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奋斗在新明朝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深入而坦率的会谈

第二百三十六章 深入而坦率的会谈

所属书籍: 奋斗在新明朝

    话说李佑听到“毒酒”两字,一时后怕到冷汗嗖嗖,若不是眼前这个女人主动悬崖勒马(从这点看是可以教育挽救的),真就着了道儿了。他对自己的小命还是很看重的,忍不住拍案而起,怒斥道:“殿下恶毒太甚!”

    酒壶被震倒了,酒液汩汩流出,溅落到地板砖上,李佑下意识地避开了这摊成分不明的液体。

    “可惜恶毒得尚不够火候,否则便不阻拦你了,人世间也少了一个碍事者。”

    面对李佑的责骂,归德千岁沉默了一会儿,轻飘飘地抛下这句话,由王彦女服侍着围起斗篷,戴上兜帽。又在火盆略略烤一烤手,便要离开。

    “站住!”李佑大喝,快步拦在门口,“本官区区微末七品舍人,何德何能敢碍着殿下?殿下还是把话说明白了。”

    这很是无礼,但眼下不是讲究礼仪的时候。李佑不能不问,他不懂归德长公主到底是什么心思。一会儿打击,一会儿拉拢,一会儿又惨烈到下毒戕害,诡异莫测,女人善变也不该是这么个乱变的法子。

    他这内廷小官,虽然撞大运得了分票差事,也曾被迫与眼前人春风一度,但有什么值得千岁殿下纠缠不休的?若是不可理喻的脑残女或者花痴女,也就罢了,但很明显长公主绝非这样的人。

    尤其刚才那句话,好像他李佑成了千岁殿下应该除之而后快的障碍。天可怜见,他对大人物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此时不问明白,说不定以后莫名其妙死了都是糊涂鬼。

    王彦女挡在长公主前方,对李佑斥道:“无礼之徒,尔敢拦千岁之驾?”

    她还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一支号角,怕是只要李某人稍有不轨,便要召唤巷口侍卫。

    “滚开!”李佑不耐烦道,又对归德长公主问:“你到底如何想的?”

    这一句,连“殿下”这两字敬称都省略了。

    长公主点点自己胸口,直视李佑反问道:“你确定你想知晓我心中所想?”

    其实有些事不知道比较好,难得糊涂诚为至理名言。但李佑犹豫片刻,发现探究千岁殿下心思的念头占了上风,豁出去咬牙道:“确定!”

    如果李佑直接否了,归德千岁便就彻底断了念想,如今听到李佑嘴里蹦出一个“确定”,心里反而滋生了莫名的宽慰。

    她便命王彦女把住房门,自己又转身返回了堂中,瞧着架势要与李舍人好好地谈谈。

    大概是思绪太飘散原因,她没有注意地面,却一脚踩到了那造孽的酒壶。眼看着高贵冷艳的千岁殿下要相当不雅观地摔出一个倒转式的平沙落雁,俗语叫四仰八叉。不过身后凭空出现一双有力的大手,半扶半搂稳稳支住了她。

    “我本以为你想要看笑话的。”归德千岁小声说。

    李佑趁她站稳了便猛然将她推开,顾左右而言他地嘀咕道:“男装之人扶在手上真是怪怪的。”

    要死要活的尖锐气氛陡然变得有点暧昧不清,王彦女站在门边上重重地咳嗽一声。

    归德长公主重回上座,暗暗平了心静了气,“你这分票中书之事,原本出自我意,却被你鸠占鹊巢,你说你该不该死。”

    原来设立分票中书之事,是归德千岁设计出来的政治框架第一步,这要从大明天子的诏令之权说起。

    除去常见的自下达上的“奏章、票拟、批红”这个模式之外,天子也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主动下旨,直接决定某些事情,这才是“口含天宪”的核心体现。

    当然,不经内阁直接发布的圣旨叫中旨,总是被外朝非议和抵制。正常模式是,天子派遣太监传达手敕或者口谕到内阁,然后由内阁同意后草诏送至御前,经过朱笔抄一遍再发出去,才算是文臣们认可的合法圣旨。

    这便是“红本到阁,内阁票拟”,也是内阁与天子博弈的主战场,同意就拟旨,不同意叫“执奏”。若内阁团结一致,或者有强力首辅主导,天子被“执奏”后往往也无可奈何,选择大概只有两种,想办法换人或者服软。

    不过为了帮景和天子夺权,归德长公主研究出了第三种办法,便是分而治之。恰好目前内阁群龙无首,正为一个好机会。

    若四个大学士各行其是,各负其责,虽然强化了效率和责任意识,但又分散了力量。每个人都可以代表内阁,那岂不是只要拉拢住一个人,天子便有了行驶权力的通道?

    如果说以前天子下一道旨意,需要全体内阁点了头才算通过,这对目前的景和天子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那么分而治之模式成型后,天子的旨意,只要一个负责大学士签押,便可以通过,简单的多。

    这个权力框架,归德长公主当然知道不可能一夜而成的,设立分票中书便是迈出的第一步。有了分票中书,目前能够渐渐对大学士进行分离,从长远来说,足以保障天子的手敕口谕送到指定的阁老手中,强化皇权的存在,同时协助天子监控内阁。

    可惜,事与愿违。归德长公主对母后提出了设分票中书建议之后,由于种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却被吏部许尚书抢了先手,将李佑推到了分票中书位置上。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不积跬步无以千里,千岁殿下壮志凌云的第一步就栽了个跟头。

    其实换成心志差些的,栽了跟头后早被残酷现实打击得灰心丧气了。不过归德长公主还算坚强,打起精神对自己很欣赏的李舍人进行了又拉又打、胡萝卜与大棒齐上的举动。

    一个个诱饵满怀期待地抛出去,论金钱赠送了千两白银,论富贵许诺了五品勋官,论权势描画了内相前景。结果白费功夫,一无所获,丝毫作用也没有……

    以势压人,挑他的错,逼迫他去文华殿,被他乱搅一通转移了视线;把他修理到被停职的处境,但他又不知怎的打通了表舅路子,眼瞅着逃出困境。

    那晚归德长公主拉着李佑共赴巫山,主要因素是她在心情低沉时被无能丈夫气得胸怀激烈,冲动失贞。但又何尝没有几分借机放纵自己拉拢李佑的念头。当然,前提是李大人有才有貌,尚堪入得了千岁的眼。

    最终这李舍人油盐不进,滑不溜手。别说毒死,爱恨交加的归德千岁都恨不得亲手掐死他,从来没见过这般难缠的人物。

    听到这些隐情,李佑终于恍然大悟,难怪一个七品分票中书也如此招归德千岁稀罕。这直接关系人家重整山河、抢班夺权的大计,所以急眼到生了下毒念头。

    将憋在心底不为人知的秘密吐露出来,虽然有风险,但归德长公主仍感到轻松些许,又道:“得知你出任分票中书,我没有极力反对,原以为你出身卑微,在文臣中顾虑不多,容易变节。想再与外朝争夺此位,难处甚多,相较之下,还是拉拢你更简单。”

    有些话不必如此直率罢……李佑苦笑,明摆着就说他是小人。

    “你不必在意此语,宫中不需要好人,以你的能力大有作为。”归德千岁点点头道。

    深入了解到千岁殿下层层锦障里的心事,李佑也不得不承认,以己度人换位思考的话,他也要下毒……自己确实是个碍事的,但那时自己会感情战胜理智而悬崖勒马吗?

    “文华殿中,你为何不给我留情面?”李佑想起至今还耿耿于怀的事情质问道。

    归德千岁则反问道:“之前有御史弹劾于我,你为何将奏章给了我最不喜欢的彭阁老?让我心寒如冰又与谁说。”

    这算什么……李佑当时只是被袁阁老激将了,把这个奏章随手分去的,谁知道居然让这女人产生了误会,又引发了报复。明明是琼瑶剧里的狗血情节,怎么现实里也有?

    李佑起身,长揖道:“今夜本官恕不从命。”

    归德长公主叹道:“你还是不肯听话么?你我携手齐心于内廷,佐助圣君,难道不是美事。”

    李佑心道,听你这口气就是想要我做一个长了那话儿的太监罢……

    夜色已深,李佑将归德千岁送至大门。

    长公主向外走了几步,又回首道:“你真不从我所愿?”

    李佑想了想,很诚心地劝道:“圣上乃真龙天子,自有际遇造化,你又何必如此费力上心?你只不过是他长姐而已。”

    “父皇对我亲养亲育,恩深似海,我亦在父皇面前立下重誓扶持今上,怎敢不竭尽全力以报在天之灵。你是不知道家国天下这四个字有多么沉重。”

    李佑感慨道:“若神明有灵,愿你生生世世不要再生于帝王家。”

    “多谢吉言,后会有期。”长公主消失于巷口,随后便从那边隐隐传来喝道起轿的声音。

    她说后会有期?听到这个词李佑哭笑不得,看来此事还没完,只是不知道又有什么花样了,难道她不得手就不罢休么。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深入而坦率的会谈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2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3醉玲珑(中卷)作者:十四夜 4穿越之走进武侠作者:蜀客 5穿越之兰柯一梦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