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奋斗在新明朝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恩情如纸薄

第二百二十九章 恩情如纸薄

所属书籍: 奋斗在新明朝

    宫中规矩,春秋两季逢二、八为经筵之日,十月二十二日也不例外。

    本朝这位少年天子或许可以找借口偷懒推掉日讲,但却没有足够的权威将经筵也免掉。与日讲相较,经筵排场更加隆重,这里头的意义不仅仅是给天子上课了,更象征着明君贤臣坐而论道的形式主义光荣传统。

    李大人得了一个读书官差事,所以今天不得不早早来到文华殿。比起二十日那天,此时文华殿里人头攒动,足足立了几十号人。

    宝座之左是文臣,有大学士、九卿、侍郎、翰林、科道代表;宝座之右是勋贵,有各家公侯勋戚。满殿多是绯衣玉带,放眼望去灿若锦霞,青袍者只有李佑和一些词林科道官,反而十分醒目。

    正对宝座的殿门里设有讲案,讲官居中而立,读书官李佑和展书官朱放鹤一左一右列于两旁。

    此时皇帝陛下尚未驾到,殿中诸人便交头接耳地闲谈。李佑心里揣测,这种经筵是不是也带有大佬们定期聚会的性质?

    向人群中扫了几眼,李佑竟然发现了林驸马。只见得这哥们身穿大红丝罗袍,胸前绣着麒麟补子,头上顶着乌纱便帽,人模狗样地立在几位公侯之后。

    李佑不住朝林驸马那边看,引起了讲案对面朱部郎的注意,他便开口道:“李舍人也觉得林驸马很奇怪?昨晚林驸马遍邀亲友在本司胡同纵酒行乐,本官婉拒没去,但千岁居然也放任不管,叫本官奇怪得很。前夜你是如何劝的千岁将驸马放出来的?”

    “此中辛酸委实不足道也。”李佑很诚恳地说。

    又等了片刻,天子没有驾临,却有内监抬着几扇金屏,横在宝座右侧前方。

    李佑忍不住问道:“这是作甚?”

    朱部郎没来得及答话,但立在中间的讲官、姓王的翰林却主动为李佑解释道:“此乃归德千岁要驾临听讲。”

    对方善意,李佑也客气,微微颔首答谢道:“多谢释疑。但经义大讲,女流之辈也可登堂入室乎?”

    王翰林已经在文华殿讲学四五年了,自然熟知状况。“先帝临终有诏,令归德千岁督导陛下学业。不过这一二年天子渐长,归德千岁已经不入经筵了,却不知为何今日复出。”

    朱部郎亦道:“怪哉怪哉。”

    李佑心里也叫一声“奇哉怪也”,这老皇爷也忒抬举归德千岁了,难怪本朝出了个另类公主,都是他这左一道右一道的遗诏捧起来的。

    幸亏归德长公主是女流之辈,也不存在临朝称制的可能性,换成其他皇子受到这种超规格待遇,早被大臣们“正国本”了。

    不久后天子御文华殿,群臣拜见礼毕,经筵便开始了。

    讲案上放着特制的大样式书本,天子左前侧御案上也放有一本同样的。朱部郎手持玉柄翻书,翻到了哪页,李佑就大声读上三遍。之后由王翰林开始讲解,讲完就照例循环。

    这本中庸注疏昨天就送到李佑手里了,所以他提前预习过,朗读起来倒也算流畅。

    此外果如李大人所猜,中途换人讲史时候,天子赐给王翰林茶水喝,但却忽略了他。

    经筵一直从早晨持续到中午,李佑口干舌燥,嗓子冒青烟,却始终没有盼来雨露君恩。不由得腹诽道:“这小天子不是厚道人。”

    日头已是午饭时间,本次经筵接近尾声,殿中正准备散场,李佑也想要急急回内阁找几桶水喝。

    此刻却从金屏之后走出内监,到御前悄声密奏了几句。

    天子听后面露讶色,扭头看了看金屏内,才对殿中道:“皇姐言道,读书官欺怠圣君,两个时辰便有错漏三处,该当重罚。诸卿有无异议?”

    ……殿中群臣齐齐无语,但心里都很诧异。一般来说,差漏几个字,只要不涉及关键字眼就不算什么大问题。换成谁朗读两个时辰也难保不出错,最多指正出来即可,何至于为少念三个字安上一个“欺怠圣君”的大帽子。

    而且归德长公主虽然对内监和宗室严厉,但对朝廷官员还是优容大度的,却不知今天为何故意对读书官吹毛求疵。估计是这小读书官把归德千岁惹着了罢。

    “既无别议,都察院记下,着李佑罚俸三月。”天子当场口谕。

    李佑心里比谁都意外和震怒!俸禄无所谓,也不靠它吃饭。但金屏后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提上裤子就翻脸了?哪有这般故意羞辱人的!

    他先前还幻想千岁殿下情深深雨蒙蒙地捧场来了,孰料不是捧场而是砸场。简直莫名其妙!

    在御前侍卫的虎视眈眈,以及在一干重臣的强力围观下,李大人无奈叩首“谢恩”不提。他心里真想痛斥一句——你朱家的俸禄老子自从做官就没领到过几次!

    以前被陈大人罚过两次,干巡检、推官大多时候等于是没俸禄的白工。如今刚在京城有个职位又被天子罚了三个月,看来一段时间内还是要给朱家打白工。

    李佑谢完恩,转念一想,借此辞了这差事也好。便复奏道:“诚如千岁所言,臣才疏学浅,不胜其职,请免读书官。”

    天子没说话,望向金屏内里。只听归德长公主道:“知错能改方是善莫大焉,君前岂可负气使性、动辄求去,令人笑话陛下无量?要挟圣君之心断不可有!自知才疏学浅就当力求学问上进,陛下也是惜才之人,文华殿东房藏书尽可供你阅之。”

    李大人险些以头抢地,吐血三升。这大帽子一顶接一顶的铺天盖地,刚才是欺怠圣君,现在是要挟圣君……不禁感慨一番这世道恩情如纸薄,女人心善变。

    殿中他人心下明了,李舍人定然是将归德千岁得罪狠了。原本打算出来帮几句的,也住了口。反正李舍人也没啥实际损失,折合起来无非罚了二十多两银子而已,为这点钱再去顶撞归德长公主十分不合算。

    有头脑更敏锐的便觉察到,以长公主的尊荣和手段,不会自降身份行那平白无故之举,这定然是个什么信号。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恩情如纸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萌妻食神作者:紫伊281 2醉玲珑(中卷)作者:十四夜 3穿越之走进武侠作者:蜀客 4穿越之武林怪传作者:蜀客 5穿越之兰柯一梦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