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奋斗在新明朝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五百三十七章 五种理由

第五百三十七章 五种理由

所属书籍: 奋斗在新明朝

    面对满殿质疑加鄙视的目光,白侍郎如遭九雷轰顶。恍惚间,他想起了小时候与父亲讨论过的一个问题,这个世界上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换做当前,那就是白侍郎和李佥宪之间,争风吃醋和官场争斗两件事情,哪个是因哪个是果?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白大人和其他所有人的看法截然相反,这就是他最悲催的地方。

    白侍郎认为李佑不守规则,将官场争斗报复到女人身上去;但其他人却认为,是白侍郎做人太没品,因为争风吃醋的事情公然用官场手段报复。

    其实有些阴暗之事做就做了,低调一些也能理解,人在官场谁都有迫不得已的时候。但见不得光的事情就是见不得光,知耻不等于无耻。

    但像白侍郎这般,干点坏事还要光明正大地做、厚颜无耻地做,似乎满朝都应该纵容他,这就更让所有人心生反感。

    起码到了首辅或者司礼监掌印太监这两个顶点位置,才有公开厚颜无耻的资格罢。还没入阁,就膨胀到这个地步,真当朝廷已经是姓白的?

    或许在殿中,有些人因为李佑的恶劣记录而心生怀疑,猜测可能是白侍郎中了李佑的圈套。但是面对主要风向,手里又没有实证,他们吃饱撑着才会表达出与众不同的观点,特立独行的个性永远不是文华殿里的主流。

    却说在文华殿中,白侍郎从失神中清醒过来,立刻又想起一个更可怕的后果,脸色登时惨白。

    受到满朝鄙弃的人可以继续平步青云么?答案是可以,但前提是你背后有宝座上那个人支持。

    白侍郎手里暂时没有太大实权,别人为何会让他三分?原因也很简单,有宝座上那个人重用他,支持他。

    谁攻击白侍郎,谁就是违逆了那个人的意志并且后果莫测。如果失去了这份支持,白侍郎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清闲三品官员。

    年轻的景和天子或许软弱,或许不自信,或许对别人有依赖心,但他不是愚笨之人。

    他也知道,为了一点争风吃醋的小事就在朝廷中兴风作浪,无论成败或者对错,首先这种态度就很要不得。这无关乎道德,是政治品格的体现。

    此刻景和天子的心中就颇为恼火,这种情况,换成谁也会恼火。

    经过造势和运作,满朝都知道天子要特别重用老师白侍郎,要提拔白大人入直文渊阁办事。但关键时刻白侍郎在群臣面前出了这么一个丑,怎能不让景和天子恼火?

    一是恼火白侍郎丢了自己的脸面;二是恼火显得自己眼光太差;三是恼火白侍郎太不争气,辜负自己的期望。

    对李佑观感还不错的天子仔细想了想,觉得此事要埋怨李佑确实说不过去。李佑本人只在私下里打砸抢,品行恶劣但并没有想要公开闹到朝堂上来,还算保全了朝廷脸面。是白侍郎自己不争气,非要在朝廷中见个真章,结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所有大臣不得不承认,在当前白侍郎君恩正重的时期,对付白侍郎最大的难点就是如何既能整治他,同时又避免惹到天子。这可是个高难度的活计,几乎是无解的,但却让李大人妙到毫巅地做成了,简直可以升华为一种别具匠心的艺术。

    说起来,李佑的本意是想施展天魔自残大法,通过打砸抢等暴行降低自己品质,并引起舆论的强烈注意,以达到拖着白侍郎一起在泥地里打滚的目的。

    只要李佑与玉玲珑有不清不楚的传闻,他就随时可以找空子将白侍郎一起拖进烂泥中,制造争风吃醋的假象。

    当两人都是一身臊时,他李佑无所谓,反正当前没有升迁机遇,有没有毛病不重要;白侍郎就不同了,他正是准备入阁的关键时期,惹得一身臊就极其不利。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不过非常意外的是,李大人被过度解读的玉玲珑修正了剧本,不过还好,没有影响到最终进度。

    眼下白侍郎被李大人成功算计,他最担心的一件事,就是因为今日这个误会失去天子的信任。他知道这都是误会,但却不知怎么辩解,甚至就是辩解了也没人信。

    正当白侍郎费尽心思琢磨如何在天子心中挽回形象时,江西道掌道御史董若水再次站出来,对天子奏道:“臣弹劾右检校佥都御使、提督五城兵马司李佑行止无状、挟妓自娱、欺凌庶民、毁损屋舍,致朝廷名声大坏,奏请陛下请予处置!”

    听到这个弹劾,众人忽然记起,李佑在本司胡同搞出的动静,传到满朝皆知,但至董御史为止,居然没有人去弹劾他……这真的很奇特,很莫名其妙,很值得研究的群体心理学。

    负责考功奖惩的吏部天官赵良仁开口奏道:“可罚俸一年。”

    景和天子同意道:“准奏!”

    群臣三三两两散去,交头接耳地议论道:除了李佑之外,谁都要注意红颜祸水啊。今天表面上是李大人被罚俸,实际上真正倒霉的是白侍郎。李大人虽然人不在朝堂上,但朝堂中仿佛还有他的身影……

    当夜李佑回到家中,在一家子吃饭时,将罚俸的事情说了出来。

    执掌家务的关姨娘心疼地说:“夫君又被罚俸禄!如今你是一品俸,每年值千石,这可不是小数目,足可补贴家用,都让你扔到水里了!”

    “反正没到手没见过,都是纸面数字,不用心疼。”李佑有点心虚地答道。

    关绣绣不悦道:“当一年官,罚几年俸,三年又三年,何时是尽头?再这么罚下去,到你死时也罚不完。”

    李佑坦然道:“虱多不痒债多不愁,人生就是这百年光阴,罚不完的还能追我到地府去罚?”

    关姨娘对夫君不负责任的态度很恼怒,秀脸气到微红,“你交不完罚俸,还有子孙!妾身可不想将来二郎荫袭了光禄司丞,还得替他父亲补罚俸!”

    金宝儿劝道:“绣姐儿莫恼了,少几年俸禄,家里怎么也不至过不下去。”

    这时有仆役禀报,礼部的员外郎朱放鹤先生来访,李佑便趁机脱身去见客了。

    朱部郎这样的熟客,直接被请到书房里,上过茶后,李佑问道:“放鹤先生今夜到访,有何见教?”

    朱放鹤苦笑几声,“贤弟和白侍郎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佑话里有话地反问道:“这是你自己问,还是替他人问?”

    “为我自己问,我不明白贤弟为何与白侍郎为敌。别人不清楚内情,但我知道,那夜你明明已经放弃了玉玲珑,没可能去和白侍郎争夺美人的,后来都是故意摆出姿态罢。”

    李佑沉吟片刻,这朱部郎是个直爽有豪气的人,嘴上也有分寸,若藏着掖着被他觉察到了反而不美。便答道:“既然承蒙相问,小弟我剖心置腹以告,若有得罪,还望谅解。我确实不待见那白侍郎,其原因有五。”

    朱部郎讶道:“竟有如此多?愿闻其详。”

    “其一,许阁老大贤在野,等待丁忧后起复,内阁总要预留位置,彭阁老年事已高,两三年后正好人事代谢。何况许阁老对我恩重如山,我时刻感念于心,你说我怎能坐看白侍郎入阁?那将置许阁老于何地?”

    “这点我知道,以许阁老对你的提拔之恩,你竭力报答也是应该的。”朱部郎示意道。

    “其二,从南巡时的事情就可以看出,那些从龙近臣眼高于顶,与我不太融洽,白侍郎就是这批从龙之臣的象征。如今内阁中已有袁、金二阁老,白侍郎再入阁就一派独大了,这对天子未见得是好事,对我更不是好事。所以在我有足够自保之力前,不希望看到白侍郎入阁。”

    朱部郎点头道:“你这……也太居安思危了,无论谁入阁,又能将你怎么样?”

    “为人处事就得居安思危!其三,天子亲政也应当以稳为先,我也喜欢现在这个局面,不想见到任何巨大变动。所以白侍郎这个无尺寸之功的幸进之臣破坏现有形势,让我很不顺眼。”

    这便是既得利益者对后来者天生的反感……朱部郎摇头道:“你想多了。”

    “其四,天子亲政后不去务实,却先醉心于所谓的人事调整,先考虑如何提拔从龙之臣,叫满朝文武寒心,岂为正道?我便用此机会警醒天子!”

    朱部郎叹道:“有理是有理,但你的手段过于偏激了。”

    “其五,白侍郎欲谋求宣课分司的职位,公然与我唱对台戏,我绝不可能让给他!”

    这条理由,也很难反驳,宣课分司涉及到的利益太大了。最终朱部郎无奈道:“没想到你真有如此多理由,今晚本想从中说和,现在看来,难矣!”

    李佑为缓和气氛,打趣道:“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当及时雨了罢,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好。”

    朱放鹤有些丧气,“为兄说句实心话,听到你这些想法后,我忽觉我根本不适合在官场蹉跎。可笑我当年还树了青云之志,总为不得志而发愁。”

    “朱兄万万不可如此丧志!”李佑惊叫道。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五百三十七章 五种理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醉玲珑(上卷)作者:十四夜 2穿越之走进武侠作者:蜀客 3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4醉玲珑(中卷)作者:十四夜 5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