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先婚厚爱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06 意外接踵而至

106 意外接踵而至

所属书籍: 先婚厚爱

    早上的电话是陈工打来的,他说:样板间——塌了!

    当安然洗簌换了衣服过去的时候,只见现场一片狼藉,样板间的天花板整个掉落下来,砸坏了里面许多东西。整个现场看着有些惨不忍睹。而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次的事故里并没有人因此而受伤,据说坍塌的时候是在早上,有两位工人早上过去的时候,还没有开门进去,就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然后再待他们赶过去的时候,开门进来,现场已经成了现在这样。

    “顾设计师,你看现在这可怎么办,下周一就是验收的日子,现在这样,修复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再重新按照设计图再次施工,时间也肯定赶不上!”看着现场这一片的狼藉,陈工对下周一的验收根本就不敢报希望。

    安然定定看着那从天花板上掉落下来的大水泥块,还有那些被水泥块砸坏了的桌椅和水桶等工具。安然到现在心里都还戚戚的跳的很厉害,上前,伸手去摸那些被砸坏的桌椅,淡淡的开口,“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按道理来讲我施工都是按设计图来做的,要是图没问题,那么我施工——”说着,陈工突然觉得自己失言,忙闭了嘴,看着她略有些尴尬。

    安然淡淡的看了他眼,没说话。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再回到公司的时候,几乎整个公司都知道了样板间出问题的事,见她进来,前台小妹略有些担心的上前,“顾姐,你没事吧。”

    安然看了她眼,有些无力的淡淡摇摇头,说道:“没事。”

    这才刚进大厅,只见凌琳有些幸灾乐祸的从位置上站起来朝她走过来,笑着说道:“呵,设计的作品竟然坍塌了,在我们公司你算是第一个吧?”

    安然定定的看着她,只说道:“具体原因没调查清楚之前,麻烦你说话注意点。”

    “呵。”凌琳冷笑的看了她眼,“那就祝你好运,希望调查出来的结果不是设计图的问题。”说完,转身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安然有些疲惫的拖着身子回自己的办公室,却是推门进去的时候正好遇上对门肖晓开门要出去,见到她也是一脸似笑非笑的样子。看了她眼,摆弄着身子离开。

    安然有些颓然的坐到椅子上,仰着头靠在椅背上,此刻整个人特别的累,有种说不出的疲惫。

    她怎么也想不通样板间为何会突然坍塌!她一直不认为自己的设计图有什么问题,也不认为陈工在施工上出了状况,毕竟这些天他们一直都是一起探讨,她是样板间的时间甚至比在办公室的时间还要多。

    猛地坐起身,打开抽屉准备将图纸拿出来再认真的看一次,可这开了抽屉才发现,那原本放在抽屉里的设计图纸此刻竟然不翼而飞了,根本就找不到!

    就在安然还在翻箱倒柜找设计图的时候,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是办公室小妹,说黄德兴让她过去一趟。

    安然点点头,就是他不找,她也是要过去的,这次的事故,必然要有个交代,对公司,对项目,对自己,都需要。

    突然又想起什么,叫住准备离开的办公室小妹说道:“等下,陈澄在外面吗?”她刚刚回来似乎并没有看到她。而样板间出了这么大的事,刚刚她现场待了近一个多小时,也不见她过去。

    “呃。”办公室小妹愣了愣,努力回想了下,摇摇头说道:“我今天好想还没见到过她,她该不会是迟到了吧?”

    安然心里一沉,似乎有某种不好的预感,其实她挺欣赏陈澄,她对设计有天赋,想法很特别,她甚至有想过可以好好栽培她,应该不出两年,等她累计到一定的工作经营,估计会超越想的自己。只是,她想错了吗?

    起身大步的出了办公室,直接在陈澄位置前停下,

    伸手敲了敲门,“叩叩叩。”

    办公室里,黄德兴扬声应道:“进来。”

    安然推门进去,黄德兴坐在办公桌后面,抬头见她进来,眉头微微紧皱着,淡淡的开口,说道:“坐吧。”

    拉开他办公桌前的椅子坐下。

    黄德兴靠坐在椅背上,定定的看着安然,开口说道:“我刚刚来的时候去过工地现场了,怎么会变成这样,能给我个解释吗?”

    安然低了低头,再抬头看黄德兴,有些苦笑的说道:“这件事由我负全责吧。”

    黄德兴皱了皱眉,问道:“这么说,你是承认是你设计图设计的时候存在着问题?”

    “不。”安然摇头,“对于设计图,我很有信心那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设计图当初在画的时候比例,耐压的承受力等这一切她全都精密的计算过,绝对不会出问题,毕竟干的是建筑,以后供人居住供人活动的场所,稍有不慎那是要出事故的,设计图的精确那是最基本该有的负责和态度。

    “那既然不是设计图的问题,那怎么说责任由你负责?”黄德兴问道。

    安然苦笑,淡淡的开口,说道:“就算没有这次的事故,我也必须对这个项目有个交代,因为图纸,不见了。”一个设计师竟然把自己的图纸给弄丢了,还有比这更可笑的事吗?

    她不确定图纸是不是被陈澄拿了走,因为刚刚她打电话给陈澄,陈澄一直没有接。

    “什么!”黄德兴有些震惊的看着她,“图纸,图纸不是一直都饭你哪里吗,怎么会不见?”

    安然摇摇头,有些无力的说道:“我不知道,我放在办公室的抽屉里,只是刚刚再想找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

    “被人盗走了?”黄德兴问道。

    抬头看着他,说道:“陈澄不见了。”

    黄德兴皱了皱眉,对这个显然有些意外,“你怀疑样板间的坍塌和图纸被盗跟陈澄有关系?”

    “我不知道,我没有证据。而且现在我也找不到陈澄,我无法确认这两者之间跟她是不是真的有关系。”安然据实说道,不确定的事她不会开口胡说,即使心里对此也是怀疑的,但是终究没有证据。

    黄德兴沉默,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安然,你要知道这个项目对我们公司的重要性,当初我是顶住了压力才把这个案子争取过来给你做的,我知道你对设计上很有想法和天份,而且你做的也很好,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我们公司必须把这个案子拿下,因为那是我们下半年的重点目标,可是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你让我跟董事会怎么交代。”

    安然看着他,开口问道:“总监想我怎么做?”

    黄德兴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你也知道,不管这事为什么发生,结果已经在这里,即使真的是陈澄盗了设计图,另外在样板间里动了手脚,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案子肯定是无我们无缘了,我们之前所有的努力也全都白费了。”

    安然不说话,只是淡淡的听着。

    黄德兴继续说道:“事故发生的真正原因公司会找人调查,关于事故责任的认定那也是调查解雇出来后的事情,现在最最主要的还是如何去挽回现在这样的局面。”说着,又看了她眼,继续道:“这个活动庄园的案子原本是我们下半年工作的重心,现在如此,样板间毁了,设计图丢了,这就是想方法补救都于事无补了。这个项目我们即使再不愿意现在也只能放弃了。如此一来,董事局那边就会无法交代,不过真的要交代,那也不是不可以,或许我们还有别的办法。”说话间,黄德兴定定的看着安然,那眼神别有深意。

    安然顺着他的话问道:“总监指的是什么办法。”

    黄德兴笑,看着她说道:“安然,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如果你可以在苏特助,哦,不对,现在应该是苏副市长面前替公司将科技城几个重要的项目拿下,我想董事局是不会有微言的。”

    安然没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他。第一次觉得嫁给苏奕丞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好处,放了再大的原则性错误,还能用这样的方式来补救,真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黄德兴看出了他的犹豫,关于这件事,安然从来没有正面回应过他,总是躲躲闪闪,一点没有帮忙的意思。也不逼她,只淡淡的说道:“你好好考虑下吧,其实你也清楚,就算是真的投标,我们公司也有这个实力能拿下,这样做无意是有保障点。”

    安然并不答话,只点点头,起身从黄德兴的办公室里退了出来。

    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安然有些无力的仰头靠在椅背上,而苏奕丞的电话则在这个时候进来,拿过手机接起来,“喂。”

    苏奕丞似乎听出了她语气里的异样,问道:“工作上出问题了?”

    安然淡淡的点头,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突然间有种感慨,不禁问道:“苏奕丞,你说我要是回去让你养,怎么样?”

    苏奕丞轻笑,没问原因,只轻笑着说道:“好啊。”

    安然也笑,这是她今天听到最好的一句话。笑过之后,安然略有些严肃且认真的开口:“苏奕丞。”

    “我有说过我比较喜欢听你叫我奕丞吗?”电话那边,苏奕丞一本正经的说道。

    安然被他的正经语气有些弄笑,点头回道:“你有说过。”

    “那你还准备这样连名带姓的叫你的丈夫吗?”苏奕丞反问道。

    安然轻笑,淡淡的,却也是发自内心,好一会儿,才淡淡的唤了声,“奕丞。”声音轻轻柔柔,不若以往和他一起同外人在场时候的那般自然,略有些别扭,甚至带着点羞涩。

    苏奕丞在电话那边轻笑,应声道:“嗯。”声音里可以听得出来他此刻的心情不错,不,应该说是很好。

    轻笑过后,安然重新回到自己刚刚翔问的话题,收敛起脸上的笑意,只淡淡的开口,“如果我说让你假公济私,你会吗?”

    电话那边苏奕丞一愣,好一会儿才淡淡的反问道:“你会那么做吗?”

    安然低笑,摇摇头说道:“我不会。”即使到了现在这一步,她仍不想跟苏奕丞开口要求在投标上徇私舞弊,公平公正是她一直一来的原则,不然她也不回一次又一次的拖延和拒绝黄德兴了。

    电话那边苏奕丞也笑了,淡淡的开口,说道:“既然不会,那你还问什么。”这不多此一举嘛。

    “我以为你会说好。”安然玩笑的说道。

    电话那边苏奕丞沉默了会儿,开口说道:“安然,有什么事的话告诉我,好吗?”

    安然愣了愣,才淡淡的开口,低低的说道:“工作上出了点问题,让我突然觉得好无力。”她突然觉得其实自己做人挺失败的,她似乎除了林丽一个朋友,几乎再也没有别的什么要好点的朋友了。其实她还挺欣赏陈澄来着,却没想到会是这样,她甚至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按理说,作为一个新人,没有让她同别人一样画上大半年的图,而是直接让她参与这么大的项目,这相当于给了她多大的舞台让她自我发挥。可是一切跟她想象的出路相差的有些大了点。

    “如果累了,我不介意你回来让我养,我的积蓄应该可以够你不用工作花一辈子,当然,不是挥霍。”苏奕丞说道,语气是笃定的认真。

    安然听着心里暖暖的,似乎知道身后有这样一个男人做她的后盾后她就什么都不怕了,淡笑着一副理所当然的说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一点没有要跟你客气的意思。”

    “好。”苏奕丞笑着应下,两人又拿着电话说了会儿,直到郑秘书进来通知他要开会了,两人这才挂了电话。

    有时候就是这样,好些事全都挤到了一起,然后接踵而至,中间不留一点空隙,让人甚至一点准备都没有。

    接到电话说林筱芬进医院的时候正好是中午,电话是林筱芬的同事张阿姨打来的,她说林筱芬在上班间,突然就晕过去了,现在人已经被公司的同事送到了医院。

    安然一下就慌了神,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直接抓起了包便朝医院里赶去,就连在公司门口黄德兴唤她她也都没有听见。

    再赶到医院的时候林筱芬还在急诊室,医生还是给她做检查,林筱芬的其他同事已经回公司继续上班了,只留下张阿姨在医院等林筱芬的家人过来。

    安然缓缓张张的从外面跑进来,看见坐在急诊室外面塑料椅上的张阿姨,忙问道:“张阿姨,我妈妈怎么样?出什么事了?她怎么就突然昏倒了?”一连串的问题表现出她此刻的紧张和担心。

    张阿姨拉着她的手,安抚道,“安然你冷静点,医生还没有出来,你妈妈会没事的,别担心。”

    “她,她怎么会突然晕倒,她的身子一直都不错的。”安然急的有些想哭。

    张阿姨拍抚着她,拉着安然让她在一旁的塑料凳子上坐下,只能轻轻的小声安慰,“会没事的,放心吧。”

    安然将头埋在掌中,好一会儿才抬起头,问张阿姨道:“张阿姨,我爸呢?”

    “哦,刚刚筱芬晕倒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他,可是他在上课没接到,刚刚回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告诉他了,现在应该在路上也朝医院这边赶过来呢。”张阿姨说道。

    安然点点头,眉头紧锁,转头有些担心的看着那被布帘拉起来的急诊室。

    “唰——”

    急诊室的布帘在这个时候被拉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里面出来,边摘口罩边看着安然说道:“你是病人林筱芬的家属?”

    安然急急的点头,忙问道:“对对对,我是她女儿,医生,我妈妈怎么样?”

    “放心吧,你妈妈没事,这段时间估计是累到了所以才会昏倒。”医生说道,转头又看了眼急诊室,继续说道:“不过我建议你们多留院观察几天,然后做一个全身检查,毕竟病人的年纪也不小了。”

    听到他说母亲没事安然这才松了口气放心下来,忙点头说道:“好,一切听医院安排吧。”母亲确实年纪有些大了,做个全身检查还是有必要的。不然下次又这样无缘无故的昏倒,那太吓人了。

    急诊室里,林筱芬这时候已经醒过来,不过神情略还有些涣散,转头看了好一会儿,才问道:“这是哪?”

    身边的护士小姐微笑的同她说,“阿姨,这是医院,刚刚跟你晕倒了,所以被送到医院来了。”

    林筱芬皱了皱眉,努力回想着,她只记得自己刚刚正在忙着对账,可是突然脑袋嗡了下,然后只觉得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妈妈。”安然从外面进来,看着林筱芬,也许是有些后怕,鼻子酸酸的,眼眶也热热的有些发烫。

    “安然!”林筱芬有些意外,看着她,问道:“你怎么在这?”

    “你还说呢,你吓死我了。”说着,眼眶中的泪就有些忍不住的掉了下来,真的是吓到她了,刚刚接到张阿姨的电话,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唉,筱芬啊,你没事就好,刚刚你可把办公室里的人吓了一跳,我到现在还心惊肉跳的。”张阿姨也从外面进来,看着她醒来,也算是放心下来。

    林筱芬有些不好意的说道:“不好意思,麻烦你们了。”

    “你看这说的是什么话呢,你没事就好。”说着,边抬手看了看手表,说道:“好了,既然你没事,安然也过来了,我这就先回去了,回去告诉她们你的消息,估计还在为你担心着呢。”

    林筱芬点点头,“替我谢谢大家。”

    张阿姨摆摆手,只说道:“你自己好好注意休息,其他的就别管别操心了,你的工作我会替你做了。”说着又转头朝安然说道:“安然,好好照顾你妈。”

    安然点点头,起身想送她,“张阿姨,我送你出去。”

    “好了,你就别送了,我又不是不认识路。”张阿姨爽朗的说道:“你留着好好陪陪筱芬吧。”说完直接转身就出了急诊室。

    待急诊室里只剩下安然和林筱芬,安然仍有些不放心的问道:“妈,你还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林筱芬朝她笑笑,拍了拍她的手,说道:“没有,没有不舒服,别乱担心。”

    “那——”安然还想说什么,突然听见急诊室外面顾恒文有些焦急的唤着,“筱芬,筱芬?”

    “是爸爸。”安然起身出去,只见顾恒文有些焦急的站在外面,脸上写满了担心和不安。

    “爸爸。”安然唤道,朝他过去。

    顾恒文转身,这才注意身后的安然,“你妈妈呢,医生怎么说,怎么会突然晕倒?”

    “医生说妈妈可能是疲劳过渡,所以才会突然晕倒,没事。不过建议我们多留院观察两天,另外做一个详细的全身检查。”安然据实说道。

    闻言,顾恒文这才放心下来,问道:“你妈妈呢,在哪里?”

    安然将他带到林筱芬身边,只见他看着母亲好一会儿,却一句话都不说,最后,在床沿上坐下,伸手紧紧握住她的,只低声的说道,“没事就好。”这话对她,也对自己说。

    三人在急诊室并没有待多久,护士小姐已经安排好病房,过来领着他们直接去了病房。

    由顾恒文陪着林筱芬去病房,安然则是直接拿了单子去给林筱芬办住院手续,另外,顺便去医院旁边的超市买点生活用品什么的。

    待安然办好住院手续准备出去超市买基本的生活用品的时候,才走到门口,突然被人叫住。

    “顾安然?”

    安然有些疑惑的转过头去,只见身后一个男人中等个子,一身黑西装,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此刻正看着她,好像有些意外。

    安然定定的看着他,想了好一会儿才把眼前的男人想起,这不就是当初她相亲遇到过的极品男人——林安杰!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先婚厚爱 > 106 意外接踵而至
回目录:《先婚厚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可摘星作者:一两 2桃花依旧笑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3夏梦狂诗曲II作者:君子以泽 4当时明月在作者:匪我思存 5风月不相关作者:白鹭成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