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奋斗在新明朝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我真的错了

第二百五十五章 我真的错了

所属书籍: 奋斗在新明朝

    长公主伸腿蹬完李佑,尚未来得及缩回去,便被李佑敏捷地扣住了脚踝。

    隔一层轻薄罗袜,感受着手里细致纤巧的骨感,李大人却心不在焉地皱眉苦思,颇有一种“但为君故、沉吟至今”的风范。

    他受到过的暧昧暗示多了,更赤裸的都有,抗性肯定是存在的。但近半月日子比较素淡,定力不是很够,眼里的美貌公主自然十足诱人。多多少少,他对这位国朝独一无二的女千岁还是有点欣赏意味(学名叫非分之想),也明白长公主对自己爱恨交加的心思。

    但她又与别家好欺负的弱女子不一样,想吃干抹净后提起裤子作没事状可不容易。她有意志,有权势,有层出不穷的手段去强迫你承担她认为你该负的责任。身份和命运注定了她不是那么单纯的人,所以有些很快乐的事情很可能会复杂化,或者叫痛苦并快乐着。

    归德千岁任由李佑握着脚踝,脸腮微红默不作声,侧头凝目胡乱瞥向角落里的盆栽,仿佛那里长出了几朵鲜花似的。

    她心里颇为矛盾。若李佑表现为急不可耐的无脑登徒子,这位贵女不会拒绝,但将很失望。可眼下李佑冷静理智的迟迟不决,又让她感到大失颜面,暗暗嗔怒。

    忽然长公主回过头,对李佑莞尔一笑,“记得郎君一身好细皮白肉,独有那物蠢大黑粗,难怪叫坊间骚货们爱煞了。”

    李佑稍稍惊愕了一下,盯着她的小嘴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实在未曾料到,相处时谈政治多过谈情的正经贵妇突然冒出几句没羞没臊的荤话,这是李媚姐附体了?

    真是吐的一口犀利好槽,如果上次归德千岁强暴他时也有这种情趣,就不会被他打零分了……

    不过要比起打情骂俏耍嘴皮子,李佑从来不示弱于人。又不知不觉被话头勾起了兴致,嘿然笑道:“你怎的知晓咱家这本钱算是蠢大粗黑的?难道你见过多少精细短小的比较过?”

    “大而无当,不见得有什么好处。”

    “短短小小的登门入户不痛不痒,只有咱这种才可严丝合缝密不漏风,动静皆宜,包管要死要活。”

    “自吹自擂,纸上谈兵,夸夸其谈,不见其效。”归德长公主嗤声道,再多的荤话她也没词,但借着李佑自卖自夸顺势故意嘲讽几句倒是会的。

    这种问题上怎能避战退让?明知是激将也要中计!

    李佑起身,朝长公主伸手便要解开她身上的粉红外衫,口里道:“罢了罢了,今日且当一回下人。定要叫你尝尝小爷厉害之处,省的今后再敢心生小觑!”

    其实真相是李佑自己先忍不住黑长直了……话都说到了这个程度,他还能冷静算计得失那真是禽兽不如了,或者有入宫过乾清门当公公的潜质。

    归德千岁事到临头反而有点羞耻,捂住领口在榻上扭腰闪过禄山之爪,指使道:“你自家先脱了。”

    上次她是气迷心窍、失魂落魄的冲动出轨,那个特殊状态下懵懵昏昏熄灭了礼义廉耻之心,今天则不同了。

    李佑可不害臊,三下五除二的干干净净了,业务十分熟练。清洁溜溜地晃了晃,挺着一条好东西凑上前来。

    公主千岁已自瞧见那长大东西,勾起埋在心底不堪回首的某些回忆。不由得两眼朦胧,香腮红透,迷迷瞪瞪任由李佑近了身。

    李佑虽然比归德长公主年轻了几岁,但在这方面可是花丛老手,自有章法。他挨挨蹭蹭地在长公主耳边悄声道:“殿下标致高华,举世罕见,别处再没有的。恨我是这没福之人,却被林家把你娶着了。”

    明知他在饶舌,但归德千岁心里情火就是禁不住地泛出来,与普通妇人无异。

    银烛高烧,一室皆春。

    李佑缓缓褪下美人罗衫,露出松松滑滑的膀臂,又顺手勾下纱裙。长公主侧脸向内,生涩地扭动身段配合。

    李佑便动手动脚,在美人身上捏捏捻捻。搅得她酸软难忍,身条一歪,倒在李佑怀中。

    两两相拥,互相感受着彼此温热,闻着彼此的气息……李佑抱住软似泥的香香美人趁机狠咂几口,引得小贵妇云情雨意,勃发难当,但只晓得贴在李佑身上磨来磨去。

    “我要脱裹肚儿了。”李佑偎住美人道,信手扯下来。两只嫩嫩的半圆形倒扣玉碗跳了出来,每团软肉上还点缀着猩红可爱的红点儿。他忍不住低下头,以口舌将两个红尖尖细细含弄了一回。

    “我要脱膝裤了。”李佑吐出红肉尖儿,将小贵妇放倒在榻上,褪了长裤罗袜,赤条条现出两段玉石样白腿和一对精巧秀足。李佑轻轻摩挲了几下因为紧张而绷直的足弓,又要继续下她的小裤。

    任李佑摆弄半天的长公主此时忽地按住了,中气不足的出声道:“去吹了火……”

    李佑调戏道:“好心肝儿,火也不许灭,裤儿也要脱,这个要紧所在不能被你藏着。”

    美人紧紧不从,两人拉拉扯扯,终究还是脱了,李佑摸了一摸,细长柔顺而不杂乱的手感很不错。

    大势已去的长公主无可奈何地紧闭双目,彻底自甘堕落,任君为所欲为。

    此时桃园溪谷,高丘盆地,在烛光下遍览无余。入眼通体粉白,丰盈适中,颤颤悠悠,端的是勾人魂魄,叫李佑情兴高涨不可抑制。他将美人玉腿抬起来架在自己臂弯里,便借着门户大开之势挺身而上。

    只是急切凑合之际,又紧又旱,大家什艰涩难进,惹得小贵妇呀呀叫痛。李佑无奈,只得后撤三舍,抚弄良久,有了几分湿意,便再次急捣黄龙,鏖战不休。

    再过了一会儿,身底下又叫道:“且停住,我有些眩晕。”

    李佑正美美爽爽的,哪肯停下,愈发的恣意狂荡,边浅抽猛送边哄道:“好心肝儿晕着就对了……”

    直弄到身下美人在摇摇摆摆中死去活来,又是啊呀连声,又是气喘咻咻。香汗淋漓,牡丹滴露,仿佛身在浮云中飘荡,却极致酣畅得不可言状,门户里水流愈发的多了起来。

    不知过了几时几刻,当李佑将储存了半个多月的火力消耗完毕时,榻上动静便陡然消停住了。

    屋内重归清静,榻上男女还在互搂抱温存回味,李佑得意道:“在下之意趣如何?”

    其实他本来想问“我比林驸马如何”,但终究没这么无耻。

    归德千岁从余韵中回过神来,没有搭理李佑这话,一本正经道:“你我可以开始谈正事了。”

    李佑无语,现在刚刚云收雨散裸裎相对,好像不适合谈正事罢……

    “若是别人见色昏头,我便对他不放心。但只有你,见色不动心反而叫我不放心。还是这样的时候,你比较可靠。”

    这个逻辑听不明白,但李佑知道,该来的总是要来。叹口气道:“你且说罢,我洗耳恭听。”

    长公主翻身侧卧,支起臻首,任由胸前两团物事放荡地在李佑脸前晃动。十分大度坦然,仿佛与刚才那个羞臊贵妇不是同一个人。

    对此李佑不奇怪,千岁殿下这样的人,其适应力和自我调节能力远超普通人的,不可以常理度之。

    “今后你我好好合作互助,如何?”

    什么?李佑受宠若惊,她居然说的是合作?多么珍稀而遥远的字眼,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长公主殿下一直是想把他逼成忠实手下的……

    一面迅速思考这件事的意义,一面先口花花应付道:“莫非真是一夜夫妻百日恩,叫你居然如此平等待在下。”

    “夫妻之恩当得什么用,那是因为你如今地势值得我如此对待。”归德千岁冷静地说,又担心起什么,补上了一句道:“其实对于你的升腾,我也很欣慰,证明当初相中你没有看走眼……总比失身于一个蠢货好。”

    “我要仔细想一想。”李佑回答道。

    “还是那一句,今非昔比。你是该仔细想想如今处境了,想明白后自然就会懂得与谁合作最好,其实我也从来没叫你背弃过别人。再说……今晚之后,你我的关系有谁比得过么?”

    李佑点点头起身下榻,在旁边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上。

    归德长公主拥着被子坐起,看着今夜的情夫出神,突然扯住李佑的衣角,“听说你身边的重要女子,都有你赠的诗词?我也该有。”

    忽然又化身无赖小女人状的殿下更令人难招架。李佑头疼道:“在下都是先送诗词再苟合,每每先苟合过了就没灵思了……”

    “什么苟合,忒难听。那你便将圆圆曲诵给我听。”

    “这不是还没有……”

    “你骗得了别人骗不过我,我晓得你定然已经成竹在胸了。不过舍不得采风的幌子,故意不写出来,要么就是等待合适时机给自己赚好处。这点斤两,我早看得透你了。”

    “你……罢罢罢,那我便说与你听,你可是第一个听到这首诗的。”

    李佑又坐回榻沿,字正腔圆地朗诵起这首长歌。

    当念到“家本姑苏浣花里,圆圆小字娇罗绮。梦向夫差苑里游,宫娥拥入君王起”时,长公主眼神倏忽一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接下来又念到“此际岂知非薄命,此时只有泪沾衣。薰天意气连宫掖,明眸皓齿无人惜。夺归永巷闭良家,教就新声倾坐客。坐客飞觞红日暮,一曲哀弦向谁诉。白晢通侯最少年,拣取花枝屡回顾。”

    听出几分心得的归德长公主便打断了李佑,出声点评道:“我懂了。你这是用陈圆圆际遇比拟自身啊。你们都是苏州人,都是因为贵人荐举流转京师,都是不能自主,一个有歌舞出众,一个有诗词扬名。可如此一来你胆敢讥讽我为吴贼?”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我真的错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2重紫作者:蜀客 3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4穿越之走进武侠作者:蜀客 5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