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28 嫁你真好

128 嫁你真好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安然是被饿醒的,肚子里空空的难受的叫嚣着,迷迷糊糊醒来,外面天还没有全亮,隔着那没有拉紧窗帘的窗户看去,外面昏昏暗暗的,只有一点白光。

    床头的另一侧掌着一盏小灯,照耀的整个房间昏昏暗暗的,而转头看去,苏奕丞正背光躺在她的身边,安然愣了好一会儿,这才伸手去轻轻触碰他的脸,那真实的触感让她确定昨晚迷迷糊糊醒来看见的他并不不是自己做梦,这样的触感和温度不会骗人,嘴角好看的弯起幅度。

    苏奕丞向来睡得很浅,轻微的触碰让他幽幽的转醒过来,睡眼还有些朦胧,好一会儿才看清了眼前的她,朝她淡淡的笑,抬手轻轻的覆在她的手上,拉下她的手放到自己嘴边亲吻着,缓缓的开口,说道:“醒啦?”声音还带着刚睡醒的沙哑和朦胧,低沉的厉害。

    安然点点头,才刚想开口说话,肚子先她一步抢了先。

    “咕咕噜——”

    那时间就仿佛是停止了一般,两人只是眼睛相互对视着,然后没了是有的动作。

    安然明显觉得自己的脸热烫起来,那感觉就跟火烧似地。

    苏奕丞也反应过来,伸手好笑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问道:“肚子饿了?”

    安然不好意思的点点头,然后又猛的摇摇头,说道:“我,我没饿,是肚子了你,你的小情人饿了!”胀红着脸,安然说的一脸的认真,只是那可信度似乎有些偏低了点。

    苏奕丞好笑的看着她,也不戳破,顺着她的话说道:“嗯,是我那小情人饿了。”说着,半弯着身子,隔着衣物亲吻了下她那还平坦着的小腹,然后将耳朵凑着贴着她的肚子,手轻轻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还一蹦正经的对着安然的那肚子说道:“宝贝,肚子饿了吗?想吃什么?”然后隔了好一会儿,连连点头说道:“哦哦,好的,那我问问她。”然后说着探坐起身来。

    安然被他那一脸认真的样子惹笑,脸上的热度也褪了下去,笑着看着他,问道:“你小情人跟你说什么了?”

    苏奕丞捏了捏她的鼻子,笑着说道:“她说妈妈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安然大笑,只说道:“最好是!”说的跟真的似的。

    伸手摸搓着她的脸,手指在她那细嫩的肌肤上划过,笑着轻轻的问道:“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安然转头看了看外面,皱了皱眉头说道:“天还没亮呢。”

    “没事,早餐店一般都开得早。”苏奕丞说道。

    安然转溜着大眼,看着他嬉笑着说道:“那我想吃清粥,另外还想吃豆沙包。”看着他,又小声的问道:“嗯,还有能不能吃油条?”突然好想吃,特别的想,但是她也知道种油炸食品是最不健康的。

    闻言,苏奕丞看着她说道:“我给你买粥和豆沙包,至于油条……”说着,又摇了摇头,说道:“不可以!”

    “我就知道。”安然小声的嘀咕着说道。

    苏奕丞笑着揉了揉她的头,撑坐起身来,掀被从床上下来,边穿衣服边说道:“我现在去给你买粥和豆沙包,乖乖在这里等我。”

    安然看了看外面,又抬手看了看手表,才五点半,连六点都没有到,昨晚虽然不知道他几点回来的,但看着他眼下的那阴影,她看得出他有多疲惫。

    心里有些不舍和心疼,在他要转身进洗手间洗簌的时候,伸手将他的手拉住,心疼的看着他说道:“要不迟点再去吧,你再睡会儿。”

    苏奕丞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只说道:“我不想饿着我的宝贝。”也不知道他这句‘宝贝’指的是她还是她肚子里的那个‘小情人’。

    安然还是脸皮薄,羞红着脸看着他,嘴角尽是幸福的笑。

    当秦芸提着那锅她连夜炖好的鸡汤,另外带着那早上刚煲得香香的粥来医院的时候,这才到病房口,还没推门进去,就听见里面传来轻轻的说话声。

    “我不要吃了,我这里还有粥呢,再吃真的要吃不下了。”是安然的声音,娇娇柔柔的,甜甜糯糯的。

    “乖,再把这个吃了,你都没吃多少。”是苏奕丞的声音,温润宠溺,秦芸自己都不知道,原来她那一板一眼的儿子能把语气放得这么的低柔。

    并没有急着进去,秦芸提着东西小声的在门外偷笑着偷听里面的情况,她可是一个善解人意的母亲,更是一个与时俱进懂得情趣的婆婆,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突然闯进去打扰他们。

    病房里,安然指着桌子说道:“哪有,你看我吃了稀饭,还吃了豆沙包,还吃了一个烧卖,我真的吃好多了!”她是肚子饿,可也没有饿到饥荒的程度啊,他竟然又是粥又是豆沙包又是烧卖,甚至还买了豆浆,而且全都是双人份的,这些全都要她一个人吃,哪里吃得完!

    苏奕丞看着桌上的那放着的一次性盘子,想想她确实也吃了不少,点点头,“好吧。”伸筷子将那剩下的最后一个烧卖夹到自己的盘子里,就着那豆浆自己咽到了肚子里。

    低头看着自己碗里那大半碗的白粥,安然又看了看他,轻柔的唤着他,“奕丞。”

    “嗯?”苏奕丞轻轻应道,抬头看着她,“怎么了?”边说,边拿过那餐巾纸,擦拭着嘴角。

    安然用勺子拨了拨那碗里的白粥,又看了看他,说道:“我能不能浪费一次粮食啊。”说着,还特别跟他保证说道:“不多,就一点点,你看,”说着将那碗里小半碗稀饭端给他看,像是在证明自己说的都是真的,没有作假。

    “你呀。”苏奕丞失笑的摇摇头,宠溺的看了她眼,伸手从她手中将碗接过,然后直接将她那所剩下不多的稀饭几口吃完。

    安然看着她,嘴角眼角都是笑着的,“奕丞,你真好。”

    吃完,苏奕丞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鼻子,然后开始收拾那桌上的东西。

    “妈,你站在门口干嘛,怎么不进去?”

    门外突然传来苏奕娇的声音,闻言,房内的两人相互对视了眼,然后眼睛直直朝病房门口看去。

    门被打开,苏奕娇提着一大篮子水果进来,安然看见她身后的秦芸,此刻眼神正有些埋怨的看着苏奕娇,似乎是在怨她破坏了她的好事似的。

    苏奕娇则完全没有看到身后母亲那埋怨中带着点幽怨的眼神,提着水果篮进来,笑着朝安然和苏奕丞打招呼,“哥,嫂子,早。”说着便朝安然过来,看着她那红润的气色,问道:“嫂子,没事吧,身子还好吗?”

    安然朝她点点头,“嗯,挺好的。”

    苏奕娇点点头,又转身朝苏奕丞问道:“哥,你没事吧?”昨天她回家才知道原来她家老哥竟然被严叔叔请去喝茶了!

    “没事。”苏奕丞只淡淡的说,手上的动作没停,直接收拾着刚刚他们刚吃完的早餐剩下来的一次性碗筷。

    闻言,苏奕娇知道他说的没事一定是真的没事,所以也就没有多问什么,不过她倒是有些替那些得罪了她老哥的人担心,以她跟苏奕丞做了26年的兄妹看来,她绝对不会认为这件事老哥那只腹黑狼会算了,更何况听妈说这次还连累到嫂子差点小产,可见其后果的严重性。

    收起那埋怨的小眼神,秦芸面带着笑容的朝安然过去,将手中的鸡汤和煲好的粥放到一旁的柜子上,边笑着说道:“还想说早点过来给你们送早饭,没想到你们已经吃过了。”将东西在柜子上放好,转过身再看着安然,见她脸色红润的完全没有昨天的苍白,笑着不住的点头,“脸色看上去比昨天好多了。”

    安然淡笑着,看了看那放在床头柜上的保温瓶,再转头看着秦芸,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妈妈,这么大老远的,以后别送了,我们自己会买。”从军区大院到市区,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这样一大早过来,加上熬粥煲汤的功夫,那得多累人。

    秦芸皱了皱眉,不赞同的说道:“外面买的哪里能比上家里做的。”

    安然拉过她的手,轻轻的说道:“妈,我们只是不想你这么幸苦。”

    秦芸看着她,许久,酸了酸鼻子,转头朝苏奕丞和苏奕娇说道:“看吧,我就说吧,儿媳妇比什么儿子女儿的都强,最会疼人体贴人。”说着还有意无意的转头瞥了瞥一旁站着的苏奕娇,凉凉的说道:“不像有些人,这么大了别说心疼我,能不气我就好了,一个月不回来也就算了,电话都没有一个,我要是哪天出了点什么事,她指定什么都不知道。”

    一旁的苏奕娇翻了翻白眼,自然是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苦着连看着安然说道:“嫂子,你能不能不这么好啊,你看你多讨妈欢心,可是苦的我整天整天的被她批判,要崩溃啦。”说着还特别夸张的喊了几声。

    惹的安然和秦芸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秦芸还不客气的赏了她一记栗子,说道,“我这是有比较才知道有好有坏,你不孝顺就不孝顺,还扯别人。”

    苏奕丞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脑袋,皱着鼻子说道:“好啦好啦,为了表示我孝顺,往后几天嫂子在医院里的营养餐我早午晚都让人给送过来,保证新鲜又营养。”说着,上前直接搂着秦芸的肩膀,讨好的说道:“这样行了吧,我最亲爱的母亲大人。”

    秦芸看了看她,嘴角隐隐的勾起笑意,“这还差不多。”

    看着她们,安然轻笑着,心情很好。

    苏奕丞倒完垃圾回来的时候那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正好响起,是叶梓温打的电话。没有打扰里面几个女人说笑,拿着手机去了病房门外的走道,这才按了接听。

    “阿丞,你没事吧,我听我们家老头子说你昨天被请去喝茶了!”昨天他回了趟大院,他家老头子还特地问他阿丞的事,弄得他云里雾里的,听了半天才听明白原来阿丞被纪委调查组的人请去了喝茶,事情好想闹得挺大,省厅里特别派下来的人。

    “没事,有事的话我还能接你电话吗?”苏奕丞淡笑着说道,直接在一旁靠墙的塑料椅子上坐下,脚优雅的叠着。

    “哈,也是。”叶梓温笑着说道,“不过看来你得罪了不少人吧,不然哪来这些破事。”

    闻言,苏奕丞轻声的应了声,“嗯,也许吧。”估计是他的突然上位妨碍了不少人的利益了。

    “我听说顾安然进了医院,没事吧?”叶梓温关心的问了下。

    “没事。”说着轻轻开了点门,侧着头看着里面的人儿,想到什么,对着电话说道:“梓温,你帮我收集点资料吧。”

    电话那边微微愣了下,叶梓温问道:“你准备要有所行动了?”

    握着电话,苏奕丞只说道:“我只是不想每次都这样被动。”

    叶梓温并没有多说什么,只说道:“我知道了,想要我查什么,等一下发邮件给我吧。”

    “嗯。”苏奕丞应声点头,有些事有些人似乎并不同他想的那样,既然选择这样开始,那总归是该有个结尾的。

    “那个,那个……”电话那边叶梓温突然有些吞吐起来,想问什么却又有点犹豫不决的样子。

    苏奕丞微微挑了挑眉,问道:“什么?”

    电话那边叶梓温深呼吸,似乎是下定了某种决定,问道:“那个你最近有见到小娇吗?”

    “奕娇?”苏奕丞皱了皱眉头,站起身来,转身半推开门,看着病房里那个现在正夸张的皱着眉头咋咋呼呼的苏奕娇,问道:“你跟奕娇怎么了?”

    “没,没什么!”叶梓温忙解释着说道:“我就随口问问,我刚从国外回来,有几天没见到了,所以就随口问问,没什么特别的。”

    他越是解释苏奕丞越是觉得他心虚有鬼,半眯着眼,提醒他说道:“阿温,我希望你还记得我上次在酒吧里跟你说的话。”

    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只听见叶梓温说道:“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然后根本就不等苏奕丞开口,直接挂了电话。

    苏奕丞看着电话,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苏奕娇在医院里待了好一会儿,接到店里的电话,这才起身准备离开,而就在离开的时候,站着病房门口,苏奕丞拉住她问道:“你最近跟梓温怎么了?”

    苏奕娇眼神有些闪烁,避开他的眼睛不去看他,只说道:“没,没什么啊。”

    “奕娇,梓温一直都这样不确定的话,就放手吧。”她是他妹妹,他并不想见到她为后为谁受伤,即使那个人是叶梓温,也不行!

    苏奕娇沉默了会,最后点点头,只留下句,我知道了,然后直接走了。

    秦芸又在医院待了会儿,不过得知道苏奕丞今天不去上班,便也放心不怕安然这边没有照顾,然后起身也回了军区大院,只是连走前一再反复叮嘱着苏奕丞晚点一点要把鸡汤热了给安然和,说女人怀孕见红一定要好好的补一补才行。

    待两人都走后,病房里又只剩下苏奕丞和安然两人。

    关上房门,在她床边坐下,手揽过她的肩膀让她的头枕靠在自己身上。

    安然安心的枕着他,小手玩着他的大掌,他食指和中指的关节有些常年握笔留下的茧,摸着有淡淡的突起。带着笑意,轻声的开口,“妈妈和奕娇,还有大家,对我真好。”

    “傻瓜,我们是一家人嘛,不对你好,对谁好?”苏奕丞轻轻的说。

    转过头,看着他,安然好心情的说道:“嫁给你真好,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好的决定。”不仅他疼她,他的家人也待她如此的好,她真的是庆幸自己如此走运。

    苏奕丞也笑,欠身啄吻她的唇,“也只有你才会那么大胆跟个陌生人开口就提结婚。”

    安然狡黠的朝他吐了吐舌头,说道:“那也只有你才会想都不想的答应我的求婚。”

    苏奕丞挑了挑眉,说道:“所以说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安然想了想认真的点点头,“嗯,看上去似乎就是这样的。”竟然这样的合拍,可不就是命中注定的一对。

    两人都笑了,重新靠回到他的怀里,安然依旧抓着他的大掌,把玩着他的手指。而苏奕丞也是享受这一刻的,低头闻着她那发间的清香,嘴角带着幸福又满足的微笑。

    两人就这样拥着坐了好一会儿,苏奕丞轻轻的在她耳边问道:“累吗?要不要睡一会儿?”抬手看看时间,已经10点多了,早上她起的很早,这么久,也许也该困了。

    靠在她怀里,安然摇摇头,好一会儿,却说道:“对不起。”声音低低沉沉的,没有了刚刚的高兴劲头,情绪变得似乎有些低落。

    苏奕丞皱皱眉,问道:“怎么了?”

    静默了好一会儿,安然才开口说道:“我不知道那条项链那么贵重,当初周翰转让给我的时候我并没有想那么多。”却没想到因为她这样的疏忽,差点就还得他要背负上那贪污受贿的罪名,虽然说最后解释清楚了,可是她心里总还是觉得抱歉,要是这次不是周翰,她估计她真的是长10张嘴也说不清楚。

    “傻瓜,又不是你的错。”苏奕丞紧了紧那抱着她的力道,说道:“是有些人想暗中生事,就算没有你那条项链,也会有其他,一样是避免不了的。”突然想到什么,问道,“你都跟严叔说什么了?”如若如实说,怕是怎么都说不清吧,

    安然摇摇头,转过身,看着他说道:“其实是周翰让我那么说的。”

    “周翰?”苏奕丞挑了挑眉,却又想到什么,点点头,“也是,他是另外的当事人。”

    “在严组长他们进来之前,我收到他的短信,他说如果想你没事,就让我按他说的做,他让我说那项链是我替他代送给林丽的项链,因为他到时候也会那样说,这样一来,口供就对上了。”其实在接到周翰短信的时候,她也不知道该不该听他的,可是那时候似乎并没有别的办法。

    闻言,苏奕丞沉默了会儿,只淡淡的应声道:“是吗。”

    安然点点头,又转过身,靠着他,似乎有些感慨的说道:“做你的太太我似乎还要学很多。”

    苏奕丞拥着她,将下巴抵着她的肩膀,问道:“做我的太太会觉得累吗?”

    “不会。”安然几乎想都没想的摇头说道:“不会觉得累,因为你给的宠爱比这些要多得多,我只是不想自己以后再拖你的后腿。”不想给他惹这样不必要的麻烦,有些事她这边能避免,那就算是为他分担了。

    亲吻她的脸颊,苏奕丞柔声的说道:“没有,你做的很好。”

    安然微微侧过头,同他一起分享一个甜蜜的亲吻。

    两人甜蜜的相拥着的时候,那放在床头柜上安然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闪着淡淡的粉色的光,疯狂的叫嚣着。

    苏奕丞有些依依不舍的将她放开,摸了摸她的脸,待两人舒缓了两人那略有些基础的呼吸,这才转过身将那手机拿过来。

    是林筱芬的电话,因为怕林筱芬担心,安然并没有把自己差点小产住院的事告诉林筱芬。

    按了接听,这才想开口唤她,只听见电话那边林筱芬怒气冲冲的朝着电话说道:“顾安然,我说过让你不要再去接触童文海,你为什么就不听!”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28 嫁你真好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月歌行(奔月)作者:蜀客 2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3霸王别姬作者:李碧华 4当时明月在作者:匪我思存 5电竞恋人作者:南野琳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