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奋斗在新明朝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二章 观音庵里斗淫尼

第二章 观音庵里斗淫尼

所属书籍: 奋斗在新明朝

    虽然在这个世道不能完全拿二十一世纪的做人标准要求自己,但李佑心里毕竟还是有一丝天良,决定再去访一访。

    他自我安慰道:尽人事听天命,好歹也是出力了,若实在找不出真相那也没辙。用这个世界盛行的因果理论解释,只能说于大郎你上辈子做了什么错事,命中该有此劫。

    三月十八日,班上无事,李佑离开县衙在城东转来转去看看有什么新发现。突然天气变幻,下起急雨,看不远处有个支起了顶棚的茶摊,李佑急忙过去避雨。

    “小官人又来了,且请入座。”茶博士殷勤地迎上来。李佑坐定了位置,茶博士奉上茶碗,陪着说话道:“近些日子,小人看得小官人在这街面来去有三五回了吧,公案还是无头绪么。”

    李佑暗叹一声,一边与茶博士闲扯一边漫无目的地望着街景,也不知道这雨何时能停。这茶摊临着河,河对面有条很不起眼的幽静小径,通往何处看不清楚,因为有片树林子挡着视线。“那是什么地方?平日里来来往往的还真没看到这儿还能通行。”李佑指着小径问茶博士。

    茶博士抬眼望了望,回道:“那不是什么街巷,极少有人走动的。树林子后有家观音庵,供奉着观世音大士,有个姓田的尼姑在那里主事,常与附近各家娘子来往的。”

    李佑心头一动,灵光一闪。严秀才家娘子失踪当日,也是下了急雨,她一个妇道人家避雨必定不肯与男人乱挤的,那离道路不远的观音庵倒是个好去处。李佑下意识猛拍大腿,这桩案子的线索要去观音庵寻找了,可恨自己三番五次的都没注意到这个地方,白白挨了这么多板子。

    忽然又想起一件事,前日听曲时,同桌的有个湖州贩丝的王客商,与他谈论女人,喝多了就吹嘘自己嫖过城东的尼姑,当时自己却是不信的,因为没听说城东有什么尼姑,现在看来……

    要去查探,穿这一身公服怕是不妥当。李佑赶紧冒雨回到住所,找出件褐布长衣换下了身上的公服,又随便找顶帽子包了头。返回雨中,一口气奔到那小径处,顾不得泥泞,沿着走到头,果然看见个小小的院落。

    李佑上前叩门,没等多会儿,吱呀一声门开了。李佑顺着门扇看去,只见一个俏尼姑与他对视,大约二三十年纪,生的倒是白嫩嫩的,眼角含春,面上隐隐带着几分脂粉痕迹,唯有缁衣宽大略略遮住风流体段,虽不是十分绝色倒也妩媚入眼。

    以貌取人,这绝对不是什么正经尼姑!李佑心里百分之百的肯定,面上却装出惊讶之色,倒退两步,拱手说:“哎呀,惊到了!我原以为是个僧院来避避雨,不想是小师太在此修行。”

    那尼姑确实不是什么好路数,平常里也干些留宿男客的买卖。她看李佑眉清目朗相貌堂堂,更兼身体雄健,心里早就荡了好几圈了,却把话去拿李佑:“小官人确是来避雨么?我这小庵不好进得,只好请小官人在门首里避避吧。”

    李佑心里算定,笑嘻嘻地对尼姑说:“外头春寒难忍,如何是好?”

    “小官人莫非想进来么,你怎的如此不避嫌疑!”那尼姑故作气恼。

    装,你接着装……李佑做出浪荡样子,抓住尼姑的手:“还请小师太可怜在下。”

    尼姑甩开手,也不关门,径自回屋了。李佑自然晓得意思,关了院门,随着尼姑进了前堂。这屋里壁上供着观音大士的画像,画像下是供台,各类用品一应俱全。供台之外屋里却有一个矮木榻,榻上两个蒲团,看来是打坐之用。“这里只有小师太一个人么?小师太法号如何称呼?”李佑色迷迷地问道。

    “贫尼俗家姓田,没甚法号。有个徒弟,此时也不在此。”田尼姑瞟着李佑捏着娇滴滴的腔调道:“不知小官人又是谁家郎君。”

    李佑编了个姓名,“在下人称李二郎,湖州人士,来此做点小本生意。听那同乡的王兄说这里供的观音大士十分灵验,可有此事么?”

    田尼姑一听,心下了然,只道是湖州的王客商多嘴说了什么,闻到腥味来的。心里思道:这人材比那王官人强了百倍,可少要点银钱。提起话头说:“看小官人衣服都被雨水打湿了,且脱将下来烘一烘。”

    好个淫尼!这是来勾引我了……这是来勾引我了……李佑青春年少,正当好色时候,心里很是痒痒,虽然是个尼姑,但长相还有几分姿色,比以前那几个土娼强,不如就从了罢?“这都是为了公事,献了身才好取得信任,从她嘴里套出点东西。”李佑另一个潜意识心里很严肃地对自己说。

    待李佑脱了长衣,露出健壮的上半身,惹得那田尼姑情动,忍不住伸手过来摸了几把。顿时把李佑火头挑动了起来,反过手抱起田尼姑丢到矮榻上,然后扯下她的缁衣,露出苗条酥软的身段。一不留神,把尼姑帽儿也晃掉了,现出光秃秃的脑袋,李佑看着很怪异,捡起帽子又给尼姑扣上了。

    田尼姑“吃吃”地笑了几声,“官人不喜么,奴家后堂收了几个假发髻,用去拿么?”

    “没这空,正事要紧。”

    两人正是天雷勾地火,王八看绿豆。你贪我爱,你来我往,如胶似漆地大战了也不知几百回合,眼看着一个时辰都过去了才云收雨散。这时候,外面的雨也停了。

    做得十分尽兴,李佑懒洋洋地倚在榻上,暗自念叨:小爷我穿越了这么几天,居然先遇到个风流俏尼姑打了炮。又想起公事,随口问道:“这附近各家娘子你都认得么?”

    田尼姑也是浑身舒爽,喘了几口气,心里正琢磨着把这关系弄的长久点。她看李佑是穿布衣的,估计银钱不丰,但年少体壮,十分可人。听了李佑问话,却以为李佑好色浪荡,想让她帮衬着勾搭妇女。“官人难道还眼馋别人么?居然求到贫尼这里来。”田尼姑调笑反问道。

    李佑一听面色古怪,这淫尼会错了意吧……想给我拉皮条?一脑子都是什么东西,我要谈的是正事,我真的只是想打听打听线索而已……不过似乎好像大概也不是坏事。顿时李佑好色的念头占了上风,试探地问尼姑说:“小师太欲学菩萨救苦救难么。”

    田尼姑说:“就怕官人有了新欢,留的贫尼独守空堂。”

    “我只是个小本生意人,在本城没什么房产。行事多有不便。师太这里清静幽密,我少不得多来叨扰,还能飞到天边去么。”李佑答道,说的是很明白了。

    田尼姑抿嘴一笑,“你这死贼,就晓得你看我这头皮不顺眼,总想去找别家有头发的娘子。帮衬你有我什么好处。”

    “这次来虚江,我也是赚了几个银子,可奉与菩萨作些香火。”

    “愿你心都是真的,我这里倒是有个好人物,可惜仅有今日让你受用,以后就没了。”田尼姑露出点话风说。

    李佑听得奇怪,“这是何道理?”

    “休管是何道理,若有几钱银子,我就送与你个小娘子好好快活一番。”

    李佑失色道:“几钱银子忒贵了。”

    田尼姑下了塌,穿戴齐整嗤笑一声道:“看小官人一表人才,怎么恁般小气。我这个娘子包管值你这银子价,再说我给你布施肉身没些个辛苦钱么!”

    昨天李佑老父亲来时,看李佑过得拮据,留了两个银角子。李佑摸出一个给了田尼姑说:“可不要教我失望。”

    田尼姑收了这银子道:“你随我来。”引着李佑到了后面一间密室,又对李佑说:“勿要告与他人。”

    推开密室的门,李佑向里瞅了一瞅,登时眼红耳热神魂飘荡。但见密室中一张大床,床上躺着个年轻妇人,虽然披头散发却遮不住那花容月貌。身上没穿外衣,上身一个小红内袄,白花花的臂膀都露在外面绑着,下身一条素花纱裙,里头没穿裤子,两条粉腿若隐若现,足上未着鞋袜,染着蔻丹的金莲点点俱都捆在了床柱上。那妇人见有男子,柔嫩的身子使劲扭动,怎奈挣不开绳索,嘴里也不知堵着什么布,虽呜呜作声却喊叫不得,两行清泪夺眶而出流到耳边,真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好刺激,李佑深深地吸一口气,忍住心猿意马。这妇人耳边有一点浅浅的朱砂痣,完全符合严秀才娘子的特征,看这样子是被人奸污过了。李佑收回目光转过头来,再看那尼姑就觉得索然无味。

    “小官人这银子付地不亏吧。”田尼姑打趣说:“看来小官人是极中意了,不过你要快活也就今日,明日就没了。日后见到有情趣的风流娘子我再与你牵线。”

    “为何?”

    田尼姑语焉不详地解释道:“明日就有人带走了。”

    李佑皱皱眉头,想了一想,说:“方才已经尽兴了,现在没甚体力。待我出去吃的酒足饭饱,午后再回来耍弄。小师太需要我带什么酒食么?”

    那田尼姑却也不客气,点了几样吃食。

    父亲教导过,要心硬手狠。所以就提上裤子不认人罢!

    李佑离开了观音庵,匆匆赶到县衙,这知县大老爷此时不在堂上,听书办说在后衙书房里。

    李佑便向后衙走去,过了中庭到了后衙院门。却见那贼眉鼠眼、嘴歪齿凸的门子叉腰拦在正中,不许他进去。原来这门子姓赵,曾经与李父有过嫌隙的,但李父身为老捕头,赵门子也奈何不得。今日见李佑闯将进来,少不得刁难刁难。

    李佑忍着厌恶,拱拱手道:“烦请禀报大老爷,我有要事求见。”

    赵门子打个哈哈,“你能有什么大事,老爷歇息着呢,见不得你。”说罢活动活动手掌,“若有几钱门规银子,我也替你去瞧瞧大老爷。”

    李佑勃然大怒,一是门规钱一般只收外客,衙役吏员见大老爷向来不交门规钱的,这赵门子分明蓄意刁难。二是好不容易老父亲接济了一两银子,今天就被那尼姑哄去了一半,还剩个五六钱。这赵门子一开口就要这么多,能不生气么。

    真是火冒三丈,李佑抡圆了胳膊狠狠给了赵门子一个大巴掌,打得赵门子鼻血喷发,眼前金星乱晃。

    赵门子回过神来,扯着李佑嚷嚷起来。这时候出来位黄师爷,乃是知县上任时候自己带来的,在衙门里管着承发房,经手公文往来,是知县大老爷的心腹,背地里常被众人称作四老爷。何为四老爷?大老爷知县,二老爷县丞,三老爷主簿,这师爷就是四老爷了。

    黄师爷问明白了事由,便领着李佑去书房了。

    这间书房颇为雅致,摆放着些书画盆景。陈知县卷着本书斜倚在榻上,漫不经心去翻弄着。

    李佑走上前跪下叩头。他穿越以来这个时候倒是和知县距离最近,李佑偷偷打量了几眼这个打了自己两顿大板子的父母官,真的是相当年轻啊……比他也大不了几岁。古代竟然有这么年轻的县官,回想自己前世,县长县委书记三十多岁都称得上非常年轻了,还真没见过二十几岁当一把手的,简直可以称一声小陈知县。

    不过此时知县大老爷似乎有什么烦恼,面上带着几分忧色。李佑胡思乱想道,这小陈县官心情不太好,说话可得要小心,免得又是一顿大板子。

    “是何情况?”陈知县问下话来。

    李佑没有竹筒倒豆子,只是简单去说在观音庵发现了严娘子,请知县大老爷下令处断,其他的就等着陈知县问吧。

    知县却没有多问,站起身拿起一个白牌,写了几句话扔给李佑。“你持牌带些衙役将那观音庵里的人都锁拿回来。”

    “慢……”黄师爷拦住了李佑,仔细问道:“那严娘子什么状况?”

    “关在了后院一间密室里。”

    “别的呢?”

    “被捆着,动弹不得。”

    “还有呢?”

    这师爷真八卦啊,李佑腹诽道,嘴上回答说:“精神头不太好,眼睛有点哭肿。”

    黄师爷笑骂道:“你个蠢材!我问你那严娘子失身了么?你扯东扯西的作甚!”

    啊?四老爷的兴趣真特别,原来就要问这个,你爱听我就给你详细道来。李佑赶紧回复道:“那严娘子披头散发,衣衫不齐,上面仅穿小衣下面只套着纱裙,裸着两足两臂和胸前一片,浑身上下那可真是……”

    咳,咳,黄师爷真是被李佑气乐了——我问你是为了听桃色八卦么!遂吩咐说:“既然如此情况,那不要去太多人,且记得要叫几个牢婆子去看顾着严娘子。此事已经关系到妇人名声,绝不要广为宣扬。”

    陈知县一样点头称是。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第二章 观音庵里斗淫尼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2醉玲珑(上卷)作者:十四夜 3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4穿越之兰柯一梦作者:蜀客 5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