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奋斗在新明朝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四百一十七章 横生枝节

第四百一十七章 横生枝节

所属书籍: 奋斗在新明朝

    天下巡抚共有二十几个,官场专家研究巡抚时有按辖地分类的,有按管事分类的,但最简单的分类方法则是,看该巡抚有没有“提督军务”这个差遣。

    加了提督军务的,能总管一方军务,可以称为军门;不加提督军务的,就只是个大一号的布政使而已。

    凤阳巡抚杨抚台的官名就有“提督军务”四个字,所以他对江北地区的守备司营兵、卫所军户和海防道具有最高指挥权。

    现在杨抚台则动用自己的指挥权力,派标下中军官带着令箭到了公馆,命令扬州府守备司营兵回营休整,不要跟着李佑与南京来人作对。

    之前李大人全副心神都放在了如何应付南京方面,根本没有预料到杨抚台突然出手打了他一记闷棍,一时间错愕异常。

    若营兵都奉巡抚之命撤走,那李佑身边就只剩几个衙役了,和单枪匹马也差不多,如何能从南京数十官军手里抢人?

    回衙署里拉起数百衙役壮丁再来动手?那巡抚照样可以一不做二不休,派出巡抚标营护送南京这批人离开扬州。

    难怪张言与周怀这二人抓了金百万,不迅速逃离扬州,还敢好整以暇地继续驻在公馆,果然是有依靠的。

    再如果南京方面已经知会了他的上级巡抚,然后才收押金百万,那么从道理上也没什么可挑剔的了。他李佑反而有点无理取闹的意思,没什么理由去抢夺审判权,特别是此人还是他老丈人的情况下。

    这急转直下的形势令人十分恼火,原因全在于军政一把抓的杨抚台突然下黑手,李佑对杨抚台的恨意瞬间涨到满点。

    李大人心里嘀咕几句,事先不是有所缓和了么?自己连总商和盐业公会的事情都已经禀报给他,准备通过他向朝廷奏请,怎么忽然又翻脸?

    官场中人变脸很常见,为名也好、为利也罢,起码都是有迹可循,可以理解的。哪有像杨大人这样完全没有原则和规律,全凭着一时心情忽东忽西的?

    这种不可理喻的随机性,终于使得李大人感到厌恶万分了。

    中军官手持令箭,对着带兵把总吴先涵呵斥道:“军令如山!你还不速速收兵回营!”

    又对着李佑道:“难道李大人想违抗军令吗?”

    面对军令,吴把总则两面为难了。李镇抚让他上前,巡抚让他收兵,实在顾此失彼,便下意识向李大人请示道:“到底如何是好?请镇抚示下!”

    听见吴先涵的请示,李佑想道,面临巡抚的压力,吴把总虽然不敢继续上前,但也没有扭头就走,还知道请示一句,也算难得了。

    文官之间以下犯上后,如果被上司记恨并成功报复,最常见的结果是丢官弃职,当然也有一些极端例子。

    但军法可就没这么便宜了,从鞭笞到斩首,酷刑比比皆是。违抗巡抚军门的军令,李佑自己基本不存在人身安全问题,但吴先涵就不好说了,杨抚台按照军法从事,请出王命旗牌斩一个小小把总,不是没可能的。

    吴先涵拿不定主意,李大人同样也拿不定主意,关键是他没干过直接违抗上级军令的事情,捉摸不清这里头的深浅。

    军法规则和文官规则是两回事,军令如山这句话不是开玩笑的,被视为国朝最忌讳的拥兵自重,或者成了倒霉的毛文龙之流可就傻眼了。

    虽然也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说法,但李佑明显缺乏一个大义名分来抗令不遵。有时候,大义这个东西还是真有用的。

    正当此时,忽然后面人流涌动,又冲进一队人马,使得院落中更加拥挤。众人皆很诧异,这又是哪一方?却见盐运司的丁运使在几个护卫紧密簇拥下,慢慢挤到前方来。

    阶上的办盐太监周公公见状大喜,遥遥拱手道:“原来是运使大人到了,再无忧矣!”

    虽然有巡抚强行下令李佑撤兵,但周公公和张佥事两人心里仍旧微微紧张,只要没有生力军前来协助,就没法真正放心。

    这李佑分明是个骄慢跋扈的人物,如果他真发起性子蛮干,身边从南京带来的人手还真挡不住,到时候倒霉的还是他们两位。听说那李佑有金书铁券护体,朝中又有人帮腔,即便亲手宰了他俩,没准用金书铁券就可以糊弄过去。

    如今丁运使亲自率领大批盐丁前来助阵,那就可以让周公公和张佥事彻底放心了。所谓盐丁,就是从灶户中征发壮丁编组成伍,直接隶属于盐运司的武装,毕竟盐运司运库存有巨量白银,需要有一支武装守护。

    面对办盐太监的热情招呼,丁运使面色如常,平静地对周怀点点头示意。

    看在李佑眼中,心底又是一沉,巡抚军令尚未解决掉,又来了盐运司搅局,现下这局面可愈发变坏了。

    他怎么看自己,也有点四面楚歌得意味,难道要提前动用底牌?可时机还不太合适,容易弄巧成拙。

    丁运使忽然又对着李大人微微一笑,其后才与办盐太监周公公以及南京留守卫指挥佥事张言开口道:“听说金百万有贩运私盐的嫌疑,理当由我两淮运司衙门审讯明白,所以不劳驾守备公爷过问了,将人交与我运司罢。”

    周怀与张言齐齐吃惊,不知怎么应答。从捉拿金百万到丁运使率领盐丁到达为止,一切都没有脱离事先拟好的剧本。但是丁运使这番话,却全然与剧本无关了,叫他们二人不知所措。

    如果说李佑索要金百万,还有些胡搅蛮缠,那么丁运使索要嫌疑人犯,那就是名正言顺的。

    用二十一世纪的术语。盐运司不但是管理盐场和灶户的行政部门,也是收取盐课的税务部门,更是打击盐业犯罪的执法部门,执法区域包括应天府、南直隶江北、江西、湖广。

    所以从理论上,丁运使索要金百万这个私盐疑犯真是天经地义并尽职尽责的。

    但理论归理论,实际归实际,张佥事盯着丁运使疑惑不已,事前并不是这样说定的,金百万终归是要送到南京,而丁运使怎么会横生枝节出面索要金百万?

    瞬间的冷场,让李佑觉察到了什么,事情似乎没有这么简单啊……从南京二人组的神情看,绝对不想把人交给丁运使的,这其中似乎发生了点曲折。

    按照自己的猜测,这次肯定是南京与盐运司、巡抚衙门不知为何互相勾结,可是现在看起来,丁运使似乎要临时改戏,又是为了什么?

    想至此,李佑按住了继续出头的心思,冷眼旁观,且看他们之间如何计较。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四百一十七章 横生枝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重紫作者:蜀客 2我的时空穿梭手机作者:金色茉莉花 3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4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5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