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68 回到原来的位置

068 回到原来的位置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林丽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整个房间漆黑一片,但是腰上的大掌告诉她此刻身边躺着的人不是小家伙而是周翰。

    伸手想拉开某人的大掌,耳边却在这个时候响起他那低沉的声音,“睡吧,很晚了。”

    “我回房睡。”林丽执意要起身,伸手就去抓开那横在自己小腹上的大掌。

    周翰不让,一个用力将她拉回,胸口贴着她的背,双手将她的腰圈得更紧,两人现在的姿势就如紧贴着的两把汤匙,暧昧且缠绵。

    “放开我。”林丽蹙眉,身子挣扎着要向前,既然已经认清了事实,她就该退回到自己原有的位置,让两人保持最佳的距离。

    周翰抬腿将她压住,低声在她耳边说道:“别动。”

    被他的声音一惊,林丽感觉到身后那贴着她的热物,又不是那种青涩的小丫头,林丽自然知道那代表着什么,也知道男人再这个时候确实是禁不起惹火的,黑暗中脸蓦地爆红起来,却生怕自己再动会直接刺激到他,硬生生的停住不动,却难掩心中的愤怒,只能僵着身子只低声怒斥道:“流氓!”

    周翰没说话,手依旧这样紧紧的抱着她,低头埋在她的脖颈,压抑在胸口那翻滚着的冲动,他想要她,但是他并不是真的流氓,他不会强上女人,即使这个女人是他的妻子!

    好一会儿,林丽感觉到身后那炙热的欲望缓缓的褪去去,再不敢多在他身边多躺一下,伸手抓开他的手就要翻身起来,但是周翰显然并不打算就这样放她离开,扣着她的手力道收得更紧了些。

    林丽闷哼出声,腰腹被他扣得有些疼痛,眉皱得几乎都快打成结,“你到底想怎么样!”

    黑暗中周翰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做别人的替身。”他一直都清楚她是谁,跟她结婚开始确实是合作互利,但是从提出试着交往开始,他对她就算还没真正的爱上,但是态度是认真的,他是想借着一段新的感情来忘记上一段感情给他带来的伤痛,但是却至始至终认得清她是谁,从来没有把她当做别人的影子!

    林丽闻言,愣了愣,低声冷笑开来,“呵呵。”

    周翰皱眉,强调道:“我说真的!”

    “你根本就没有认清你自己想要什么。”所以才会在睡梦中还会无意识的唤出那个名字,这种感觉她太清楚,已经不敢再试,同程翔一起的十年,虽然知道他心底有一个难以抹去的身影,也能感觉到他也在努力的想更爱自己一点,就是因为知道他的努力和用心,所以才会天真的相信时间就能抹去一切,就能遗忘感情,但是奈何他心中的身影太过深刻,所以再多的用心和努力也都只能是枉然。

    此刻的他就如当初的程翔,那样的伤痛她经历过一次,实在没有勇气再去尝试第二次,说她怯弱也好,说她胆小也罢,她只是想保护好自己。

    “我一直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即使是错误的。”周翰说道,语气是笃定的,当初他明知道凌苒不能爱,但是却还在义无反顾的爱了,即使弄到现在伤痕累累,他也没有后悔过,因为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选择,现在即使发现错的离谱,他也认了,所以再难以面对他都会去面对,因为这是他的责任,为当初错误的选择必须付上的责任,他没有怨言。

    林丽伸手将床头的灯打开,整个房间一瞬被点亮,周翰抬手挡了挡眼睛,这才适应,再放下手的时候,只见她已经转过身来,与他对视着。

    “你真的知道你要的是什么吗?”林丽问他,眼睛注视着他的眼睛。

    周翰没有逃避,回视她的眼睛,一脸坦然,“至少我一直清楚我从来没有拿你当过凌苒的替身。”他是为爱疯狂过,当初为了凌苒抛弃所有,但是如果到现在如此认清凌苒的面目之后,他还对她念念不忘的话,那他就是不止愚蠢,根本就是犯贱!

    林丽笑,那笑容有些讽刺,“可是你抱着我的时候叫的是她的名字。”也许他说的都是他想的希望的,可是人的潜意识才是真的,才是那最本能的反应。

    周翰一愣,皱着眉有些不相信,笃定的说,“不可能。”完全没有这可能!

    林丽看着他,说道:“可你就是叫了,睡着的时候叫着她的名字,你问她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开你?为什么要放弃你们的感情?”

    “什么时候的事,我完全没有印象!”周翰还是不能相信,这怎么可能呢!

    林丽笑,略带着苦涩,“不久,就前几天的事。”如果是一两个月前,她也许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可是现在,也就是现在,原来她才知道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把他放在心上了,不然也不会心痛。

    说来也真是可笑,她以为之前经过程翔的事情她再也不会再动感情了,可是没想到如此轻易就能爱上一个人,只是她可悲的是两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抹不去的身影,只是上一次她愚蠢过了,这一次她要聪明点才行。

    “所以你就是因为这个才搬走。”不是疑问,很肯定的语气。

    林丽推开他,坐起身来,背对着他缓缓的开口,说道:“我之前留了10年的长发,就只是因为程翔说喜欢看着我长发的样子,我知道他看着我的长发去想着另外一个女人,可是那时候的我太傻,天真的以为只要时间够久,他就会忘记了心中的那个人,他就会慢慢的爱上我,他确实很疼我,因为我贪吃,所以努力去学了厨艺,他的手艺甚至可以媲美专业餐厅的大厨,我们在一起10年几乎没有怎么吵架过,因为他会包容我的一切,包容我所有的任性和无理取闹,大家都说我好福气,找到一个这么爱我疼我宠我的男人,甚至连我自己都觉得遇见他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可是也就是因为这些,我忽略,忘记了他其实心中一直有一个影子,有一个让他难以忘怀的人。”

    周翰也在她身后坐起身来,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

    “我以为10年够久了,足够让他忘记一个人然后再爱上一个人了,可是原来有些感情是刻骨的,是刻到骨血里的,即使再一个10年,那种刻在骨髓里的爱恋还是最无法割舍的,所以当真相大白的时候,当他那个心底的人再出现的时候,他之前对我所有的疼爱,包容,宠溺就全成了最大的笑话,最讽刺的事情,因为至始至终他爱的都不是我,我不过是他心底那个人的替身,不过是那人不是身边时候的代替品,他孤单时候的慰藉,也许这10年我真的有走进他的心,却始终没有走到他的心底。”林丽说着,突然就笑了,那么讽刺,那么无力。

    周翰伸手握住她的肩膀,伸手将她的身子板过来,这才发现原来她哭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脸上已经挂着泪了。

    指腹抹去她脸上的泪,周翰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不是他。”

    林丽也看着他,嘴角微扬起来,伸手将他的手拉下,微点头,只说道:“对,你不是他,但是你跟他一样,心底有一个无法忘记的女人,即使他伤害过你,即使你以为能将他忘记,但是事实证明你不过是在自欺欺人,你只是把她藏在了心底而已。”

    周翰没说话,只是看着她。

    “如果非要说清楚,那么我们今天就把话说清楚,我这辈子最恨就是做别人的替身,所以不管你是有意还是无意我都无法接受,我想我们都退回到原来的位置,别把关系弄得复杂,我们就维持合作形式的夫妻,我可以配合你应付家里,你也配合我搞定我的父母,简简单单的关系,不要掺杂感情,因为我们都负担不起。”

    周翰看着她,定定的看着,许久才缓缓开口,目光没有从她的身上转开,问道:“这是你想要的?”

    “对。”林丽没犹豫的点头,这不是她想要的,但是她似乎只要得起这个。

    周翰没再说话,只是看着她,唇紧紧的抿着,放在被子上的双手紧紧的攥着,上面暴着那凸起的青筋,像是在压抑着内心激荡的情绪,看着有些慎人。

    林丽也没再说话,看了他会儿,转过身掀开被子下床,当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鼻尖莫名的酸涩,难受的她只想哭,胸口也闷闷的有些发疼,这种感觉好讨厌,她真的好讨厌。

    周翰看着她离开房间,看着她的身影从他的视线里消失,当房门被打开又关上的那一瞬间,周翰转身一拳打在了墙上,胸口有着种难以消散的火气。

    林丽站着门口,听见房间里的动静,咬牙抬头,将眼中的泪意逼退回去,深吸了口气,这才抬步离开。

    从那天晚上谈过之后,林丽喝周翰之间似乎就多了一道无形的隔阂,两人明明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上班的时候甚至只隔了一道门,可是两人面对面的次数却少得可怜,林丽避着,周翰也避着。

    靠在办公桌前面,林丽抬手按着太阳穴,头有些痛,隐隐得似乎针扎似的。

    电梯的门打开,徐特助风风火火的上来,几乎是小跑着直接就进了周翰的办公室,林丽重新销假回来上班开始,他就发现徐特助的工作似乎比之前更为忙碌了,至于林丽为什么会注意到,那是因为徐特助直接包揽了她的很多工作,有时候甚至连复印个文件都是他亲自去动手的。

    林丽下意识觉得这是因为周翰故意避开她,所以每次见徐特助这样匆忙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愧疚,所以见徐特助从周翰的办公室里出来,手上又抱着一打叠看着让人有些畏惧的文件出来的时候,林丽不禁叫住他,“徐特助,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徐特助看了她一眼,小声的嘀咕,“本来就是你的事。”

    他说的太小声,林丽没听清,“什么?”

    徐特助干干的笑了笑,摇头只说没什么,让他嘴欠乱出主意,现在后悔都没有后悔药了!

    转身准备走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又转过头来看着林丽,问道:“林秘书,你真想帮忙吗?”

    林丽点头,伸手准备去接他手中的文件,却被徐特助抬手打住,只听见他说道:“林秘书,你要是真想帮忙,你就别跟莫总闹了,赶紧和好吧,我就一打工的,再这么折腾下去,我连陪女朋友约会的时间都没有了,我哪知道你不喝热可可啊!”

    林丽一愣,热可可……突然想起了什么,原来那天晚上的‘好朋友’是这么回事,明白过来之后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原本心里的那一点愧疚也没了,转身直接回了自己的位置。

    徐特助见状,最后扒了扒头发直接抱着文件重新下了楼。

    头痛持续到下班也没见好转,脑袋昏昏沉沉的似乎是感冒的预兆,抬手看了下表,确定自己现在再不去幼儿园接小家伙的话估计就得迟了,也顾不上头疼了,直接收拾了东西就赶忙下班了。

    车子到幼儿园的时候幼儿园里刚响下课铃,门口站满了来接孩子的家长,幼儿园的大门在铃声响后便开了,一分钟后只见院里面小盆友们轰得朝这边过来,嬉笑着每个孩子脸上都洋溢着高兴的笑容。

    当然周伽斌小盆友也是其中一个。

    小家伙出了校门就看见站在门口的林丽了,跑着朝她过来,然后一把将她的腿抱住,这段时间来小家伙对林丽似乎有了依赖了,平时也特别爱黏着她了,当然整个人也比之前要开朗了许多,也不会那么闷了,有时候晚上会赖在林丽的怀里跟她说学校里有趣的事情,如此一来他自己一个人对着那之前几乎不脱手的变形金刚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从他的话语里似乎也能了解到他在幼儿园里慢慢交了几个好朋友,每次回来都会提到他们。

    这样的改变是林丽乐见的,有些替孩子感到欣慰,快乐。

    “阿姨,我今天想吃肯德基好吗?”坐在副驾驶座上,小家伙系着安全带扭着头看着林丽。

    林丽淡笑着问,“为什么突然想吃那个?”

    “因为张家强说昨晚他爸爸妈妈带他去吃汉堡包了,还说那款汉堡包特别的好吃。”小家伙据实回答,其实他并不在意什么汉堡包好吃,他羡慕张家强有父母带着他去,如果林丽阿姨也能带他去的话,那就好了。

    边开着车,林丽边回答道:“那个东西吃不好,不健康。”

    闻言,小家伙只低低喔了声,小脸蛋上一下就黯淡了下来。

    林丽瞥眼看了他眼,嘴角淡笑,再转过眼看着前面的路况的时候,只说道:“偶尔去一次可以,多了可就不行了。”

    小家伙愣了愣,反应过来,露出大大的笑脸,高兴的大声说道:“谢谢阿姨!”

    林丽也笑,腾出只手摸了摸他的头。

    带着小家伙去肯德基,点了好些东西,小家伙吃得很开心,脸上的笑就没停下来过,林丽吃了几根薯条,却没什么胃口,然后再也没有动过。

    带小家伙吃完再出来,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了,入冬之后天色就一天短过一天了。

    因为停车位难找,车子停得有些远,林丽牵着小家伙的手慢慢的走着,冷风吹过来,耐不住寒意,林丽侧头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一盘的小家伙看着她,侧着头问道:“阿姨,你感冒了吗?”

    林丽伸手捂着嘴点点头,只说道:“好像是的。”

    “那我陪阿姨去看医生,老师说生病了看医生之后会好得快。”小家伙说得一本正经。

    林丽心里暖暖的,有些窝心,摸了摸他的头,说道:“阿姨回去冲感冒冲剂,喝了就好,不过晚上小斌要一个人睡了,因为阿姨感冒了,不能传染给小斌。”

    “我不怕,我是男子汉!”小家伙看着林丽,脸上的表情一脸的认真。

    林丽笑,半蹲下来,眼睛看着他,说道:“男子汉都是一个人睡的。”

    小家伙咬了咬唇,沉默了会儿,才说道:“好吧。”其实他不怕,只是缺乏安全感。

    林丽笑笑,重新站起身来牵过他的手打算继续往前走,却在抬头的时候一下愣住,看到眼前的人有些意外。

    程翔站在离林丽10步远的地方,整个人头发有些凌乱不堪,身上的衣服也皱皱巴巴的,路灯照耀下,整个人看上去略显得有些苍白,脸色很不好看。

    程翔也有些意外,看了林丽好一会儿,才缓缓的开了口,低声的轻唤了声,“林丽……”

    林丽回过神,只淡淡的点头,收回目光,牵着小家伙的手打算继续走。

    小家伙似乎也感觉到了气疯有些不一样,只睁着乌溜溜的大眼转了转,没有说话。

    当走到程翔身边的时候,只听见程翔说道:“什么时候一起吃个饭吧。”

    林丽一顿,还来不及说话,又听见他说道:“就当普通朋友。”请记住我们的地址【】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068 回到原来的位置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2山楂树之恋 3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作者:准拟佳期 4将军这样不得体作者:棠粒儿 5燕子声声里作者:白鹭成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