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089 后续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医院手术室外面,林妈妈靠着林爸爸坐着,脸色不断的留着泪,嘴里不停的念着,“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程家爸妈分坐在斜对面,表情是一脸的严峻。安然站靠在一旁,眼睛和鼻尖都是红通通的。而反观程翔,则是一个人毫无生气的蹲在墙角,头发凌乱着,领带松松垮垮的挂在脖子上,此刻整个人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地面,毫无焦距。

    许久,手术室的灯终于暗下,手术室的大门被打开,身着白大褂的声音从里面出来,边摘口罩边说道:“谁是里面病人的家属?”

    程翔在第一时间上前,抓着人家大夫的手,情绪有些激动:“我是,我是病人的丈夫,医生,我太太怎么样了?”身后两家父母和安然也忙围上前来,有些焦急的等大夫开口。

    在医院里工作这样的场面人家大夫自然是见多了,抬了抬手示意大家安静,说道:“病人已经没有危险了,不过,不过遗憾的是孩子没有保住。”说着拍了拍程翔的肩膀,说道:“没关系,你们还年轻,孩子想要以后就有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养好大人的身子。”

    程翔愣愣的听着医生的话,整个人有些懵,整个人身子有些摇摇晃晃的站不稳。医生说孩子没有了!他和林丽的孩子没有了!

    医生又场面的说了些什么,然后让他们不要有思想负担,照顾好病人的身子才是最重要的。

    林丽随后被医务人员从手术室里推出来,安然看着病床上的她,整个人小脸惨白的毫无血色,闭着眼安静的躺在,完全没有一点生气。

    安然的鼻尖酸涩的厉害,控制不住,眼泪一下就止不住哗哗的流了下来。

    她不喜欢这样的林丽,她该是快乐的,爱笑的,没有烦恼的,而不是这样躺在这里安静的闭着眼。手捂着嘴,她害怕自己哭出声。

    林妈妈是真的有些受不住,整个人无力的差点摔到,程翔上前,想扶她,却被她一手推开,紧绷着语气,说道:“不用你。”对于今天发生这样的事,她虽然不知道不了解始末,但是她有眼睛,也看的清楚这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林丽现在会这样,全都是他的错!

    林丽上前将林妈妈扶住,几人陪同着医护人员将林丽进了病房。

    程翔想进去,却被林爸爸挡在了门外,“你先回去吧,我想小丽醒来,并不会想看到你。”语气疏离。

    “爸爸……”程翔看着病房里医护人员将林丽抬上病床,表情痛苦的说道:“让我留下来,我想陪在她身边。”

    “不必了。”林爸爸断然拒绝,不管事情始末如何,他们一家人今天不想见到他。

    程家妈妈还想说什么,却被程爸爸拉住,朝她摇摇头,看了眼程翔,叹气的摇摇头,明明一件高高兴兴的喜事,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医护人员出去,林爸爸毫不留情的将房门带上,将程翔一家挡在了病房外面。

    病房里,林妈妈心疼的看着床上沉睡着的林丽,默默的在一旁偷偷的流着泪,原本两人是欢欢喜喜高高兴兴的来这里看女儿出嫁的,怎么想事情竟然弄成了现在这样!

    “怎么会这样,之前林丽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是高高兴兴的,程翔刚刚跟那个女的是怎么回事?他跟小丽感情不一直很好吗,怎么就勾搭上那个女的了呢?”林妈妈自言自语的说道。

    安然也难受,更是悔恨当初就该阻止林丽,林丽那么美好,凭什么要当别人的替代,她好后悔竟然任由她还选择继续跟程翔完成婚礼,她当初就该阻止到底,不然林丽也不会在今天再受一次伤。

    “安然,你知道事情始末对不对,能请你告诉我们吗?”林爸爸客气的问安然,自嘲的轻叹,“我们是林丽的父母,却一点都不知道她的事,只当她说好就好,明明这次过来,看她消瘦了不少,却真以为她是怀孕吐的,是啊,怀孕只会让人胖起来,哪里还能让人消瘦成这样。”林爸爸只觉得有些愧疚,他竟然全不知道女儿的状况。

    安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更不知道此刻能用什么花来安慰他们,不过最后还是应两人的要求,略微的把最近发生的是给他们简单的讲了下。

    林妈妈心疼的看着床上的女儿,嘴里嘀咕着,“程翔这孩子怎么会这样,我们家小丽跟了他10年啊,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小丽。”越说越替女儿委屈,“小丽这孩子怎么这么傻,什么都憋在心里。”

    “砰——!”一手拍到了桌子上,林爸爸有些愤愤不平,胸口起伏的厉害,说道:“他程翔怎么能这么欺负我女儿!”他一直以为女儿过的好,一直以为程翔是个不错的女婿,却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的混账!

    “等小丽出院,我们马上带她回家,在家里多不好也比在这里被人欺负强!”林爸爸有些愤恨的说道。

    安然轻拍着林妈妈,安抚着,看着手术后的林丽毫无血色的小脸,难受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再开门出去程翔还独坐在外面没有离开,见安然出来,忙上去,抓着安然问道:“安然,林丽醒了吗?她怎么样?还好吗?”

    安然甩开他,看着他真的有些恨,恨他毁了那个永远爱笑,开心没有烦恼的林丽。

    看着他,冷笑的反问:“她怎么可能会好?你觉得你伤她还伤得不够吗?”

    “我不想的,我刚刚一时没有控制住力量,我并不想……。”程翔有些说不下去,抱着头抓着自己的头发,他从没想过会这样,当林丽倒在地上,血染红了婚纱,他恨不得杀了自己,他从来没想过要伤害林丽,真的,从来没有想过!

    “你如果给不了她爱,起码你给她承诺,林丽从来不是一个贪心的人,她当了你10年的别人的影子,她说过什么?她跟你抱怨过什么?可是她又得到了什么?”安然一句一句的质问他。

    程翔痛苦的抓着头,他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

    “如果你真的忘不了你心中的影子,你又何苦去招惹林丽,为什么还要坚持跟她结婚,既然选择要结婚,又会什么在进,在婚礼进行的时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弃她而去!”安然说着,眼泪控制不住的从眼眶里滑落,“你明明知道林丽并不坚强,明明知道她爱你已经爱到不要自己的尊严,为什么还要这样子的伤害她,你真的当她会永无止境一次又一次的原谅你吗!”

    “我没有,我爱林丽,我没有想过要离开她,我最不想伤害的就是她!”程翔万分痛苦的说道。

    “呵呵。”安然冷笑,伸手指着病房,说道:“你不想伤害她,可是你看你都做了什么!现在林丽是因为谁而躺在里面,你现在又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脸面来说不想伤害她,说你爱她!”

    程翔答不上来,一句话都无法反驳,因为安然说的是事实,如今林丽这样躺在病房里,一切全都是他造成的。

    安然不再看他,转身直接进了拐角的电梯,她要要去给林丽买住院的基本生活用品,现在再跟他说什么指责他什么都改变不了事实,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帮着让林丽把身子养好,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出电梯的时候苏奕丞的电话在这个时候打来,这才想起不知不觉已经快晚上了,而自己没有回去,苏奕丞怕是担心了。

    “喂。”安然将电话接起,突然眼睛有些酸,心里有好多委屈没有地方诉说。

    苏奕丞在电话那边轻笑着问,“婚礼好玩吗?”说话间,他似乎在停车场取车,安然听到他用遥控按开门的声音。

    “不好玩。”安然说道,语气里半带着哭腔。怎么会好,林丽孩子没了,人进了医院,一点都不好!

    电话那边苏奕丞一愣,听出她语气里的不对劲,忙问道:“怎么了?安然,你在哭吗?出什么事了?”

    “呜呜,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没一个好东西。”安然边哭边骂道,她好难过,为林丽觉得好委屈。

    “安然?”苏奕丞有些担心,却又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安然,告诉我,你现在在哪了?”

    安然吸了吸鼻子,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虽然眼泪还是有些不听话的总是拼命的掉,但是理智算是回来了,半抽泣的说道:“我在市第一医院,今天婚礼的时候出了点意外,现在我陪林丽在医院。”

    苏奕丞没有多问,只说道:“你在那等我,我现在马上过去。”说着,直接挂了电话。

    安然站着医院花园里站了会儿,尽量平复好自己的情绪,待眼睛稍微消肿不那么烫热,安然这才出了医院,朝医院旁边的小超市过去。

    因为来的匆忙,什么毛巾脸盆牙膏牙刷的这些什么活必需品全都没有,待将这些必要的东西差不多都拿起,准备排队结账的时候这才发现似乎还得买拖鞋,又重新折回去了生活区,找到了拖鞋的专区,只见一个男人背对着她正在比划着什么。安然没空注意别人,上前挑了几双宽大舒适些的拖鞋就准备往回走,这转身正好那一旁站着的男人也转过身来,手上拿着的拖鞋同他手上拿着的拖鞋不小心碰到,安然抬头,男人也转过头来,四目相对,两人不禁都愣了愣。

    安然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碰有周翰,着两天在两个不同地方遇到,这频率似乎有些高。

    周翰也是一愣,对于安然在这出现,似乎也颇有些意外。

    “你——”

    “你——”

    两人同时出声想询问什么,却没想撞了声。相视笑了笑,周翰绅士的朝她笑笑,说道:“女士优先。”

    安然低头笑笑,摇摇头说道:“我只是想问你怎么在这。”

    “这么巧,我也是。”周翰轻松的说道,然后抬手扬了扬手中的儿童拖鞋,说道:“那小子有些发高热,医生建议说留院查看一晚。”

    安然点点头,只说道:“我朋友住院,我过来帮忙。”

    周翰也点点头,不动声色的看了她眼,转身朝外面过去。安然转身,同他并排朝外面出去。

    “你朋友病得很严重?”周翰淡淡的开口问道。

    安然一愣,有些不明白他这话问的意思。

    周翰没看她,只淡淡的说道:“你的眼睛肿的跟核桃似地。”

    安然这才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想起林丽,鼻子又有些酸。

    周翰转头看了她眼,依旧自顾的走着,没再多说什么。

    排队的时候周翰排在她前面,快到他的时候他转过身同安然说道:“一起算吧。”说着直接拿过她手中的篮子,放到收银台上,只对那收银小姐说道:“分两个袋子。”

    提着东西同他一起从超市里出来,安然拿着钱包打开准备给他拿钱,边说道:“多少钱,我这里给你。”

    周翰也不看他,只淡淡的说道:“不用了,没几个钱。”

    “那怎么好意思,多少钱,我给你吧。”安然坚持道,毕竟他们并不算熟,而且真要说起来,苏奕丞同他的感情也似乎还很僵,她怎么好意思花他的钱。

    “下次吧,下次有机会再遇到的话,就你帮我给吧。”周翰只这样淡淡的说。抬手看了看表,似乎有些赶时间,脚下的步子也加快起来。

    他坚持安然也不要在执着,只是淡淡的点头道谢。

    明显感觉到他的步子加快,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孩子发热很严重吗?一个人在病房里?”

    “嗯。”周翰淡淡的应道,脚下的步子迈得更大步一些。今天晚上因为约了客户谈合作的事情,可以昨晚却把那份重要的合约给落在了书房,所以下班便直接赶回家里,却没想见到那小子正在拿着抹布擦地板,而他请的那个帮佣阿姨此刻却端着饭菜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吃饭。见他回来,忙上前干笑的结果孩子手中的抹布,赶忙催促这孩子赶紧离开。看着那小子身上满身的汗和整个人因为打扫卫生而弄得有些脏乱的脸,自然心若明镜半,不可能被她蒙混过去。原来她以为他平时对孩子不闻不问,而孩子怕他则是老鼠见了猫似地,料定他就是去找自己的父亲,他也不一定相信他说的是真的,所以如此一来,她就更放心的来奴役孩子,而自己则整天翘着二郎腿来看看电视,然后在他出现的时候殷勤的做做样子就好。所以,当下直接拿了钱扔给她,让她马上滚出自己的房间。

    而就在自己拿了资料准备离开的时候,看着那小子一个人窝在沙发上,整个人冒着冷汗好像很不舒服似地。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这才惊觉他的头如此的烫,当下直接就抱起他直接去了医院。

    看着他,似乎每次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忙碌着照看着孩子,而并没有见过他身边出现别的人,安然没多想,直接问的有些直白的说道:“孩子他妈妈呢?”

    闻言,周翰蓦地停住脚步,没有回头,身子却开始有些僵硬,那提着袋子的手抓的有些紧,那修剪过的指甲重重的插到了他掌心的肉中。

    安然问完就有些后悔看,自己问的问题视乎太过冒失了,忙说道:“对,对不起,你不用理会我的问题,我随便问问。”

    周翰直直的站着,好一会儿,才说道:“死了。”那声音几近冰冷,感觉不到一点温度。

    安然一愣,这次没多说,只是默默的跟在他后面一起进了医院。

    那孩子住得是儿童病房,而儿童病房在13楼,而林丽的病房则在16楼。

    电梯应声道,周翰率先走了出去,看着她,淡淡的朝她点点头,说道“我到了,先走了。”说完,头也不回的直接转身离开。

    安然奇快的看了他眼,却没有多问,也没有心思多问,他不想说,她也没有时间来问她这么八卦的事。

    再回到病房的时候程翔已经半蹲在们口,像是被人遗弃一般,整个人狼狈非常。

    安然没有看他,直接提着东西开门进去。

    再进来的时候林丽还没有醒,林爸爸林妈妈依旧是愁容满面,安然有些心疼他们,原本来高高兴兴参加婚礼的,现在却弄成这样!因为担心林丽,两人的似乎一下就老了许多,面色都有些苍白了。

    安然有些担心的说道:“叔叔阿姨,要不你们先回酒店睡一觉吧,这里我看着就好,刚刚医生也说了,林丽打了麻醉,几小时内是不会醒的。”

    “我们怎么走得了,林丽还这样躺在床上。”林妈妈幽幽的说道,声音听上去整个有气无力的。

    林爸爸转身,对安然说道:“安然,要不你先回去吧,昨晚你也陪林丽忙了一晚,今天又折腾到现在,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们就好,要是林丽醒了,我就给你打电话。”

    安然摇摇头拒绝,说道:“没关系的,叔叔阿姨,我还是等林丽醒了再说。”

    林爸爸还想说什么,安然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又是书奕丞的电话,安然转身出去,估计是已经到了。

    按了接听,苏奕丞果然已经到了,现在刚在医院门口将车停好,现在让安然告诉她地址,他自己直接上去。

    报了楼层和病房,而后自己等在电梯的门口。

    好一会儿,电梯开始缓缓向上闪烁的红字数字,终于,那数字在16楼停下。电梯的门应声打开,只见苏奕丞从里面出去,头发似乎有些凌乱,身上的西装外套早不知道已经跑去了哪里,领口的领带略微有些苛刻。

    安然看见他,似乎心中这一天来的委屈全都汹涌而上,定定的站在那,嘴角微微动着,而后鼻子酸酸的,眼眶热度也一下升了上来。

    见状,苏奕丞微微有些心疼,她那红肿的眼,还有那委屈的表情,苏奕丞轻叹,上前,一把将她拥入怀里。轻轻拍抚着她的背,轻声的在她耳边小声宽慰,“好了没事了,没事了,一切有我在,没事了,会好起来的……。”

    安然靠在苏奕丞怀里,鼻涕眼泪一股脑的全抹在他衣服上,大声的哭着,为林丽,为她那10年来的感情,为她那傻傻的执着不肯放手,还为她肚子里那死去的孩子,为她所有的委屈和不甘心。

    苏奕丞抱着她,只是重复的轻拍着她的背,然后重复的告诉她没事了,自己就在她身边。来回路过的人很多,但是两人就这样抱着,并没理会外人的目光。

    哭了好一会儿,安然这才将眼泪收住,略有些抽泣的从他的怀里退出。

    苏奕丞看着她那红得更厉害的眼睛,很是心疼的替她擦拭去脸上的泪。

    两人坐到一旁的塑料椅子上,林丽大略的将今天发生的事给他说了下,边说,边又觉得替林丽委屈,眼泪又想要掉落下来。

    苏奕丞心疼的拥抱了抱她,“好了,不哭了,会没事了。”

    安然再回病房的时候林丽依旧还没醒,林爸爸和林妈妈看着苏奕丞进来,略微有些意外,有些不解的看向安然,安然只淡淡解释这是自己的丈夫。林爸爸林妈妈因为担心林丽,所以并没有再多问什么。

    安然在病房里陪着林家爸妈,苏奕丞独自出了病房,他记得他有这里院长的电话,或许他可以找他给林丽换个更好的病房,并且详细的给林丽做个检查。

    “好的,那麻烦你了,张院长。”挂了电话,转身正好瞥见蹲坐在病房门口的程翔。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淡漠的转过头,他最瞧不上就是这样的男人,摇摆不定,永远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等自己失去的时候再来后悔,伤害已经造成,后悔当初不该又有何用。如果明知道自己无法信守承诺,那当初又何必信誓旦旦许下诺言。明知道自己无法给她想要的幸福,又何必去贪恋人家一时的温柔,这样最终的结果必定是害人害己的!

    苏奕丞转身,直直的朝电梯走去,今天他们累了一天,估计连东西都没吃,现在或许他应该去买一点东西给他们垫垫肚子。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到爱情为止作者:申尔 2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3听说你喜欢我作者:吉祥夜 4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5当时明月在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