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奋斗在新明朝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庞大的计划

第二百六十七章 庞大的计划

所属书籍: 奋斗在新明朝

    话说李大人一时兴起照搬“先进经验”,却忽视了意识形态差异,生生地触碰了大明官场潜规则。

    真是自寻烦恼、自肇事端啊,李佑自怨自艾道,又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失误,这学费要交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对于慈圣皇太后的想法,李大人很能理解。作为国朝的当前实际统治者,无论做得如何,她总愿意被别人褒扬繁荣昌盛、国泰民安,顺带一句女中尧舜,好话不嫌多。

    以前的邸报对太后而言,毫无用处,也没想着有什么用处,或者说在意识中没有邸报的位置。但经过李佑办了几天,她老人家便敏锐地觉察到,原来邸报可以是这样的。

    其实大学士们对李佑这个做法,同样挺认同的。李中书进了内阁后终于干了点不上台面的好事,使得他们办事掌权少了许多制约和杂音,谁不舒畅?而且外朝手握要害实权、性格又不耿介的大臣多半也是这个看法。

    但是,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政治正确”,国朝也不例外。言路畅通就是所有天子和文官无论心里怎么想,实际怎么做,但在口头上绝对不能反对的“政治正确”,不然您就是昏君、佞臣。

    一句话归纳便是,你可以要他的命,但是你不可以让他闭嘴。

    这个三百年的传统根深蒂固,从上到下谁也不敢承担堵塞言路这个骂名,所以暗爽归暗爽,没有人会公开站出来声援李佑的做法。

    也就李佑这样家世浅薄、升迁迅速、沉浸不足、偏偏又有歪才的人才会做出错把冯京当马凉、借用“先进经验”去改编邸报的乌龙事情。

    要知道,意识形态这东西不是科学技术,换个时空就彻底不适用了。这年头在公开场合,忧国忧民的范儿才是普世价值,歌功颂德只适用于节庆典礼之类需要烘托氛围的特殊场合,或者是很私人的场合。

    打个比方,大家都知道吏部尚书手握铨选大权,但你为了巴结他,敢在朝会上公然吹捧拍马,那天官老大人不把你赶出京城才见鬼。若再私下拜访时,说几句肉麻话也许就很有效果了。

    所以纵然身为英明神武的穿越者,就算有太后默许,面对这个官场潜规则,李大人也只能黯然妥协了。真要开战,他和言官之间估计连战况都形不成,肯定是一边倒地被蹂躏。他又不是太监,还要在文官圈子里混的。

    不过下面如何继续,难不倒见过猪跑的,大不了再制造出一个“内部参考”而已。

    心中计议已定,李佑奋笔疾书,当然要先为自己辩解开脱几句,这倒是李大人很擅长的。

    “臣以为言事官当务求见识精纯,而非口舌驳杂。察人所不能察,于平常处觉大义,方是正道,所以不可多指乱视,多言乱听。不料致使中外惊疑,有闭塞言路之误传,实非本意……”

    中心思想是,俺的本意是好的,但好心办错了事,实在是无心之举,堵塞言路之类的都是误会。

    才写了个开头,便有内监到阁传话,“归德千岁传见问话!”

    李佑便扔下鹅毛笔,起身随着内监去昭凤殿。

    归德千岁看见李佑进来,放下手中文书,屏退左右,开口道:“你不是声称要低调么,可真没见得消停住。”

    李佑无奈道:“殿下休要说风凉话。贵府皇庄豪奴强占河间府民田三百四十三亩,若不是我从邸报中将奏疏抽掉,你还会有心情在这里说闲话?”

    长公主对此不太在意,“哦?竟有此事?待我去问下,若属实一定严惩。”

    有个问题李佑已经纳闷了很久,如果他有十万亩或者更多土地,每年再弄个几千盐引,肯定安安心心躺着数钱过日子了,哪有劲头继续费力敛财。便忍不住问道:“殿下天潢贵胄,难道还缺钱用?”

    “皇家中人就不食人间烟火了?”归德千岁犀利地反问道:“不然你把那一千两吐出来?”

    这个……李佑英雄气短了。如果没有长公主赏下的一千两,仅靠自己从苏州带来的五百银子,日子肯定不如现在松快。前段时间他还拍出几十两银子购入豪华版裘衣装饰门面,由奢入俭难呐。

    千岁也不欲在这个双方都没脸子的问题上纠缠下去,“邸报之事,母后图名,言官谋利,我可以指点你一条明路……”

    “不必,我自有计较。今后可将邸报一分为二,其一便如现在样式,通传天下,以鼓舞人心,责令府县衙门和所有学校每日张贴示众;其二如往日样式,仅抄至京师衙门以及地方知府以上官员。如此各取所需,并行不悖,既收教化之功又无堵塞言路之虞。”

    “你果然是有主意的聪明人。”归德长公主赞道,“那可否为我出一个主意?你引荐的程盐商的确是可用之人,不过他的秉性有些不太好使唤,你看如何是好?”

    李佑想起程老爹书呆气个性,确实只适合拿来当招牌,凭着他眼下名声,忽悠回一个盐业公会掌事什么的还好说,但真要使他办点不上台面的事却未必好用。“此事易尔!寻他一个近亲,以利相联共谋富贵,再借他之名行事即可。至于程老爹本人,供起来算了。”

    归德长公主继续赞道:“好得很!这个人选又该是谁为好?”

    “子承父业天经地义,他若有儿子能利用起来最好……”李佑继续出谋划策。

    “可惜他儿子远在三边,一时半会回不得京,京中只有你想染指的一个小娘子。”

    关于程小娘子,李佑至少已经朝长公主索要了三次,均未得逞。

    绝对不是李大人除了这位就找不到别人当小妾。他之前听到过一个经验之谈,道是京中女子眼界大,生性多骄逸贪婪,而且不愿意离开京师。外地人若在京城娶了小,常常被惹得后宅不宁,如果要回乡,那更是女方全家上阵来闹。因而李大人堪称是“一直在克制,始终很谨慎”。

    目前只有这程家小姐相貌不错,脾性天真比较令人放心,是上好的暖被窝人选,所以李佑才始终孜孜以求。

    不过听见长公主主动提起程小娘子,李佑大为警惕,“殿下什么意思?”

    “按照你的想法,程家若有合用的女婿,应当是一个不错的办事人选。”

    如果是别人,估计要下意识地问,程家哪来的女婿?但李佑直指问题核心:“你说的程家女婿将是何人?”

    归德千岁沉吟片刻才说出一个名字:“王启年。”

    李佑登时大怒,“你要用这个人?此人可是觊觎我这位置的仇人!”

    这反应在长公主预料之中,“但他不是我的仇人。”

    李佑暂且忍气吞声问道:“你有什么理由一定要用他?”

    归德千岁很冷静道:“程盐商感于全家落难时受王启年暗中照拂,以及当年口头之约,本就欲招他为婿,我为何不作此顺手人情?他们若成翁婿一体,行事更便利。此为一。

    人人皆知王启年当初投效于我,我若弃之不顾,岂不寒了别人之心?如今他无路可走,忠心不成问题。此为二。

    王启年此人才干谋算都是有的,足可使用,只不过时运不济。前些日子他表示愿意弃官为我效力,而且也是明白人,那我为何不用?此为三。”

    李佑大喝道:“你住口!盐业新法是我所创,你一手将我排斥在外,一手从我这里把程老头索要过去,这都可以,我能退让。但你却又把我的仇人引进此事,再把我意中女子送与仇人,你认为这样还不算过火?”

    认识几个月以来,归德长公主首次被李佑呵斥,而且也是十几年来首次被人呵斥,不禁愣住片刻。

    李佑不等她反应过来,继续斥道:“以你的富有,京师盐业这点银子很值当你入目么?竟然不惜与我决裂?”

    千岁殿下拍案道:“鼠目寸光!盐业之中,金银如海,何不可为我所有?”

    归德长公主的谋划当然不像李佑想的买卖盐引、长期债券那样简单。李佑那建立京师盐业公会的设想只是利用自己粗浅的学识创造了一个救急平台,但却为归德千岁的思维打开了一扇窗户,她对如何最大化利用这个平台考虑得更为深远。

    她的势力加上京师盐业公会这个平台,应该能够转化为控制北直盐引的最上游总商。各大总商下面再依附有运商、散商等不同角色,这样就可以形成管理简单、体系严密、专业分工明确的盐业联合体。别忘了,还可以控制出自于这个体系的私盐。

    景和年间,依托于河间长芦的盐业每年纯利润应当有一百多万两,虽然绝对不可能一人独吞,但能控制这一百多万两白银的流向也是个很了不起的势力了。

    当然,如果以为长公主的目光只有京师周边那也太瞧不起人了,如果做得好自然可以向山西、山东两个盐运司渗透。等壮大到一定程度,需更进一步时便可以渗入天下第一的两淮盐业。

    李佑估计,这年头天下盐业总利润在千万这个量级,就算归德千岁最后只能控制到三分之一,其中资金流量起码也有千万白银,堪称超级庞大的规模了。

    听到长公主的狂想野望,李大人早忘记了愤慨,只在那里呆滞半晌。什么叫大气魄?千岁殿下的所谋所虑,果然和他这小吏出身大大的不同,被斥为鼠目寸光也不冤啊……

    归德长公主的目的,是要在这个时代建立大明盐业托拉斯或者辛迪加或者卡特尔?想至此,李佑被这个雄伟计划震得有点结巴,“你……你……图的什么?这么多银子也不可能都落到你手里啊。”

    长公主霸气十足道:“只要能为我皇家所用即可,何必一定要死死攥在自家手中?把银子寄放在别人那里又有何不可?”

    皇家?李佑有些明白了,这还是为天子谋财谋势的意思。手里有钱、内库不愁花销的天子,才真正有底气与外朝相抗。

    他又在心里小小地修正了一下,归德千岁的目的,是要建立由皇家控制的大明盐业托拉斯或者辛迪加或者卡特尔。

    渐渐从震慑中恢复过来,李佑又问道:“那些盐商未必顺从?”

    对此千岁看得很透彻,“商人本性,交国税不乐意,但是让他拿银子买势力,多半乐意为之。说了许多,也不能白白让你知晓我心中所谋。应当多多出谋划策,我自然不会亏待你。”

    李大人突然记起来,上辈子那个伪清时期,皇帝下江南,盐商热情掏出海量银子接驾,皇帝要打仗,盐商热情掏出百万银子捐饷……历史难道真有强大的惯性,在这个大明朝,要以另一种模式上演?

    自己这个穿越者,终于带来蝴蝶效应了么,李佑心里感慨。一个为了扭转自己形象的救急主意,却被人企图利用到如此地步,好像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似的。

    “我承认你的构思很大气,但这不是你一定要用王启年的理由,更不是把我的意中人送给他的理由。你为了皇上敛财多年,手底下人选应当不少。”

    “万事开头难,你也知道,要用好程盐商这张牌打出开门红,王启年去当他的女婿并主事是最上策办法。何况这样的事情,让一个有见识的做过官的来把握比较好,一般人没有这种格局。如果你愿意辞官,那我同样扫榻以待,自然可以去掉王启年。”

    李佑摇了摇头,“还是不对,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借口。就像上次你抢了我的办理盐事之后告诉我,这是为了我好,一个苏州人不能与户部搀乎,否则便会被弹劾,这个借口就很不错。虽然我知道,本朝只有苏州人不得在户部为官吏的条例,根本没有苏州人不能办理户部事的规矩,但我情愿相信真的有这个条例。”

    归德长公主沉默了半天,“因为你不够顺从听话。”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庞大的计划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2穿越之兰柯一梦作者:蜀客 3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4重紫作者:蜀客 5我的时空穿梭手机作者:金色茉莉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