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奋斗在新明朝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二百八十八章 被教训了

第二百八十八章 被教训了

所属书籍: 奋斗在新明朝

    在画舫上不便说什么,李佑叫画舫沿着护城河绕城回到东关渡口。重新登上座船时已是傍晚时分,但他仍催促船家速速开船,换了一个地方停泊。

    因为李佑担心被别人顺藤摸瓜寻过来,那样就无法安生,不好先回苏州了。

    “此事谁也不许擅自外泄,一切由老爷我分说!”李佑警告手下道,此事指的是什么事,众人自然心知肚明,连新人崔先生都被张三悄悄地提醒过。

    是夜仍未宿于驿站,大家都挤在船舱中安歇。

    却说崔经与张三同在后舱,不断地听见隔壁李老爷长吁短叹,似乎很是忧心忡忡的样子。

    崔经心有所感便对张三低声道:“东主日间独自去了幽园,定然与金百万生了不愉快。”

    张三点头道:“先生所言不错,但岂止不愉快。以我猜之,老爷必定将金百万的面子扫了,而且是秋风扫落叶一样的扫。”

    见张三言之凿凿,如同亲眼所见,崔经大奇,“你从哪里知晓的?”

    “以老爷的性子,若被金百万欺辱,此时天降把柄,定会喜上眉梢,想法子借此报复回来,怎么会辗转忧虑?既然老爷如此不安,那显然是毫不留情地将金百万大大折辱了,担忧今后携金姨娘以晚辈相见时的尴尬!”

    张三说到得意处,声音微微抬高,大概也许可能传到舱外了。

    突然又从隔壁传来呵斥声音:“张三乱嚼什么舌头?罚银一年!”

    张三下意识在黑暗中缩了缩脖子,再不言语了。其实他并不心疼,老爷出掌一县,他当长随大爷每年不知要收多少礼,那点家奴月银算什么。

    崔经忽然觉得某句话很有道理——有其主必有其仆。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座船便上路继续。

    运河绕过了扬州城后,向南分了岔,俗称三岔河。两个方向可以入江,一是仪真县的渡口,二是江都县的瓜洲渡,这也是很多诗歌中出现过的地名。

    李佑便是从瓜州渡江,自此再无天险。一路顺风顺水地从运河转入虚河,于景和八年四月初九这日,抵达了“阔别”七个月的虚江县城。

    自从李大人离开苏州府宦游,全家妻妾便也搬离了府城,回到虚江县福新巷宅子与公婆同住。

    李佑回到家中时,满宅奴婢在大管家李四的率领下皆聚在前庭行礼。

    “老爷,关姨娘元月时产下一子。”李四抢先报喜道。李佑大悦,对李四点点头便进了前堂。

    李父和母亲朱氏正端坐堂上,气色都还不错,三房妻妾和各房婢女、奶娘环列两旁。李佑连忙口称“不孝儿”上前拜见父母,程小娘子和小竹也跟随拜见。

    朱氏盼儿心切,抢在李父前头道:“我儿起身,听说在金銮殿上顶撞皇帝被打了板子?难怪如此憔悴,可怜的小二……”

    李父扭头吹胡子瞪眼道:“对你说了几遍?小二如今也是大有身份的人,以后不可再如此相称了!再说那也不是皇上!”

    得了母亲发话,李佑便起身。顺势扫视了一遍久别的妻妾们,却正迎上几对情热似火的眼波,仿佛隔着数尺就要生生熔化掉他一般。

    饶是身为百战之师,李老爷也感到头皮一紧的。不由心中暗暗庆幸,亏得过了淮安府就开始修身养性,这几天应该能吃得消……以后收房真得悠着点了。

    从女人身上收回眼光,李佑与父亲说着话,不留神又瞥到堂中多了一块匾额,上书“节义堂”三个大字。便问道:“这是何人所写?”

    “府城的陈巡道。”李父捻须道,口气略略透出几分骄傲,“他得知你受了廷杖之后,便写了牌匾差人送过来。”

    李佑在京城为许老大人冲锋陷阵,陈巡道作为许阁老的弟子,听到消息后自然应该有所表示。抬举同党,倾轧异党,也算是官场常态。

    李父又记起什么道:“那陈巡道还发话问过,族中长辈可曾为你取过字?”

    李佑没料到陈巡道居然问起这个来,虽然这两年他发达了但也确实没有取字的迫切感。

    一来所以他家不是书香门第,没这个习惯。二来他年纪不大,如今才十九。三来国朝文人习俗用号比用字流行,字已经用的少多了。四来他这官场中人,官名的别称和雅称某种意义上可以取代字的用途,譬如中书之类的。

    李佑想了想问道:“父亲是如何回答陈巡道的?”

    “为父说李家小族,无人可以为你起字。至于你在京中是否得了字,则就不知了。”

    李佑没再说对此什么,陈巡道的意思不言而喻,他当然明白。

    这年头,号可以乱赠,但一个人的字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给你取的,只有你的师长才有这个资格。陈巡道问他有没有字,算是含蓄的问法,听不出来就太蠢了,就好比楚庄王问九鼎之轻重的道理。

    已经名动四方的李大人在官场中是个不走寻常路的奇特存在,没功名没座师没同年的三无产品,简直无法用正常的关系学理论去研究他的跟脚来历。

    如果非要借用现有概念,将李大人由役转吏、帮他由九品杂流升为推官、又保举他坐监读书混学历(未遂)、还将他引荐到吏部尚书面前有了直入中枢际遇的陈英祯陈巡道陈恩主,从某种意义上可以类比于李大人的座师了。

    不错,陈巡道比之于李佑,就好像是乡试会试的主考官比之于被录取的考生,自然有资格给李佑取字。但陈大人开不开这个口,主要是看心里认同不认同了,或者说值不值得用这种特殊方式加深关系。

    所以陈大人问的不是字,是关系啊。关系这个虚不可见的东西,才是官场中真正的立身之本。

    与二十一世纪的酒肉即友不同,这个时代文人士大夫的交际堪称是一门学问,著述成书都足够了。自成一套规则,不仅仅是掏钱请客这般简单。

    交际中从身份认同到舆论认可、从称谓到礼节是虽然复杂但又脉络分明的体系,各有各的说头,各有各的“礼”。譬如同乡、同年、同窗、同道、同门、师生、辈分、故旧……就算包括最难听的同党,那也是各有所指、截然不同的。

    礼法社会里,这就是一种秩序。想融入统治阶级,那就必须要将心态融入这个体系,当然你的身份必须先达到一定分量才有相应的资格。

    以李大人在京中交往为例,他对上卢尚书,就是无可置辩的同乡、晚辈、门人(不是门生);

    对上赵总宪,因为李佑对赵家二房有存亡续绝之恩,又与赵二、三老爷平辈相交,所以就算和赵大中丞差了三十多岁也是本府故旧、同辈末进;

    但李佑与许天官的关系最为复杂,从恩主陈巡道这里能隐隐地扯出点脉络,可是又不明确,也隔了一层。但他确确实实又是许天官重用的,所以大概只能用“党羽”两个字来描述了,同为党羽的左部郎等人算是同道。

    李佑心里敢断定,陈巡道最近来问字这事,不是许次辅示意的,就是黄师爷撺掇的……

    这是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重要到刚刚进入家门的李佑暂且放下了逗弄儿女和与妻妾亲热的心思,在堂中沉思起来。

    为你取字的只能是师长,今年也才二十八的陈巡道单纯说是“长”勉强了点,叫心理年龄二十三四的穿越男李佑情何以堪,适应起来大概会很费工夫。但陈巡道作为“师”绝对够格了,连起来可称为“师长”。

    其实按照礼法,这不在于年纪大小,就算主考官比考生小,考生被录取了也得叫主考官一声老师。若李佑去当江都县上了任,县中三四十岁的秀才见了他也得称一声老父母……

    官场中的师生,自然和学校中师生不同,那是直接关联到你的前途命运、任官资格等很实际的利益。

    李佑再次将陈巡道的履历表想了一遍:硬邦邦的高位进士,不到三十的正五品实职,情同父子的强势次辅背景,随时可入京补成词林官的潜力。更别提陈大人那从出身到长相到官职无与伦比的主角气质……搭主角的顺风车最爽了。

    当然以李大人的白板学历和与陈巡道接近的品级,估计怎么也无法像正常师生那样相处,更多像是亦师亦友的记名弟子而已。

    李父见李佑还在发呆,突然变了脸,拍案破口大骂,“蠢东西!原以为你有了几分长进,不料还是不成器!一眼便能看清楚的事还左思右想、犹豫不定?真不晓得你在京城怎么混出来的,怎么去当县太爷!”

    “人家不仅仅是对你卖好和抬举,虽然不知道是谁的主意,但肯定在试探你成名成势,并独掌一方后的心意!说难听点就是看你是不是翅膀硬了,你也别不服气,人家能有心思试探也是看得起你!天下人心都是如此,你若敢不答应,必定会引发或多或少的猜忌!你就是个浮萍样儿的无根之官,能承担得起?窗户纸一样的明白事,现在还想不透么!”

    骂遍京城无敌手的李大人被父亲一通狂喷,好似接受暴风骤雨洗礼小树苗摇摇欲倒。只能在心里默默呐喊:“咱不是别无根基,咱还有归德长公主这个大备胎啊!这不是怕父亲您吓晕了不敢说……”

    “想都不需要想,根本不容你拒绝的!在家待几日就去府城将字领回来!真是不叫人省心的东西。”李父最后扔下这句话,起身出门,到县衙做公事去了。

    朱氏也知趣地起身出屋,留下了儿子和他的几房妻妾。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二百八十八章 被教训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2穿越之走进武侠作者:蜀客 3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4醉玲珑(中卷)作者:十四夜 5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