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奋斗在新明朝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丧事中的机遇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丧事中的机遇

所属书籍: 奋斗在新明朝

    话说西城城门水道工程即将完工,李佑便不用去天天督促,在家的时间多了起来。

    这日,他正在树荫底下逗弄女儿,小竹和奶娘在一边侍候。至于金姨娘,因为昨晚被小婴儿吵闹的睡眠不足,此时在屋里补觉。

    小竹见老爷此时高兴,便捏肩捶背地献殷勤道:“老爷,奴家兄长已经服役回来,给寻个差事好不好?过年时候奴家提过的……”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说都忘了,李佑问道:“之前作甚的?有没有你的一半滑头?”

    小竹大窘,“老爷就会取笑,奴家哪里滑头了?奴家这兄长不笨,也是认的几个字的。听他说这一年服役去了京师运柴火,现在期满回家。”

    此人去过京师?闻言李佑便道:“得空叫他来见见,若老爷我看得入眼,又愿意入我李家,便赏他一个长随做做。左右身边也是缺人,张三一人常不能兼顾。”

    “多谢老爷,奴家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小竹开心的眼睛从圆月便成了月牙儿。

    做牛做马……好像也有个人这样说过,不过忘了是谁。李佑调戏道:“不急,迟早有你当牛做马的时候。”

    小竹红脸不语,动作越发轻柔起来。

    李佑心里又想道,也该筹备去京师的事情了……最晚八月中旬便要出发,但有些事却要先办好了。

    忽然后院的看门婆子过来道:“前头来报,有赵府三老爷遣人传话。”

    李佑纳闷,莫不是赵良礼知道自己有女儿的消息派人来道喜?这才两日,未免传的太快了。

    他起身到了前堂,却见那赵府下人头戴白孝,吃了一惊,瞧这样子并非是道喜而是来报丧的。应该是赵家有重要人物过世了,当下心里有了几分预感。

    “禀推官老爷,我家四公子于昨日亡故,奉三老爷之命,特来报知。”

    果然是他……赵府的四公子是赵良义老大人的独子,杰哥儿的真正生父。这位公子向来体弱多病的,论年纪才二十出头,不想这就去世了。李佑当即面露戚容道:“不知何日成服?”

    “明日小殓,后日大殓,再后一日成服。”

    按丧事习俗,成服之日便表示开始接受吊唁,所以李佑才会问何日成服。

    又听李佑很不见外地问道:“丧主为谁?”

    “却是尚未议定。”那下人晓得李佑与赵良礼老爷关系密切,倒也不隐瞒。

    丧主即丧事主人,按礼制由嫡长子担当,嫡长子不在的由嫡长孙代替。若无后人,便可由亲族内择人,也有用近邻来充当的。

    所以说李佑问起丧主是个敏感事情。除了不为人所知的杰哥儿,赵四公子别无子女,谁出现在丧主席位上,很可能就是个风向标——赵良义这一房总要有人来继承的。

    赵府报丧人走后,李佑坐在堂上半晌,有了些计较。他与赵四公子并无交往,真要说因亡者年轻早夭而悲痛,那也太虚伪了。

    但他倒是很为赵良义老大人欷歔一番,他也是刚做了父亲的,有点儿感同身受的意思。想必此时赵良义白发人送黑发人,心内定是惨痛无比罢,更别说亡者还是赵二老爷的唯一后代,这年头绝后的创伤岂是轻易可以抹平的?

    就让我送给你一个惊喜罢……李佑轻轻叹道。他其实一直拿捏不定,什么时候将杰哥儿的存在告知赵家才是最优方案,而现在可以判定,目前就是一个绝好时机……

    似乎不厚道啊,有利用别人去世机会做文章的嫌疑,让李佑心里竟然产生了一丝罪恶感。

    但他又一想,对赵二老爷来说,处于绝望伤痛之时,忽然有个继承血脉的亲孙从天而降,无论如何也足以抚慰身心。这样看自己明明是做好事,受到点感激也是理所应该的。

    好事归好事,但要怎么报信才能不惹人反感,也是个技术活哪。人家是丧事,你去报喜事,矛盾之下很容易惹人反感的。

    万一赵家起了心病,嘴上感激归感激,但心里想着你李大人莫非一直盼着四公子死掉才来报这个信?或者你李大人拿我赵家后人抱着待价而沽的心思?这样就得不偿失了。

    如果只管抱着施恩心态把事办成如此样子,那就是个蠢货小白,这脑子还做什么官?趁早回家种红薯罢。

    李推官又仔细斟酌一番说辞,便换上七品冠带袍服,上轿往赵家巷而去。

    在赵府门口,门子听到李推官来意,面有难色道:“二老爷有言在先,近日不见客。”

    “那本官要拜访你家三老爷。”

    门子一面陪着李佑说话,一面打发人去府内禀报。不多时,得了回信道:“三老爷有话,今日家务事繁杂,为免外人笑话,就不见李大人了。”

    为免外人笑话?李佑想道,赵大官人对他真实诚,这种话都说出来了。便又对门子道:“再去!告与你家三老爷,本官今日就为家务事而来!”

    门子听到这句,十分惊讶,你李大人和赵家固然交情好,但怎么也没到搀乎赵府家务事的地步罢?但他又知道李佑和三老爷关系匪浅,便只好把李佑的原话传进去。

    这回李佑被引进去了,来到一处小厅内。此时厅内除了赵大官人,还坐着四五个老人,应当都是赵氏一族的长辈,只有赵大官人坐在最下首。只见那些老人正在争论什么,赵良礼却是皱眉不说话。

    赵家三兄弟中,长房全家远在京城,所以侄子的丧事都由赵良礼来操办,此时头等大事是找一位合适的丧主。

    刚才那几位族中老人便为此事争论,他们都想举荐本支的人来做这个丧主,争来争去叫赵大官人很是头痛。

    他们的小心思,赵良礼一清二楚,可惜赵大官人虽有儿子,目前却还没有生出孙子,不然根本不用争论了,哪还轮得到外支的人来抢位置?但如果侄子有后人存在,那就更好了……

    当全副冠带的李大人进来后,形势又不一样了,这要按礼节重新排座次。七品官李佑坐了上首,赵良礼和他那举人叔叔陪着,其他的老人没有功名都只能先站着,等李佑客气说了几句才坐下。

    李佑打着官腔对赵大官人道:“贵府公子既殁,本官同伤其情。今日贸然到此,甚为失礼了。却是因一件蹊跷事而不吐不快。”

    赵良礼不知李佑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何事?”

    李佑又道:“请至无人处密谈。”

    赵良礼便领着李佑到旁边一间小室,挥退了下人,“你究竟所为何来?”

    李佑满脸疑色道:“本官听到噩耗,却忽然记起一个八九岁幼儿,面貌与四公子极其相似。以前没有注意过此事,刚才却是越想越像,实在忍不住来求证一二。”

    赵良礼不禁问道:“天下竟有如此巧合之事?”

    李佑又道:“此幼儿生母姓付,听说也是府城人。”

    “姓付……什么!你此言当真?”赵良礼大惊,他回忆出十来年前的事情,那个与赵四公子私通而被赶出家门的婢女不正是姓付么?难道她当时怀着身孕?

    李佑神色凝重道:“在下安敢说笑?但总觉得世间真不该有如此凑巧的事情。”

    听到李佑的消息,赵良礼一把抓住他的小臂道:“你猜得对,这不是巧合,那个付氏出自我赵府。你与我去见二兄,务必将此事原原本本说明。”

    说罢,赵大官人匆匆将李佑带到后堂书房。

    赵良义靠在矮榻上,手握书卷,但没有翻看,目光涣散地却在发呆,即使赵良礼和李佑进来也充耳不闻。

    赵良礼上前咳嗽一声道:“我那可怜的侄儿他可能留有后人。”

    赵良义漠然点头,“哦,可定下了?是哪一支的人?”

    赵良礼急道:“并非此意!兄长还记得十来……大概是八九年前的往事么?那个被赶出家门的付姓贱婢,李大人说她生的儿子与我那侄儿相貌一模一样,也恰恰是八岁。小弟觉得不会是巧合,大约天可怜见,存了侄儿的骨血在人间。”

    赵良义脸面立刻涌上血色,一改有气无力的模样,登时立起身对李佑道:“烦请李大人将详情速速道来!”

    李佑再次矫情道:“回老大人,下官之前并没有注意到此事,时至今日方才有所觉察,所以不敢隐瞒,冒昧来府上询问。这个幼儿乃是我岳家……”

    等李佑说完,赵良义追问道:“那付姓女子现在何处?”

    “自从下官的泰山出家后,付氏便回了府城投奔舅家,她还央下官替她寻个好夫家。今日之前,下官竟然不晓得她出自赵府,早知如此……”

    赵良义转头对弟弟指使道:“备船,我欲去虚江一行。”

    李佑拦住赵良礼,对着赵良义高声道:“老大人再听下官一言!此幼儿受我岳父母十年养育之恩,现名刘杰,乃是刘家唯一孩儿!下官与老大人有几面交情,生怕老大人悲痛伤身,故而点出此事以为抚慰。若老大人将那幼儿认回赵家,使我岳家断后,那下官罪过大矣!”

    赵良义沉默半晌,对李佑作揖道:“是我忘形了,在此谢过李大人。但使我赵良义不绝血脉,李大人旁观者清,有何以教我?”

    李佑也装模作样沉思片刻道:“不如认祖不归宗,杰哥儿出面充作丧主,昭示族人。但事后仍归于刘家,等杰哥儿娶妻生子,报答了刘家抚育之恩,再归宗承继老大人香火,或者由杰哥儿之子归宗,总都是老大人的血脉。这样岂不两全其美?”

    赵良义再次对李佑作揖道:“大恩不言谢,还请李大人同走一遭虚江去商议此事。”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丧事中的机遇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2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3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4醉玲珑(上卷)作者:十四夜 5穿越之兰柯一梦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