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奋斗在新明朝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狂悖之语

第二百二十六章 狂悖之语

所属书籍: 奋斗在新明朝

    归德长公主身边听用的内监吴公公从昭凤殿方向匆匆小跑过来,穿过徽音门时,发现李佑在金水河边绕圈子,便住了脚招呼道:“李大人,正要去寻你!”

    李佑正等得不耐烦,迎上去问道:“千岁可已事了?”

    “下午有个老太妃来纠缠,一时脱身不得,如今已经打发了,鸾驾预备回府。特遣我来告知。”

    又等了片刻,果然看见长公主舆驾朝这边而来。

    确认了长公主要出宫,李佑扭头就走,方向却背道而驰,疑是要跑路。

    吴公公连忙叫住他,“李大人这是去哪里?”

    李佑回头答道:“千岁出东华门,近在咫尺;本官出承天门,路距遥远。此时不赶路,更待何时?”

    东华门与西华门一样,从明面规矩上,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出入通行的。按照最严格的规定,东华门其实是皇太子专用,也是皇家出殡的通道。不过近些年,渐渐变成为了皇室宗亲出入之门。

    公主宅院在东安门外十王府中,从东华门出去估计也就二里地。若等李大人绕道承天门,再出长安左门,最后抵达公主府上,一圈下来草略估算是十里地……到时候天都不知道黑成什么样子了。

    吴公公跺脚急道:“这都什么时间了,李大人还讲究这些,与我等一起随千岁凤驾走东华门好了!”

    李佑就等他说这句话,当即甩袖疾言厉色道:“此言大谬!为人臣者,宫禁之中怎可轻率逾礼越制!吾乃朝廷命官,若为近路与内监宫娥为伍,趋从于公主之后,成何体统?若纲纪荡然无存,岂非吾之罪过乎!”

    充当李大人展示风仪的背景公公只能无语,这种文臣嘴脸太经典了,他原以为李大人会是个另类,看来也免不了被同化。

    “稍待,我去请千岁示下。”吴公公又小跑向公主銮舆,说了几句话,又回来道:“千岁有言,李大人节义可嘉,深感敬重。愿与李大人同出承天门以彰其节,请李大人前面先走!”

    真要脚酸腿软地走十里地?这回换成李佑无语,他最讨厌别人对他搞形式主义了……

    李佑不过是想表现出正直守礼的风范,以便青史留名;同时提醒长公主注意礼贤下士,给他找一顶轿子坐着,免得和一群太监宫女混在一起走路不好看。

    怎么这千岁会错意了,居然当了真?也太没有默契啊。

    其实这不是归德长公主会错意,要知道在宫廷这个最华丽的舞台上,大家都是演员。他李大人要表演,归德长公主又何尝不需要表演虚怀若谷?

    十王府位于皇城东安门的东南方向,建有屋舍数千间,专供皇家之人使用,归德长公主府邸便在十王府中。

    李大人实打实地绕了十里路,好似一个“口”字,本来可以直接从左上角走到右上角,但李佑却从左上角绕左下角、右下角,最后才到右上角。

    借着月色,隐隐约约可以看出公主府里台阁宫阙甚是宏大,远超常人家。据说此处当年是给在京藩王住的。

    归德千岁先在偏厅召见了李佑。当看到李大人微微气喘地进来,官帽也歪了几许,忍不住自得其乐地微微一笑。

    换成别人,她肯定要作礼贤下士状,赐舆从东华门抬回府中,但对李大人,她却有些不一样的对待。仿佛有些男子见到可意美人,即便没有恶意也总爱去调戏一番。

    “驸马在后院,你去与他讲,若仍不顺从,只怕他林家要有不测。”归德千岁定了定心神,吩咐李佑道。

    原来这便是中午时候她口中所道帮李佑想好的说辞。

    拿驸马全家要挟,够狠……李佑下意识地就要反问道,殿下为何不亲自去说?但他立刻就醒悟过来,千岁当然不能亲自去说。

    用夫族来威胁,岂是为人妻者所该出口的?传出去长公主成了什么形象?

    况且如果归德千岁亲口这么说,无异于彻底撕破了脸面。即使可以凑合过下去,那也是真真正正同床异梦、离心离德,时时刻刻有可能在背后捅刀子了。

    所以需要有个很有语言技巧的第三者去提醒提醒驸马——再倔下去小心殃及父母和家族哦。

    当然,目前只是一种威吓策略而已,即便是归德千岁也不太好真这么干的。

    李佑接了这个湿活,便被引着朝后院软禁驸马之处而去。这屋中摆设并不差,还有一排书架,看来林驸马在其中不至于很无聊。

    话说林驸马此夜正靠于榻上读书,忽地听见房门响动。他便懒洋洋地侧过头,在瞪大眼睛看清了来人后,便立刻从榻上跳了下来,迎上前道:“你如何能来此地?敲了登闻鼓没?”

    原来林驸马被归德千岁软禁后,内外音讯不通,长公主也没有将详情相告,所以全然不知外面发生了何事。虽然有所怀疑李佑出卖,但毕竟没有真凭实据。

    李佑叫一声驸马爷,惨然道:“千岁势大难敌,在下前来是为千岁当说客的。”

    林驸马闻言脸色大坏,斥道:“你这奸贼!还有面目来见我!”

    “在下一身何所惜哉!”李佑叫屈道:“所虑者唯有亲族尔,不敢不念!”

    不待林驸马细细思索,李佑又抢道:“驸马与千岁相争,难道不怕殃及亲族?虽千岁贤德,不欲以此为质,但奈何人生在世常有身不由己之事!”

    “她敢?”林驸马大发雄威道。

    李佑劝道:“不怕一万总怕万一,林驸马明知千岁威名,又何必一意孤行。”

    林驸马颓然坐下却指责李佑,“你这人,做事没有半分骨气!我最瞧不起你这点!”

    被当街群殴就是有骨气了?李佑叹道:“阁下怎么就想不明白,千岁在你身上要的不是所谓骨气啊。”

    “你这无良的当然不需要。”

    被驸马鄙视得脸上挂不住,李佑一冲动便反唇相讥道:“阁下既然有骨气,那当初做什么驸马?莫不是贪图富贵?”

    林驸马最受不了别人说他这些,拍案叫道:“当初也并非心甘情愿!为了博得全家富贵,父母逼我入选,哪里是我本意!天地广阔,你以为我愿意做这个金牢笼里的驸马么!”

    李佑记起朱部郎提到过,似乎当初林家为这事也是花了大价钱的,一路买通了主选内监。又兼林驸马本人条件确实也过硬,入了太后的眼,便顺利地雀屏中选了。

    林驸马神色越发激动,李佑突然醒悟到自己这一趟是为了安抚林驸马来的,不留神却适得其反了。只得安慰道:“即便如此,但千岁德容举世无双,哪一点不好?阁下有什么可怨的。”

    “干卿底事!”林驸马冷哼道。

    林驸马和李佑都不曾注意到,归德长公主此时已经悄悄立在屋角窗外,挥退了左右所有侍从,静听他们二人说话。

    眼看说僵了,李佑暗思,这林驸马钻牛角尖出不来,一方面他自己有毛病,过于在意某些事情,而且还故意寻花问柳惹千岁动气。

    另一方面,归德千岁也是有错的。这皇家贵女总按自己的想法处处以高压手段纠正驸马,不会玩百炼钢化为绕指柔那一套,难免要变成现在这样。

    还有就是两人性格不合了。林驸马更愿意作富贵闲人,吟诗作画悠游度日。而长公主要强得多,明显不是这个心思,而且过于望夫成龙,实在看不惯驸马的无所作为和政治无能。

    想至此,李佑也没辙,但他是绝对不肯说权势赫赫的归德千岁半分坏话的。只好又对驸马道:“男儿铁肩担道义,容在下说一句逆耳之语,林驸马行事总是有些轻率没担当,令千岁很失望。”

    “失望便失望了!那该如何?”林驸马转身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丢到李佑前方。

    李佑瞅了眼封皮,是旧唐书,却不明白林驸马扔这本书给他看作甚。

    只听林驸马愤激道:“你夸她有德有行,我倒宁愿她无德无行!”

    李佑还是没明白。

    “翻览史书,看前唐公主,率性而为,崇真尚情。思今何苦自陷于囚笼!”

    李佑终于听懂了,手里捏着旧唐书一动不动,当真是目瞪口呆。你妻子也是公主,哪有这样说自己妻子的?

    唐代公主的私生活……那是出了名的放浪。林驸马居然拿这个做自家千岁的比照,堪称是大逆不道之言,对此毫无心理准备的李佑脸上渐现骇然之色。

    他听出的驸马话外意思大概有两点:一是各自爱干什么干什么去,对我失望了就找让你不失望的去,我也找让我舒心的去。谁也别管谁,大家各行其是才好。其次,别放着舒服日子不过,非要没事找事地找罪受,这叫何苦自陷于囚笼?

    林驸马居然连这等狂悖之语都说出了口,还听进了自家耳朵,李佑后悔得直揪心。早知如此,今天说什么也不该来的。

    现在根本没法往下接话了,李大人彻底哑口,一个字也不敢说了。

    屋内无声,掉针可闻,却有“吱呀”一声响打破了宁静。房间门被轻轻地推开,归德长公主独自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地直视林驸马。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狂悖之语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兰柯一梦作者:蜀客 2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3萌妻食神作者:紫伊281 4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5我的时空穿梭手机作者:金色茉莉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