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奋斗在新明朝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二百九十章 各种苦恼的人们

第二百九十章 各种苦恼的人们

所属书籍: 奋斗在新明朝

    李大人回到虚江县的消息传开后,两日来,福新巷里车如流水马如龙,访客络绎不绝,甚至于有从邻县慕名而来的。

    原本想过几天悠闲日子的李佑频频被扰,只好在家中不停地接见宾客,但所有要外出应酬的都拒掉了。另行安排家中人收拾行李,准备上任去。

    十一日这天,李佑又送走了几位卢家士子,很有文人范地仰天长叹道,宦海泛舟,俗务缠身,烦不胜烦,何日才可得一静字!

    结果又招来父亲一顿训斥,“装腔作势,这话是什么道理?在俗世中打滚就不要想免俗!客满高堂,乃家门兴旺之相也!等到门前冷落鞍马稀时,你只怕欲求今日而不得了!”

    李大人苦恼地无言败退,父亲的见识太低端了,他不懂士大夫阶层这种拿腔捏调的品味。

    当夜李佑带着两个长随上船,连夜赶去府城。陈巡道那里必须要去的,赵家也得拜访走动,当铺产业以及李媚姐那里更该去巡视,有时间还可以去看望下王知府。

    其实对于去见陈巡道,别的还好,就是这个礼节问题让李大人感到很纠结。这年头礼数可是很重要的,有点偏差就是大问题。此次去见陈巡道,礼轻礼重都不恰当。

    前头也说过,用大明人际关系学理论解释陈巡道与李大人之间现象,应当是视为座师和门生。但那毕竟是一种停留在理论层面的比拟,如何操作尚待细化。

    原来有着上官和下属这层关系为门面,在陈巡道面前李佑一直以属下自居,用官场礼节应对,态度谦卑点也算合适。

    只有那次李佑接任了府推官,而陈大人没有升为分巡道还是知县的短暂时间里,礼节上差点出现过错位。当时陈大人肯定还没想着李佑能发展到今天这个地位。

    目前,李大人是扬州府通判署理江都县,陈大人是按察佥事分巡苏松道,两者完全互不统属,品级也相差不远。还用官场礼节见面,几乎就是平等相待,分庭抗礼了。

    如果放在以前,这样也无所谓,以后是不是一路人都不知道,没必要计较过去和眼前的这点礼仪差距。但此时陈巡道摆明了将要给李佑取字,以后就居于师长身份,李大人好意思用平礼相见?所以说礼轻了不恰当。

    但礼重了也有点不合适。若此时陈巡道已经给李佑取了字,那也算明确了关系,可以看成认了座师,不论官位如何,李佑态度上谦卑些都没有问题。但现在只是双方暗中意向阶段,还没有完成实质性操作,也没有被士林所认可。

    可以想象,以如今李大人的声望,还是很引人注目的,这个时候突然对陈巡道卑躬屈膝就显得谄媚无骨气。好像为了巴结陈巡道求字而故意摇尾乞怜似的,传出去很有损官声。

    “如此苦恼的事情,还是请陈大人身边的黄师爷去苦恼罢,这取字的主意说不定就是他出的。”李佑抱着这个不负责任的心思在船上睡着了。

    次日,抵达苏州府府城。李佑便服来到按察分司衙门,投帖子进去要找黄先生。

    不多时便见黄师爷从内里急步迎出来,远远地边走边拱手,语调上飘道:“这不是当世名臣李大人么!许久不见,蓬荜生辉,有失远迎,失敬失敬,快请快请!”

    如果是别人如此褒扬,李大人也就矜持地生受了,但从知根知底的黄师爷嘴里吐出来,一定是调侃罢。

    入了屋内,黄师爷听到李大人来意,“这有何忧,先不见便是了,操办取字时再相见也不迟。”

    李佑迫不及待道:“为我取字定是你出的主意?如今该如何操办,你要负其责。”

    黄师爷摇手道:“此乃许阁老之意,我不过是区区幕席怎敢出这种主意!取字与冠礼古时都在一起办的,但如今冠礼久废,鲜有行者,连这字也不常用了,取字仪式更无一定之规……”

    “老先生!你就说怎么办罢,我这小门小户出身就是不懂这些!再说时间紧促,还得赶路上任,朝廷敕牒可是有期限的。”

    李佑熟不拘礼,在黄师爷面前很放得下脸皮。老先生被毫不讲理地压上许多责任,连连苦笑道:“你怕麻烦就推给我么。罢了罢了,也不须惊动令尊令堂了,今天你也没必要见陈巡道,由我去代为分说。明日你摆上席面,请几位有头有脸的人物为宾,算是见礼,不嫌弃的话我来赞礼。到时你敬酒,陈巡道赐字,重在心意而已。”

    李佑得了黄师爷指点,心里有数,出按察分司后便去了赵府拜会赵家兄弟二人。

    运气不错,闲居在家待起复的赵良义老大人和苏州城头号大纨绔赵良礼大官人均在,一齐会见了李佑。

    此时见面,三人心中居然都有一种沧海桑田、物是人非的感慨。

    之前李佑进赵家巷子时,过了那著名的大学士牌坊,看到上面的“上台元老”、“钦赐故少保兼太子太保礼部尚书文华殿大学士”等字样时,居然就像看甲乙丙丁一样没什么感觉了……

    当初他可是深受震撼的,那时候觉得阁老大学士简直就是天上人物一般,现在看到大学士三个字,脑子下意识就冒出一个词——手下败将。

    而赵良义老大人原本以为,李佑这一去,至少要蛰伏两三年修完学业。再大胆的预料也想不到李佑在京城折腾动静如此之大,硬生生的搏出一片天地。才过七个月,李大人居然就带着声望光环出任江北重镇的父母官了,如今绝对不可再以佐杂视之。

    他原本想着以后在官场中助无根无基的李佑一臂之力,以报存亡继绝的大恩,现在看来,他还有这个能力么?对此赵良义老大人很苦恼。

    赵三老爷心情更是五味杂陈,这倒不是嫉妒。一年多前,李佑还只是个需要他提挈的小杂官,闲来陪他吃喝玩乐的人物,充其量是个苏州名士。这才多久没见,他忽然就变成了海内瞩目的小小名臣,要才有才,要望有望,要色有色。

    这种小人物的奇迹发生在眼前,即便是醉生梦死混吃等死、对官场混不在乎的赵大官人,也受到了些刺激。相较之下自己年已四旬,一事无成,比起风生水起、名动四方的李佑这辈子是不是白活了?这把年纪,后悔也迟了。

    以后见面再叫李佑或者李先生都不合适了,难道要尊称前小弟为李大人,或者根据官职雅称叫他李别驾?赵大官人忽然也感到很苦恼。

    “按察分司陈公欲为我取字,时间仓促,明日便要成席。所以劳扰贵府,借用仆役若干奔走和传信。另斗胆请两位观礼。”李佑求助道。

    凭赵家和李佑的关系,自然是别无二话,一口答应。赵良礼大官人也悄悄地松口气,李佑如果有了字,今后就好平辈称呼了,不至于万分纠结地去喊什么李别驾。

    一边打发人去请宾客,一边打发人去宋家酒楼备席面。李佑暂且无事,被赵良礼拉着喝酒。

    赵三老爷喝酒喝得很凶猛,扯着李佑絮絮叨叨说:“你不在苏州城,感觉少了很多乐子,今后你登青云之梯而上,不敢说分道扬镳什么的,只怕难再有去年花魁科考那般的趣事了,此时追忆已惘然,已惘然啊。”

    你惘然什么?正春风得意的李大人一时不能理解。

    “去年用你的馊主意,好好的花魁大选弄得乌烟瘴气,今年又到了评苏州花魁时节,但各家美人都不来参与了,你看如何是好?都是你惹出来的,你要负其责!实在没法子,你就献身好了,想必如今你身价更高。”赵良礼又醉醺醺地按住李佑肩膀道。

    李佑嗤之以鼻,“这点小事就难住了你?美人不来参与,你就找那土娼劣妓,还专要歪瓜裂枣的大张旗鼓评起来,评美不成可以评丑啊!花魁乃是风月行里的表率,那些名妓看到一群丑女争夺本城花魁,成为她们的代表,甚至以后要与她们相提并论,我就不信还能坐得住?”

    这都可以?连当纨绔都比不过李别驾……赵良礼心悦诚服地高呼一声“妙哉”,便倒头醉死过去。

    这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李佑婉拒了赵家留宿的邀请。出门向太尉桥而去,他的当铺产业和负责打理当铺的李媚姐都在那边。

    桥头下当铺因为天色晚了,已经闭门。李佑便绕行到当铺后面,直接敲李媚姐住所的大门。李媚姐的老仆是识得李佑的,直接开门放了进来。

    进了堂上,李佑方才坐定,听得门帘响动,扭头笑道:“媚姐儿……”

    随即他住了口,意外地看到李媚姐的妹妹李环出来,不禁惊奇道:“怎的是你出来待客?媚姐儿在哪里?”

    李环神色复杂不明,“佑老爷,我姐姐她……你自去看罢。”

    李佑狐疑地到了后院,却见院中新建了一座小堂。再走近些,听到里头传来清脆的木鱼声。

    推开门,李佑赫然发现这里原来是佛堂。佛像前静坐着素纱缁衣、三千青丝以丝帕绾起的女居士一位,再细看不是李媚姐又是谁?

    李佑瞠目结舌,几乎要以为自己眼睛看错。向来装扮冶艳、举止风骚的媚姐儿居然身穿肥大到看不出身材的素衣,左青灯,右佛经,盘于蒲团上阖目念念有词。

    这反差几乎比天地都大,她这是要玩角色扮演吗?

    “姐姐最近不知为何很苦恼……”李环也很苦恼地低声道。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二百九十章 各种苦恼的人们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兰柯一梦作者:蜀客 2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3重紫作者:蜀客 4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5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