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奋斗在新明朝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就差死而后已了

第三百六十四章 就差死而后已了

所属书籍: 奋斗在新明朝

    凤阳巡抚杨负杨抚台跑到盱眙当然不仅仅是与李佑交锋来了,还得巡视祖陵大堤,这是必须要去的。

    九月二十八日,杨抚台从祖陵回到盱眙,这次主要行程便结束了。如今他满心琢磨的都是如何把李佑降服了,安安稳稳地在朝中叙功受赏,其余都是小事。

    这杨抚台出身富贵人家,行事还是太优柔寡断了,就像他面临洪灾时犹犹豫豫的没及时泄洪一样。这次他既想从李佑手里抢功劳,又担心得罪李佑的后台,总想把事做顺当一些,叫李佑老实主动地让功劳,却不知这几乎是个不可能的任务。

    其实很简单的,杨大人完全可以利用封疆大吏的职权,寻点由头整治李佑,甚至可以采取非常措施将李佑临时关押,哪怕招致朝野非议舆情汹汹也无所谓了。在这种情况下,陷入囚笼的李佑忙于自救,还会有心情与他争功么?

    当然这样做,后果必定是极其严重的,但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若救护祖陵的大功到手,还有什么不能舍掉的?有时候没有点魄力办不成事。

    总而言之,如果与李佑成了对立面,成功率最高(不是一定成功)的办法就是以势相压简单粗暴,玩心眼、斗心计、耍心思多半都是败笔。

    关于这点,体会最深的就是某长公主,当初金钱美女功名利禄齐上阵也基本无效,最后还是毒酒管用,至少把某人吓得老实许多。

    在盱眙西门外码头靠岸后,杨抚台刚下了船,忽然涌上二三百余人,团团将他和随从堵在岸边上。

    叫杨抚台心里登时一惊,这是有民变么?

    更有一个年过花甲的老者挤到巡抚大人身前,长跪不起,双手高高举起文书,高声道:“抚台大老爷在上,小民等有状文呈上!”

    原来是喊冤告状的,杨抚台微微皱眉。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巡抚大人左右扈从如云,不会轻易让别人近身。当刚才是下船时候,场面略微混乱,又兼在岸边地狭,稍有松懈便被人围住并告状。

    一般这种非法告状是不用理睬的,但杨抚台被这老头扑到了脚下,外面又被围住,便道:“朝廷自有守官分理地方,若有冤情,可至县衙呈诉。”

    那老者高呼道:“我等皆为泗州编民,如今州城尽毁,不知何处可以上告?大老爷再若不受,我大明朗朗乾坤便无处说理了么!”

    见人多不退,杨抚台便接过状子翻阅,不看还好,一看就将状子扔回去。原来这些泗州人状告李佑决堤淹城并请朝廷将李佑处置!

    这李佑可真够招泗州人恨的……巡抚大人想道。从个人角度,他很乐见于此,但是身为二品封疆,在公开场合必须讲究政治正确。为了救祖陵做出来的事,只要天子还姓朱,那就是不可动摇的政治正确,怎么可能为此审查李佑?

    见巡抚不欲受理,老者号啕大哭道:“我乡生灵涂炭,家园尽毁,流离失所,无土可依,露宿乞食,皆李佑之罪也!”

    又有数十人齐齐跪地叫道:“请抚台大老爷为我等做主!还我泗州小民一个公道!”

    闻讯赶来的泗州人越聚越多,将岸边围得水泄不通。

    杨抚台当然知道绝对不能受理这个状子,但现在这些泗州人群情激动,如果太生硬地拒绝,只怕要惹出变乱。想了想只好道:“本官先收下状子,具体如何尔等待闻。”

    他只说收了,没说准了,更没说受理,行的是缓兵之计,只图解围而已。

    这样人群才勉强让出道路,但很多泗州人仍然殷切地尾随着巡抚仪仗徘徊不去,一直到了巡抚行辕,也就是县公馆。

    杨抚台下轿,便又见看泗州人跪地高呼,恳请他为民做主后的才渐渐散去。对此杨大人只能摇头,这没用的。

    在书房中,杨抚台刚刚喝了几口茶解渴,就听随从禀报说李佑来拜见。正好杨抚台也想再与李佑谈谈,便传话将李佑带进来。

    却见那李佑身着正六品冠服进了书房,二话不说先自行免冠,再三顿首道:“听闻大中丞收了泗州民众的状文,下官特来行辕待罪候审!以免大中丞为难!”

    你欺本官老糊涂了么,想诱骗本官上你的当?闻言杨抚台嗤之以鼻的冷哼一声,这点把戏他一眼就看穿了。

    只要他敢凭此状子捉拿李佑审问,也许不能叫审问,应该叫质询或者询问,那他这个巡抚便当到了头。所以这个状子根本不会进入程序。

    想至此,杨抚台闭口不提状子,只说起祖陵。

    李佑并不虚与委蛇,很干脆利落道:“人生在世,图得不过封妻荫子流芳百世!下官苦守大堤一月,餐风饮露历尽艰难,情急时一度欲殉死报国,才有了这点险些拿命换来的功绩。大中丞巧取豪夺于心何忍!”

    李佑言语之间极不客气,根本不像是一个六品下属对二品上司的说话口气,还直白地点破了对方争功心思。

    这彻底激怒了脸面挂不住的杨抚台,勃然作色道:“你放肆!”

    李大人昂然不退,犹自喋喋不休。

    太狂妄了,太狂妄了,杨抚台对房门外大喝一声,“左右给我叉出去……快些!”

    他好歹还存有理智,硬生生将一个“打”字憋了回去。现在不是对李佑动手的时机,没准又是李佑故意使了激将计勾引他动手的,不能上当。

    几个巡抚亲兵涌进来,将李大人架住就向大门拖去,一直到了门廊下,才将狼狈不堪的李大人扔了出去……

    且将镜头转到九月底十月初的京师,这段时间,凤阳巡抚与扬州通判李佑二人争功在平静大半年的朝廷中算是个比较热门的话题了,甚至被某些不良人士满怀恶意地比喻成钟会邓艾二士争功。

    此事一定要朝廷做出决断的,但那天专门为此事开的朝会上一直争论不休,大学士和九卿之间也形不成比较统一的意见。这事虽然虚,但说重要也太重要了。迷信点想,万一弄错人坏了气运怎么办?祖宗不高兴降下天罚怎么办?

    不过朝廷有很多实务要处理,总不能为了这些过于意识形态的务虚事情而耽误,所以也没再专门为了二人争功开朝会。只是在每次朝会或者廷议上讨论完别的事情后,顺带地议论一下此事,连续这么几次都没出结果。

    一开始,凤阳巡抚出于种种原因是占有优势的。

    但守陵太监海公公上了第二封奏章,仔细分析了决泗州大堤泄洪的重要意义。并指出果断牺牲泗州才是祖陵救险的基石,如果没有将泗州一带变成行洪水道,从根本上减轻了祖陵大堤的压力,其余都无从谈起。

    自此情势又有点变化,天平渐渐朝李佑倾斜,又与凤阳巡抚扯平了。

    朝堂上的聪明人都觉察到,为何能言善辩的李佑至今不上奏本?这可是关于他的大事,他这特大号嘴炮能憋着不发言?

    十月初六,大早朝过后,慈圣皇太后御武英殿视事。

    通政使抱着一摞奏本奏道:“两日内连收数封奏本,皆与祖陵事有关,臣谨并作一起进奏。”

    顿时满殿目光都看向他手里的几封奏本,钱太后众望所归地问了一句,“可有那李佑的?”

    “还是没有。”通政使很遗憾道。

    如果是李佑的奏本,钱太后肯定自己先看过再说。但这不是,她就无所谓了,便谕示道:“念!”

    “其一,泗州士绅军民三十二人联名弹李佑疏……一夜之间吾乡田土尽委洪涛,登高望之如海。同乡百姓逃散四方,饥寒无依,生死不保,欲出无路,欲归无家,历历惨目,言之痛心……非正法元凶不足以平民愤……”

    殿中诸公听到了都没有什么反应,各地天灾惨事太多了,泗州这次因为提前有了准备还算好的。根据经验,其中或许还有为了控诉李佑的夸大之词。而且这奏请根本行不通,只能看作泗州人的发泄而已,就是难为这李佑挨骂了。

    “其二,盱眙知县报李佑遇刺疏……言笑之间,忽遇金钗刺喉,险之又险,经查乃泗州遗民也,亦为泗州知州王某偏房……”

    殿中大臣听到这个纷纷交头接耳,真没想到李佑竟然遇到刺杀了,这个遭遇够惊险的。发泄归发泄,有怨气可以理解,但动真格就有点过头了。

    通政使拿起第三本,继续读道:“其三,盱眙知县报李佑失踪疏……泗州民众围聚不去,具状控告李佑。李佑闻抚台收状,赴行辕请罪,并与抚台理论,不知为何被免冠扔出辕门外。其时,门外多聚有泗州百姓,李佑与左右护卫深陷其中,惨遭围攻,臣率衙役壮丁往救不及,赶至时已是下落不明,疑为泗州民众劫持……”

    至此满殿哗然,登时嘈杂声音纷纷而起。居然闹出了如此大的事情,这泗州民风也太彪悍了罢,竟敢在巡抚行辕外公然劫持朝廷命官!想造反吗?那李佑守陵守的真是鞠躬尽瘁就差死而后已了……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就差死而后已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醉玲珑(中卷)作者:十四夜 2穿越之武林怪传作者:蜀客 3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4穿越之走进武侠作者:蜀客 5萌妻食神作者:紫伊281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