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奋斗在新明朝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二百四十章 圣寿节际遇

第二百四十章 圣寿节际遇

所属书籍: 奋斗在新明朝

    今日老天爷很给太后面子,是个晴朗无风的好天气。在暖暖的初冬日光之下,李佑懒洋洋地钻进了东城演乐胡同,与几位约好的礼部官员会了面。还有两个教坊司九品官儿也出来应承,他们的官名是什么?李佑是不清楚的,也不关心。

    看官们先不要想歪了,这几位大人真的是去教坊司指导工作了,至少上午是在认真品鉴节目。这是必须的,没此由头,他们也不敢公然来寻花问柳,不过还是有点心虚,不约而同地俱都没有穿官服。

    按照计划,先在上午看完新节目,中午是宴饮,少不得有召来陪侍的。当然,吃喝完毕、酒足饭饱后,就是个人时间了。京城初冬夜寒,很多夜生活都提前进行,你懂得。

    礼部是个清水衙门,小金库收入来源委实不多,无非靠着僧道司卖度牒和教坊司卖艺两大项。教坊司除了承应官方仪式中的乐舞差事外,还是可以接私活的。京城权贵人家办礼事,都要请教坊司演艺助兴,当然演出费不能少,并由礼部直接收取。

    所以教坊司乐舞乃是礼部小金库的最大来源,质量如何不可不关心。再说教坊司除了承应礼乐,理论上还有宫中献艺娱情的差事,大人们去检查一下水准很正常。

    大约这几位礼部官员听说过李大人在这方面有眼力有经验,又出身金粉繁华的本朝时尚名城苏州府,也是个值得结交的,便通过朱部郎做中请过来一起去考察。朱部郎本人倒并没有来,他作为皇亲进宫给太后贺寿了。

    今天太后过寿,顶尖的雅乐班子去了宫中承应,剩下的都是所谓俗乐班子,更适合大家胃口。

    教坊司给几位大人安排了一间暖和屋子,众人团团围坐,留出空地。此后有女性妓家轮番入屋演艺,男伎就算了,不在今天检阅范围内。

    象征性地观阅过几道歌舞,众人便不老实起来,一边喝小酒,一边调戏入屋演艺的妓家,美其名曰放浪形骸。谁有入眼的当然可以留在身边,继续与她探讨艺术。

    之前李佑连续紧张了好几天,很需要放松,此时比别人发泄得更欢畅。

    有个秀美白皙的女乐师奏曲完毕,没有出去,却主动到李佑身前,盈盈一拜道:“奴家今日愿为李老爷左右驱使。”

    教坊司这些女妓,有卖身的有不愿意的。这位女乐师穿着妆容,近似于良家,不像是肯卖身的。她若自重,李佑倒也不会没情趣没素质的强迫,当下便奇道:“你识得我?”

    “李老爷大名如雷贯耳,见了面如何不识?”

    李佑心有所感的对众人叹道:“近日我悟出一个道理,凡有女子平白自荐枕席,无论什么原因,其中必有另一个男子。”

    众人一齐大笑,有人问道:“李老爷有什么遭遇悟出了道理?敢详述让我等解疑否?”

    还有人调笑道:“敢问小娘子,李老爷之话准也不准?你的相好是谁?”

    那女乐师抿住嘴唇,脸色通红,紧握衣角,窘迫地低头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门外却有人朝里面探头探脑,瞧见李佑在内便进来呼叫,“李中书原来在这里,叫我一阵好找,圣母太后召你速速入宫觐见!”

    众人看去,原来是个宫中内监,在听他传旨不禁齐齐动容。皇太后有言在先,群臣今日给假并不必入贺,却又特意来召李佑,这份恩遇简直太令人艳羡了。

    正在逍遥快活的李佑猛然听见这句,便像当头被泼了一盆水。

    忒扫兴了!他心里大发牢骚,难得出来放松玩乐一次,竟然有这个变故。但圣母皇太后召见,还是得去,连不满之色也不敢流露。

    同席之人都笑道:“恭喜李大人,此去不须急。今天时日尚长,我等在此宴饮不停,等李大人见了太后回转,午后再来一起行乐。”

    李佑拱拱手告辞,到了外头对传旨内监问道:“本官先回寓所换上官服?”

    那内监抬头看了看天色,催促道:“出宫寻你时间不短了,就这样去罢,不可叫圣母久待。大人且放心,我自会与你分辩。”

    “太后为何召唤本官?”李佑又问道。

    传旨内监边走边说道:“归德千岁择三十人以吴音进贺诗。太后大悦,听闻是同乡所作,便要召见你。”

    原来李佑收了银子所“制”的一千六百八十字诗篇,可细分为三十首(段),乃是上辈子那个时空中清伪帝福临给“我孝庄”进的贺寿诗。

    据说史家说福临有孝心自己写的,但李佑认为是一群汉人词臣捉刀代笔。理由是这个时空也有过伪帝福临,但并没有这些诗篇出现,八成是国运不足没网罗到那些文人。

    这一千六百八十字水准如何不论,但很长、很多、很吹捧,这便足够了。何况慈圣皇太后权位与“我孝庄”相比也类似,词中之意挪过来用再合适不过。

    归德长公主心窍玲珑,拿到李佑抄袭修改的诗篇后在宫中选了口齿清晰的宫女三十人,每人八句,学习以苏州话朗诵。也亏得吴语近于唐人韵脚,用来读诗还算动听。

    今日上午慈圣宫贺寿,归德千岁令这三十宫女身着苏样衣裙,在金石雅乐中整整齐齐上殿,并轮流以苏州方言诵读贺寿诗篇。

    母语悦耳,更兼诗中有“女中尧舜今重见,华祝惟应颂有斋。”、“坤厚无疆天下母,宫开嘉乐万方同”、“德协坤仪绵过历,千秋万岁莅多邦。”、“慈圣介祉与天齐,瑶水飞觞自海西。”、“九译欢声歌圣母,千秋乐事际熙朝”等称颂词句,写尽了慈圣皇太后的功德威仪。

    真是博得圣心快意,听是请同乡才子李佑所制,便要召见赏赐。

    这可累坏了传旨太监,先到了李佑家中寻不见人,只听李家人说去了教坊司。于是传旨太监又到了东城,在本司、演乐、勾栏三条胡同里很是费了一番工夫才找到李佑。

    晓得了前因后果,李佑不禁感慨道,果然是能者无所不能啊。千岁殿下素来给他印象是凤威凛凛杀伐果断,可拍起马屁来居然也是一把好手,比起他简直不遑多让。

    一路急行不提,终于在午前赶到了慈圣宫,传旨太监入内复旨,李佑便在殿外等候。他环顾四周,发现此时殿外剩有一些凤冠霞帔朝服俱全的命妇,还有她们的随身侍女,同样等待觐见入贺。

    话说今天在京四品以上的命妇们都得赶到慈圣宫,然后分批进殿贺寿。此时李佑所见的这些,大概是最后一批了。

    李佑根基浅,交际范围也有限,没见过什么诰命贵妇。但他好奇地向人群扫了几眼,便再也没兴趣看了。这帮贵妇大都四五十或者以上年纪,相貌平平居多,又老态龙钟真没什么好看的。

    他想想也是,妻随夫贵,品级也随夫。一般情况下丈夫中了皇榜做到四品以上,怎么也得四五十年纪了,如他自己这般少年得志毕竟是少数。而当妻子的年纪也不会差太多,跟着夫君能熬到岁数才有诰命夫人当。

    等最后一批命妇进去,再礼毕出来时,终于传唤李佑进殿了。

    殿中皇太后高居宝座,最近处却是天子和归德长公主一儿一女左右侍候,然后才是内监宫娥。殿里两旁还陪着数十人,估计都是勋贵近亲之流,什么林驸马朱放鹤都在这堆人里。

    大家神态轻松,并不是一本正经肃穆模样,甚至还有交头接耳闲聊的。此刻正式仪礼大都完成了,只等着中午宴仪,算是放松时刻。

    李佑没敢多看,趋步上前一拜四叩地行了礼,同时不忘学习先进经验,口中辅以苏州话颂圣。

    听李佑满嘴方言,立在太后右手边的长公主便知道他是跟自己有样学样,心里暗骂一句,“真滑头。”

    慈圣皇太后大约四十年纪,体态雍容,面如满月,望之可亲。她细看李佑虽然穿扮简素,但长身玉立,挺秀俊逸,很是入眼。对左右笑道:“好出色的少年男儿,堪为我苏州的人样子。”

    听见李佑一口吴语,又看他少年风流,太后忽地回忆起幼年在苏州居住时的旧事,也下意识以吴语问起李佑道:“多年不回乡,荷花荡人尚多否?”

    别人不清楚太后谈的是什么,李佑却是明白的。国朝苏州府习俗特有的荷花节极盛,每年六月二十四日士女出游看荷花,热闹非凡,一般说的荷花荡位于城东葑门外,太后显然是问的这些。

    李佑便答道:“近年世人多移至城西虎阜或者石湖,葑门外游人却是见少了。”

    “我家世居城东,犹记得当年岁岁与父兄租船,出葑门游荷花荡。佳节胜景难以忘怀,若就此衰微便可惜了。”

    “人迹少了,景却更纯。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也不失为美事。”李佑巧言接话。

    听他言语风雅有趣,慈圣太后便继续与李佑说起家乡的闲话。

    李佑今年刚在苏州府当过推官,交游也算多,各种杂七杂八的新鲜事晓得不少,相貌讨喜嘴皮子也算利落。遇到个忽然产生了乡思的太后,真真是对症下药了。

    殿中其他人大都只能干瞪着眼,看着太后平易近人地与李佑拉家常,一丝也插不上嘴。包括太后的两个亲兄长,他们都在京二十多年了,哪里知道苏州府近况怎样?那钱皇商若在此也能凑趣,可惜他有身份没品级,能上家宴但入不了今天正礼。

    太出风头是要招人怨的……别看这皇太后此刻一副慈眉善目邻家大婶的模样,但她的身份可是代行皇权的秉政太后,景和朝从事实到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连李佑也知道拿“我孝庄”来相比的。殿中不知道多少人想要讨好巴结她,李佑这般光景岂不使人眼红?

    当下便有个与李佑差不多年纪的,不知是哪家子弟,出来质询道:“李大人粗服入朝,未免过于失礼。这对圣母简慢不恭,大不敬也。”

    大不敬这个罪名岂是能乱安的?李佑心有不满但不敢放肆,只得对太后请罪。

    太后尚未说什么,归德长公主却先对母后笑嘻嘻道:“瞧李大人青衿儒冠,望之好似读书人,方才多半是以文会友去了。他们这些文人才子,一扎堆就忘形疏散。”

    太后点头道:“此前内监有报,说李佑来的匆忙,不足为怪。”

    太假了罢,李佑睁大了眼角偷瞥归德千岁,几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位笑靥如花的千岁和往常所见的是同一个人,此时她脸上的这种神情从来没有见过。

    由此可知千岁也是看人下菜的……李佑心道,但天下值得她言笑款款的人怕是只有太后一个了。

    殿里熟悉长公主严毅秉性的人很多,听到她一反常态居然为李佑开脱,都微微惊讶。但想到今天李佑的诗篇给她涨了脸面,便不奇怪了。

    与归德长公主对面而立的天子却仍有小小不忿,凭什么姐姐管教他从来没有宽大处理过?谁知道李佑是去吃喝玩乐了还是读书学习?

    这心思挥之不去,天子便一赌气,扭头问那传旨太监道:“你从哪里将李大人带来的?”

    传旨太监不敢欺君,再说李佑没给他什么好处,犯不上代为隐瞒,如实奏道:“教坊司演乐胡同。”

    在李佑眼角余光里,归德千岁那和蔼可亲到很异常的面容骤然冷却下来,仿佛瞬间恢复了正常状态。

    坏菜了……前夜长公主夜访深谈后,李佑可以确定自己在千岁殿下心中占有一席之地时,一方面为自己的魅力沾沾自喜,另一方面,却担忧长公主这占有欲、控制欲太强的骄纵性格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当初林驸马去喝花酒,被当街殴打的惨状还历历在目啊。

    却不料才过两日不到,这麻烦就被他遇上了。李佑感觉自己像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对别人可以振振有词说受礼部之邀去检阅歌舞,但对长公主这样辩解有效果吗?

    算了,爱怎样便怎样罢,李佑心里叹道。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二百四十章 圣寿节际遇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武林怪传作者:蜀客 2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3萌妻食神作者:紫伊281 4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5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