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奋斗在新明朝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一百零四章 险些名不副实了

第一百零四章 险些名不副实了

所属书籍: 奋斗在新明朝

    赵良礼大官人是见过李佑数次的,对李佑根底有些了解,知道这厮就算在青楼里有盛名,但也到不了名妓甘愿给他当奴婢使唤的地步,必是用了什么别的手段。所以他没有像旁边众人那样被唬住,看在眼中只感到有意思,当下低声道:“小李先生做的好戏。”

    李佑很实诚答道:“小子扬名出位不易,大官人包涵一二。”

    赵良礼嘿嘿一笑,“以你之才,本该如此,谈什么包涵不包涵的,今夜便可尽情。”

    李佑和赵大官人对答时,身后传来一声闷响,却见姚兴儿手里的酒坛子都碎在了地上,美酒洒了一片。“万分对不住,奴家没有仔细注意,这麻绳不知为何断掉了。”姚兴儿道歉说。

    李佑看着四溢的酒水,痛惜道:“可惜了可惜了。”

    那贺士子贺慎之过来说:“赵兄今夜备有许多好酒,足可痛饮,小李先生何必为了几坛酒可惜。”

    李佑幽幽道:“我只喝本县魏家所酿七年五月零三天的南虚春酒,还须得是夜半子时用黑色小坛子装的,只带来这些却不料全毁了。痛哉、惜哉。”

    不懂欣赏李佑的精致品味和其中情调,贺慎之一头雾水,“李先生今天怎么如此偏执小气了,莫非心有疾恙?”翻译成二十一世纪俗语,就是你有病吧?你没事吧?

    学来的这招居然不好使,惨遭问候的李佑郁郁,有文化差异啊,这年头小资产阶级在统治阶级面前就是个渣。

    赵大官人强忍笑意道:“入席,入席!”便叫李佑坐在自己隔壁席位。

    李佑暗暗意外,赵大官人真是有够热情,他李佑何德何能可以占着如此靠近主人的位置?又一想,赵大官人似乎本就是个不拘礼的性子,便安然了。

    想归想,李佑先扶案席地坐下,才得了空环顾四周,细数连自己共有主客十二人。另有包括姚兴儿在内的女姬六人,坐在一旁,环肥燕瘦各有妍色,其中有两三个似乎看着眼熟。

    他心里纳罕,赵大官人不会如此抠门罢,才找了这么几个佐酒的,怎么够客人们分的。但很快就明白了,有几个仆役搬了大肚大口细颈投壶上来,置于远处。赵大官人定了规则,每人十箭,中壶多者按顺序选姬陪酒。

    李佑发现,要出风头是不可能了。果然一圈人投下来,从未玩过投壶的他十投零中,扑街扑到家了。

    花花老公子赵大官人豪夺第一,先选了美人伴酒,又看看旁边孤单单的李探花得意大笑,世间果然是没有全才的。随后他宣布了今夜的主题,“今夜便以美人为筹,赏月间席上诸戏都以夺美为题。”

    随即举行击鼓传花之戏,主人也定下了规则。花只在没有女子佐酒的六个人中传递。谁接到了花,要么自罚五杯,要么看中了哪个美人,出句刁难她所陪的人,范围不得超出四书五经。难住对方就夺美而归,被对方答上来便加倍自罚十杯。

    规则一出,惹得一阵子欢呼,互相争风总是有趣无比的,这帮人都是花丛老手,自然不怕热闹。

    但李佑听到规则便呆住了,四书五经这个东西……他上辈子的学业专攻明清文学诗词不通经义,即便偶有涉猎,和这些古代文人士子比起来相差的何止一点半点。哪怕在场这些人平日放荡风流,对经义不是那么上心,也必定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对这个状况李佑不禁感到头疼。月明之夜,美景当前,大家不吟诗作词赏花把妹,最起码对个对联,比个偶句妙语之类的也行,搞什么四书五经……和想象的全不一样,根本不是可以叫自己装出名声的场合,早知道是这样便借故不来了。

    此时也只能祈祷上天叫那团花别停在自己手里,免得出丑。

    另外更令李佑担心的是,他开场就先声夺人装了一把,惹得人人注目,把自己变成了焦点。可之后投壶已经扑了街,若下面再接二连三的扑街,那岂不是成了反效果?别最后弄出一个故弄玄虚虚有其表表面光鲜鲜廉寡耻耻于为伍五月飞霜的名声……

    越想越后悔得要死,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低调为人哪,悄悄在人堆里混吃混喝也比这样骑虎难下的处境好。

    正胡思乱想间,鼓声忽然停住了,小李先生漠然注视双手片刻,好鲜艳的花儿,奈何在吾手中。默默端起酒杯,自斟自饮连喝五杯,他哪有本事靠四书五经去刁难人,不要自取其辱了,老实罚酒罢。

    继续,转过几圈,已经见有一人成功夺美而归,便是那贺慎之。之后鼓声再停时,小李先生又是默默端起酒杯,又是自斟自饮五杯。

    不经意间眼角却瞥见了邻席赵大官人志得意满地对他笑嘻嘻,脑子忽然闪过黄师爷说过的一句话:“赵贤弟是很好说话、没什么脾气的人,但有个毛病是喜欢以捉弄人为乐。”又想起黄师爷年轻时在船上的遭遇……

    李佑恍然大悟,真相便呼之欲出,这必然都是赵大官人在捣鬼!什么投壶,什么四书五经,死活就是不以诗词出题,赵大官人是知道他一些底细的,所以才如此有针对性,还热情的拉他相邻而坐方便看热闹。不会是因为上次行酒令叫赵良礼吃瘪的原因罢?

    转眼花到鼓停又是第三次了,李佑依旧是默默地自斟自饮五杯,这赵大官人连击鼓手都吩咐好了,专门叫他窘迫的……

    “且住!”赵大官人并非良心发现地叫停了击鼓,偏头对李佑道:“探花先生以风流著称,今夜为何不去夺美?难道这些美人都让你提不起兴致?其中有三个是你赠过诗词的,心里可都惦念着你呢,这样凉薄无情未免叫美人伤怀了。”

    你明知故问……李佑面无表情,犹自撑着架子不倒。此时又有个风姿绰约的美人娇嗔道:“那夜蒙李先生赐下词名,春宵一度醒后不见。恰又于今夜相逢,奈何李先生视奴家为敝帚而不顾,无动于衷乎?”

    席间众人便一齐注目李佑,都觉得这李探花今晚很是名不副实,呆板得很,哪有点传闻中的风流多情游戏花间的样子。

    说话的这个女人好像叫玉玲珑?你说的简直太好了!转机终于出现,李佑强压满怀欣喜,很平淡地缓缓答道:“相逢何必曾相识,相识何必再相逢。正为相识过,便不想再会。”

    对面贺慎之闻言奇道:“哪有这样的道理?天下皆以重逢为美谈喜事,所以叫喜相逢,更没听过以重逢美人为苦的。君不见,天上犹自年年有七夕鹊桥。”

    李佑点头道:“那我便以一诗剖心相答。”

    “不许作诗!”赵良礼忍不住叫道。

    客人们都诧异了,主人为何一听李佑要诵诗就失态。有人问道:“赵兄何故如此?如此月夜,吟诵诗词也为雅事,有何不可?”

    赵大官人几乎要捶胸顿足,上次行酒令被羞辱后,今晚决心要看回李佑的窘态,这是他心目中最大的乐子。所以他充分利用主人的权力,席间做戏绝口不提诗词题目,不给李佑发挥特长的机会。眼看已经叫李探花走投无路了,怎能最后又转折到吟诗上来,这是放虎归山哪。以赵大官人的经验,只要给李先生一个机会出口成诗,配合一下气氛,哪还有圆不回来的场子。

    面对众人不明真相的质疑,赵大官人即便是主人也找不到合情合理的借口去堵住李探花的嘴,感慨道:“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故意对赵良礼撇了撇嘴,李佑便心如猛虎出闸,面色却更加忧郁,仰头狂灌了一壶,借酒意击案而歌道:“不是樽前爱惜身,佯狂难免假成真。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明月常得此时圆,红颜渐老何日新。悲莫悲兮又相知,不识便可不相思。”

    众人凝神细听,到生怕情多累美人一句时,不约而同齐齐动容,有张口无言的,有落箸忘拾的。这几句说是自作多情也好,说是洋洋自得也好,写尽了浪荡轻狂、得意张扬、醉生梦死之态。

    以在座这些人纵行欢场的经历,均是能深深感受得到其中共鸣,不由得沉浸进去。后面几句倒也平常,显出几分落寞。只是最后以不识便可不相思收尾,有些意味深长。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想道,这就是李探花对美人怨意的答复么——不是我凉薄无情,是因为我生怕情多累美人,对你来说不识便可不相思是最好的结果。所以今晚李探花才冷淡非常,漫不经心?

    这个答复简直风流自骄炫耀到了极点。等回过味来,富贵闲人们都感慨道,生怕情多累美人一句为何不是我写出来的,此生怕是再也找不到这样风骚出众的句子了。什么红颜渐老的,什么不识便可不相思都被抛于脑后,心里只反复吟诵这一句,恨不得这个生怕情多累美人的人就是自己。

    贺慎之抛开怀里美人跳将出来,大喝道:“李贤弟!吾愿以千金求此诗,冠名赠我!要用那句为余生印鉴!”

    千金?李佑一冲动要答应,还没出口就见贺士子颓然回座道:“是我大大失礼了,不该如此冒犯贤弟,教贤弟沾惹污名。”

    赵大官人渐渐冷静下来,以手抚膺坐而长叹。这个世道,果然不能让李探花张嘴作诗,又叫他给轻易扳回了局面,奈何,奈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一百零四章 险些名不副实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2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3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4醉玲珑(中卷)作者:十四夜 5我的时空穿梭手机作者:金色茉莉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