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奋斗在新明朝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忠贞好女子

第二百五十八章 忠贞好女子

所属书籍: 奋斗在新明朝

    听到王启年这个名字,李佑微微愣神,他以为此人已经回家种红薯了,没想到居然还在顽强地挣扎不退场。

    其实王启年和大多数人没什么真正仇恨,大家也就出于道德公义的骂一骂,搞臭他名声而已,既无必要也无动力进行实际性的动作,只等着他自己主动辞官。

    若王启年真有唾面自干的耐性,的确可以死扛住不辞官,就像李佑前段时间即使被围攻到可以拿弹章堆坟头了,但也坚决不请辞一样。

    文选司左郎中提起王启年,当然不是真要李佑负责,卖好说笑而已。“这等卑劣之人,说什么也不可从本官这里得授官职!”

    李佑即兴咏诗道:“咬定乌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鞋中,千凿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

    左部郎大笑不已,连声道:“李中书尖酸得有趣!”

    但李佑忽然发现王启年行事似乎与自己有几分仿佛,有点惺惺相惜哪。所以……王启年必须领盒饭,因为他李佑是王启年的仇家。

    回想王前御史在暗中反水投靠宫中,又欲不动声色挑拨自己与彭阁老两败俱伤这套组合拳其实阴得挺有内涵,只是邪不压正,鬼蜮伎俩被自己那堂堂的天地正气化解了。

    又从王启年联想到程家案子,李佑便有一个心病浮上来。协调宫中与外朝的关系虽然不容易但都是以后的事情,而眼下却有个急需消灭的隐患。

    归德千岁说过,太后兄长新宁侯与此案有牵连。此事如果泄露出去,叫新宁侯有什么不爽利,只怕要记恨李佑,虽然李佑这个掀盖子的人不是故意的。

    知晓此事的王启年会不会故意放出风来来坑自己?李佑不敢保证,心里不由得叹道,这年头要有东厂诏狱什么的就方便了,对付王启年这类官员的最佳工具啊。当然,这个大逆不道的念头也就是想想,自然不会在文官们面前说出来。

    不过李佑自我安慰道,也许不会像担心的那般要命,空穴来风只能是空穴来风。如果对新宁侯而言仅仅是不痛不痒的小事,那他也不值当记恨自己。

    又闲谈几句,告辞了左郎中,李佑与王实步出吏部。却望见南边隔壁的户部那里人头攒动,门外聚集了数十人不知在作甚。

    李佑今天带上的长随韩宗一直在吏部外面等候的,刚才已经去看过一圈热闹。便对老爷禀报说:“那边都是盐商,不知吃了什么豹子胆一起来闹衙。”

    “此事因何而起?”李佑好奇道,这样聚众的事情发生,肯定有什么契机,或者是导火索。

    韩宗回道:“小的打听过,听说前日邸报上登了程家冤案,这帮盐商大概是兔死狐悲了,愤慨之下便来户部哄闹。要朝廷停住滥赏盐引。不然他们明年要号召同行一起罢掉开中,拒绝向朝廷输送钱粮。”

    这可是国之大事……李中书震惊了。

    国朝盐业实行开中法,盐商无论是将粮食运至边境,还是在边境屯田,只要给边军提供口粮,便能换取盐引,然后可以拿盐引去指定盐场支盐。这开中法自然是为了保证荒芜边疆的军粮供应。

    三百年来制度几经变革,现在实行的是钱粮并行,各盐商可以运粮去边境换盐引,也可以更高的价格直接输送白银到盐运司换取盐引。总而言之,边疆大军的口食和朝廷银库的很大一部分来源于盐业开中法。

    前文提到过,盐引不但盐商手里有,很多类似于新宁侯这样的权贵手里也有,大都是以各种名义向朝廷直接奏讨的赏赐。毕竟硬邦邦的银子不好变,但盐引总是可以像纸钞一样随便印制的……

    虽然盐是可以当成通货的商品,可也只有实实在在的到了手里才能算硬通货。权贵去盐场支盐,自然比盐商便利。近年来在朝廷滥赏之下,权贵支的盐多了,那门路不硬的盐商就要往后面排队等,手里的盐引便好像迟迟收不回款子的欠条。对此很不服气的程家就是这样倒霉的。

    现在这个累积了许多年的问题终于以程家冤案为导火索爆发了。如果心有积怨的盐商一起甩手,或者消极怠工,那么后果显而易见,银库短缺倒是小事,但边军的粮食就要出大问题。

    边军吃不上饭这事的严重程度连三岁小儿都知道……

    这邸报是谁抄出去的,怎的如此轻率?引发盐商骚动,通政司该死!很有大明统治阶级一分子自觉性的李中书腹诽道。

    却说忧国忧民完毕的李大人虑及自身,忽然想到什么,虎躯巨震,以手加额,扭头便走。

    王实莫名其妙地紧紧跟上问道:“又是要去哪里?先前说定了我做东请酒……”

    李佑头也不回,霸气十足道:“随我来!去抢女人!”

    王实已经不知第几次被李佑搞得又惊又乍,怎的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据他所知,似乎李佑要女人从来不必用抢的。看来京城风水改变人性这个命题可以有定论了……

    王实也是带着随从的。他那长随听到李大人惊人之语,险些五体投地纳头便拜,作为家奴跟了这样的主人才算不负生平之志啊!没机会在欺男霸女场合充当帮凶,简直是家奴职业生涯的最大缺憾,今天终于有机会在天子脚下一展所长了吗?

    却说王家主仆各有心思地随着李中书左转右转,约摸半个时辰后,进了一间胡同下轿步行。

    王实细细看去,两侧楼阁林立披红挂彩,偶有管弦箫鼓之音若有若无,心里有所醒悟,“这里莫非是……”

    “教坊司本司胡同!”

    此时街面上人流较少,所以一行人走动步伐很快。又转进了一处院落,有个看门的忘八迎上来要发话,却被力气十足的韩宗轻易推到一边去。

    李佑直奔左厢房,在门外叫道:“程家小娘子在不在里面?”

    原来这里是李佑来过的程赛玉住处。前几日程家冤案判下来后,程小娘子应当会脱籍恢复良家身份,李佑估计她还没来得及搬走,目前仍会住在此处。

    吱呀响动,门从里面打开,露出个娇滴滴、柔嫩嫩、花蕊样儿的清新小娘子,不是程家小姐又是谁?

    王实心中一声喝彩,李中书看入眼的女子,果然没有平庸的,教坊司这等烟花之地居然也能育出这样的清纯人物么?

    韩宗轻声呵斥忘八道:“我家老爷在此,你躲远点!”

    王家长随大爷却摩拳擦掌,只能李家老爷一声令下了。

    程小娘子抬眼见是李佑,现出几分欣喜神色,手忙脚乱地行礼道福,“奴家正想等父亲回来了一起去拜访李老爷,不想老爷亲自驾到,请上座。”

    李佑不客气,坐定了问道:“拜访我作甚?”

    “自然是致谢了。”

    李佑嘿嘿笑道:“如何谢法?”

    程小娘子天真地问道:“奴家尚没有想好,李老爷怎么想的?”

    李佑仔细端详眼前美人,目光有若实质,看得她遮挡不住,不禁臻首浅坠,眉目低垂,瞟着自家小小脚尖一动不动。“老爷我孤身在京,起居不便,娘子以身相许如何?虽然做小,但决不亏了你。”

    听到这话程小姐紧握双拳,鼓足了所有勇气回道:“李老爷青眼有加,奴家真的无以为报。但奴家心有所属,别无二想。”

    “谁!王启年?”李佑质问道。

    程小娘子轻轻点点头,“是的。从前奴家曾与王家哥哥谈婚论嫁,两心相悦的,虽遭变故未能成事,但天可怜见,奴家还有从良之日,忠贞好女子岂能任意变心?何况这次为救我程家他连官职都丢了,奴家更不可辜负的。”

    李佑忍不住抬高了声调:“是本官殿上奏事,救了你程家!与王启年有何关系?”

    程小娘子稍稍畏缩片刻答道:“若不是王家哥哥将事情告诉你,他也不会丢官的……”

    程小姐这话从逻辑上确实没有任何问题,王启年确实是因为将程家之事告诉了李佑才丢的官,但又在哪里不对呢?

    李佑发现自己的伶牙俐齿居然在这位小娘子面前无用武之地。只得搬出另一套说辞,“他现在有如丧家之犬,你跟了她也不好受,又是何苦!”

    说完后,入目是一张转为坚毅神态的小脸,粉拳依然紧紧握住,“忠贞好女子,不能看夫家贫贱就变心,应当始终如一!”

    小娘子又跪于地上道:“李老爷厚恩,无以为报,所余盐引可奉上半数。又,若认老爷为兄,怕是辱没了老爷身份,情愿以父相事!”

    李佑皱眉不语,头大无比。今天终于见识到了封建社会贞节牌坊的洗脑威力,真要动粗?

    却见门口的王实感动万分,淌出几滴眼泪。“出淤泥而不染,十步之内必有芳草,始信夫!真不料娼寮中隐藏了如此贞洁烈女,李大人何不全人之美,成就一段佳话?”

    “住口!”李佑急忙叫停道,又对门外韩宗道:“去将秦司乐叫到这里来!”

    这个程小姐,李佑那是势在必得的。因为她是程家冤案的关键人物……

    而程家冤案,又是即将爆发的盐商风潮的导火索,也可能是引爆新宁侯这个隐患的导火索。无论出于何种目的,对这美貌小娘子和她手里的盐引,李中书霸占定了!

    再说了,跟着王启年这艘快沉的破船有什么好的,还是跟着李中书才是对人生负责。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忠贞好女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2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3穿越之兰柯一梦作者:蜀客 4萌妻食神作者:紫伊281 5醉玲珑(上卷)作者:十四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