了。

    李佑又连连随便指了好几个,凡是中大奖的皆被拉出来死活不论的重打。

    恐怖到不可言的情绪逐渐在杜府人群中蔓延,男的人人面色僵硬,唯恐李大人的手指头下一个就点到自己,而妇孺从抽泣变成了成片成片的哭声。

    高邮营的张把总暗暗摇头,完全可以抓回去慢慢拷打审问,留在这里磨蹭做什么?真是莫名其妙。

    仿佛哭声引起了李大人的注意,他将目光转向妇孺这边,又抬起手指头指着一女子道:“你可是杜府小妾?出来!”

    俞琬儿瞠目结舌,因为李大人的手指头点到的就是她。可她所知道的一鳞半爪都已经在客房讲过了啊,现在还让她出来说什么?大概是想叫她再当场复述一下父兄被杀的事情?

    她从人群中走到台阶下,开口道:“民妇……”

    李大人皱眉道,“人多嘴杂,进屋说话!”

    在众目睽睽之下,俞娘子随着李佑进了堂中,又隐隐约约见到他们进了里间,而所有护卫都被赶了出来。

    时间便在漫长的等待中流逝,也是一刻钟也许是半个时辰,东方已经现出了几分鱼肚白,天色蒙蒙亮起,新的一天又即将揭晓。

    满院静默中,忽然屋门洞开,李大人率先走了出来,意气骄矜不可一世。

    众人又将目光投向他的身后,只见俞娘子钗横鬓乱衣衫不整,两腮各有一抹惹人遐思的绯红,不过神色淡漠,仿佛心死如灰。

    真是令人浮想联翩……院中众人一边心怀羡慕地脑补了无数情节,一边拿鄙夷的目光去看俞琬儿,这就是卖身求荣了罢。

    杜老爷看得真切,大叫一声。他愤怒欲狂,他满腔怒火,他恨意滔天,他拼命挣扎着想冲上去,却被身边士兵用刀背狠狠砍翻在地,痛得满地打滚。

    李佑对周围的奇异目光浑然不觉,对两个把总下令道:“只抓杜家父子妻妾为主犯,其余胁从不问。”

    短短一句话,意思很明确,除了杜正简和他的儿子以及妻妾,府中其他人全部放掉,不追究罪责了!

    婢女、家奴、管事、账房、护院、仆役等等等等,之前早已被李镇抚的残忍暴虐、毫无人性吓到心惊胆战、肝胆欲裂。只道今天有命难逃了,少不得进那不见天日的大牢里受苦受刑,看样子还很难出来了。

    却不料天亮时真的天亮了!李大人再次出现时居然将他们轻飘飘地放掉。这个转折的发生,好像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又活过来的感觉,惊喜到不敢相信。

    原因出在哪里?杜府中人又下意识地将目光聚集到俞娘子身上,她依旧无喜无悲,低头立在李大人身后。但这次众人的眼神中没有鄙夷了,而是充满感激和同情。

    李镇抚不会无缘无故就变了性子,瞧这光景一定是俞娘子苦苦向李大人求情,并不惜献了身,才换回来这个结果罢。

    大家又想起,俞娘子在府中虽被看作妾室,可是真守身如玉的,连老爷都敬爱三分不忍强逼。可她为了大家从李镇抚手底下逃过一劫,竟然不惜屈身事贼。

    他们都是小人物,没有读过多少书。但俞娘子这种行为,对他们这些从鬼门关爬回来的受益之人而言,才是舍身饲虎救苦救难感天动地的菩萨情操啊。扪心自问,他们这些卑贱人物的烂命值得俞娘子如此牺牲自我么?

    李佑又下令道:“收兵回营!”

    杜家主子老少十几人,从五十多的杜正简到他那两岁幼儿,从杜老爷正妻到大公子的小妾被一个个押出,整备待发。就是挂名妾室俞娘子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杜老爷有种心死如灰感觉,从种种情况看来,这李佑绝对是要赶尽杀绝了。他闯荡纵横一世,早有过这种觉悟,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但没想到的是,最后居然做了个糊涂鬼,李佑到底怎么想的?

    此时,俞娘子忽然从人群中穿过来,迈着碎步奔到李大人前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不顾地面肮脏,额头在砖上砰砰作响。

    她决然道:“杜老爷厚葬父兄、收养民妇,与民妇有大恩大德!大人不肯放归老爷,今生便对他无以为报了!若他罪有应得,但幼儿何辜!恳请大人留下这点杜家骨血,民妇愿尽力抚养成人,以报答杜老爷恩德!不然民妇忍辱偷生,又有何颜面苟活于世?唯有君前一死,来生再报恩了!”

    无数道崇敬的目光重新交织在俞娘子身上,多么伟大的女人啊。又为她担心起来,本来李镇抚已经放了她一马,此时再触怒李镇抚的后果会很严重。

    却见李大人讶异地立住半晌,仿佛也被俞娘子的德操震住了。片刻后他肃容整冠,恭恭敬敬拱手揖道:“不想今日得见女中豪杰高义,本官三生有幸!深感敬服,如你所愿,以全卿之节义!”

    不知为何,院中响起了连绵不断的欢呼声。人人心中都有向往光明的角落,古人的高义只在书上有,能亲眼见到这种宛如古风的场景,又何尝不是自己的幸运?

    杜正简老爷热泪盈眶地将幼儿亲手交与俞娘子,老泪纵横道:“杜家之后拜托俞娘子了。”他心里万分内疚,当初他暗中害死俞娘子父兄的行为实在恶劣,现在后悔莫及,不过就让这段事埋在他心中到死罢。

    俞琬儿抱着杜家小公子,神思不属地目送长长队伍远去。

    此刻杜府满目疮痍,虽然各种执事人口一个不少,但主人家却只剩了一个两岁小公子,以及对所有下人有救命之恩、临危受家主托孤之命的妾室俞娘子……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杜老爷托孤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2穿越之兰柯一梦作者:蜀客 3穿越之走进武侠作者:蜀客 4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5我的时空穿梭手机作者:金色茉莉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