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奋斗在新明朝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五百零六章 比不过行事下限

第五百零六章 比不过行事下限

所属书籍: 奋斗在新明朝

    连续有形形色色、花样不同的人物击登闻鼓告李大人,当然是归德长公主受了李佑嘱托做出来的。

    放眼京城,在李佑熟识并可以信任的人中,也就京师坐地虎长公主具备这个能力,可以在短时间内凑集如此多看似不相干的小人物去告御状。而且还要像模像样的,不能太假。

    靠皇家吃饭的人根本统计不清,数量至少高达几万,找点合适的人再简单不过。此外就连那做到了阁老的卢老大人也没这么便利,他总不能派自己的家奴去搞这件事。

    明眼人都看得出,从一开始李佑就是被人坑了,既然有人能做初一,那也没什么道理怪李佑做十五。如此一来,挺严肃的事情变成了闹剧,扒下了依法办事外皮,露出了政治斗争的本质。

    在这一声又一声的登闻鼓中,李大人依旧稳坐钓鱼台,该巡视时巡视,该坐衙时坐衙,该断案时断案。只不过他亲自断过的几个案子也不知中了什么邪,事主全都去敲登闻鼓鸣冤,很乐此不疲的样子,如此而已。

    十月十七日这天,李佑坐衙时,他的专业门官张三忽然进来禀报道:“程姨娘的父亲,程家老丈在外面求见。”

    此人怎的来了?李佑心有几许疑惑,他与这个四房老丈人接触委实不多,一共也没说过几次话,感觉还是很陌生的。便将人传进来,笑道:“自家亲戚,大可去家中叙话,有什么不能说的,今日却又为何到了公门中来相见?”

    程老丈沉吟片刻才道:“老夫特为吕尚志而来,那日他被你抓捕入衙,惨遭酷刑拷打,未免有小题大做、恃强凌弱之讥,有失为人忠厚之本。时至今日,还是早早放了为好,好歹也是微微沾亲,别叫人笑话你刻薄无情。”

    本来面带笑意的李佑闻言之后,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就像外面的初冬天气一般,质问道:“你是来为吕家做说客的么?”

    感觉出这便宜女婿的语气陡然不善,程老丈皱眉道:“什么说客,人之常情不该如此么?”

    李佑完全收起了对老丈人该有的态度,语含讥诮地问道:“若我没有坐在这个位置上,只是小门小户良民,人微言轻,那么遭遇吕尚志的后果如何?吕家家财巨万,听说还有什么阁老撑腰,在京师这一亩三分地虽然算不得权贵,但抢走平常百姓的小妾只怕也是易如反掌罢,如果本官就是这个小民的话。”

    程老丈开口道:“可你并非……”

    “你闭嘴!”李佑叱责道,“若真是吕家从平常百姓手里将你女儿抢走奉为正房,你心里大概也是乐见其成!好意思在这里摆出仁人君子嘴脸么!

    所以,是吕尚志意欲恃强凌弱在先,那就别怪本官有样学样在后!若姓吕的无恃强凌弱之心,便也不会招来横祸上身,怪的谁来?

    只不过本官并非弱者,甚至比他更强,他既然胆敢开了头,怎么收尾那就由不得他!他自不量力找死,那不是本官不懂怜悯的责任,恃强凌弱这个词不该用在本官身上!”

    程老丈被女婿小辈毫不客气地连连训斥,极其不能适应。忍不住大声道:“那吕尚志并不知道你身份,所谓不知者不怪!”

    “不知道我的身份就可以在程家大堂上对程家女婿口出狂言?这是谁纵容的?老实说,你在其中有没有嫌疑,我至今还抱着怀疑的心思。”

    被激得几乎说不出话,缓了缓后程老丈愤然道:“打也打过,拘也拘过,眼下你要如何?事已至此,你大人有大量有何难哉!”

    李佑冷笑几声,“大人大量?本官坐在这个位置上,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疏忽,唯恐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凭着吕尚志那出人意料的言行,你敢保证他背后没有人指使么?你敢保证没有阴谋内情么?你能给出一个本官相信他、放过他的理由么?”

    程老丈哪比得上李佑伶牙俐齿,被女婿逼得招架不住,下意识道:“怎么可能会那样!”

    李佑说话越发地刻薄起来,“不会那样?你倒是挺大度,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凭什么认为不会?你承担得起本官判断失误的后果?你有什么身份和资格替本官承担后果?你算什么人物?”

    程老丈气得胡须发颤,拂袖道:“不可理喻!不可理喻!”

    李佑反唇嘲笑道:“本官在扬州府有一个二房老丈人,也是富户,人称金百万。如果换做是他,他肯定不会跑到这里来说这些蠢话,你的见识真比他差了十万八千里!

    本官就是让你知道,处在这个位置时该有的行事准则是什么样的!你接受不了,那也无所谓。从今以后,你与玉姐儿断绝父女关系,各走各的阳关道,我李佑没有你这个亲戚便是!其实我根本不想认你这样见识太差,遇事只会拖后腿的亲戚!”

    “那是我女儿!”程老丈暴怒而起,瞪着李佑道。

    李佑冷酷无情地说:“错了!那不是女儿,那是归德长公主送与我的小妾,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有不同意见,可以去找长公主将女儿要回,本官没有义务照顾你的心情。”

    程老丈再无可说,只感到实在比不过女婿的行事下限,怒气冲冲地转身走人。

    在旁边侍候的张三对着程老丈的背影“呸”了一声,愤愤不平地对李佑道:“此人真是不懂感恩的白眼狼,浑然不记得当初是谁救了他一家,反倒帮着外人来说话!老爷你说的极是!”

    李佑叹道,“随他去罢!若真糊涂到拎不清事理,随着本官做事只会死无葬身之地,还是早走早好!对谁都好,也省得不知什么时候被连累。”

    话说从登闻鼓这里,一天一件案子源源不断送到刑部,使得主张受理十月初六登闻鼓案并奏请审理的始作俑者、刑部左侍郎常大人越发不知所措。

    他上过前三次奏疏后,就再也不敢上奏了。这事说不清道不明,但已然失控。从律法上,自然可以继续审下去,但他要知道,律法之外还有很多因素!

    他自然可以不顾一切,一本正经将闹剧审理到底,但别人也可以将他当成闹剧的丑角!更何况李佑的靠山们也不是吃素的,都察院那帮等着看笑话的御史更不是吃素的。

    若都察院审理官员遇到此类状况,那也没什么可怕的,纠集几十个御史就足以操纵公论,但刑部不是都察院,他左侍郎也不是都御史。

    常侍郎眼前仿佛出现了李佑那赤裸裸的嘲笑嘴脸,你们就是个笑话!这几日荀尚书对他的脸色也不是那么好看,大概同样恨他轻率衅事,给刑部带来如此大的麻烦,还不知如何收尾。

    十月十八日是经筵之日,虽然不是朝议,也有重臣赴文华殿侍讲。

    在开讲之前,常侍郎硬着头皮,出列奏道:“近日又收到登闻鼓案五件,皆为状告检校右佥都御史、提督五城兵马司李佑者……”

    景和天子奇道:“先前似已有过几件,朕皆批过。为何还有如此之多?莫非日日都有人击登闻鼓告李佑?”

    天子最后的口气已有几分不悦,常侍郎无言以对,只能道:“确实如此,还请陛下处置。”

    景和天子对常侍郎的奏对极其不满,这刑部之前如此积极奏请要审理李佑,他碍于道理都照着奏疏批了,授权给了刑部。

    事到如今,刑部貌似审不下去了,常侍郎却又冒出一句“请陛下处置”,这算什么,定要无事生非,最后却将麻烦向他身上一推了之?这把天子当成什么了?

    此人做事太不负责任!天子似乎年轻藏不住话,忍不住出言讥讽道:“不知前番请缨者是谁?既然你处置不了,那就换个能处置的人来当刑部左侍郎!”

    貌似君恩已尽,常侍郎汗如雨下,免冠顿首奏道:“臣请陛辞!乞骸骨返乡!”

    建极殿大学士彭春时微微皱眉,这天子初亲政,对套路不熟悉。别又是一冲动就准奏,那损失可就大了。常侍郎的行为,都是受了他指使,只是这李佑做事更没下限……

    他正想如何说几句时,却听到圣音道:“不准!算了,你且退下,此事付与公议!”

    景和天子讥讽完后,只挥挥手,便轻轻放过了常侍郎。看在群臣眼里,天子进步堪称明显,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那常侍郎又叩首道:“陛下仁德!”,之后垂头丧气地回到班位中。

    河南道掌道御史范忠出列奏道:“其情甚为可疑,李佥宪到任甚短,焉有件件都被告上登闻鼓之理!若皆如此例,朝廷如菜市,天下理刑官谁还可保全身名?臣以为,必有人蓄意煽动民意,操纵公论,诽谤大臣!还请彻查!”

    天子点头道:“此事看来看去,确实蹊跷,若都如此扰乱人心,谁还肯为国效力,必须查!从第一件到最后一件,所有击鼓苦主全都追根究底!但小民想必也是被迫无辜,不得施虐苦主。”

    天子说的是从“第一件”到最后一件,彭阁老有点堵心了,不由得又骂起李佑。他可以肯定后面七件都是李佑无耻地自导自演,比行事下限真是比不过他!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五百零六章 比不过行事下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2重紫作者:蜀客 3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4萌妻食神作者:紫伊281 5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